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都市言情 > 青丝 > 第二十章 轮回

  她低下头,亲了亲钟原已经冰冷的嘴角。

  夜风如刀,嘴角是淡淡的血味,她孤单地抱着最爱的人,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平安站在鬼吧门口,坐立不安地等着,那黑雾也越来越逼近门口,最阴的时辰也差不多到了,她一个人站着,不知道往哪里走,她不能乱跑,进了七星锁魂阵就很麻烦,而且万一走失了,明朗回来怎么办?他还不知道经书不能念。

  她就在门口痴痴地站着,她总是那样被动,除了等,真的没有什么是她可以做的,也没有什么是她能做的。

  总是明朗在做决定,她在等,她等他爱上自己,她等他回来,她在明朗的身后,等着他回头,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可是,所有的努力都成了空,现在也只能继续等下去,只能等着救他,告诉他、阻止他不能动经书。

  一个人的身影从浓雾中慢慢的出现。

  明朗走近了,他走得很闲,像是在自家的花园里趁着雨后的玉兰花开,踩着湿润的草尖,薰着花香,找一片遗失的绿叶。

  平安倚着门,像是在等心爱的人归家的女子,她的影子被鬼吧的灯光从背后射出,被面前的浓雾给吞噬,她安静地看着明朗,不发出任何声音。

  明朗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从她身边走过,什么也没有说。

  平安开口:“收手吧,你这样和七婆有什么区别,都是为了青丝达成自己的心愿,你可知道要活人祭才能启用青丝。”

  明朗没有动,还是直接往鬼吧里走。

  平安再也撑不住了,她扭过头去跑上前,从背后拖住明朗的手:“就算你是柯家人,可以用命打开青丝,也可以许下愿来,可是,你也不能说出真相,你也不能和复活的她在一起,你只能一辈子守着她,你不能说,你连她的名字都不敢喊,她会恋爱,她会结婚,你们在街头相遇,而她都不认识你,你会幸福吗?”

  明朗回过头来,目光很深,像海一样,他的嘴角动了动,像是笑:“四兰都告诉你了?”

  “是的,她被你封了,不能再出来,不过她在走的时候,已经把青丝的情况全都告诉我了,打开青丝要用活人祭,就算是柯家人可以不死,但是,你一定也知道青丝是要付出代价的。”

  明朗点头,像是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那样轻轻地说出:“使用青丝者,要在改变命运之后保守青丝的秘密,不能泄露半句,不然青丝就会失效。”

  他拉着平安的手坐下,像小学生一样面对面,表情带一点调皮:“四兰就是喜欢吓你,不过就是,我改变了命运,她复活了,而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她,不能说,不能再靠近她,不能告诉她我多么地爱她,除了守望她,我什么也不能做。”

  平安的泪在眼眶里打转:“就算受这样的苦,你也愿意吗?你付出这么多,甚至可能是生命,却换来这个结局,值得吗?”

  明朗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我听过一首歌,这歌词说,这个世界因为有你,阳光显得很温暖,空气很香,你看过的风景,就是我一生的明信片,你踩过的石头,是我的鲜花,你看过的星星,是我的钻石,有你在的雨天,都是彩虹,连你走过的街都很明亮。”

  明朗睁开眼,眼里有一层水雾,他显得那样的无助。

  “她死后,我找遍了天涯海角,也找到了她承诺的三生石,但她从来不曾出现,我再也看不到彩虹,听不到音乐,闻不到香气,这个世界没有她,我真的很孤单,像黑夜里找不到家的人那样的孤单。”

  他站起来,对平安说:“我愿意,也值得,只要她活过来,幸福地活着,就算是毁掉这个世界都是值得的。”

  平安再也发不出声音,她的心像坠入了无边的深渊,怎么办?什么也挡不住明朗,就算告诉他经文不能念,会死,又能如何?明朗就算是毁了这个世界,也要救他爱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停步?

