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争很快就告别了白佳佳他们,继续朝着画魂那边走去。
等到他才来到这边,梦真就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
“古争,有什么事情?里面长老正在控制和温天候战斗,想必很快就能结束战斗。”梦真神色带着轻松,似乎那边给他带来了好消息。
本身这就是对付温天候的杀手锏,对于全盛时期的温天候,都有可能战胜对方,更别提对付受到重伤的他。
“没有其他事情,等到事情结束之后,你别离开,我有事情告诉你。”古争并没有把画影供出来,自己先找个理由稳住她。
以他对于梦真的理解,如果真是那一天的话,她根本不会逃走,甚至会主动把自己关押起来,画魂一族种族观念特别强,这也是画影委托自己的原因,运作好的话,自己可以强行把对方给带走,那个时候她不接受也要接受,也不会主动回去。
画魂无法治愈她,但是洪荒世界那么大,总有办法解决她体内的问题,等到找到办法把她治疗好,那个时候在让她回去。
梦真奇怪看了古争一眼,没有想到对方过来却是专门告诉她这个,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正要询问对方小莹的事情,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声惊呼之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朝着后面看去。
“怎么回事?链接失控了?”
“大长老吐血昏迷了。”
嘈嘈杂杂的声音在画魂当中升起,他们一些人手忙脚乱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这也是他们第一次使用,一时间有些傻眼。
一些人试图继续激活面前的画卷,来尝试继续控制,另外一些人则是转身朝着大长老看去,更有一些干脆立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
古争看着对方如此混乱的场景也是暗叹一声,毕竟在对方众位长老里面,有一些不错管理也就前几位长老,再加上平常本身的性格,遇到一些事情也就这种情况,完全不知所措。
“先不要问大长老,赶紧试图重新掌控对方。”
幸好二长老很快发现这乱糟糟的一幕,重新指挥起来,至于昏倒在地的大长老,被五长老和七长老在一旁守护着。
“不行,无法链接,彻底失去控制。”
不管这边怎么尝试,都无法重新掌控他们召唤出来的男魂。
“看来画魂的杀手锏失效了,果然是高兴得太早了。”
画魂这边的骚乱,这边自然看得一清二楚,若尘忍不住说道。
“那还能怎么办,看到对面那些同类没有,对方从头到尾都是一副自信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烦。”柳城主看着后面秘密正在进行的族人,这才指着远处说道。
他们魂盟现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他们的族人都损失不少,现在顶多就是他们能够出动,在也没有任何底牌,可是关键他们也不是温天候的对手。
“只能祈祷了,要不然这一次我们真是死定了。”若尘苦笑着说道。
“这一次如果侥幸过去了话,我们也就完成了使命,也算是为了洪荒做点贡献吧。”
仅存的两名城主,也看着那边正在苦笑着说道。
现在整个魂盟,除了他们四个之外,所有的高层都全部牺牲了,牛城主他们也死在前面的战斗当中,连追随他们的属下,还有那些重新效力魂盟的其他人,统统已经牺牲了,再加上只有下面万余人的属下,可以说彻底没了。
战斗的惨烈程度,让他们觉得活下来都是非常幸运,当然他们也杀了不少敌人,
“哈哈,也是,说实话生前我死的确实比较憋屈,没有想到死后还能有如此遭遇,痛快!”另外一名城主说道。
不管是输了死在这里,还是赢了回去地府重新投胎转世,他们都没有任何遗憾了。
“那个男魂是你们的族长吧?”
