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频频道 > GOD > 第六章 绝不死掉的特训

    把尖叫到吵死人的毕普夏丢到更里头的山洞关起来后流星愉快的拍了拍手跳着走回前面的山洞去。
    这里是流星一开始接下冒险者公会的「鳄鱼皮包」委托到铁鳄沼泽抓鳄鱼的时候偶而间现的山洞山洞的位置在瀑布后头瀑布又长满了藤蔓把山洞藏得十分隐密如果不是喜欢乱乱跑的骨头荡秋千的时候荡了进来恐怕他也现不了。
    「小白。」
    流星一个滑垒滑进了最大的山洞里头白萨亚正在那里喂着骨头他十分好奇的把桌上的饼干喂给骨头的嘴……应该说「空洞」然后看着骨头出叽叽的骨头摩擦声而且下颚骨不断上下挪动然后咕噜一声吞下去……
    「好奇怪到底是吞到哪里去了?」白萨亚愣愣的看着骨头只有肋骨的胸口完全无法理解饼干究竟去哪里了。再喂一次好了……
    流星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你还真闲呢!真不知道要报仇的是你还是我。」
    听到这话白萨亚红了红脸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应该他赶紧正经危坐起来。
    「小白我问你喔。」流星突然换上了「严肃」的脸孔虽然看起来比较像是小男孩在闹别扭。
    「嗯?」
    「虽然现在一对一决斗是有谱了啦不过你上次真的输得很惨耶要是就这样去决斗我看你还是会再输一次。」流星毫不给面子的指出这点。
    白萨亚有些气馁的问:「我、我会更努力的……」
    「努力个头!」流星大喊:「你以为我们可以扣留毕普夏多久啊五年还十年?光是要练出斗气就算是你也要三年吧?」
    「斗气?」白萨亚有点疑惑的问想了想后说:「你是说曼森出来的那个气势吗?」
    「对呀!有斗气和没斗气差很多耶。」流星可烦恼了没练出斗气白萨亚有可能赢过曼森吗?
    「我会那个……斗气?」白萨亚突然说然后又补充说道:「只是我们很少把它直接放出来都是让斗气在身体内流动。」
    「让斗气在身体里流动?」流星想了想:「这也没错可以用来增加力量曼森应该也有这么做。」
    「不只力量还可以增加度、提气的话还可以在空中短暂停留……」
    白萨亚理所当然的说着说着说着一抬头却看见流星的脸在眼前放大还用着恐怖的眼神瞪着他。他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问:「怎、怎么了?」
    「怎·么·了?」流星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显得更加可布他瞪大了可爱的大眼:「既然知道那么巧妙的斗气用法为什么会那么轻易的输给曼森?那个曼森是不弱啦不过你就算打不过也不应该输得乱七八糟的呀?说到这搞不好其实你挺强的只是太笨了!」
    「对了你后来打拳还打得挺有样子的一度和曼森打个不分轩轾……」流星用力戳着白萨亚的胸膛:「既然比较擅长用拳头一开始干嘛拿剑上去?」
    白萨亚苦笑着:「我比较擅长用剑不是拳头。」
    「是吗?」流星非常怀疑:「可是你用剑的时候明明就输得很惨。」
    白萨亚摇了摇头叹道:「那时看到仇人一时太过激动了师父教的一手剑法完全没有使出来。反倒是后来冷静了些打拳反而打得比较好了。」
    「而且……其实我和师父都少与人争斗实际上动手的次数很少。」他低下了头:「真正动手的时候我、我总无法像平常练习那样熟练。」
    「意思就是说你不会打架就是啦?」流星理所当然的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问题就小多了只要让小白熟悉打架就好了嘛!
