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都市言情 > 青丝 > 第十九章 绝爱

  小朵猛地睁开眼睛,林南已经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刮胡刀,站在她面前,眼睛直视着她,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直视她。

  他笑了,原来林南的笑是这样的催魂动魄,小朵忘记了怕。

  “其实,我一直都不想对你动手,因为我一直都喜欢你……”他停了一下,手伸向了小朵的秀发:“……的头发。”

  “林南,你要干什么?”

  “不要害怕,一会儿就不疼了,等烫麻了,头皮剥起来也快很多,而且你也不会那么难受。”

  “你要杀了我?”

  “不,我只是想收藏你的头发。”林南站起来,对着小朵天真地笑笑,然后拉开墙面的一个暗柜,整个墙里都是头发,一颗颗带着头发的头皮,那样整齐地摆着,一样的青丝秀发,互相纠缠,身子死去,怨灵不息。

  这就是爱的代价,这就是爱上魔鬼的代价。

  小朵背后寒气四起,她想坐起来,可是,因为躺在冲洗头发的小床上,想坐起来的时候,头发已经被紧紧地绑在了水龙头上。

  那水已经是开水,水气全都弥漫了上来,小朵没有了眼泪,她不需要眼泪,整个世界于她都是沙漠,泪水早在她的心里干掉。

  她望着在眼前晃动不停的灯,忽然想:“原来真的烫麻了就不知道疼了。”

  那灯摇晃,世界摇晃,突然一地的血红,美丽的从来都不是爱情,而是地狱。

  苏怡站在鬼吧的洗手间里双腿不停地发抖,强笑着说:“张警官,你不是开玩笑吧,你说的一定不是我这个鬼吧的洗手间吧!”

  张伟军的表情已经写明了,就是你的这个洗手间。

  “那,不是这个龙头吧!”苏怡还是不死心,要她马上接受这么恐怖的故事,她的心里会有阴影的。

  “所以说,让你换个水龙头。”张伟军叹息着说。

  苏怡再也忍不住了,一想到自己在这个洗手间里洗手,无数次地扭开这个水龙头,就恨不得把自己的手都给剁了。

  她尖叫一声,狂奔出洗手间,钟原与张伟军对视一下,也感觉背后冷冷的,任谁知道这个故事后还待在这里,都不会舒服,感觉到阴冷如蛇。

  大家又围在一起,苏怡正在那里灌酒,让自己镇定一点。

  “我一定要和那个房东拼命了,这么恐怖的故事居然没有和我说。”苏怡大骂着。

  “就算是当时和你说了,你又会信吗,你只会说,多好,真是鬼吧的一个卖点,可以用这个做文章,让大家都来洗头,到时候死的人更多。”钟原对她的性格了如指掌。

  苏怡没有出声,半天才问:“都是这个龙头惹出来的祸吧?”

  张伟军摊开一张白纸,在上面画出两个圈,一个里面是洛美与安离弦,另外一个是朱时珍,他点着洛美与安离弦说:“这一对,一定是在这个龙头下洗过头,因为是情人过夜,所以,免不了要洗洗。”苏怡与钟原有一点不好意思,张伟军却大咧咧地又点了一下朱时珍:“在鬼吧里过夜后就被杀,因为是夫妻在这里过夜,也可以推断是洗过头。”

  “还有平安,平安也是这样被追杀的,那天晚上,她一个人在这里过夜,要找什么证据,后来才遇到了明朗的。”钟原接道。

  苏怡拍拍手说:“照这样,都是因为在鬼吧里那个杀过人的龙头下洗头,才会惹上鬼,才会被杀,可是,为何钟原也守过夜却没事?”

  “我是守过夜,可是我从来没有在那里洗过头,我不喜欢在家之外的地方洗澡。”钟原分辩道。

  “我知道,你有洁癖啊!不过就是比较花痴,才会被人家**。”苏怡酸酸地说着。

  “别吵了,你们还有心思吵?我现在可以推断,钟原是因为很接近这个水龙头而被七婆派的花鬼**,别的已经死掉的人都是因为在这个龙头下洗过头。可是,苏怡又是怎么被缠上的?”张伟军转过头来对苏怡说,“你是最没有理由的一个啊!”

  苏怡一想到自己的遇鬼经历就想破口大骂,现在转念一想,又是自己最冤,最没有理由被鬼盯上了,自己从来没有洗过头,也没有被**过。

  她小声地说:“难道是因为我比较凶,又或者比较有钱?”

  两个大男人的眼光是不屑的,就这样也叫有钱?

