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科幻灵异 > 踏星 > 第三千两百六十五章 不能甘心

无人能阻止唯一真神,他带着永恒族剩下的一众高手来到骨舟前。
此刻,骨舟正被超大巨人之祖抵住,另一边是无疆。
唯一真神带着古神他们踏入骨舟。
超大巨人之祖一巴掌拍下,却形同虚无。
那是何等的力量。
唯一真神明明被限制了太多,否则一人一剑,纵横战场,即便如此,此刻他要走,也没人能阻止。
“你们似乎不理解,真神不朽决,并非让其他人不朽,而是让我,不朽。”唯一真神屹立骨舟,直面整个太古城战场,额头,一粒粒种子再次出现,化为不死神他们。
六个死去的强者重新出现。
对于陆隐他们而言,即便这六个人重新复活也没用,太古城一战,永恒族必败,但唯一真神不蠢,人类能看出来的,他更能看出来。
风伯他们第二次死而复活,并非为了战斗,而是做了让众人无法理解的举动,以自身力量,不断穿透虚空。
陆隐看不懂,但知道必须阻止。
陆源,武天,初一他们齐齐出手打向骨舟。
天狗出现了,体积忽然变大,转瞬与骨舟差不多,仰天嘶吼,汪。
众多攻击全部打在天狗体表,天狗表情痛苦,却愣是撑住了。
骨舟外,一个个尸王出现,施展攻击,穿透虚空,逐渐的,一个熟悉的建筑物出现。
陆隐望着骨舟,目光一凛,那是,无限动力?
由死而复活的不死神他们联合骨舟内走出的尸王,共同出手构建的赫然是原宝阵法--无限动力。
无限动力是第五大陆抵挡永恒族入侵的原宝阵法,来自慧祖,为第五大陆挡住了永恒族无数年。
谁都没想到,最终,永恒族竟然学会了无限动力,靠它挡在骨舟之外。
天狗哀嚎,身体缩小,被打入了骨舟。
而此时,无限动力彻底成形,笼罩于骨舟之外,骨舟与其相比都小了很多。
唯一真神背着双手,望向太古城战场:“慧文的无限动力挡住了我永恒族,但这么多年下来,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一次次试探,终究摸出了无限动力的构成。”
陆隐想起在顶上界发生的一幕,尸神对整个树之星空出手,一个个半祖,乃至祖境向无限动力输入星源,抵挡永恒族。
那时候他就有疑问,永恒族明明知道那么做没用,否则早就打破无限动力了,为什么还要做?
现在他才明白,原来如此,永恒族在摸索无限动力的构成,无限动力能帮人类抵挡永恒族入侵,可见其强悍,此刻,由七神天层次高手联合骨舟内一众可以与太古城厮杀的尸王构建的无限动力,其威能,必然远远超越树之星空那个。
不是一个层次的。
太古城下,火焰被辰祖吸纳于掌中,一掌打向由永恒族众多高手构成的无限动力原宝阵法。
树之星空无限动力有五大阵基,眼前这个无限动力同样有五大阵基,分别是墟尽,帝穹,不死神,巫灵神与风伯。
树之星空无限动力架构于母树之上,而眼前这个无限动力,则架
构于尸神身上。
一个个永恒族尸王走在阵基之上,迎面朝着骨舟之外。
在无限动力外出现由所有永恒族高手汇入力量形成的屏障,类似于树之星空分割背面战场与顶上界的屏障。
无论从哪里看,除了威力不同,大小不同,无限动力没有任何分别。
而威力不同,恰恰是最大的分别。
树之星空无限动力的屏障最多只能让顶上界的人看不到背面战场,形成视线的隔绝,再一个就是隔绝神力,而眼前这个无限动力屏障硬生生承受辰祖一掌而无损。
这个无限动力屏障吸纳了当前永恒族所有高手的力量,以无限动力原宝阵法汇聚,流转,正如其名,无限动力,浑然一体。
陆源,武天,初一他们齐齐出手,超大巨人之祖的力量,红颜梅比斯的力量,陆隐的力量。
所有人类高手的力量都难以打破屏障。
人类高手数量是多,但不可能浑然一体,全都是分散的,面对无限动力太过吃亏。
“谁发明的这个原宝阵法,力量流转源源不绝,浑然天成。”超大巨人之祖苦涩,一掌掌拍向骨舟,却被无限动力全部挡下,最多荡起涟漪,而他的力量形成反作用力,将骨舟推的更远了。
陆隐皱眉,此刻他体会到作为慧祖敌人的感觉,那种被慧祖的智慧针对,很不好受。
可以说,这场战争,人类能够翻盘,多亏了慧祖。
而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慧祖同样功不可没。
人类有一个慧祖,何其之幸。