    白萨亚点了点头。
    流星猛然握拳仰天大叫道:「那就这么决定啦!」
    「决定什么?」白萨亚满头雾水。
    「打·架·特·训!」
    「特训我了解……但打架也要特训吗?」白萨亚苦笑着。
    「废话!」流星大剌剌的双手插腰食指比着白萨亚的鼻头。
    「打架才是真正难的我说的可不是一般的打架而是拿性命相博的打架除了赢之外绝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你想赢吗?小白。」流星扬了扬眉。
    「我当然想赢!」白萨亚站了起来大声道。
    「不管用任何手段都要赢吗?」流星抬高了音量。
    「这……」白萨亚却犹豫了。
    流星一撇头:「如果你没有不管怎样都要赢的想法那你还是不要打了甚至也不要出门冒险啦!你要知道决斗和冒险一样可不是扮家家酒只要输了就会丢命而你要知道自己只有一条命如果命没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一定要赢一定不能死!」
    「其实你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会死也没有认识到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你可以轻易的说输就输!」
    丢下了最后一句重话流星抛下了白萨亚一人径自走进了旁边较小的山洞里然后碰的一声把木门关上。
    白萨亚怔怔的呆站在原地许久……许久……
    他终于动了走到那道木门前对着薄薄的门板说:「你说的对流星。我真的没有认识到死亡……如果这次不是曼森缺少奴隶贩卖也许我已经死了也不一定。」
    白萨亚说完突然现自己竟然满身冷汗这时他才真正认识到自己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差点就死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更别提什么报仇了!
    但是接下来他还得和曼森再决斗一次如果输了……这次决不可能活下来了吧!死……他才十八岁就要死了吗?
    死了就不能再度拿起剑不能练武不能到处走访风情再也看不见蔚蓝的天空再也闻不到花香草清再也感受不到微风袭来的舒服感……世上再没有白萨亚这个人!
    虽然师父死的时候他真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甚至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现在他突然觉原来他能够感受到这么多事情就是因为……他还活着!
    「活着」本身就是最珍贵的宝物!
    如果输了就要死!再想到这句话他的心脏彷佛有万千蚂蚁在上头啃食既痛又痒难受得紧他忍受不了的低吼出:「不!我不想死!」
    流星碰的一声打开木门大叫一声。
    「就是这句话!」
    白萨亚茫然的看着流星。
    流星兴奋的说:「你不想死!对吧?」
    他赶紧用力的点着头。
    流星双手插腰声若洪钟的大喊:「那好吧!我们就来进行绝不死掉的特训。」
    「不管多辛苦你都不能抱怨喔!」
    「绝不会!」白萨亚绝对认真的说。
    「不管多无理总之你都要照做喔。」
    白萨亚觉悟似的用力一点头:「我知道了不管流星你说什么我都会照着做。」
    「好!」流星一扬头自信心一百分的愿:「我流星就对你保证一定把你锻练成『绝不死掉的打架高手』。」
    看见流星如此有信心的样子白萨亚的心中真燃起了希望的火焰也许真的可以报师父的仇
    「好!」流星喝了一声大声宣布:「现在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呢?」白萨亚的眼神闪闪亮:「现在就开始特训吗?」
    流星竖起一根食指用力的摇了摇。
    「那是什么事情呢?」白萨亚茫然的问难道是特训前的准备?暖身?
    「那当然是……」流星挺起胸膛:「洗澡啊!」
    白萨亚的身子一滑赶紧又拉了回来看看流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也只有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喂!你还不去提水、砍柴还有烧水啊。」流星推了推白萨亚。