  正在这时,门外走进一个人影,慢慢地溜到他们身后,探出头来说:“我知道。”

  三人都同时跳起来,额头的冷汗一下子就流下来了,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在这么诡异的时候,猛地有一个人头探到桌上,在桌上那摇晃的烛火下,看着那洁白的额头、明亮的眼睛、调皮的笑,真是让人恨不得猛扁。

  “明朗,你不想活了是不是?”钟原最先回过神来。

  苏怡扑上来,开始厮打那个探出头来故意吓自己的家伙,然后说:“明朗,你这个臭和尚,我要烧了你的寺,毁了你的经,把你的光头刺上字。”

  “刺什么,精忠报国吗?好酷。”明朗不以为然,他拖了一把椅子,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

  “你怎么回来了?平安呢?”张伟军问道。

  “她……她还在寺里,不过我想她很快会来。”明朗脸色一暗,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苏怡不知道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看明朗的表情不禁为平安叹一口气,看来她总是所爱非人,要这个臭和尚去干什么都可以,就是要他变心去爱另一个女人比杀了他还难。

  在这个时候,痴情的男人真是女人的公敌,太讨厌了!为什么就不能变通一下呢?他从前的那个女友有什么好,平安付出这么多,他却总用唐僧对待女儿国王的态度来对她。

  张伟军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你知道为什么苏怡也会惹到这些事情吗?”

  “哈哈,她长得漂亮,人家女鬼嫉妒吧!”明朗笑着打趣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乱说。”钟原不满地说,找不到苏怡被追杀的原因,就很难救得到她。

  明朗也不笑了,认真地说:“放心,我保证今夜过了,一切都会结束的。”

  “你怎么了?”苏怡感觉他不对劲,但他却没有出声。

  苏怡拿着那一袋发黄的档案开始看。看了一会儿,她手边的酒杯突然倒了,酒洒了一桌,她马上去擦,正在这时,手机响了。

  “什么,你在门口,好,我马上来。”苏怡挂掉电话,不好意思地抬头看了看几个男人,然后说:“我今天还有约会,先走了。”

  她果然走了,跑得比兔子还快,明朗奇怪地看了一眼钟原,意思是怎么你还没有对她表白?钟原苦笑,回答是人家已经被有钱人泡走了。

  张伟军夹在两个男人的眉来眼去间,感觉一阵肉麻,站起来准备走。

  他一出门,突然惊呼一声:“怎么会有这么多鬼东西,这里的环境污染太厉害了。”

  说完就走进了小巷,往家里走去。

  明朗和钟原听到这句话,笑了笑,正准备说话,明朗却一下子站起来:“不好,是她。”

  明朗从吧台跑到门口,就十几秒的时间,却已经不见了张伟军的身影,外面是像墨一样浓的雾,把路都给盖住了。

  钟原在明朗身后嘀咕:“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个时候起这种雾,真是污染太厉害了。”

  “是七星锁魂阵,已经攻到了鬼吧门口,一定是来拿青丝的,哼,想得美,青丝是她拿得到的吗?”

  “七星锁魂阵?是七婆吗?”钟原惊问。

  “是的,没事,现在她还不敢进来,还没有到阴气最重的时候,想抢青丝,还得等上一等,我先去救伟军,他这样贸然地进入七星阵很危险,我先去找他,你在这里等着,我会回来的。”

  明朗说完这句话,就冲进了浓雾里,钟原站在鬼吧门口,看着黑夜里那浓雾在自己店门口一寸左右的地方停下来,他打了个冷战,想退进店中。

  一只手从浓雾里伸出来,拉到他的左手,他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地喊:“式儿,是你吗?”

  浓雾里,慢慢地出现了一个女子,浑身闪着磷光,像一只从地狱里浮上的天使。

  她是美的,却也是凄凉的,她握着钟原的手说:“我来了。”

  “这次我们是不是可以不分开?”钟原回过头去,看着她背后的浓雾滚滚,她单薄脆弱,像一片雪花,马上就会落地无声地消失。

  “我们拿了青丝,七婆就会把我的花根还给我,我们就可以自由了。”

  “好。”

  钟原毫不犹豫地与式儿一起进了鬼吧,直奔洗手间,到了那个杀人的水龙头面前。

  钟原指着那个水龙头说:“青丝就在这里,可是为什么七婆不能来取?”

  “七婆说,青丝是最厉的怨鬼所化的怨气积聚而成,一定要那个厉鬼已经恨到了毁天灭地,才有能力去改变时空。”

  “改变时空?”

  “是的,七婆其实是想用这个去救她的儿子,早年已经死掉的儿子,可是,她又没有办法进这个鬼吧!这里有一个更强大的力量在守护着青丝,很难进来。”

  “为何我们又这样容易?”

