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频频道 > GOD > 第七章 圣白之剑

    出前流星忍不住又看了看白萨亚。高瘦匀称的身型一身白净飘逸的东方式衣袍乌黑柔亮的长整齐的扎在脑后本就俊美的脸充满沉稳的自信一双琥珀色的温润眼眸却又让人升起亲近感。
    流星偏着头喃喃念着:「很不错啊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白萨亚不解的看着流星后者皱眉苦恼许久……时不时朝白萨亚打量一下。
    「啊!」
    突然间他一个大叫击掌道:「我知道了啦!」
    「什么?」白萨亚吓了一大跳。
    「就是少了一把漂亮的宝剑呀!」流星比着白萨亚腰间挂着锈铁剑懊恼的说:「这把烂剑根本就破坏了整幅美好的风景可恶到简直是十恶不赦!」
    我是风景吗……白萨亚搔了搔脸除了苦笑外还是拿流星没有办法。
    「流星我们还是先去决斗吧。」白萨亚:「等决斗完你想怎么打扮我都可以好吗?」
    流星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喂~你真的以为我提到这口剑只是因为好不好看的问题呀?」
    「难道不是吗?」白萨亚十分震惊。
    「嘿!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正经吗?」流星嘟起嘴来抱怨连金睛都闪着无辜可怜的泪光。
    你有过正经的时候吗……白萨亚吞了吞口水表面上还是连连摇头。
    「这把烂剑怎么可能撑完整场比赛嘛。」流星皱了皱眉头:「你可是要和一个有斗气的家伙打斗耶至少也要有把象样的剑不然要是断了那就功亏一篑了。」
    听到流星的解释白萨亚终于了解事情的严重性急急的问:「那怎么办呢?离决斗时间没有多久了。」
    流星双手抱胸思考了会:「没办法了只好去找糟老头了。」
    「糟老头?」白萨亚愣了愣。
    流星快的在斯督拉城奔跑见到道路上人太多他在旁边的墙壁上一个蹬腿借力跃上了屋顶身后紧跟的白萨亚见状也跟着上了屋顶两人在屋顶上急前进最后流星跳进一个僻巷中当然白萨亚也跟着他跳进了僻巷里头。
    「小白!」流星回头对白萨亚说:「等等要见的老家伙人很麻烦不管怎样你都先别开口让我来跟他说!」
    白萨亚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吩咐完宠物流星再低头看一下他的魔法定时器离决斗时间只剩下两小时得赶快办正事了他敲敲僻巷里唯一一道锈到可怜的铁门门马上被轻轻推开一条缝但力道再轻还是出一阵刺耳声音。
    「是谁?」
    一道苍老声音幽幽地从门后传了出来。
    「白胡子老爹是流星来看您老人家啦。」流星眨了眨大眼睛语气是十足十的撒娇无法度!有求于人就是这么可怜。
    「哼!来看我?是来跟我要东西吧。」原本苍老的声音突然变的中气十足。
    铁门被整个推开一个白苍苍、一大把白胡子留到几达腰际的佝偻老人出现在门后猛一看到或许会被他满面的皱纹和背后的驼峰唬住真以为是个只会流口水的痴呆老人。但他眼中的精光却无法藏住这种精光只有在思路极度清晰的人身上才找得到。
    「唉唷!白胡子老爹您也知道流星忙嘛……」
    「忙?真是天大的笑话懒惰**创始人的流星小子会忙?忙着跟周公下棋啊?」老人毫不留情的揭流星的真面目。
    流星当场头上浮出两条成交叉状的青筋变脸如翻书刚刚撒娇的可爱表情完全消失露出横眉竖目的……还是很可爱的表情。
    「哼!臭胡子给你三分面子你就给我开染房啦快把东西给我拿出来不然的话我拆了你的铸剑房。」
    流星拔出被他缠在腰上当腰带用的心爱的血腥蛇鞭然后「轻轻的」往铁门挥上两下可怜的生锈铁门不知招谁惹谁碰的一声宣告阵亡。
    「啊!」