  浓雾在一刹间攻入,七婆的笑声尖而刺耳。

  “你们以为青丝一定是你们的吗?”

  明朗拿出佛珠,翻开那本掌中书,平安喊道:“不要念,会死的,那经书已经被怨鬼所缠,你会死的。”

  明朗回过头来,对她微微一笑。

  原来他是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这经书念不得,但他还是坚持,明朗说:“我死了,你帮我许愿,让她活。”

  “她,她叫什么名字。”

  明朗翻经书的手抖了一下,他没有回头,只是温柔地,像是捧出自己一生最珍爱的宝物一样。

  “秦锦,她叫秦锦,请你一定帮她复活。”

  浓雾已经包围到他们脚边,七婆忽然大叫一声,只听到枪声响起,明朗看了浓雾一眼,法力一到,就看到了张伟军已经潜入了七婆的小屋,对着正在做法的七婆开枪。

  明朗的眼睛湿润了,这没有用的,除了拖一点时间,最多可以分散一下七婆的心神,让自己的胜算大一些,张伟军绝对不可能是七婆的对手,他到了七星锁魂阵的中心,只要七婆一动念,他就会死。而他就是要用自己的死,来换七婆的动念分神,让明朗趁这个机会除掉她。

  他用自己的死,来换明朗的生,当他的脖子被七婆的锁魂咒掐住时,他分明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师兄。”

  张伟军欣慰地笑了笑了,就在明朗的面前倒下了,尸体被抛出了浓雾,落到了明朗的面前。

  七婆恨道:“你们都要死,不要急。”

  明朗眼睛一闭,拿稳经书,当他要念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平安忽然飞快地往洗手间里跑去,她有办法阻止这一切,她要拿到青丝。

  她跑得很快,马上就要到了青丝边上,她不能让明朗死,那就让她死好了,她死了,明朗就能许愿,这样,他就不用死。

  七婆与明朗本来是对峙着,看到这种情况,都大吃一惊,那浓雾化得更快,化成一把射出的箭头,闪着杀气,往平安的后背钉去。

  都对青丝势在必得,怎么会容得有人破坏,这一击是用了全力,那箭快得无法可挡。

  平安听得身后破空声大作,想回头,只听到一声轻响,有温热的血溅到唇边。

  她睁大眼,看着明朗,看着贴在自己背部的明朗,他的脸似乎在一刹间被震住,眉头轻皱着。

  她吓傻了,痴痴地低下头,看到一根箭头从他的胸前穿出,血染红了他的白色僧袍。

  他张开双臂,像张开翅膀的受伤天使,用身子保护着平安。

  平安睁大着眼睛,她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动作,她只是呆呆地望着明朗胸前那流着血的伤口,那么多的血往外涌出,她用手捂住伤口,而那鲜红的血又从指缝里钻出,平安一边捂一边呆呆地说:“疼吗?疼吗?是不是很疼?”

  明朗开始念出了经文,胸前的浓雾做成的箭头动了一下,随着经文念得越来越快,明朗的血就越流越多,他被经文给反噬,但七婆的惨叫声也传来。

  七星锁魂阵被逼了回去,开始反作用在七婆身上。

  同归于尽的最后一招,玉石俱焚。

  慢慢地,天地都安静下来。

  明朗的双臂慢慢地合上,把娇小的已经单薄得像一张纸的平安拥在怀里,他叹了一口气,再也撑不住,把头靠在她的颈窝处。

  这一个拥抱,她已等了太久,等到真的实现的时候都以为是梦里。

  他再也不用装了,再也不用和自己去战斗了,再也不用逃了。

  她钻出窗户,对着那个目瞪口呆的和尚骂道:“臭和尚,别以为剃了个光头,就是大师。”

  她在吧台后调酒,他带别的女子来喝,她气愤地把醋当白酒递给他。

  她坐在那里,等着死亡的来临,他踢开门抱着她。

  她在寺里奔跑着,对着那些和尚说:“我是你们的老板娘,把香火钱给交出来。”而他掩面而逃。

  她抱着发抖的他:“我喜欢你,我乐意,关你什么事?”