  “因为,现在外面有七星锁魂阵,所以,我们才能和那种力量抗衡,不过七婆说最近那种力量已经很动荡了。”式儿解释着。

  钟原找到一个工具,拆下水龙头,只见那水龙头里长满了头发,往下拉,那头发也不停地往下长。

  “这水龙头已经有生命了,这头发是从它上面长的。”钟原硬着头皮伸手去拿水龙头。

  头发全部被扯掉后,只见水管上面,有一颗晶莹透明像钻石又像冰珠一样的东西。

  那东西的左右根本没有头发,而且在水管里泡了这么久,却一点也无损于它的美丽。

  “就是这个?”钟原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小珠,这么纯洁的东西,让人怎么也无法想像到它的邪恶。

  “是的,这就是那个怨鬼的最后一颗眼泪,就是因为有这一颗眼泪的执著,才会有青丝的魔力。”

  “真不知道有多执著,才会有这样的泪,肯定是伤心欲绝了。”钟原想到了那个变态的故事,想到了故事中善良无悔的小朵,想到了被最爱的人用最残酷的方法杀死的痛苦,他光是想想,就几乎要崩溃了。

  这个会不会是小朵最后的眼泪?她用了多少情,就得到多少的恨,只有那样的情,才能产生青丝。

  钟原伸手去拿,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叫:“不要,动不得。”

  钟原一回头,就看到了易平安,她看来是跑进来的,很急,满头大汗。

  “平安,你回来了。”钟原高兴地说,“平安,别怕,式儿不会害我们。”

  “明朗呢?他动了经书没有。”平安急着问。

  “什么经书?没有,他去找张伟军了,张伟军走失在七星锁魂阵里了。”钟原说。

  平安出了一口气,拍拍胸口:“还好,赶得及。”

  她想去拉钟原,可是,看到式儿,还是有一点怕,只是站在洗手间门口说:“傻子,那青丝动不得,我已经在四兰道姑那里知道,这个东西怨气太重,只要你动它,就会被化成血祭,只有一个活人献上了生命,后来者才可以用它。”

  钟原的手已经到了那青丝的光芒边缘,听到这话,脸色一暗,看着式儿。

  怪不得要找男人去拿青丝,原来是这样的,只是为了做祭品。

  式儿的脸色更难看:“不,不,七婆不是这样说的,她说,只要拿回来,我就可以和钟原远走高飞,没有说会伤害钟原。”

  钟原不知该说什么,式儿看着钟原的脸,绝望地说:“你不信,你以为我骗你?”

  “没有,如果我死了,七婆可以给你自由,那么,死又如何?”钟原不以为然地笑笑,手居然再往青丝上触去。

  平安大叫:“不!”话音未落,钟原的手已经到了青丝上。

  他早说过,他是可以为式儿而死的,看着式儿那张脸,他就忍不住心疼。

  但是,他没有触到青丝,中间隔了一点点冰冷的东西。

  他抬头,看到式儿比他更快地把手放在青丝上,她的手握住了青丝,这样,钟原去拿的时候,就只能触到她的手背了。

  钟原的动作太快,式儿无法阻止,只好比他更快地先用手握着青丝那颗泪珠,她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他,开始,现在,将来,哪怕她魂飞魄散。

  式儿拿青丝的那只手掌,有光慢慢地融化掉像雪人一样的式儿,式儿从那里慢慢地融化掉,眼看着就要消失。

  钟原与平安都冲了上来,式儿往后退:“别过来,青丝的怨气,我一只鬼化解不了,你们过来也是白白送死。”

  钟原不管,他往前冲,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他不要眼睁睁地看着式儿消失,平安死命拉着,但眼看要拉不住了,式儿拼了最后的力量,划了一个圈,钟原再也无法进去,只能在圈外看着。

  钟原就那样看着她手握青丝一点点地消失,泪水模糊了他的眼,以至于他都看不清她了,看不到她的影子,看不到她的笑,看不到她最初的那个回头。

  她从花中飞出,小痣在月光下像血泪。

  她在梦里初现,隔河两两相望。

  她用无望的眼神看着他,他是她唯一的温暖,也是她唯一的救赎。

  她从背后抱着他,她再没有力量支撑下去。

  她的手背那样的冷,她一直都生活在冰一样的世界里,阴暗,恐怖,受人摆布。

  但她没有带上他,再多的苦,她自己去受,哪怕消失不见,也不要他受。

  他已经痛得无法呼吸,被平安拉着。

  式儿轻轻地说:“不要哭,傻瓜,你难道到现在还不明白,你爱的是谁吗?”