    他皱了皱眉问道:「外头不就是瀑布吗?」
    「我才不要洗那种水呢。」流星撇了撇嘴「我要东边那座山上的温泉水还要铁鳄沼泽中央才有生长的铁树做的柴。」
    「这……」白萨亚愣了愣。
    「对啦对啦还有明天早上我要吃红眼铁鳄的肝煎红眼铁鳄的蛋喔。」流星瞇了眼睛危险的问:「有问题吗?」
    白萨亚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先是点点头……但又突然说道:「有!有一个问题。」
    流星的音量高了八度:「还有问题?你不是说不管我要你做什么都会照着做吗?」
    「我……」白萨亚摸着后脑杓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我不会煮饭。」
    流星的表情当场变成和「囧」这个字十分相像他喃喃念着:「看你一副贤夫良父的样子居然连煎荷包蛋都不会……算啦你把食材带回来我辛苦点煮给你吃好啦。」
    白萨亚微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去砍柴了。」说完就要往外头去了。
    「等一下!」流星喊住他气冲冲的喊:「死骨头!给我从白萨亚的胸膛里滚出来!」
    「吱──」骨头委委屈屈的从白萨亚的衣襟中探出头来然后依依不舍的跳开。
    「你个色骨头!」流星大力拍了下骨头的大头。
    回过头来吩咐白萨亚:「记得去瀑布旁边拿把武器那边被骨头丢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应该有武器吧……」
    白萨亚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山洞洞口从旁边的小路走出瀑布往外头一看满地都是乱七八糟的单刀啦、包袱巾、衣服等等杂物仔细看里头还夹着几根白森森的骨头。他对这杂乱的样子摇了摇头在里头捡了把厚重点的单刀然后找了个方向离开。
    流星从瀑布后探头探脑一看到白萨亚已经动身了他马上从瀑布后出来双手插着腰:「看小白这个样子我看不跟着他的话等等就剩一堆骨头给骨头捡了。」
    眼看白萨亚走远了流星赶紧尾随在后还一路抱怨着:「抓宠物好辛苦呀不但要救人、要绑架人三更半夜的还得搞跟踪……唉!我真歹命……」
    骨头安慰的叫:「吱吱吱吱吱!」
    「唉希望真的会苦尽甘来喔!要是小白打输了那我不白干一场了?」流星眉一皱不行!一定要让他打赢。
    这时前方的白萨亚突然停了下来正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判断好了方位后又继续往沼泽中央前进……但脚步还未跨出去他却猛然僵住了因为他面前正有几条红眼铁鳄朝他游来。
    「嘿!你以为我叫骨头回来是为了什么?」流星的金睛闪着光芒:「当然是怕它把红眼铁鳄吓跑了你真以为我是叫你出来砍柴的?」
    白萨亚显然有点慌乱但他一个深呼吸后手上的刀握得更紧了在三只红眼铁鳄扑上来时他展开了迅洁有力的身法毫不费力的闪过三只红眼铁鳄。
    「喔喔!这就是利用斗气施展出来的度吗?这个度很有利要加紧训练……」流星在树上看得津津有味。
    躲过红眼铁鳄后白萨亚一个回身手上的单刀砍上铁鳄这下如同拿刀砍墙壁似的震得他的手颤单刀险些脱手而出。
    「笨吶!你以为铁鳄的铁字是怎么来的?难不成是他铁质太高喔?」流星捂住了脸摇头晃脑的叹气小白呀!你这样怎么当我的小宠物陪我一起冒险抓更多宠物呢?
    白萨亚可不知道流星的叹气他只是努力施展剑法……虽然拿着是刀这让他更加不顺手了剑多用刺刀则砍惯用剑的他使起刀来简直不伦不类同时也威力大减。
    但是铁鳄硬如铁的皮肤却让他束手无策砍小力点对铁鳄来说是不痛不痒砍太大力则是自己的刀都快脱手了。
    心急如焚无奈之下白萨亚只好施展自己唯一的优势迅的身法快脱离三只红眼铁鳄的势力范围。
    「好吧!」流星叹了口气两手一摊:「至少还会逃跑没傻傻的等死。」然后他也赶紧跟了上去。
    白萨亚一路施展身法就算有铁鳄攻击他他也是避过不打没多久他就……迷路了!
    「糟!」白萨亚暗暗叫苦:「流星说的铁树是哪棵?」
    噢!流星不忍促赌的双手捂住脸他开始考虑不叫白萨亚小宠物而改叫小蠢物了!