  她在医院里转过头,那泪水却打湿了枕头,他躲在窗外的一角,偷偷地看着。

  她坐在月光下,捧着发夹说:“怎么做到的?”那惊喜的脸,在那洁净的光芒下,像一朵正在绽放的花。

  平安在他的怀里抖得像风中的落叶:“为什么?为什么?只差一点点,你就能拿到青丝,你就能许下愿,为什么要这样?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救我啊!你不是说可以毁掉整个世界吗?明朗,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明朗在她的颈窝里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长长的睫毛扇到她如雪的肌肤上,他气若游丝。

  “我再也不愿意让自己所爱的女人,死在我面前。”

  一个人的心里,可以装两个人吗?

  如果装得下,为什么他会这样的痛?

  如果装不下,为什么他又会这样的傻?

  他抬起头,拼尽力气从平安的脑后拿起了青丝,青丝终于打开,泪珠像花一样地打开,明朗正要许愿,只见平安却一把捂住他的嘴,平安说:“让我做你的守护天使,让我来许愿,让我来承受这一切,让我再为你做最后一件事。”

  生命已经到了尽头的明朗已经无力挣扎,他想阻止,却听到平安飞快地说出了心愿。

  一道光从青丝中射出,就要改变过去了,他握着平安的手不肯放开,记忆如潮水中的沙滩上的字,就要被带走,他知道不管是生是死,自己都不会再记得这个女子,从此他连自己身边有一位守护天使都不会知道,而她却承担了他所有的痛苦。

  可是,他不想忘,使劲地握着那只手,不管那光烧到自己眼睛里是怎么样的头痛欲裂,也不愿意放开,这一放就是永隔。但她的手又滑又凉,好像透明的冰。假如轻轻地握着,就会从手里滑脱,假如用力握着,就会碎掉。假如不轻不重地握着,她就在手中慢慢融化了。

  “青丝,我希望一切悲伤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明朗得到幸福,我誓与你守约,永世不说。”

  这是谁的声音,为何会这样的熟悉?为何会渐渐地听不到了?

  有泪滴落,落地开花。

  一个血色黄昏,这个城市里第一家鬼吧开场了。

  来捧场的人很多,店主苏怡正和自己的死党钟原在吧台后忙。

  只见有人过来点酒,钟原看了一眼,就叫苏怡说:“快去,有钱人,乔致轩,我们城里最有钱的人,送上门来了。”

  苏怡看了一眼那个人,感觉有一点眼熟,像是在哪里看过,但又完全地不记得了,她懒得想,拍拍钟原的肩说:“本小姐对有钱人不感兴趣,只喜欢你这种穷人。”

  钟原乐呵呵地去送酒,苏怡心里一热,就随手把放在吧台里准备拿来装修的蝶蝴标本,放在了酒盘里。

  “去,就说是我们开店的小礼物,让他笑纳,有钱人将来多带一点人来捧我的场就好了。”

  那酒送到了,乔致轩奇怪地拿起蝴蝶,像是有一个什么东西终于被送回来了。

  前世欠的缘分,这一辈子可以还得很干净了。

  乔致轩和苏怡对望一眼,什么也没有想起,只是遥遥相望点头一笑,然后那只蝴蝶就不小心被遗落了,像注定被遗忘的世界。

  有男子包着头巾蹿到吧台里边,笑着说:“美女,让我调一杯酒。”

  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人在后面喊:“喂,柯良,秦锦在这里,你也敢泡别的妞,你小心头发长出来又被她给烧掉。”

  苏怡一看,那桌客人都是美女,其中有一个抱着黑猫的女子,更是明眸如星,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这个包头巾的男子。

  那男子忙跑回去,分辩道:“秦锦,你可不能听诗诗乱说,我哪里有泡别的女人,你下次喜欢烧头发,让你再烧就是了。”

