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都市言情 > 青丝 > 第十一章 蝴蝶

  地上的火线纵横交错地蔓延开来。刚开始苏怡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看见了什么。那是一幅火焰的画,跳动着的巨大的蓝色蝴蝶。乔致轩一定花了好多时间,蝴蝶翅膀上的纹路都细致入微。

  在一片黑色里,那片矮矮的蓝色火焰几乎灼伤了苏怡的眼睛。她的手不知不觉从手机上松开了。她的手几乎是无意识地摸到了后腰的某个地方——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地方。

  “蝴蝶是最美丽的。”乔致轩走回苏怡身边。“因为它的挣扎和勇气,才有这样惊人的美。”

  苏怡没有说话。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喜欢蝴蝶?这仅仅是一个巧合吗?

  “我喜欢蝴蝶。不过我不收集蝴蝶标本,因为我不能仅仅因为喜欢就杀死一个生命。你喜欢蝴蝶吗?”

  喜欢蝴蝶吗?这个问题问得太轻描淡写了吧?

  “喜欢。”苏怡轻轻回答。

  “那就好。那么……”有那么一刻,乔致轩好像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他顿了一下,“那么……我们回去吧。”

  黑色的陆虎慢慢开走了,地上的火蝴蝶已快燃尽,只剩了一些蓝色的片断。

  乔致轩体贴地把苏怡送到家门口才走。苏怡拉好窗帘,打算洗个澡。

  脱下衣服后她改变了主意,赤身站在穿衣镜前。镜子里的年轻身体很美,苏怡仔细审视着镜子中的自己,慢慢转过身,扭过头看自己腰上的那个刺青。

  那是一只小小的蓝色蝴蝶。

  没有人知道这个刺青,就连钟原也不知道。

  在苏怡小的时候,她曾经养过一只菜青虫。那时苏怡只有七岁,而她的家庭正处在崩溃的边缘。家里没有任何欢笑,有的只是无止境的吵闹、痛苦和冷冷的眼神,无时无刻不是为了一个苏怡没有意识到的字:“钱。”就在那段时间里,小女孩飞快地成长着,从一个不知道忧愁为何物的小公主,变成了会照顾别人、会讨人欢心的小精灵。她每天回来都会帮家里做各种各样的家务,从扫地、洗碗、择菜直到照顾生病的父亲。她学会了看父母的眼色,懂得了巧妙平息马上就要燃起的战火。

  当人们以为孩子还不懂事的时候,他们往往就已经用与生俱来的慧眼在窥探了。

  苏怡在择菜时,从白菜上找到了一只菜青虫,她被吓得大哭,一下子把那条虫子扔得老远。本来想狠狠踩上一脚,却突然想到那条虫子也像她一样,都没有父母理睬。小小的心灵里涌起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情,后来她才明白,那就是叫做同情的东西。

  苏怡洗干净了一个罐头瓶子,把那条虫子小心地放到里面,又放了几块白菜叶子进去。她把那个瓶子藏到自己床下,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才会拿出来,轻轻地对着菜青虫说话。她听见虫子吃菜叶的沙沙声,就像是得到了朋友的安慰。

  那时钟原和苏怡在闹别扭,只有那条虫子是苏怡的听众。苏怡看着它慢慢长大,变得又白又胖,每天看到它,心情也会跟着好起来。每天回来的第一时间,苏怡都会跑到床边,去摸一摸,看看它还在不在,然后再飞奔出去,去菜市场捡一些白菜叶子回来,洗干净轻轻地放进去。

  苏怡还记得有一天回来的时候,看到它正在吐出丝来,把自己挂在一根菜梗上,慢慢地不动了。苏怡急得大哭,以为它生病了,谁劝都没有用,一直哭到沉沉睡去,手里还抱着那个罐头瓶。她妈妈看到了,要扔掉它,苏怡怎么都不让,当天就发了高烧,被送进医院打了几天针。看到她这样子,家人也只好作罢了。