    四处乱走了一会白萨亚实在无法可想只得打道回府一转身流星就从树上跳了下来吓了他一大跳。
    「流星?你不是在山洞里等我吗?」
    流星像抓狂似的猛抓了好一阵子的头直到满头红乱得像把无名火他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食指比着满脸茫然的白萨亚:「你这个级大笨蛋!你以为脑子是做豆腐乳用的吗?用用你的脑子呀!」
    「我……我做错了什么吗?」白萨亚怔怔的反问。
    「你做了什么吗?」流星音量抬高了十八度:「你错得可严重啦!」
    「你说你为什么要跟皮肤硬得像铁一样的红眼铁鳄拼笨力气啊?就跟你之前和曼森拼力气一样蠢!拿自己的短处去拼人家的长处你以为你有这个实力做这种笨事吗!」
    「还有、还有啊!只听到沼泽中央的铁树这个讯息就给我乱跑出去连铁树长啥样子也不打听。沼泽中央有多大你知道吗?照你这种傻傻的找法你找到我身体霉了都还找不到铁树!」
    流星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话累得差点没窒息而死赶紧大口大口的呼吸。
    白萨亚越听脸色就越暗沉而且头越垂越低最后几乎和地面平行了。
    「打架不是硬拼就可以啦!要用脑子!」流星用力戳了戳白萨亚的头。
    被重大打击的白萨亚深呼吸了好几口气猛然抬头坚决的问:「我该怎么做?」
    流星瞇起了眼睛。很好很好懂得要改进。
    「我要你了解……」
    「了解什么?」白萨亚严肃以待接下来重要的答案。
    「偷·懒!」
    「偷、偷懒………?」白萨亚瞪大了眼问。
    流星也睁着他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反问道:「对呀!有问题吗?小白~」
    怎么又从严肃的导师变成调皮的小孩了?反差过大让白萨亚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勉强说出:「没……」
    「偷懒**第一条绝不打没好处的架。」
    流星带着白萨亚快的在沼泽中到处蹦跳遇到红眼铁鳄上来攻击一律快闪过连鸟都不鸟这些鳄鱼。
    「可以闪就闪不要浪费力气去拼。」
    白萨亚跟着闪过了红眼铁鳄随着流星跑来跑去后头跟着的铁鳄数量也越来越多从区区两三条到后头跟着一路鳄鱼大军。
    「流星!为什么不跑快点甩掉他们?」白萨亚有点迷惑以流星之前的度看来他要甩掉这些鳄鱼应该很简单才是但是他却好像故意似的引了一大堆的铁鳄。
    流星跳到一根大树干上白萨亚也跟着跳了上去带着疑问看着前者突然停住不动。
    「因为我要这样做!」
    流星一脚把白萨亚踢进树下万头钻动的鳄鱼群中……
    「啊!」
    白萨亚惊呼着掉了下去因为知道沼泽一旦陷入就很难脱身所以他逼不得已只好施展身法在钻动的鳄鱼背上一点然后借力想跳回树上……一只大脚狠狠的踹了下来白萨亚一惊为了闪过这脚只能再度往下掉……
    「不准上树!」流星恶狠狠的命令:「你给我在下面跟鳄鱼玩捉迷藏!还有不准攻击我可爱的小鳄鱼你给我用力的闪!」
    白萨亚甚至连好或者是的回答都来不及说就开始闪起了狂扑上来的鳄鱼要闪过这支鳄鱼大军已经不简单了偏偏这里又是沼泽地根本不能落到地面不然只有等着陷入泥泞然后被鳄鱼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我告诉你!白萨亚。」流星这次真的认真无比:「从现在开始我绝对不会救你绝对不会!」
    白萨亚一边闪一边心惊难道他又做错了什么惹怒了流星?
    「你自己的命只能靠你自己珍惜你要是死了那就是你活该!」
    流星提高了音量:「我跟你保证如果你死了我连坟墓都不会替你挖你师父的仇就让他石沉大海!懂了没有!」
    白萨亚心一坚低喝:「懂!」
    ***
    「偷懒**第二条就算这场架真的必须要打也不能不找方法偷懒。为了偷懒少动点手所以不轻易攻击但是一攻击就要人命!」流星好整以暇的坐在岩壁上一边看着底下的小白斗鳄鱼。
    白萨亚手上拿着生锈的铁剑戒慎以待眼前的红眼铁鳄他一边闪躲一边遵循着流星说的话不轻易攻击……
    「一攻击就要人命?皮肤这样硬我该怎么一击就要他的命?」
    白萨亚思量着流星打败铁鳄是用光照但现在自己不可能像他那样出亮光那自己该怎么一击打败牠?
    哪里……打哪里才能让牠倒下?