他走到陆源等人身前,心脏处星空蔓延,囊括骨舟,无疆,甚至囊括太古城,望着骨舟内永恒族一众高手,望向唯一真神,就看看到底是无限动力强悍,还是碧落天宫强悍。
同样是源源不绝的力量。
就在这时,钟声轰鸣,震荡太古城。
陆隐脑袋像是挨了一棍子,差点晕过去。
不止他,太古城战场上,人类近半高手昏厥。
远方,太古城之上,原起老怪咳血,身前,木先生脚踩一道钟,发出破裂之音。
刚刚那一声钟响,是一道钟的哀鸣,原起老怪终究撑不住木先生的攻伐,被重创,连一道钟临近破碎都顾不了,转身就逃。
木先生急忙追过去,此次若任由原起老怪逃走,将来就是祸患。
原起老怪是这片战场仅次于唯一真神的绝顶强者,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与木先生战斗,即便四方镇守使,木先生都视之为废物,从头到尾都没看蝴蝶天恩一眼。
原起老怪一道钟临近破碎的最后一声巨响震荡了太古城,令陆隐大脑出现短暂空白,就是这一刹那,骨舟逃离。
待陆隐回过神,眼前已经没有骨舟的影子,原起老怪,木先生皆消失。
太古城战场一片寂静,所有人望着空白的星穹,心沉入谷底。
消失了,骨舟消失,永恒族还剩下那么多高手,根本不算败,他们存在一天,人类就要提心吊胆一天。
摆脱了庞大的永恒族体系,剩下的那些高手给人类带来的威胁或许更大。
陆隐
不甘心,明明已经打到这地步,凭什么让永恒族他们逃走,太古城,葬园,天上宗,一个个修炼者的牺牲算什么?慧祖,大天尊的牺牲又算什么?不行,不能让他们逃。
陆源上前:“小七,尽力了。”
骨舟逃离,再加上无限动力,即便陆源,初一这几个始境高手都看不到追到的希望,即便追到了也奈何他们不得。
这个结果对于很多人来说可以接受了,毕竟不久前,太古城濒临破碎,而今,永恒族死去了相当一批高手,还留下黑色母树。
陆隐不能接受,天上宗时代被摧毁,人类高手卧薪尝胆,历经生死,想尽了办法达成优势,结果却是这样,对于唯一真神来说,根本没什么损失吧,慧祖的算计被他们浪费,大天尊的牺牲,六道轮回界终归有消失的一天,只要他不死,一切的损失都可以用时间来弥补,这是陆隐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等等,时间?
陆隐目光坚决,发出低沉的声音:“始祖为什么不让逆转岁月长河?”
陆源眼皮一跳:“小七,你想做什么?”
陆隐转头看向陆源:“我要破祖了。”
陆源一愣,破祖?陆隐有四个内世界,其中三个已经破祖,还剩下最后一个,那个内世界涉及到了时间伟力。
“你想以流光逆转岁月长河?不能这么做,小七,师父说的总有道理,不能逆转岁月长河。”陆源急忙阻止。
陆隐抬头,望向茫茫星穹:“永恒不死,我心难安,这是心魔。”
陆源目光一缩,心魔,一个抽象的词,但对于修炼者来说,却是灾难。
修炼者一旦有了心魔,必然要承受心魔带来的灾难。
为什么那么多修炼者不敢违背誓言?就是因为他们无法克制因为违背誓言而产生的心魔,尽管心魔无形无实,也不存在外力,但那是对自我的否定。
外人的否定怎么也比不了自我的否定。
自我都否定了,如何突破自我?
“沃土,他的路,与我们都不同。”武天提醒。
红颜梅比斯,珈蓝之洛,初一他们都看向陆隐,目光复杂。
陆源陡然回头望向太古城地底:“师父,柱子想逆转岁月长河。”
没有声音传出,始祖,沉默了。
这个沉默或许好,或许坏,没人说得清。
也或许,始祖都知道阻止不了陆隐。
陆隐吐出口气,流光出现,化为小船,朝着星穹而去,是时候将全部的内世界,全部突破为祖世界了。
四个祖世界,一个一个突破,每一次突破都带来蜕变,不知道流光的蜕变,是否真能让他逆转岁月长河。
按理说,天上宗时代的陆源就已经想逆转岁月长河救他的儿子,却被始祖阻止。
那时候陆源的实力与此刻陆隐的实力差不多,陆隐即便不借助流光,也应该能逆转岁月长河才对。
但陆隐从未尝试过,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做。
一次次突破,间隔时间太短,以至于他都无法认清自身的实力,突破流光祖世界是最稳妥的办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