因为梦真并没有参与进去,在外面陪着古争,正小心地从里面,冷不丁听见古争的话,身体一僵,随后慢慢扭过头看着古争,随后缓缓点了点头。
“是族长的分身。”
这种绝密的信息,她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当时可是愣住了,在此之前,在这里土生土养的他们是不知道一些隐秘的事情。
“总不要告诉我,其实你们都是叛逃出来。”
古争此时心中有了确切答案,可还是忍不住继续问道,从进入画碑当中,一位二长老在里面死守,哪怕被人给闯入进来,也依然保护所谓族长的分身,作为最强大的大长老,更是跟一个苦行僧一般,守在门口。
加上一些疑点,之前让他奇怪了好久,只不过别人家的事情,他自然不好意思去问,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的出现,得知那个身份之后,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是的,是长老们作出的决定,因为我们族长实际上都在奴役我们一族,包括后来繁衍的男魂,在这里也依然躲不过对方的汲取,所以我们想要离开这里,去洪荒世界,只有那样才能彻底躲开对方。”
看着不断尝试努力的族人,梦真快速把事情讲了一遍,和古争猜测的有些差不多。
原本画魂也是同样来到这边,占领一些地方,为温天候提供帮助,结果为了自由反叛了,只不过温天候不放他们离开,加上他们手中有着他们族长的一丝灵体,这才形成诡异的平衡。
当古争得知画魂族长的手段之后,也能理解对方为什么要反叛,如果是他,他找到机会也要想办法离开。
因为画魂族长的实力,竟然是全靠剥削自己的族人,才足以维持那么高的实力。
他们这种女画魂因为性别不同,稍微还好一些,每一年需要定时被族长抽取体内的力量,而男画魂不管身处何处,只要达到一定修为之后,每过一段时间,体内的力量都会流逝,被族长给强行抽走,来到这里竟然也同样会受到影响,也难怪古争发现那些那男画魂心中的不满。
他们其中很多都不知道,还以为是这些长老做的手脚,
当然,以前她们的族长并不是这样,她们猜测是被小千世界给影响才会变成这样,而那位背叛的百长老,是因为他奔叛之后,族长才发生的变化,因此整个画魂一族都以为是对方的原因,才导致这样。
而她们族长掌握着诞生他们的本命画卷,在那边,根本无法反抗,来到这边之后,赫然竟然发现挣脱了对方的影响,几乎所有人都反叛。
而一同来这里族长了的分身,哪怕有着绝强的实力,可是也没有想到一直唯命是从的族人会背叛,直接被镇压起来,并通过一些秘法,把他给控制住,平常的时候就一直在画碑,由二长老负责镇压他。
当然温天候也不是那么放弃,竟然真的在对方眼皮底下做了手脚,安插一些傀儡进去,一直在观察着画魂一族,时刻掌控对方的想法,这才一直没有动他们,后来古争也知道,在自己的帮下,把对方的钉子全部拔走。
“快看,他们回来了。”
就在古争还在消耗梦真的话,一个外面警戒的镜妖,指着远处的天空突然喊道。
这一下吸引所有人的注意,纷纷朝着空中看去,两道身影几乎很快就来到了他们的上空,一个是身上看起来更加狼狈的温天候,另外一个是身形有些虚幻,被画魂召唤出来的帮手,只不过对方眼睛变得小心地从,恢复了自己的思维。
“给我滚出来。”
温天候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直接手掌往下一拉,几个冲入上面的画魂长老,就像失控的风筝,朝着下面落去,被下面画魂族人给手忙脚乱的接住,发现对方都已经全部昏迷了。
天空再次变换起来,无数的黑雾在画卷表面聚集,如同烧开的沸水,不管翻滚着,可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再关注,
“你可小心一点,我还要带他们回去。”旁边的灵体有些不满地说道。
“放心对方死不了。”温天候哈哈大笑,哪怕现在状态更惨,任谁都能看出他的气息不稳定,已经压不住自己体内的伤势,可是心情依然不错。
“这下糟糕了。”梦真看着上面,脸色一变,抛下古争,朝着人群走去,想要看看大长老到底怎么了。
“朋友请慢步!里面有着一些危险,还请在外面。”
古争刚想跟过去,两个警戒的镜妖就挡在他面前,客气的对他说道。
不是她们不认识古争,只是现在里面在放出来她们族长灵体的时候,已经布下一道加强控制的阵法,非画魂族人无法进入,这也是防止妖魂潜伏过来搞破坏。
古争也知道这点,只能朝着后面退了几步,同时抬头看着上面,猜测对方那位恢复清明的族长,到底想要做什么。
以他的目光来看,对方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随时都可能消散,应该画魂一族做的后手,防止对方失控而做的手段。
“我亲爱的族人们,我在那边非常想你,既然这边已经失败了,那就回去吧,那里还有许多族人等着你们。”画魂族长冲着下面说道。
“休想,你还想小心地从我们,就是死也不可能回去。”下面的九长老冲着上面喝道,身体更是蠢蠢欲动,就像她所说的那样,随时准备上去,和对方决一死战。
“死?怎么可能让你们小心地从,毕竟你们也是我们画魂宝贵的资产,和他们一起回去吧!何必给别人找麻烦。”
画魂族长手中一挥,一卷巨大的虚影画卷出现在半空,从外面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已经不少人被抓进去。
“是留在后面的族人!”梦失在下面大声喊道。
此时在那虚影里面,一个个陷入昏迷的族人,全部都被抓入里面,古争都看到画影小小的身体,也同样漂浮在里面。
下面的画魂族人还在上面惊讶着,一股透明的黑色光柱从上面陡然落下,直接把下面的画魂一族给笼罩起来,随后所有的画魂族人,神色开始恍惚,失去了身体的控制,并且开始朝着上面自动飞入上去,
古争看到这一幕是大惊,随后整个人竟然直接飞入那黑色光芒当中。
“对方是疯了吗?不怕被对方给抓走?”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若尘,有些惊讶地说道。
其他人不知道古争为何要闯入进去,纷纷担心着,觉得古争实在太冒失了,而潘璇则是神色复杂站在后面,眼中的担忧夹杂着一丝不解。
古争可不知道其他人的看法,果然不出所料,这黑色光柱虽然对他也有一些影响,但是不足以让他迷失自己的心灵,毕竟这是针对画魂一族的法术。
古争只是一个呼吸就来到同样失去意识的梦真面前,抓起她的身子就要离开这里,可是却发现蓝色光柱当中,一股巨大的力量死死的拉扯她,根本不能动。
就在此时,梦真旁边的二长老睁开了眼睛,忽然一把抓住古争的手臂。
“带她离开,她回去会被杀死的,找个东西代替给我,我来帮你,给我个东西代替她,要不然根本无法离开。”
古争看着昏昏欲睡随时可能再次迷失的二长老,当即在怀中一抓,根本来不及看是什么,直接塞入她的手中。
“怎么是它,你疯了吗!来不及了,带她走!”