    白萨亚一边闪过铁鳄的攻击一边在牠身周绕行试图找出能够让铁鳄倒下的那点。
    喔!懂得找弱点了有进步有进步!流星在岩壁上笑瞇了眼。
    「杀!」
    白萨亚在鳄身上一点跳到鳄鱼的头部手上的铁剑狠狠的插进了鳄鱼的红色眼睛里剎时鳄鱼的红眼爆出了红色血液牠痛苦挣扎着但白萨亚完全不放过牠一个用力铁剑完全没入……
    铁鳄巨大的身体抽搐了一下最后砰的一声倒到地上再也不动了。
    「打赢了!」白萨亚忍不住大喊高兴的看向岩壁上的流星。
    流星跳下岩壁狠狠的给了白萨亚一个爆栗骂道:「笨蛋!攻击前还喊声杀是要提醒你的敌人你要攻击了喔?」
    白萨亚忏悔的低下头打赢的喜悦一扫而空。
    流星转过身离开:「不过总算是打倒铁鳄啦也算有进步干得还可以啦!开始下一步吧!」
    闻言白萨亚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是。」
    ***
    「我去取早餐的材料了。」白萨亚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
    「唔。」流星睡眼惺忪的看了眼窗边的定时器嗯早上五点半。
    「我回来了。」
    看了眼定时器现在是八点半。流星打个大大的哈欠推开了自己的房门看着身上沾了半身泥的白萨亚没好气的说:「都是你啦!那么早吵醒我干嘛又不早点拿食材回来害我饿死了。」
    「抱歉蛋比较难找而且要从皮肤很硬的鳄鱼身体中取出肝也有点难。」
    「喔?」流星扬了扬眉。
    白萨亚心头一惊道歉:「抱歉是我太慢了没有别的理由。」
    流星满意的点点头说:「既然有蛋了那我马上就来做早餐吧。」
    「在这里?」白萨亚有点迷惑问:「这里既没有锅碗瓢盆连最重要的火炉都没有该怎么煮饭?」
    「哼!」流星冷哼一声:「用火炉来煮饭已经落伍了啦!你不知道作者御我在上一本作品-『不杀』里头都用斗气来烤肉了喔?『输郎唔输阵』我们怎么可以输给上一本书啊!」
    什么「不杀」啊?白萨亚的脸更茫然了。
    「斗气烤肉算什么!看我流星用魔法煎荷包蛋……火焰的元素啊火焰之神法尔的孩子用你们的爆裂威力来帮助我吧火球术!」
    流星的右手掌中猛然爆出一颗火焰球说这时那时快他用左手拿起鳄鱼蛋施展现在没有多少人会的「单手打蛋法」把鳄鱼蛋打进了火焰球中在高温之中鳄鱼蛋瞬间熟透流星的右手朝下一摆一颗香喷喷的荷包蛋就这么掉进了准备好的盘子中。
    「哼!这就是流星特制的『魔法蛋』。」流星得意洋洋的说:「怎么样?连色拉油都不用完全符合健康概念喔!」
    「喔……」白萨亚还是很茫然。
    「快吃吧吃饱要练习对打了。」流星催促着。
    「是!」白萨亚忍不住眼睛放光总算可以对打了。
    瀑布旁……
    流星问着跃跃欲试的白萨亚:「你最擅长的是什么?」
    「剑法尤其是师父教的白月剑法十三式。」白萨亚说的时候显得十分有自信。
    「喔?那就试试看吧!」流星扬了扬眉说完马上抽出了血红色的鞭子啪搭一声打了地面一下。
    白萨亚也握紧了铁剑严阵以待握紧手中的铁剑他低喝一声冲了上去。
    「白月剑法第一式圆月滑空。」
    白萨亚手上的剑划出了一个美丽的圆月然后朝着流星挥去流星却不和他正面冲突他闪过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圆手上的鞭子也迟迟没有出手。
    见到第一式始终伤不了流星白萨亚决定换一招:「新月横杀!」
    改画圆为新月型的横劈这招的度快同时威力也较第一式来得大虽然没有第一式攻守兼备的好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白萨亚认为使用这招来猛攻会比较好。
    流星微皱了皱眉往后跳开让白萨亚的横劈落空在他去势未老之时鞭子顺势卷住剑身然后顺着白萨亚劈的方向一拉原本白萨亚握得死紧的铁剑轻轻松松就被流星拉走了。
    白萨亚整个人跌坐在地有点不敢相信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流星竟然如此轻易的打倒了他。
    「我的力气绝不比你大却可以抢走你的剑。」说完流星静静的看着白萨亚而后者也默默的低头不语。
    「知道你哪里不对吗?」流星的声音听来既冷又不容辩驳。
    「我太弱了……」他用微弱的声音回答着。