  苏怡从医院打针回来,还是每天都会看看她的小朋友,那个一动不动包着它的朋友的小小袋子,颜色一天一天地黯淡下去。她看到里面模模糊糊有些动作,但总是看不真切。她想知道她的朋友在里面还好吗?里面又黑又小,它不会害怕吗?苏怡小小的脑袋里面每天都在转着这些问题,她忍不住要把她的朋友从里面救出来。

  就在苏怡拿着削铅笔的小刀打算这么做的时候,那个外壳打开了。先是裂开了一条小缝,一个湿漉漉的小东西慢慢地爬出来,每一步好像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似的。苏怡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小手里都是汗,把那把小刀抓得紧紧的。

  里面爬出来的东西在菜梗上,慢慢地把身体晾干,垂在身体两侧的东西也慢慢地张开了。苏怡张大了嘴,吃惊地看着她白白胖胖的朋友慢慢变成了一只洁白纤细的蝴蝶。

  蝴蝶抖了抖,试探地扇了两下翅膀。当它确定自己能飞起来后,轻松地飞出瓶口,绕着苏怡转了两圈,从窗口飞出去了。

  七岁的苏怡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她的朋友,那个只有头上有两个黑点的白白的朋友,居然变成了蝴蝶!本来它只能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大口大口地吃菜叶,现在可以轻盈地飞起来了……

  家庭的创口慢慢被时间弥补上了。虽然还有一条伤痕,但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没有人知道这一切对苏怡的改变有多么大。苏怡慢慢地长大,也渐渐明白了家庭战争的原因。她明白了钱可以给一个人带来自由,可以让自己过想要的生活。苏怡在十岁的时候就打定了主意,要有很多的钱,然后就可以自由地飞出这个家,就像她的小朋友那样,用一双翅膀,轻松而写意地飞在阳光下。

  苏怡没有飞出家门。在大学时,苏怡的父母去他哥哥那里养老了。他们的飞机一起飞,苏怡马上去一家早就看好的文身店,回来的时候,腰上就有了这只蓝色的蝴蝶。这是苏怡的小小梦想,是苏怡自己的秘密。

  喜欢蝴蝶吗?乔致轩,我不是喜欢蝴蝶。我要变成蝴蝶。苏怡对着假想的乔致轩回答。

  乔致轩还真是个有趣的男人呢。他居然会画一只火蝴蝶来讨自己的欢心,这是巧合吗?苏怡慢慢在脑里过了一遍今天的情景,乔致轩的魅力简直出乎自己的意料。想不到他平时神秘的外表下,有这么深的内涵呢。和他比起来,钟原就像是一袋土豆那样淡然无味了,而且还是没有钱的土豆。

  苏怡看着腰上那只展翅欲飞的蝴蝶,慢慢地被拉回现实。说起钟原,还是一个电话都没打回来过。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钟原这边正在失魂落魄,他开始后悔听了易平安的鬼话,去跟踪苏怡,如果不跟踪,也许就不会看到那一幕。

  火光中,苏怡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望着乔致轩:“是你挖的?”

  “刚刚花了一点时间,幸好身边带了一瓶酒,不然烧不起来了。”

  苏怡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两人无言地看着那只蝴蝶慢慢地燃烧,那表情是那样的痴情与缠绵。

  苏怡并不知道不远处有一双伤神的眼睛正看着他们,正是跟踪而来的钟原,他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火蝶的燃起,看到火光里一张俏俏的笑脸,正深情地望着对面的那个男子。

  钟原的心剧烈地痛起来,像有人从后面捅进了一把刀,那个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女子怎么会给自己这么大的感触,苏怡与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死党,可是,今天为什么他会如此的心痛?

