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历史军事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41章 大丈夫能屈能伸

第041章 大丈夫能屈能伸
宋伯贤正想开口,却联想到临走时尚君怡的话和她的眼神,便作罢:“算了不说了,我大意了,没有闪...”
“所以呢?”
宋伯贤轻轻的将南宫夕月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开,然后笑道:“你想啊,之前我护着你们,一抗五,这一次,属实没有注意,被偷袭了,索性问题不大。”
“宋伯贤,我在问你谁打的,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你想干什么?”
南宫夕月道:“你被人打了,不去教导处找老师你想干什么?”
宋伯贤抿了抿嘴,然后摇头:“算了,这个仇到时候我得报回来,要是现在去告老师,我成什么了?三岁小孩子?绝对不行。”
眼看着宋伯贤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南宫夕月便不再多问,然后道:“疼吗?”
“疼啊,火辣辣的疼。”
南宫夕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走,我带你出去买药去,你这淤青怎么的也得去买一些活血止痛的喷雾剂用用,好得快。”
虽然先前和宋伯贤产生了偌大的不愉快,不过看见自己喜欢的人被打成这样,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两人一起离开,回来的半道上,南宫夕月再次开口:“你和尚君怡?”
宋伯贤摆手:“别他吗的提她了,这女的就是一扫把星,谁沾着谁倒霉。”
南宫夕月别样的眼神看着宋伯贤,这下宋伯贤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然后闭口不提,转而道:“那什么,韩世佳那边你别多心,咱们三个毕竟是一个研究小组的,相对于一些男女关系,我觉得,咱们现在的重要任务还是要把课题研究的方向继续下去,不然中途你们谁因为我退出去,对我而言那是巨大的损失。”
“所以呢?”南宫夕月歪着头,站定不走了:“你就答应了韩世佳成为她男朋友了?”
宋伯贤叹气:“没有啊...”
“就因为她晋藩长史之女的身份?你就要自甘堕落?”
宋伯贤觉得南宫夕月越说越离谱,于是赶紧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南宫,咱们大明,恰恰有一位勋爵姓南宫。”
南宫夕月内心一动,她从来没有表明过自己的身份,于是看着宋伯贤道:“据我所知,咱们大明姓宋的勋贵也不少。”
“定西伯南宫熊一脉...”
“秦国公宋澈一脉...”
两人相互看着对方的眼睛,然而,两人都没有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宋伯贤调侃道:“我若是秦国公府的人,怎么的也要找一个侯爵长女或者公爵长女结婚。”
南宫夕月脸色铁青,她不认为宋伯贤在开玩笑,正因为如此,也打消了她的一些猜测:“哟,看不来宋班长的志向还是很远大的嘛,既然如此,咱们就此再见。”
宋伯贤不知道自己那一句话说错了,不过,现在的他只是安静,毕竟这几天从刘子熙开始一直到现在都因为女人让自己没能够消停下来。
独自一人回校,路过外城的街道,刚刚转角,便看着前方围了一大群人,吵杂不已,宋伯贤在另一个时代便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便是现在也是一样,从街边的糖葫芦商店买了一串,边走边吃。
“真的不是我,我是刚刚好路过这里,看到她倒在地上,我才上前扶她的,老婆婆,你怎么能讹人呢?”
“哎哟...哎哟...救命啊,好心人救命啊,就是这个小姑娘从我身边过把我撞倒的啊,路过的好心人帮我看着她 啊,求求好心人帮我叫警察啊...”
宋伯贤刚刚走进人群外围,听着那声音总感觉异常的熟悉,等到他站在垃圾桶上往里看时,卧槽,手中的糖葫芦差点落进垃圾桶。
“刘子熙...”
宋伯贤大呼一声,被人围在中间的刘子熙一抬头,好像看见救星一般,立马高声道:“宋伯贤快来帮我,我好心扶她,我被人讹诈了。”
说完刘子熙大哭起来。
倒地上的老婆婆闻言便呵斥道:“你个女娃子怎么胡说八道啊,你老师怎么教你的,你把我撞倒了你还想抵赖,我看你还是学生不想和你计较,现在你说老婆子我讹诈你,今天说什么都不能让你走了。”
宋伯贤眼珠子转的很快,几口将糖葫芦吃完,然后走进人群中间,看着刘子熙道:“你报警了吗?”
刘子熙摇头,低头抽泣着。
说着宋伯贤便把手机摄像功能打开,然后把手机放在胸口羽绒服的外包中,摄像头刚刚露出在外,可以当做记录仪使用,这才开口:“老婆婆,我是她的同学,你可以说一说她是怎么撞倒你的吗?”