    流星大叫起来:「没错你是太弱了你的脑袋太弱了。」
    「我的脑袋?」白萨亚抬起头来。
    「你的剑法横冲直撞第一式就是第一式第二式就第二式光听你喊出来的剑招名字我就可以闪躲过了更别提是看过一次招式后。」
    「你啊!完全不知变通。所谓高手都怕招式用老一旦用老便容易为敌人所看破然而世上哪有武功有用不完的招式呢唯有懂得临机应变随着变招、创招甚至是无招的人才能够不为敌人所看破就如同拥有无尽的招式。」
    流星一口气说到这再也不说话了虽然眼尾还是忍不住偷瞄小白。现在只能看白萨亚自己能不能理解了。
    最后他深深的说:「招式有限但是人的可能性却是无穷的!」
    听见这话白萨亚彷佛遭到重击不由自主的念:「招……式有限但人的可能性无穷?可能性无穷……」
    他低下头细细想了一阵用力站了起来认真的请求:「流星请再跟我打一次!」
    流星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说:「当然继续啊!我都还没把你训练成绝不死掉的打架高手呢!来吧。」
    白萨亚那双琥珀色温润的眼睛现在充满斗志举剑冲了上来:「喝啊!」
    「太慢了动作小一点要用最简洁的动作不要着重在中看不中用的招式。」流星一边训斥一边轻松的左闪右避而白萨亚则是拿着铁剑对他猛进攻但是目前打中流星的次数仍然挂零。
    「灵活一点你不是只有拿剑的那只手而已记住四肢要并用。像这样。」流星低头闪过一记铁剑之后顺势用左手抓住白萨亚的右手腕之际左脚猛力踢在他的小腹上他闷哼一声半跪在地上。
    流星不带同情的看着地上的人影正打算再开骂的时候…….白萨亚突然丢了右手的铁剑而反过来抓住流星的左手腕他余光瞄见白萨亚的左膝盖也正踢向他的小腹想也不想就用右手挡住但是他突然感到一阵拳风往他的右脸袭来原来是白萨亚接着出了左拳一阵惊骇后他总算是在千钧一之际将头偏了偏闪过了这一击。
    「又失败了……」白萨亚放开了流星的左手气馁的坐在地上。
    「谁说你失败了干的好极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惊险的闪过人的拳头了。」想不到他才刚告诉白萨亚该怎么做白萨亚马上就使出来这么险的一招。美玉真是一块美玉流星忍不住双眼都亮了。
    难得得到流星的称赞白萨亚高兴得彷佛是被死去的师父赞赏他看着流星现在他眼中有的只是尊敬。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苦练剑法却已有许久没有再进步。」
    说到这白萨亚突然跪下这足足让流星惊吓得张大了嘴。
    「虽然你没有教我武功招式但却教给我比武功更重要的道理请接受我的磕头这是东方大6上对于教导自己的师父的尊敬之礼。」
    说完白萨亚连磕了三个头神色严肃而尊敬。
    「咕噜……」
    是谁……是谁的肚子在叫?在这么严肃的场景下除了流星又有谁会那么不知趣?
    「流星……饿了吗?我现在就去抓食材。」刚磕完响头的白萨亚好笑的看着满脸饥色的流星。
    「嗯……赶快去抓吧!流星我快饿扁了呢。」流星可怜兮兮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他的未来宠物说。
    白萨亚只是点了点头答应。
    咦?等等……流星吃惊的说:「你这次对我的翻脸跟翻书一样快没半点吃惊了也没呆了耶!」
    「大概是……习惯了吧。」白萨亚自己也不解的抓了抓头。
    流星不住的点了点头:「很好很好有进步不过呢……」他不怀好意的暗笑了笑还有很多要习惯的呢。
    怎么突然有点冷呢?白萨亚摇了摇头看来住在沼泽果然阴气太重自己可要劝流星搬到别的地方住了。
    【三个月就在作者偷懒没写……啊不!是流星严格训练白萨亚的日子之下偷偷的溜走了……】
    一个男子坐在我们的男主角─流星的旁边正默默的在吃饭我们把画面拉近一点……
    咦?不是白萨亚?
    只见他满身的污秽肮脏头虽然束成了马尾还是东掉西掉一搓脸上、手上的灰尘厚到看不出肤色至于那身衣服拿去当抹布都怕弄脏地板更怪的是他手上脚上以至于背上都挂着一堆沉重的布袋……这个人到底是谁一向喜欢漂亮东西的流星难道转性了吗?
    「快吃吧!等等还要去和曼森决斗呢。」吃饱还打个饱嗝的流星拍了拍那名男子的背。
    「好……」
    这声音十分耳熟……难道竟是白萨亚?
