飞卢小说 > 科幻灵异 > 升维之旅 > 第0644章 黑暗森林中的枪响

无限空间介入屏障消解的倒数时限,恰到好处地打断了宿主与替身之间的热情交流,给两次事故引发的矛盾画下了休止符。
一切都在预计之内。
“......你确定要把母系氏族制度一路延续下去?之前被我打烂的脑子,你确定已经修好了?你还记得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吗?”
“是谁害我躺在那浪费那么多时间?!闭嘴!我知道该怎么做!”
虚化的绯红之王,看着手忙脚乱的山林整理勉强修复了外观的盔甲,看着她匆忙观察分析山洞内“原始人”、使用无限空间赋予的一次性拟态能力改换自身形象。
这一次,裂解的时间线重新编织汇聚的过程里,山林那薄薄盔甲所附加的拟态,差点就固定成了女性的形象。
绯红之王不得不卡着时间点嘲讽一句,避免动荡的命运拐向奇怪的方向。
这也是后面一段时间轴里,低维替身的主要变化体现——在宿主思考抉择的过程中,利用过往时间线获得的信息,时不时地用讽刺的语气给予其“提示”,改变其言行。
这有利于维护命运的“固有脉络”,而且可以增加作为替身的他在宿主这边的话语权——
久经残酷战阵的山林,并不是一个会轻易听信他人意见的人。
但一个对其了解极深的、关联紧密到性命一体的替身,一个能不断给出启发性参考信息或查漏补缺的嘲讽的另类队友,山林终究做不到完全无动于衷。
毕竟很多信息与结论,都是作为替身宿主的山林在过往时间线发掘积累出来的,绯红之王只是在另类的层面上帮助其“删除”了探查、分析情报与思考的过程。
这是注定无限深入的循环——虽然这条世界线内这么搞并不那么方便。
但按目前的节奏来看,宿主替身双方的联系深度,用不着几次调整,就足以让绯红之王间接观察无限空间与试炼者的交互界面了。
“若获得了对宿主的浅层感知记忆的同步感应,就不会在‘变动’中缺失对无限空间动态的观测,等到那时候......开弓没有回头箭啊......”
绯红之王以“不会忘记任何观察到的信息,不会疏漏任何细节”为名,给宿主山林临时恶补了一些之前其濒死时错过的、关于“原始人”的观察资料,毫无意外地让宿主选择的形象与上条时间线完美贴合,令其顺利融入了原始鹿族的人群。
进入潜伏发育期的山林,就没有多少时间节点需要额外关注了,因果编织的效果还是挺稳的。
绯红之王的视线从初始的山洞中移开,大略扫过整段已探明的时间轴。
过去未来与宿主交互方式的改变,是使用高维能力的同一瞬间发生的,世界线没有发生明显震荡,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结果”。
只是以世界内的视角去观察时,旁人视线之外无法观察的、宿主山林与替身绯红之王的相处方式,就与“历史”完全不同了。
但这种种不同,最终却恰到好处、巧之又巧的让山林对外言行基本维持不变,让围绕山林扩散的变量没有引起宏观层面的命运脱轨。
黑暗森林中的每一个生命都是猎物、都是猎人,每个初入其中的生命,都得小心翼翼的观察环境、隐藏自身。
尚未暴露行踪的绯红之王并不觉得自己的观察足够充分,但此刻却不得不举起猎枪、尝试搞出点动静来——这地方,水不浑连观察都很难展开,更别提做事了。
检查了几轮后,确定世界线没有异变的绯红之王,将目光投向了几个筛选出来的时间点——
要搞出点动静,吸引某个层次较低的家伙动起来,还不能被这家伙第一时间咬住追踪......可以操作的空间,其实也挺狭窄的。
跳板充足、混淆视线的参与者够多、有足够的时间慢慢酝酿......同时满足诸多条件的场景,屈指可数。
绯红之王选定目标场景,思索一二后将精神沉入世界之内——
鹿族首领的私人居所中,山林正对着属下从玉族之乱中抢出来的三神泥板之一沉思。
悬浮在山林身后的绯红虚影目光微微变化,打量了一番作为玉族卡牌体系核心架构之一的泥板后,其目光又重新恢复“原样”。
绯红之王在时间轴上,向过去迈进了一小段。
刷新的低维视野中,同样的私人居所内,山林正在向亲信将领叮嘱,关于针对玉族的多部族联合探查之细节。
绯红之王轻轻拨动潜伏在山林命运中的印痕。
更远的过去,在一场基于黑暗游戏的、意图催婚的“埋伏”中,常人不可视的替身微微俯身,在宿主身旁冷笑着表达着对其手中卡牌的看法,只是内容较“原本”略微有所变化。
“现在”的私人居所内,原本相对而立的两人姿态微变,山林在叮嘱之间,不知不觉地来回踱步,思考着一些更深入的东西。
在山林背向亲信将领的瞬间,拨动印痕的绯红之王转身探手,在那认真聆听首领命令的将领脑子里摸了一把——
现阶段,对世界物质构成的探索程度,还不支持绯红之王以唯物客观的方式改变他人的记忆思想,但调用特色能力衍生的工具,在无可名状的层面玩弄因果、略微调整“命运”与“缘分”,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因果链条的编织,不像世界线干涉那样确定而客观,操作的方式有很多主观唯心的成分、还带着一些传统高维神魔之力那种玄而又玄的味道。
毕竟能力底子就有点问题,而且能力涉及的“因果”本身只是概念信息,这玩意儿源于“正常”智慧生命基于“时间顺序”的逻辑认知,不一定是通行整个宇宙的底层规则......
好歹画风正常、“人”可以理解的世界,用起来还是挺灵活的。
意识中浮现出一些不连贯信息碎片的绯红之王停顿了一瞬,随后他飞快完成手头的操纵,将精神从世界内抽离。
在未来制造的起因、在过去锚定的结果,将在能力支持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利用宇宙本身的衍变,完成绯红之王对“隐蔽”与“过程”的需求。
虽然印痕的建立,略微拓展了低维的视野与干涉手段,但当前的支点强度仍旧远远不够。
对于在远离宿主山林命运轨迹的、不在直接视野内还变量巨多的玉族之乱中搞事情,绯红之王并没有完全的把握。
风险无法回避,而风险所致的变数,往往第一时间就会反馈而来。
在高维领域中漫游的绯红之王·镇魂曲,面甲上的灵魂漩涡骤然加速——在全神戒备的他面前,宿主所在的世界线出现了极其轻微的、超出预计范围的变动。
时间游荡者,从不迟到。
不过......
“无论对‘世界’还是对‘宇宙’,玉族那位都没有迟到......那家伙的视野,看来真的被限制在世界之内?很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