  那桌更是笑得花枝乱颤,连抱黑猫的女子也撑不住地笑,举手打他说:“猪啊,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去调酒吧,我知道你这个败家子会这招。”

  男子也笑了,握她的手,那种深情连旁观者苏怡看了都感觉到动魄惊心。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第一天开张,可是,偏这些人都让她感觉很亲切,让她很高兴,让她愿意去招呼。

  有一个女子背一个大包坐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些人。

  她看着这些人在幸福地生活,心里感觉很快乐,她没有上前去和任何人打招呼,他们没有的回忆,只有她一个人留着,她是青丝的供品,所以,永远不会忘记那段故事。

  遗忘都不能让她拥有,所以,她看起来很落寞,钟原到了她身边,递上酒,看到她的表情,然后说:“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她微笑,没有出声。

  其实,她更想说,我叫平安,我们曾经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但她不能说,只要说出来,青丝就会失效,一切悲剧都会重新发生。

  有我守着就好了,她站起来,准备出去,她的眼神并没有看那个人。

  但走过抱黑猫的女子坐的那桌,那个男子正好站起来,两人眼看就要撞在一起了,平安僵住了,不知道如何反应,而男子不过只是淡淡地扭了一下身子,走了过去。

  两人擦肩而过时,他虽然怔了一下,但却没有停下脚步。

  我们在人群里相遇,你已经认不出对方,你身边已经有了最爱的人,而你就失去了对我的记忆,今世,我从没有遇过你,也不曾爱上你,所以,我连看都不能看你。

  但为何我会有眼泪流下来?

  易平安奇怪地停下来,她抹了抹眼角,发现有一颗晶莹的泪珠儿在手心里,她奇怪地想,为何我要哭,原来眼泪是不听话的东西。

  柯良笑着坐下,并没有看她,只看到脚下有一个小东西,捡起来一看是一个普通的发夹,上面是一朵小花。

  他心里涌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又像是有很重要的人已经失去了。

  他呆坐着,他的女友伸出手来,接过了发夹:“是太阳花,很好看,谁掉的?”

  一桌人摇头。

  “一定是柯良准备送人的,秦锦,你要管管他。”

  “他啊,我才懒得管。”

  “要不送他当和尚好了。”

  柯良笑着说:“好,我当和尚,法号明朗。”

  吧台里一些人僵住了,正在倒酒的苏怡,正在结账的钟原,正在喝酒的乔致轩,正在抹泪的平安。

  明朗,这个名字好熟,一定在哪里听过,可是,又没有这一段回忆。

  柯良也怔住了:“我为什么要叫明朗呢?哈,算了,喝酒。”

  苏怡倒好了一杯酒,钟原接过了客人的钱,乔致轩站了起来,平安出了鬼吧的门,只有一刹间,他们享受了一秒钟的异样,但马上就归于平淡,从此过上了自己的生活。

  在茫茫的人海,我们谁能知道自己曾经与谁生死与共,对谁又曾相爱至深,愿意付出生命,也许只有一秒的交集,然后就散落天涯。

  鬼吧里笑声如常,所有悲伤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个叫明朗的家伙得到了自己的幸福,从此遗忘开始。

  鬼吧外,有一个女子伸手叫出租车,上了车,拿出纸笔,比划着告诉司机要去的地方。

  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关于青丝的事情,也永远都不会泄露青丝的秘密,更不会让自己要保护的人受伤,所以,她选择了远远地守望,她选择了永远不再说话。

  在那个一切都恢复正常的夜里,她吞下了哑药,从此再不能说话,连梦话都不会再有。

  就只有一些爱与不爱的片段,就只有一些回忆的碎片,陪着她过一个个冷冷的长夜。

  我就是那拾垃圾的小孩,你是我唯一想捡到的琥珀。

  因为爱你,所以想保护你,就用尽我整个生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