    「紧张吗?」流星捉狭地说。没错眼前的脏兮兮男子就是他的宝贝宠物白萨亚。
    「不……」虽这么说但是他语气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后改口说:「是的很紧张。」
    流星拍了一下白萨亚的肩头大剌剌的说:「有什么好紧张的啊?你可是接受了我流星亲自特训三个月还没阵亡的家伙耶!怎么可能会输啊。」
    是啊我居然没阵亡……白萨亚哭笑不得陷入了回想之中自从流星让他懂了灵活变通的道理后他的实力大增但是特训难度也因此就三级跳了。
    【回想Vnetbsp;「既然你变强了那就把特训内容变难一点点吧!」流星笑得再天真无邪不过了。
    白萨亚只是静静的等待他的指示。
    「我以后每天晚上九点就要洗澡当然哪里的水和哪里的木材你已经知道了吧。」
    白萨亚点了点头。
    「还有明天我八点前要吃早餐这次不要铁鳄的肝和蛋我吃腻了。现在我要吃铁鳄沼泽东北方那里有座森林森林中间有个寒心湖里我要吃湖里头的鱼所以你要到寒心湖里捉鱼小心啊那座湖的温度不到十度而且湖里什么生物都有就是没有体积比你小的生物。」
    听到这白萨亚的脸色稍微苍白了点。
    「至于蛋呢旁边森林里多的是魔兽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兽蛋我都吃就是不吃鸡蛋。」流星眨了眨闪亮亮的眼睛。
    白萨亚的脸色更加茫然了看起来似乎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不过这座森林的魔兽都很凶的喔!记得多带几把剑去我怕你的剑被那里的魔兽一击打断。」
    这句话彷佛最后一击白萨亚马上脸无血色、嘴唇泛紫只有静静的跟流星点了点头便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接下的日子里每天早上一大早就得顶着清晨的寒气跳进寒心湖里找那一只只比自己大上n倍的鱼搏斗。
    然后再跑到森林里跟一堆会喷火的烈焰兽、电得自己七荤八素的电犬和爪子可摧金断玉的不知啥米鸟搏斗还得抢他们的蛋。
    再来又得背着一百公斤的重量蹲马步、跑步、练剑法。再来下午的时候又得跟以s*m别人为兴趣之一的流星对打常常被打到他都快差点忘记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然后又得蒙着眼睛在瀑布的冲击下打坐根据流星说这是为了培养对周遭环境的感受力和忍耐力……最后是东奔西跑的帮流星烧洗澡水最后的晚课则是看各种有关武技方面的书籍。
    的确是不会输回想过去三个月的艰辛训练后白萨亚越有信心他放下了碗筷:「走吧流星我准备好了。」
    流星看着白萨亚炯炯有神的目光知道他充满了信心但是现在有一件事情比决斗还严重……
    他猛然站起来大喊:「不行!」
    「还不能走有件事一定得做。」
    「什么事?」白萨亚不明就里的问。
    「洗·澡啊!」
    受不了了他再也不能忍受白萨亚脏到连路边的乞丐都比他干净。开玩笑!他这么努力的帮他就是想要收集美丽的东西来当宠物怎么可能让白萨亚再继续脏下去呢?
    「……喔好的。」
    白萨亚苦笑了笑。跟流星相处了三个月再迟钝的人也应该对他的本性有所了解了。总的来说流星除了偏爱美丽的东西、懒到极点、嗜美食又食量大、爱装可爱无辜、没同情心、凡事不认真以外也没什么他忍不了的大缺点……
    (御:好强的包容力呀……)
    等到流星看到白萨亚洗完澡换好衣服恢复原本俊美的形象后他忍不住东看西看满意到一个不行的地步。
    「啧啧比三个月前还要漂亮了耶!真不愧是我可爱的宠物。」啊!完了他怎么脱口而出了赶紧纠正:「可爱的……仆人!口误口误啊!别介意啊。」
    看到流星又使出他专门用来骗死人不偿命的灿烂笑容白萨亚只有苦笑老早就听过他喃喃自语过自己是他的宠物了……哎!刚刚少说一个缺点没事爱拿人当宠物。
    「走吧流星。」白萨亚提醒道现在还是办正事要紧。
    流星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