  “是你,是你,从来都是你。”钟原已经泣不成声。

  “不是啊!你现在想死,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已经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你不想活了。”式儿已经消失掉一半了,她已经虚弱之极。

  “你的眼睛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骗得过她,却骗不过我。我从来都知道,你的心里有一个女人,比我更重要,你为了她想留在人间,你也因为失去了她,想离开人间。”

  钟原愈发难过:“那你为何还要救我这个混蛋呢?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因为,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是那样固执又无望地爱着你啊。”式儿说完这句话,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他,轻轻地用口型说:“忘了我。”

  终于,她划的圈光芒消失,只有青丝浮在空中,那一颗泪,终是留了下来,可是,式儿却永远地不见了。

  她爱过,痛过,现在却只求自己最爱的人忘了她,因为只有忘记,才可以更幸福地活下去,因为忘了,才可以追求自己的真爱。

  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希望你幸福。

  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钟原倒在地上,平安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女人像她这样在无望地爱着,爱得那样卑微,低到了尘土中。

  明朗追上张伟军的时候,张伟军已经到了家门口。

  “你没有被七星锁魂阵给迷住?”明朗奇怪地问。

  “我是闭着眼睛走出来的,根本没有看那些雾,我也知道是什么东西。”

  “可是,你为何一定要回来?你明知道很危险。”

  “鸽子还在家里,我得先放生,现在还有时间,不是还没有到最阴的时辰吗?”张伟军笑着说。

  明朗上气不接下气:“你……你真是的,害得我跑得好急。”

  “哈哈,一会儿我对付七婆,你对付青丝,我们分头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张伟军认真地说。

  明朗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用生命在说这句话,于是点点头,就先回鬼吧了。明朗知道,张伟军一定会来。

  张伟军站在窗边想了一会儿。他点上一枝烟,抽了两口就摁灭在窗台的花盆里。在屋里转了两圈以后,他抽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了几行潦草的字句,压在桌子上的烟灰缸底下最显眼的位置。随后他关紧煤气阀、水阀,打开鸽子笼。

  鸽子还在睡觉,脑袋埋在翅膀底下。打开笼门的声音惊醒了它,它探出头来,又黑又亮的眼睛盯着张伟军。张伟军轻轻把鸽子捧了出来。

  “走吧,走吧。”张伟军喃喃说着,把鸽子向天空用力一抛。

  刚开始时鸽子好像没有找到感觉,向地面坠去。随后它张开翅膀,很快就飞进了夜色中。

  张伟军望着鸽子飞去的方向,一轮圆月正照耀着鸽子小小的身影。他转身回到房间里,把手机塞进衣兜,从枪套中取出手枪,退出弹夹看了看,又重新装回去。虽然这东西可能没有什么用,可是带着总是能更安心点。张伟军把手枪插回枪套,佩在身上,又环顾了一遍房间。

  这套房子住了十几年了啊……张伟军看着那些旧家具。桌子、椅子、还有简单的单人床,这些简单的家具都是自己做的,这里的陈设一直都没有变过呢……一直想有时间的时候再换一套家具,可是已经没时间了。人就是这样,总想等着到了某个时候再做什么事情,可是那个时候往往不会来了。

  身后传来风声,张伟军拔枪、转身,一气呵成。正待要开枪,手指却在扳机上凝住了。那只鸽子又飞回来了。

  鸽子落在张伟军肩头,尖嘴在他的身上东啄啄西啄啄,仿佛刚出去散了个步。

  “飞回寺里去吧。”张伟军扭头跟鸽子说。柔软的羽毛触着他的脸,很温暖。

  鸽子好像没有听到,依然故我。

  “你是信鸽啊,怎么这么没组织纪律性呢?”张伟军教训鸽子。

  鸽子眨了眨眼,咕咕叫了两声。

  张伟军想了想,从刚才写好的纸上撕下一个小纸条,卷成了一个小纸卷,塞到鸽子腿上绑着的小竹筒里。鸽子满意地叫了两声,张伟军只觉得肩上一重,随后又是一轻,鸽子已经穿出了窗户。

  张伟军看过去,窗外的明月在眼睛里有些模糊了。

  其实这个纸条的收件人已经死了,是他的妻子,她很多年前就病逝了,不知道她能不能收到自己的话,能不能在那边接自己,这次没有什么生还的希望,面对死亡,他像是要回家。

  张伟军关好窗户,检查了身上所带的东西,把那条咒语在心中又确认了几次,走到门口,关上了电闸。房间马上暗了下来,所有的东西都笼罩在若有若无的月光中了。

  明朗他们如果有办法的话那是最好,如果没有的话,也只能奋力一搏了。只希望这些日子找到的东西能有用。

  张伟军打开门,最后望了望自己熟悉的住处。

  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回来了。

  无论如何,总有些事情需要人去做。

  过了明天,就都没事了。

  张伟军锁好门,向楼下走去。楼道里面的声控灯随着他的脚步声一层一层地亮了起来。

  苏怡正在一个大型的宴会上,那宴会是在露天举行,边上是一个非常大的泳池,三层的小楼在另一边,说不出的奢华气派。

  乔致轩拉着她的手,两人在宴会上引来无数的目光,好一对金童玉女。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苏怡见很多人都在看着自己,感觉很奇怪。