老婆子抬眼看着宋伯贤,然后道:“我和她同向走,老婆子我有基础疾病,本来就走得慢,这女娃子从我身后风风火火的跑过去把我撞倒,把我扶起来就想走,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做错了事情就要认,可千万别不学好,你还是个女学生,怎么上的学?”
刘子熙看着宋伯贤:“我没有,我真的路过,她倒地,我把她扶起来,就赖上我了。”
“嘿,还说老婆子我赖你,哎呀,没天理了,啊....”
宋伯贤转身四处看,突然看到不远处十多米开外有一个伫立的监控摄像头,镜头恰恰斜对着这条人行走道,然后宋伯贤再看四周,虽然都是店铺,但眼尖的宋伯贤还是发现对面街一个珠宝店的摄像头也正对着门外,而它大门的方向恰好就在老太婆倒地的地方,看到这里,宋伯贤顿时有了计较。
他故意放大声音说道:“老婆婆,这样吧,我们也是学生,我们赔钱给你怎么样,这里有这么多叔叔阿姨看着呢,我们跑不了,他们也可以帮我们做一个见证怎么样?”
老太婆没有开口,宋伯贤接着道:“或者,我们打120救护车接你去医院检查,然后再给你赔钱怎么样?”
那老太婆想了想,然后点头:“我老婆子对于钱不钱的都无所谓,不过就是看不惯这小女孩做错事不想承认罢了,你既然是她的同学,回去也好好教育教育她,这敢作敢当的事情你们在学校难道不学的?”
宋伯贤一个劲的点头赔着不是,然后不停的替刘子熙道歉,当听到宋伯贤要替她赔钱的时候当下就急了,拉着宋伯贤的手道:“我真的没有,不是我撞倒她的,你为什么不信我啊...”
说着刘子熙又哭起来,宋伯贤见状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然后低头低声道:“你发誓,如果是你撞倒她的,你一辈子都单身。”
刘子熙抬头,眼泪婆娑的点头:“我发誓。”
宋伯贤点着脑袋,拉着刘子熙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安心,有我在,你到我身后去。”
说完也不管刘子熙的反应,转过身一脸的笑意:“婆婆,既然你不愿意去医院,那我就赔你钱好了,你说吧,你要多少钱?”
凡事谈钱,任何人都有一个通病,支支吾吾的不好意思,眼前这个老太婆也是一样,只见她磨磨唧唧想了许久,才道:“赔我...一千五百块就行了。”
宋伯贤闻言赶紧摇头:“那可不行,老婆婆,你想啊,你不去医院证明你也没时间怕麻烦,而我们是学生,都等着回学校呢,更加没有时间,如果你半道因为摔跤突发脑溢血倒地了,我们的责任就更大了,你说是不是?大家说是不是?”
“你才脑溢血,”老太婆尖酸的回了宋伯贤一句,然后想了想,觉得宋伯贤说的很有道理,于是道:“那就三千。”
宋伯贤再次摇头:“你还得自己去医院做检查,你觉得多少合适?”
老太婆本来就担心摔倒出问题,咬牙道:“这样的话,算了,你们给我五千块钱,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好勒...”
宋伯贤转身看着身后还在抽泣的刘子熙:“你包里有没有纸笔,拿出来,把你身份证也拿出来。”
宋伯贤不厌其烦的写好了一张免责协议书以及一张收据,让老太婆写上自己的身份证号以及名字,等到老太婆都写好之后,他才拿出手机,给老太婆转了五千块钱,顺便备注:因为撞到人被要求付款这十个字。
“你这小伙子,转钱就转钱,备注这个干嘛?”
面对老太婆的询问,宋伯贤如是回答道:“婆婆啊,不是我们多疑,是因为网上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了,你想啊,甚至有人走了之后突然暴毙的,然后家属找上门的都有,我们都是学生,家庭条件不好,不敢不小心呢。若不是咱们大明还保留着诬告反坐的法律,那些冤枉人的事还很多呢。”
一旁的群众都点头说小子认真是好的,老太婆明显愣了一下,宋伯贤再道:“既然钱都给婆婆你转过去了,那我再问最后一次,当真是她把你撞倒的吗?”
老太婆表情不太自然,然后才点头:“我确定是她。”
说着那老太婆才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就想离开。
宋伯贤一把拉住老太婆,笑道:“婆婆你往哪里去?”
老太婆转头:“我上医院去,你想干什么?”
宋伯贤嘿嘿一笑:“别着急走啊,我们还没有报警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