  这样的笑脸苏怡是不是从来没有给过自己,或者自己一直都在等她这样笑,钟原不敢问自己,也不想问,他承认在这样的沙地里画出一只火蝶不是自己能做出来的事情,也许自己是一个不浪漫的人,所以,才得不到想要的爱情。

  钟原黯然神伤地离开,独自人一回家,他知道,从今往后,苏怡再也不会和自己一起同路回家,她已经有了护花使者,不会再需要自己了。

  钟原打开家门,第一眼就看到那一盆昙花已经恢复了生机,像是在欢迎自己回家,善解人意的花在失意者眼中,像是一个温柔的女子。钟原拿出一块纱布,小心地给花擦叶子,一边擦一边说着自己的心事,那一层层郁闷的心事,就这样完全地倾诉给这盆植物听,他想到七婆那个为情自杀的女儿,也许她当年也是这样把心事说给这盆花听的。

  那花似乎也能听懂他的心事,他说着说着竟恍惚起来。

  恍惚中有一个女人的手在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眉心,那指尖是那样的冷凉,但很温柔,温柔得直透心底,他呆住了,这是梦吗?不要动,不要醒,这样的手指,是不是像苏怡的唇。

  为何,自己会这样的伤心,为什么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从来不知道珍惜,为什么我只是习惯有你的日子,却不知道爱的是你?

  钟原的情况,被易平安看在眼里,她发挥了记者八卦的天分,开始扯着明朗要说这场情爱风波。

  “看,才一个晚上,钟原就已经成这个样子,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明朗一边看着电视里的美女,一边说:“施主,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劝你不要太执著于色相。”

  易平安把酒吧的电视一关,然后说:“和尚,到底现在是谁在执著于色?”

  “我不过是看看那些色相们都准备干一些什么事情,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

  “哇,你还真是想渡众生,不过你渡人之前,还是先擦擦你的口水,都成黄果树瀑布了,你看你的哥们都已经被失恋打击成白痴了。”平安指了指正在那里发呆的钟原。

  明朗把目光一转,忽然脸色大变,冲过去,把还在发呆的钟原从暗处里拧出来,冲着他喊:“你昨天看到谁了,遇到谁了?怎么会这样?”

  “臭和尚,你干什么,抓得我很痛呢。”钟原从发呆的情况下回过神来。

  “真的,我前几天就看到你不对劲,可是,你现在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的浑身鬼气,再这样下去,你就会大病,然后就挂掉了。”明朗这一次异常认真,他的脸上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紧张。

  “瞎喊什么,什么鬼气?什么人气?我哪里有事,只是有一点困。”钟原去拍他的手。

  “不行,你一定要和我说清楚。”明朗坚持,“我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死。”

  “谁要死啊,哪里有这么夸张,你有病吧!”

  眼看着两人要吵起来了,易平安很小心地在边上问一句:“你确定你们不是同性恋?现在这么紧张做什么,这不是没有事嘛!”

  明朗倒是有一些生气:“我和你说,你真的是撞鬼了,你不相信就等死吧!”

  “你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吗?”钟原气道。

  “我是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是,我还是有一点点小道行的,你以为我是白做了这么些日子的和尚?”明朗有一点不屑。

  “别说这么多了,你说钟原撞鬼了,应该怎么办?”

  钟原和易平安都很认真地看着明朗,眼里都充满了希望之光,和希望工程里那些等着上学的孩子一样,眼神真诚,一闪一闪地等着最有实质性的答案。

  “这……这个嘛……这件事情……是这样的……不如我们先坐下来喝杯可乐,吃个汉堡再谈如何?”明朗忽然做无辜状,摊开双手。

  “你的意思是,你也不知道怎么办?”钟原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

  “和你待了这么久,就这句话说得最有内容,显得你最有深度,把你的思想智慧全都闪出来了。”明朗点点头。

  钟原立马脑门青烟直冒,明朗一看不好,立马就往店外跑,边跑边说:“不要这样,还有的商量,我不会解,有人会解,我还有师兄,除了那个当警察的,还有大把师兄,比我有本事的多着呢?”