  “都是来给你庆祝生日的,喜欢吗?”一个巨大无比的蛋糕被推了出来,苏怡被推到了最前面,她被这巨大的喜悦给惊呆了。

  就在这时,乔致轩单腿下跪,拿出了一个很大的闪闪发光的钻戒,并不言语,这个时候,什么也不用说却比说任何话都更有力。

  客人们都纷纷鼓掌,苏怡也含笑,她没有马上接过来,只是问:“你将来会不会对我好?”

  “会的,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乔致轩认真地回答,又半开玩笑道:“还天天给你洗头。”

  洗头,苏怡也笑,她拿起戒指,很仔细地打量着,然后说:“活在幻觉里也不错,对吗?”

  她还在笑,可是,话却是那样的冷,那样的冰。

  随着她这一句话,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改变了,那些正鼓掌的客人一个个地消失掉,而那华丽的宴会场,也慢慢地显出了别的样子。

  苏怡静静地待着,等着这里完全的变样——变成一个坟场。

  钟原与平安坐在吧台上,相对无言,等着明朗回来。

  只见那个关于青丝的档案袋还在那里半开着,平安顺手拿出几张看,平安忽然指着一张照片说:“怎么这么眼熟。”

  “就是那个杀人魔林南。”钟原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两个人都呆了,平安和钟原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不是别人,正是乔致轩,虽然照片与真人有些不同,可是,毕竟是同一个人,仔细看,总能看出来的。

  钟原站起来:“不好,苏怡刚刚被这家伙接走了。”

  “去哪里啦?”

  钟原往外冲,他也不知道,但他却跑得飞快,因为他知道苏怡很危险。

  他边跑边说:“我去找苏怡,你在这里等明朗回来,不要跟过来了。”

  乔致轩和苏怡僵在坟场。

  乔致轩站起来,脸上还是淡定的笑:“怎么看出来的,我以为我做得很好。”

  “是,你做得很好,只是,有两个地方还是露出了破绽。”

  “什么地方,说来听听?”

  “第一,蝴蝶。”苏怡拿出一张纸,这是她装做不小心把酒杯碰翻的时候,偷出来的资料。

  “这是你在杀人现场留下来的蝴蝶,我现在应该叫你什么,林南,还是乔致轩?”

  “都可以,随你喜欢。”乔致轩淡淡地说。

  “这个蝴蝶,虽然和你送我的那只火蝴蝶一点也不相似,可是,我能看出是同一个人画的,因为是情人间的感觉,你骗不了我。”

  “哈哈,真没有想到,是这个出卖了我,还有什么呢?”乔致轩摇摇头。

  苏怡的脸已经苍白透明,她的手在颤,她举起来手来,那只手腕上有一只手镯,另一只手递过一张纸。

  那张纸是关于林南案子的一个审讯记录。

  记录者显然没有把这事当成正经事,写得很有意思,苏怡在鬼吧看了很多次。

  那纸的内容是审一个知情的老头的记录:

  机械厂曾经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五十年代就已经建厂了。那时候,我住在单身宿舍,隔壁是两口子,都是厂里的,还有一个小孩。那女的叫董秀,长得挺漂亮。她丈夫叫蒋鹏,是厂里出了名的刺头,接他爸的班进来的,在厂里宿舍住着。

  那手镯是董秀的,董秀肯定是家里帮她找了门路才能进城当工人。她家估计挺有钱的,我干这行的我知道,那手镯有年头了,值不少钱。蒋鹏不学好,后来和厂里一个破鞋勾搭上了,这手镯董秀每天都带着。后来蒋鹏偷了一只送给那个破鞋。然后两人就整天吵架,整栋宿舍楼都能听见。蒋鹏打老婆,打得很凶。我去劝过几次,每次都被蒋鹏打得乌眼青,后来就不敢去了。有一天,对了,那天满月,不是十五就是十六。我在屋里正洗脚,就听见隔壁嘭嘭几声响,吓了我一跳。后来我也没在意,没听见董秀又哭又喊,我以为没什么呢……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起来,就听见有人喊杀人啦杀人啦,我出去一看,眼睛里插着一支筷子,惨啊,血流了一地,那孩子还在床下躲着,已经傻了,跟块木头似的全身都硬了。董秀倒在地下,早就死了。整个宿舍楼里乱糟糟的,所有人都来瞧热闹,后来直到保卫处来了人,才把我们都赶到一边去。

  乔致轩拿着纸,手已经颤抖了。

  “这上面的手镯,就是我手上的这只吧,你看下面的图,画的多么的像啊。”苏怡笑了笑。

  “这只手镯后来找不到,应该就在那个孩子身上吧!那个孩子叫林南是不是?”