    白胡子老头一脸悲痛的看着那道门哀嚎声不绝于耳:「门啊我的门啊。」其声音之深切的悲恸好像躺在那里的不是一道门而是他抚育多年的儿子。
    「你、你杀了我的门你这个禽兽不如、满手血腥的东西。」他气的把指头指在流星的鼻头上。
    「……臭白胡子我现在没时间跟你玩了我赶着跟人决斗呢。要玩下次再说啦!」流星看着眼前悲痛的老人心中一阵没力他万般无奈的说道。
    原本一脸死了全家的老头子格蓝他那悲痛的脸色在听完流星说话后转眼荡然无存他脸上带着顽童的表情还不停碎碎念:「怎么这样一点都不好玩。」
    「好啦不玩就不玩说吧流星小子你又来干嘛的?」格蓝竟然直起了驼背来佝偻的身形顿时高大了起来身高竟不输给一旁的白萨亚。
    流星摇了摇头唉!不管是谁看到眼前的老顽童大概都没人会相信他居然会是格蓝·梅洛斯西方大6最有名的武器制造师傅许多神兵利器都是出自其手。
    啥?他为什么会认识这个有名的家伙?开玩笑他是谁?他流星可是这篇故事的男主角呢!虽然没被雷劈到异世界过但至少也要有点奇遇吧?
    想起那段他和格蓝的相遇过程那可是惊天地泣鬼神人闻人垂泪辗转绯彻的缠绵故事……呸呸呸!扯远了谁要跟这种死老头缠绵啊。
    总之就是有一天格蓝这死老头洗澡洗到一半突然听到他的铸剑房传来一阵声响赶忙冲出去一看现窗户破了一角而他放在工作台上的玄银居然不翼而飞死老头急得不顾身上只穿了条内裤冲到冒险者公会里出「重金」─十个铜币悬赏那名小偷。
    当然冒险者都是有尊严的怎么会去帮一个妨碍风化只穿内裤的死老头呢?尤其在十个铜币的「重金」下更没人鸟他。
    这时格蓝的救命恩人出现了嘿嘿!就是他流星!
    他不忍心格蓝只穿着内裤在冒险者公会里苦苦哀求(其实是这画面太伤眼睛了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义不容辞的接下这份工作于是他从容的走出冒险者公会走到附近扒手窝里用他的可爱小脚狠狠地把里面的人各断三根肋骨然后带着玄银凯旋而归。
    死老头对他不胜感激双手奉上十枚铜币外还告诉流星自己就是格蓝·梅洛斯。
    格蓝开开心心地带着他的玄银回家而他呢也开开心心的带了十枚铜币去隔壁的面摊吃了两碗牛肉面吃完才知道一碗要六个铜币害他还努力挤了几滴眼泪出来才让面摊老板少算了两个铜币。
    既然自己帮过这老头当然要努力的坑他啊!于是流星理直气壮的伸手:「老头!借把剑来用用。」
    「你还真客气啊!」格蓝翻了翻白眼:「好啦!等我一下。」
    过了一会格蓝终于回来了手中还拿着一把黑色、着闇光的长剑得意洋洋的说:「这把是闇黑魔剑血腥气之重只略逊于你的武器血腥蛇鞭绝对是宰杀魔兽、砍人杀敌的必备良器!」
    流星皱眉打量了下这把剑轻轻的开口话语中却带着不可反驳的气息:「换一把。」
    「为什么?你看不起我的剑啊!」格蓝非常的不满。
    流星一言不走到白萨亚的身边命令道:「过来站这里。」
    白萨亚听话的走到流星指定的位置好奇的看着格蓝手上的闇黑魔剑。
    流星转过头去面对格蓝手指着白萨亚说:「你看看他一身洁白素净满身正义之气根本就是个行侠仗义的角色你拿把魔剑给他我看他不用跟敌人打就先被自己的剑打败了。」
    看了看白萨亚连格蓝都暗暗喝采好久没看这种浑身散正义之气的年轻人了他不住的点头:「没错没错人选剑剑也要选人他是不可能被一把魔剑接受的。」
    格蓝停顿了一下想了想既然很久没看见这样的后进之辈加上自己也欠流星一份情那就不妨送把剑给他好了。
    他大方的说:「这样吧就让剑选人我的收藏里有不少有剑魂的剑如果其中哪把剑选了他我就无条件送给他。」
    流星兴奋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有剑魂的剑耶!被有剑魂的剑承认自己为主那可是每个用剑者的梦想。想不到格蓝老头这么大方!