  钟原摇摇头,往后一退,然后说:“切,我才不相信这种事情呢!我哪里见什么鬼,懒得理你。”

  这时苏怡从外面进来,也凑热闹地问:“什么事?”

  明朗一看苏怡的状况,也是大吃一惊:“你们俩是怎么了?”

  易平安白了他一眼,真是一个迟钝儿,人家俩人正在情变,怎么就是瞎了眼看不出来呢?

  “你们怎么脸色都这么差,都招了什么回来,你们俩怎么会这么倒霉,叫你们为倒霉二人组真的一点也不夸张。”

  苏怡本来心情很好,乔致轩又给她打电话了,一听这话,立马就翻脸:“和尚,有吃有喝,你还待着皮痒是不是,本姑娘今天心情很好,不要败我兴致,什么撞什么不撞什么的,你以为我天天都有幻觉?”

  “可是,可是,你们真的不对劲啊!”

  大家都丢下已经完全没有信誉的除魔大师明朗,各忙各的去了,完全不理他。

  他想了想,最后一拍手说:“看来,不出最后一招是不行了。”

  不过他的表情很难看,难看到了极点,看来他是一点都不想使出这一招,何止是不想,只要一想到这招的用法,他都恨不得自己可以马上跳楼,不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然后说:“对不起,只能牺牲你了。”

  夜又深了,苏怡与乔致轩通了电话,两人甜蜜地互道晚安,她就去洗澡了。

  虽然上次被吓得不轻,不过时间长了,什么事情都会淡忘,何况很可能只是幻觉,反正这么久也没有事。

  在卫生间里左看右看,打量半天,也没有看到什么异常,她就钻进去飞快地开始淋浴,动作快如闪电,她还把家里所有的灯都开着,电视放得很大声,音响也开了,为了壮胆,她把手机调成免提给钟原打手机,大声地吼叫着:“钟原,你在干什么呢?”

  钟原在手机那边莫名其妙地听着那混着水声的吼叫,也大声说:“你在干什么,站在山头唱情歌啊!这么大声。”

  等这一通电话还没有打完,苏怡就已经洗好了,飞快地穿上衣服,拿起电话对着钟原说:“叫什么啊,明天扣你工资,利用你完毕,我要吹头发了。”

  然后就把手机给挂了,放下手机后,她忽然想到,在自己最害怕的时候,想到的人不是乔致轩,而是钟原,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安慰自己说:“那不过是因为自己不想那种丑样子给乔致轩看到罢了。”但这种安慰显得非常无力,苏怡的心开始起了一层迷雾,似乎与钟原之间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在慢慢浮出水面。

  苏怡想不通的问题,就会逃避,这似乎是很多女人的通病。她拿起了放在梳妆台边上的灰色电吹风,把头上包着湿发的毛巾拿开,湿淋淋的头发贴着头皮,乱七八糟,看起来很性感。

  女人在打扮自己的时候是非常认真和专注的,她把头发放下来,小心地用毛巾吸干,擦是不行的,会损伤发质,然后再把电吹风调最低档,隔得远远地开始吹最上层的头发,只不过吹的微微干就行了,不然头发容易显得焦黄。

  她为了自己的美丽付出了很多心血,但这样的美丽并不见得人人都会欣赏,还好有乔致轩,他真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有好品位,好修养,最重要的是对自己一直都非常的尊重,从来没有不经自己同意就对自己动手动脚。

  但是,她的心里有一些失落,难道自己想他很唐突地吻自己一下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是钟原那个笨蛋,他才不会管那么多,一定会亲我的。

  正在出神间,呼呼作响的电吹风却停住了,她拿起来推了几个按扭,似乎都没有反应,这是怎么回事呢?什么破牌子的电吹风,还名牌免检产品,这才用几天啊!就坏了。

  她拿起来在手上拍拍打打,还是没有什么效果,难道烧断了那里面的电热丝,她凭着不多的一些常识在那里瞎猜测着。

  她埋头苦苦地摆弄着那个坏掉的电吹风,明天是可以去商场里换一个,但是,现在这吹了一半的头发难道就不管了?