  “所以,你知道找到了手镯就找到了林南。”乔致轩已经恢复了镇定。

  “是的,所以,我知道我和你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觉。”

  “为什么?”

  “因为林南已经死了,不是吗?你早就已经死了,你为什么守在店里不离开呢,守什么?”苏怡说得也很轻松。

  “你不怕吗?”

  “我现在什么都不怕,我已经不知道怕了,我的心,已经疼得麻木了,连怕都不知道是什么了。你现在想干吗,想给我洗头吗?杀了我吗?”苏怡的表情带着一点嘲弄。

  “你别这样,如果我想伤害你,也不用等到现在。”

  “这么说,你是爱上我了?哈哈,所以,才送我蝴蝶和手镯?”

  乔致轩看着她,两人不说话,苏怡一直在笑,她只能笑,一停下来,她的心就会碎掉。

  “既然你爱我,为何要从幻觉中醒来呢?”乔致轩问。

  苏怡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你放不下一些东西,或者是人,你不想活在幻觉中,在你的现实中,还有更重要的人和事。”乔致轩笑着说。

  “谁?”

  “你心里知道。”

  苏怡后退,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心。

  “你胡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担心那个小花鬼,她已经死了,七婆除了欺负小鬼之外,没有别的出息,有我在,她就别想拿到青丝。”

  “为什么你要和七婆过不去?”

  “为什么?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我爸本来很好,就是因为她,她学过几年法术,能蛊惑人心,操纵我爸杀了我妈,我爸后来也被枪毙了,我成了孤儿,哈哈,是的,可是,她不比我好,我杀了她的独生爱子,让她比我更孤单,更难过。”

  乔致轩扭曲了:“我要给她希望,让她知道她可以改变过去,是我制造出的青丝,我选中一个最爱我的人,杀了她,于是有了青丝,可是,我就是要让那老太婆知道可以救活儿子,让她想尽办法却得不到青丝,要她永远痛苦,其实,我并不想现身。”

  他望着她。

  “我也很寂寞。”

  苏怡全都明白了,明白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在那个水龙头下洗过头却会被追杀,因为青丝的嫉妒,它对林南的爱一直在继续,自己是因为遭到嫉妒才招来了杀身之险。

  这个时候,苏怡的手机响了,那声音在坟地里回响。

  不用看都知道是钟原。

  乔致轩脸色一变:“我去杀了那小子,让你死心。”

  苏怡猛地抽出一串佛珠,举在他面前:“你敢,我不会让你伤害他。”

  “哈哈,还不承认你爱他,你看你急得脸都青了。”乔致轩的笑声很刺耳。

  “你别逼我。”

  “逼你什么,我要伤害你心爱的人,所以,你想杀了我来保护他是不是?”乔致轩的脸现在是真正的难看。

  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鬼,他给苏怡的快乐也是真实而温暖的,如果这只是平常的三角恋那多好,但这里,却有凶杀,有怨气,有利用,有仇恨,我们相爱得太多,所以,纠缠得太痛。总不能太太平平地继续下去,苏怡流着泪握着佛珠,一点也不退让。

  就算前路是死,她也不会退让半步。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轻松,在那纠结太久的情感重压下,她一直都喘不过气来。

  原来,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苏怡正在与乔致轩僵持的时候,钟原已经寻来。

  他没有地方可找,只能想到上次跟踪苏怡与乔致轩到过的坟场,看到火蝴蝶的那次,这是唯一的线索。

  他一路跌撞,打着手机,远远就听到了苏怡的声音,看到只有苏怡一个人立于坟场中央,穿着华丽的晚礼服,在黑暗中,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可怕。

  苏怡的手里拿着佛珠,看到钟原远远地跑来。

  “苏怡,苏怡,快过来,我查到了,乔致轩就是林南,他不是人,我们快走。”他跑得飞快,在他的眼里看不到目露凶光的乔致轩。

  他跑得那样的快,像是奔向生命里唯一的光与热。刚开始找苏怡的时候,他的腿都是软的,吓得连魂都没有了,死也不过如此,可是这样地惊吓,这样地害怕失去,这样地惊恐着失去一个人,要比死让人难受上一万倍,他宁可粉身碎骨,也不要再经历在黑夜里的浓雾中寻找另一个人的感觉。