    为了避免老头反悔流星赶紧拉着他那听见宝剑二字就双眼亮的笨宠物跟着格蓝进了他的藏剑室。
    不愧是武器制造师傅的藏剑室藏剑量之丰富与多样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各种散出不同气息的宝剑每一把看起来都锋利异常。
    「小子你自个儿拿拿你看中的剑然后用它使展几个剑招要是哪把有反应哪把就是你的了。」格蓝很洒脱的对着一脸兴奋的白萨亚说。
    「是的非常感谢您。」闻言白萨亚的眼神又亮了马上开始东摸摸西拿拿。
    就这么东摸摸西拿拿的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格蓝终于受不了出去泡茶、而流星早就去找周公叙旧了……
    在拿了十来把宝剑试招后白萨亚气馁地又放下一柄淡紫色的剑这把也没反应难道他真的差劲到没有剑愿意让他用吗?
    心头一阵丧气心灰意冷再加上有点疲惫的他想靠在墙边休息片刻不料……
    「唉啊!」
    原本以为是墙的地方原来只是一块帐幕当场让一向飘逸的白萨亚跌个狗吃屎。好不容易爬起来的他却现帐幕之后居然是个小房间而房间里只挂着一把剑一把通体雪白的剑。
    就算是雪也不过像这样白皙吧?白萨亚忍不住被那纯洁的白吸引过去的走到这把剑旁边他却没有轻易动手拿它感觉上这把剑就好像纯洁无瑕的处*女不能轻易碰触。
    他只是用温润的琥珀色眼睛端详着这把剑感叹着:「真的好美呀……」
    美……吗?
    什么?
    白萨亚左右张望了起来除了睡到流口水的流星外没有现任何人。
    拿……
    白萨亚愣了愣露出了迷惘的眼神他总觉得有个很细很低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忍不住问道:「是你吗?」
    剑当然不会说话但是白萨亚总觉得雪白的剑身正流转着友善的光芒迟疑了一会他终于拿起那把剑动作轻柔得彷佛在抱一个可以掐出水的柔弱女人。
    一道炫目的白光猛然从剑上爆出来!
    流星猛然睁开眼睛连忙和刚刚冲进来的格蓝急急地一同开口问道:「选到了吗?是哪一把?」
    只见白萨亚从帐幕后走了出来手中还握着一把通体雪白并且着温和白色光辉的剑。
    这时格蓝却出一阵哀嚎声:「啊怎么会呢!怎么会是圣白之剑呜我最宝贝又最完美的宝剑啊。」心痛不已的他狂摇着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流星看着那把圣白之剑确实是一把和白萨亚很相配的宝剑你听!连名字都有个白字小白配白剑刚好白成一团多合适啊!
    他拍了拍格蓝的背凉凉的说:「嘿嘿!觉悟吧死老头剑已经选了主人你是不可能强留的。嘿嘿嘿!」
    很好很好这下他漂亮的宠物要输还真难!