二长老看到手中的黑塔,哪怕此时的状态也是非常震惊,不过时间上却已经来不及了,感受身体逐渐丧失掌控权,她黑塔放入怀中,随后一个画卷在手中一闪而逝。
下一刻,古争拉着梦真的身影,从蓝色光柱当中脱离出来,朝着地面下面落去。
感受旁边的风呼声,古争看着上面被拉入虚影画卷的画魂一族,自己也没有想到随手一掏竟然把黑塔给拿了出来,可是根本来不及更换。
更没有让他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把黑塔给塞入怀中,让她的画卷代替梦真,可是如此一来,她的画卷可就毁了,他可是知道画卷对于她们的重要性,那可是人在画在,人亡画亡。
此时古争不知道二长老的事情,一个翻身把梦真给抱在手中,落在地面之上。
潘璇看到梦真的身影之后,脸色还是微微一变,随后还是稳定心神,外人根本看不出任何变化。
“你被抢了一个人啊?”温天候看着下面的古争,故意地说道。
“那个人体内被感染了,给我也不敢要,回去也是杀了她,时间有些紧张这一次我会记住你帮忙,回去之后有机会我一定拜访你,或者说让我帮忙?”画魂族长看了梦真一眼,不以为意地说道。
“哈哈,不用,恐怕你在不走,想走都走不了,再说帮助你也是为了帮我,不过你既然开口了。等我把这边解决了,一定亲自去上门讨要利息。”温天候知道对方只是客套一下,根本没有余力来帮自己,随即笑着拒绝了。
不管对方还有什么手段,都不会阻止他最后的胜利,他有个自信,不仅仅是他的修为,这个黑狱也有着他一部分,要不然也无法硬生生开辟出一个让妖魂可以完美生存的地方。
“那就告辞了。”
画魂族长了收起自己的画影,直接化为一条黑光朝着远处飞去,几个呼吸就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们了。”温天候看着下面,露出残忍的微笑,随后抬起头高声喊道。
“出来吧,是时候展现你的威力了。”
“咚咚咚”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空中猛然炸起,仿佛千万大鼓同时响起,黑色的狂风更是在空中剧烈而起,让天空都变得极为黯淡下来,整个空中都能听到极为尖锐的尖啸声,仿佛无数利刃在空中来回窜行着。
就在天空当中,一个个黑色的人影小心地从而出,全部都是有黑色云雾构造而成,仔细看去会发现一个更加恐怖的事情,那一个个人影的面容,和下面的众人几乎一模一样。
柳城主,若尘,金长老,甚至还有死去的那些城主属下,除了古争以外,竟然全部都在,全部虎视眈眈地看着下面。
风停音消,他们所需要的面对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曾经的同伴。
“怎么样,惊不惊喜。”
温天候大手一挥,上面的人纷纷朝着下面发起了进攻,天空中之上的小莹也从空中的画卷当中落了下来,站在温天候身边,对着他手势变换几下,一股黑柱上面的画卷直接落在他的身上,让温天候的气息不在下落,反而小心地从起来。
温天候在疗伤,之前被莫悠提前打断自己,造成一些严重的内伤,如果不及时修复,恐怕就永远都无法痊愈。
虽然此刻他可以上前把下面的人全部给杀死,不过现在他自然不会那么着急,反正对方根本跑不掉,他会一个个告诉他们,自己的威严。
“金长老你好了没有,我们几个可挡不住!”柳城主看着上面,一边朝着后面喊道,一边做出战斗的准备。
“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
金长老总算及时推开另外四位长老,直接走了出来。
此时他的样子和之前完全不同,整个身形更是高出其他人一头,关节之处披着黑色的鳞甲,更有一根黑色棱刺从肘尖冒出来,整个人面孔显得无比的狰狞,再加上身上若有若无的黑气,仿佛被魔化了一般,更加让人感觉到恐怖。
周围的四位长老,仿佛跟虚脱了一般,在一旁不断的喘着气,这一会几乎丧失了自己全部战斗能力,面前站着,一旁的潘璇站在一旁守护着他们。
可是让柳城主他们疑惑的是,虽然金长老看起来更加厉害一些,身上的气息却没有任何改变,也不知道对方如何扭转这个局面。
下一刻,金长老握住阿鼻剑,带着自信的眼神,整个人冲天而起,一个人直接面对空中众多的敌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