  像是在地狱里奔跑,哪里都没有她的影子,哪里都闻不到她的体香,哪里都没有她的声音,光和影都被黑给吸走,连回忆都要被抽走,而自己是靠着回忆在活,没有了与苏怡的回忆,那么,活就成了炼狱。

  他再也骗不了自己,式儿说得对,自己爱的人,从来都只有苏怡,不管自己再怎么不承认,但是,爱,却早已经生根发芽,早到自己都无从知晓的时候。

  当他看到苏怡那一刹,他狂奔上前,只想和她说:“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手,再也不会逃避。”

  他有太多的话想对苏怡说,经过这么多的误会、磨难,这一对原本相爱的人,总是在爱情的门口徘徊,只不过是隔着一道门,却总是这样错过。

  他在微笑,他决定了,就算门后是血海苦狱,也要和苏怡一起去撞开,就算是前路有再多的危难,他也不会再放手,不会再把她推给另一个男人。

  钟原微笑着看着苏怡,不顾脚下的路,他往前扑了一下,就定住了。

  “不……”苏怡拼尽力气尖叫一声,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然后就软软地倒在地上,钟原的胸口有一只手,冰冷如剑的十指正插进他的胸口。

  乔致轩慢慢在黑暗里现形,他依然带着他那优雅如常的冷笑。

  他那只抚过苏怡眉尖的手,现在正握着一个里面装着钟原全部情感的心脏,就是这颗心脏,让他不能完全得到苏怡的灵魂,也得不到苏怡全部的爱。

  他轻轻地握着那颗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那个男人的眼神根本没有看着他,而是穿过他的肩,紧紧地盯着已经倒在地上的苏怡。

  太快了,他还有来不及说的话,但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苏,总以为还有机会,总以为全世界只有我和你才能活得最长,总以为我们是不离不弃不会放手的,可是,我还是要先走了;

  苏,我抢了你最喜欢的橘子,弄脏你的衣服,扯你的头发,但我也为了你打架,为了你成长,为了保护你而变得坚强;

  苏,再也不能在你的身边当你的跟班,做你的出气筒,你半夜里想找人骂的对象;

  苏,从此谁送你回家,谁陪你落泪,谁帮你开酒吧的门,谁来爱你,用一生来换你一个笑脸。

  太快了,我们总认为有太多的明天,所以,才这样地挥霍着青春和情感。

  他苦笑着,有一颗泪慢慢地滑落,泪里倒映着一个女子的身影,这就是他的全部,也是他离开这个世界前能看到的唯一。

  他的心脏已经不再会疼了,他支撑不住,跪了下来。

  万能的主,哪怕你现在要送我去地狱,但可不可以,时间为我停一秒,给我一秒钟,让我亲口对她说一句——我爱你。

  苏怡醒来的时候,旁边传来哗哗的水声,有热气腾腾的水气扑到了脑后,那样的烫,像是一团烧红的铁块在靠近头皮。

  她试着挣扎一下,头发被绑得很紧,有温柔磁性的声音响起:“醒了,别动,动起来头皮会很疼。”

  苏怡清醒了,钟原倒地的那一幕在她眼前不停地重演着,那不舍的眼神,那要说话的样子,那眉头结在一起,就那样心疼又无助地看着自己。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那样躺在那个小床上,等着开水漫过她的头皮,等着死神来亲吻她的唇,就像让钟原吻上一样。

  眼前是洗头店的样子,边上是年轻时的乔致轩,那个模样的他,真是有迷死人不偿命的本钱。

  他就这样看着她,低着头,看到了她眼神深处。

  “我只想给你洗个头。”

  苏怡完全没有反应,死而已,难道现在她的心疼还抵不过一个死?快点死,让她可以去寻到他。

  “你为什么不出声?”

  “不害怕吗?”乔致轩的声音里有一丝无助。

  她仍然没有反应。

  “我知道他死前想说的话是什么,我摸到他的心脏,我听得到,你要不要听?”乔致轩挤了一点洗头液在她头上,十指就那样温柔地侵入头发深处,像能搅起灵魂的**。

  苏怡抬起眼皮,望着乔致轩,他是天使,也是魔鬼,他曾经是她最爱的人,现在也是她最恨的人。

  乔致轩专心地给她洗头,苏怡终于开口:“他……他说什么?”