  苏怡把台灯打开,仔细地凑近想看个清楚,这时候她如果回头,就可以看到自己被台灯照着的身影映在实木地板上的样子。

  那个身影已经扭曲,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而她身影的旁边,还站着一个黑影,那黑影隐约是一个女子,左手提着一个头皮样的东西,站在她的身边,而另一只手上有尖尖指甲,按着那个电吹风。

  那个黑影的指甲很长,却放在电吹风的筒口边上,轻轻地抖动着,像是在等待着猎物上钩,而苏怡拍了几下电吹风还没有动静,她不高兴地歪过头去找说明书。她的头发有几缕挂在了电吹风上,电吹风似乎动了下,那头发搭在电吹风上,有一点风微微地往筒口里钻,头发也趁势就卷了进去,一缕两缕,慢慢地,电吹风口像是有生命的怪物一样,在慢慢地吞食着那些乌黑发亮的青丝。苏怡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来,那张该死的说明书好像凭空蒸发一样居然不见了。

  她没有感觉到自己头上的异样,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后,影子已经浓黑一片,分辨不清人的样子,像是遭遇了车祸身亡后尸体乱成一团的样子。

  那电吹风筒在吞食掉很多头发后,那头发都已经缠在了电热丝里,只等着通电,发红的电热丝就会开始让苏怡感觉到热,感觉到痛,那火会燃起来,从头发开始,然后漫布全身,最后只剩一团火球在**中死去,一切都是那样的意外与突然,城市里只会多一宗意外伤亡的案件,没有人会知道曾经有这样一个女子,是这样的热爱着生命,努力挣钱,渴望爱与被爱。

  一切就只等着她身旁提着人头皮的黑影去打开电吹风筒的开关了。

  那只手慢慢地下移,影子充满了诡异,苏怡好像听到有女人在耳边笑,她停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任何声音,又低下头来开始整理她的抽屉,她已经放弃寻找那个要命的说明书,而是对一抽屉的化妆品产生了兴趣,开始摆弄起来。

  这样的夜充满着腥甜的香气,这样的香像是洗发水、女人的香气、粉底、口红、香水的混合味道,各种各样的味道,在屋子里浓烈起来。有一种开在尸体上的花,叫深殊怨,这是一种传说中的花,它有各种美丽的样子,可以开出各种美丽的形状,只是开的时候就会有类似于死亡腐烂的香甜味,那香味据说是死神的最爱,会引来死神光临。此时这个房间里的味道与这种花香是多么的相似。

  苏怡也闻到了,她刚要抬起头来,忽然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

  “开门,开门,快点开门。”那声音停了停,然后说,“休得害人!”只见一道金光从门外闪入,射到苏怡头上,那电吹筒应声而裂,一个巨大的力道往外一拉,青丝全都已经被绞碎,苏怡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捂着头,不管三七二十一跑过去开门,拉开门后就大声叫:“臭和尚,你用什么妖术,把我的头皮都快扯下来了,你有病啊!你有神经病去看医生啊,来我这里做什么?我求你了,我现在真的很累,我看到你就倒霉,我要是打得赢你,我就和你拼命了。”

  门外站着的正是明朗,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苏怡,然后说:“你大呼小叫个屁啊,如果不是我来得及时,你现在小命都没有了。穿这么奇怪的衣服在身上,你一定是想勾引男人。”明朗伸出兰花指,勾起苏怡那吊带白睡衣裙上的一根细线,然后说:“还要我来救你,我看,你八成才是妖精。”

  苏怡被明朗这样一番抢白,气得直翻白眼,不知说什么才好,半天才吭气:“死和尚,小秃驴,你是不是今天撞鬼了?你在说什么,你天天摸那些穿透视装的女人大腿,现在在这里装清高,没见过吊带睡裙吗?你今天开始装真和尚了?”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