    「走吧剑也选好了该是时候一决胜负了。」流星看着白萨亚而后者也以坚定的眼神回应他。
    「汤汤老爹。」
    刚刚踏进冒险者公会流星很开心的跟在柜台的汤无烈挥手当然还是带着他那灿烂阳光笑容还有可爱的天使嗓音再加上旁边的俊美的宠物白萨亚全冒险者公会马上陷入一片沉默。
    但是很反常的汤无烈没有带着平时一看见流星就有的三条黑线表情反倒是很热情的跟他打了声招呼还挥手叫他过去呢。流星满心的狐疑缓慢的走了过去。
    但是汤无烈冲了过来把流星拉到旁边说悄悄话:「天啊!你还真的来了」
    流星露出了「那当然」的表情。
    汤无烈摇了摇头:「三个月前你竟然敢挟持曼森的儿子逼曼森签下决斗状约定在冒险者公会的见证之下决斗……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如果不是你住的地方实在太隐密恐怕曼森根本等不到今天早带上人马抄过去了。」
    「哼!那是我流星未卜先知知道会有今天的事所以特地住在那鸟不生蛋(但是鳄鱼生)、鸡不拉屎(只有铁鳄大便)的地方啊!」流星骄傲抬高下巴说。
    我看你是早就知道自己迟早会惹上大麻烦吧……汤无烈十分感叹的想。
    汤无烈换上了一副老鸨脸孔柔到极点的说:「亲爱的流星啊。」
    流星马上掉了满地的鸡皮疙瘩。自己平常撒娇习惯了倒是很少被别人撒娇尤其又是一个大叔!
    「你那个白萨亚的实力怎么样?赢的机率有多大?」
    听到这流星马上明白冒险者们肯定是用这场决斗开起赌局啦!
    既然如此嘿嘿嘿他下个月的生活费有着落了流星为难的说:「这个嘛很难说耶你光是这样问我啥都不知道呢。」他故意留下一点暗示。
    「嘿嘿。」汤无烈干笑两声轻轻的在流星的耳边说:「我九你一。」
    流星一听当场脸色一变迈开大步就要走:「走啦小白。」他作势要往决斗场的方向走去不明就里的白萨亚也只有跟着走。
    「等等!」汤无烈拉住了流星露出痛苦的表情咬牙切齿的说:「我七你三啦。」
    「六四不然没得谈。」流星轻声地说眼中充满了奸商的意味。
    「七三不然你之前欠的钱还来。」
    不愧是资深冒险者比我还狠!流星在心底暗暗地把汤无烈骂了n遍带着不甘心的说:「七三就七三!」
    汤无烈则是露出一脸欠打的胜利微笑。
    「赢的机率呢?」
    「百分之两百啦。」流星满怀信心的说他对自己亲自训练出来的宠物可有把握了呢。
    汤无烈马上露出一副赚死了的表情眉开眼笑的说:「很好、很好。」
    就在流星和汤无烈讨价还价的时候另一班人马也到了曼森一批人浩浩荡荡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惹得一向也自恃甚高的冒险者们的反感纷纷往旁边走开。
    「想不到你们还真的敢来看来是已经准备要被我父亲砍成七八段了吧。」
    尖细刻薄的声音穿得一身珠光宝气病态白的脸色怎么看都觉得轻挑的长相毕普夏的打扮显然有很大的进步……朝着败家公子哥儿进步。而跟在他身后的正是白萨亚的仇人曼森再后面则是一整群的侍卫。
    流星冷冷的瞪了毕普夏手已经搭上了腰间的鞭子……大概是积威太深毕普夏马上吓得躲到父亲后头。
    「曼森。」白萨亚突然咬牙切齿的说眼睛直盯着他的杀师仇人。
    「居然直呼主人的名字你活的不耐烦啦。」一个虎背熊腰的侍卫大喊而旁边的侍卫们马上跟着吆喝了起来场面顿时火爆了起来。
    汤无烈见状马上上前当起和事佬来。「各位、各位请别激动曼森先生请到决斗场决斗马上就可以开始了。」
    「哼!」曼森冷哼了一声看也不看白萨亚和流星一眼径自往决斗场的方向走去。
    流星则是看着他的宠物眼中带着要他冷静的意味。
    白萨亚紧握住手中的圣白之剑手里还微微颤抖着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的怒气。过了一会儿当他再张开眼睛的时候琥珀色眼眸变成平静无波。
    「走吧。」流星一看白萨亚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便轻轻的开口说道。
    「走吧流星。」白萨亚坚定的回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