  “你很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乔致轩冷笑着。

  苏怡不屑地说:“你不用告诉我,我一会儿自己去问他,麻烦什么,直接剥我的头皮就是了。”

  “你就这么想死,死都要去陪他?”乔致轩的声音有些发苦。

  “是,就是死也要陪他,不是陪你,你这个变态杀人狂,你杀了那么多人,自己也被逼到自杀,死了还是杀人,你现在如何,开心吗?”

  苏怡笑,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一点也不在乎那已经慢慢涨上来的水,那水是那样的烫,但她却一点也不怕。

  “就算你杀了我,毁了我的人生,那又如何?我就是死,我也知道有人在前面等我,不会让我孤单一个人,我活的时候有朋友的爱,有他保护我,我死后也定不会如你一样的寂寞,上天入地,他都会找到我,我也会找到他,你以为你是神,你制造了青丝,你捉弄了这么多人,可是,我可怜你,我看不起你,你比我们都要可悲,你从来都没有爱。”

  乔致轩的手指开始用力地抓她的头皮,疼痛像刀割一样猛烈地传来。

  “你害怕了,你生气了,我说中你的心事了是不是?你活着的时候就是一具走尸,爱你的人都被你杀了,我不爱你,我告诉你,我恨你,恨你的无情、利用,恨你的残忍、凶暴,你杀了钟原,我永远永远不会原谅你,你可以把我的头煮成肉汤,但是,你不会让我屈服,我恨你,我不会向你求饶。”

  苏怡笑着说,乔致轩叫了一声,抬起手来,十个指甲上都是鲜血,苏怡被搔到了流血,却还在笑,她是那样地蔑视着他。

  苏怡一字一句地说:“我会完全地忘记你,当你从来不存在,你不配我记得,你也不配存在于我的回忆里。”

  乔致轩被摧毁了,被她的眼神给摧毁了,就要把她的头往开水里按。

  但是,他的手穿过她的头,直接按到了水中。

  两人都大吃一惊,苏怡怔了一会儿,忽然大笑道:“你忘记了,你只是鬼,你只是一只鬼,一只无能也无用的鬼,如果我完全地无视你,不在乎你,你就根本没有能力来伤害我,你伤害我都是利用我自己的情感。”

  就在这时,那个破旧的洗头店也在消失。

  “我知道了,你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是因为记忆,因为有人记得你,所以你才会存在,如果所有人都忘记了你,你就只能消失。”

  乔致轩摇着头,眼神里全是痛苦:“不要忘记,不要把我抹去。”他停了停说:“怎么样都好,恨我好了。”

  苏怡抬头看他,他正在与洗头店一起消失。

  “我的心里装不下两个人,我从前认为一个人可以同时喜欢两个人,其实不可以,人的心很小,只能住一个主人,我容不下你,也不会记得你,你会从这个世界消失,这是我对你最大的报复。”

  她的头发自由了,那些开水都是幻觉,其实,她还是一直都待在坟场,随着这些幻觉的消失,她看到了钟原。

  钟原正倒在一座坟边,胸口一片血淋淋,是被幻觉所害,他扑倒在了一根突出的树根上,那树枝正好穿过他的心脏。

  他已经冰冷,只有眼睛还不舍地望着前方,像是要把那个女子记一辈子,最好下辈子也可以遇上。

  苏怡扑了过去,抱着钟原,她摸着他的脸庞,周围俱静,只有两个来不及表达相爱的恋人,阴阳相隔,夜空里仿佛唱起了一首歌。

  如果没有你

  没有过去,

  我不会有伤心,

  但是有如果

  还是要爱你

  如果没有你

  我在哪里又有什么可惜

  反正一切来不及

  反正没有了自己

  我真的好想你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随着那哀怨甜美的歌声,随着苏怡的眼泪滑落到钟原的脸上,乔致轩已经被淡忘了,他不再存在于任何人的记忆里。

  他在一旁轻轻地说:“苏怡,你错了,并非任何人的记忆都可以左右我的存在,只有我爱上的人,才会危险,被自己所爱的人忘记,我才会消失。”

  苏怡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他已经透明至无形,可是,他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传来。

  “其实,我想说的,和他想说的话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他来不及说,我却不配说。”

  一句我爱你,并非只是说说而已,里面有太多的承诺,太多的责任,太多的保护,太多的真情,有真正的一生一世。

  对不起,我陪不了你一世,还伤害了你,可是,最后被所爱的人所遗忘,原来真的会死。

  苏怡跪在坟场上,抱着钟原,摸着他已经没有体温的手。

  生命原来是如此的脆弱,她想着自己的任性,想着自己的伤害,想着自己所不珍惜的每一分每一秒,人活着的时候总是忘记了死,总以为很遥远,总认为轮不到自己身上。

  她知道是自己害死了他,但她也无法再赎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