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频频道 > GOD > 第八章 师父的遗物

    虽然当冒险者有好一阵子了但流星却是第一次来到冒险者公会开设的决斗场
    不愧是势力遍布北西两大6的冒险者公会决斗场之宏伟完全不输给冒险者公会的本体建筑整个场地是半圆型的非常的宽敞旁边的观众席座位足足有五层楼高而其中居然坐了约八成的「观众」。
    「汤无烈这只老狐狸开赌局也就算了居然还开放观众进来!」流星在下头气得牙痒痒就是骨头那没大脑的死灵生物都猜得出来汤无烈肯定有卖门票来捞一笔自己居然还只跟他三七分恨呀……
    中间有一个圆形的打斗台打斗台的四周则是四根圆柱圆柱顶部皆镶着一颗大圆珠而在汤无烈走进圆柱似乎是按了几颗按钮圆珠便开始出淡淡光辉不一会儿一层淡淡的光璧垄罩住打斗台看来是为免误伤观众所加上的防护罩了。
    「小子打算就死了吗?」曼森毫不把白萨亚看在眼中只是冷冷的说。
    「我绝不会输的我要为我师父向你索命。」言语看来激动但白萨亚却是用冷静的语气来说。
    「你?哈哈哈哈哈……」曼森狂笑一阵后用鄙夷的语气和眼神狂妄的说:「我没记错的话三个月前你才在我手下败得连条狗都不如。」
    听到曼森的贬低白萨亚也不恼怒只是沉稳的说:「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因为我有流星给我的特训。」
    不错!不错!流星点着头小白果然有进步曼森的污辱已经不能让他动气了。
    或许是感受到白萨亚的气势和上次大不相同曼森也稍收起轻视的态度谨慎的问道:「流星是谁?」他心想如果待会杀了白萨亚的话光是丹那边就得找借口解释了不知这流星又是什么人物?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公布出来流星赶紧咳了咳嗽踏了一大步上前大力拍着自己没半点胸肌的扁平胸膛说:「流星就是我!」
    闻言白萨亚转过头去、曼森转过头去、全场观众全都转过头去一副一百六十八公分的小孩身材一张人见人爱的鹅蛋脸一双闪着无辜光芒的金色大眼睛还有习惯性摆上的天真无邪笑容……
    好可爱的男孩!众人脸上都带着彷佛见到一个胖嘟嘟的娃娃的表情。
    虽然流星见过曼森曼森却从未曾见过流星他脸颊抽蓄了两下问道:「这是……帮你特训的人?」
    在曼森问出这句话时白萨亚也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这时所有人才大梦初醒看着流星的同时心中是满满的「不可能」三个字。
    这时毕普夏尖叫了起来:「就是他!父亲就是他绑走我的!还拿鞭子鞭我!快帮我报仇!」
    这时观众席上突然传来讪笑声有人还大声嘲弄着:「真好耶!能够被这么可爱的孩子拿鞭子鞭我想要都还没有冽!」
    听到这话流星赶紧转过身去大喊:「想让我鞭啊?没问题唷!鞭一下只要一个金币!」
    噗嗤!众人都大笑特笑了起来。
    流星……白萨亚有点无奈的看着他突然觉得自己悲壮的决斗心情好像快消失无踪了。
    「我还以为是谁呢你居然让一个娃娃帮你特训哼!当我儿子的小男妾还差不多。」
    曼森见流星不是什么大人物心头放下一块负担毫无顾忌的打算让这个眼前的小子看不到今晚的月亮至于丹那边最多多挑几个长相姣好的奴隶送过去就是了。
    原本被流星的举动弄得悲壮心情消失无踪的白萨亚一听到这话马上变了脸色低喝道:「不许你污辱流星。」他原本冷静的态度突然变得激动。
    看到白萨亚的反应这么激动流星应该感到不高兴才对因为他该保持冷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却是一阵感动小白好像越来越朝宠物之路前进了竟然还会维护主人耶~(白萨亚:喂!喂!不是这样的吧……)
    但是流星还是不忘了提醒白萨亚:「小白!」他笑嘻嘻地喊了白萨亚一声但是眼神却在示意他冷静。
    白萨亚转过头来看懂了流星的眼神跟他点了点头。
    但是流星的脸色突然一变急喊:「后面。」混蛋曼森居然搞偷袭。
    「铿!」猛然转身的白萨亚拔出了圣白之剑有些狼狈的接下了这近在咫尺的一剑。
    「好样的。」
    曼森虽然偷袭失败但是看到白萨亚的反应以及接剑的力道马上现白萨亚的武功似乎真的和上次大不相同他马上递出第二剑第三剑打算打他个措手不及。可惜这招对流星的小宠物没有半点用处。
    「太慢了。」白萨亚甚至还有余力说话他心中想到比起流星的度眼前这个敌人对他简直是在慢动作。
    听到这句太慢了的曼森简直怒不可遏。「看我这招九龙齐。」霎时众人只觉得曼森手中的剑仿佛化为了九把毫无空隙往白萨亚齐。
    利用高移动、视觉暂留所制造出来的效果吗?花俏又费力的招式流星不以为然的抬了抬右眉因为此招有个不可避免的大缺失。
    「铿!」白萨亚毫不犹疑的挡住右前方的剑顺势踢出左腿狠狠的把曼森扫了出去。
    「怎么可能。」没有防备的曼森冷不防被踢了出去他爬了起来不敢置信他的九龙齐居然被破了。
    「你是怎么知道哪一把剑才是真的?」
    「幻影是不会带有斗气的。」白萨亚冷静的说出这句话。
    流星则是摇了摇头看出了这点是很好但是他这个宠物就是太正直了居然没在曼森倒地时冲上去刺他个措手不及。
    曼森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冷冷的道:「想不到你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判断出哪一把剑带有斗气。」他思量着看来此战要赢不容易了得要拿出真材实料来。
    短吗?白萨亚想到每次流星都爱趁他闭着眼睛在瀑布下打坐时跑来偷袭他而流星的轻巧身手堪称一绝根本听不到脚步声或任何其它声响在他被打到头上肿包无数后没同情心的流星才给了那么一点点的提示想想攻击时一定得出什么?
    在喷血的教训下他被迫了解唯一可供判断的就是流星出的一丝杀气但就算感觉出来了拳头往往已经在头上了练了三个月原本以为是自己太慢了始终躲不过流星的爆栗拳但是现在看到曼森的「慢动作」才终于知道不是自己慢而是流星的度真的非常快。
    「臭小子看看你是否能挡下我的龙霸天下。」说完他聚集起体内的斗气将斗气笼罩在右手上他的右手马上青筋暴露原本的臂肌膨胀了两倍。
    「吓!」他大喝一声随手挥出剑剑上的斗气立刻在打斗台上留下一道深痕。
    观众看见此情形莫不为台上的看来纤细的美男子捏一把冷汗。流星则是翻了翻白眼再骂一声笨宠物不会趁曼森在聚集斗气的时候给他几腿啊。
    见状白萨亚也马上运起了斗气但不是只聚集在手上而是分散在身体各处使得原本斗气就不如曼森深厚的他现在看起来斗气更是远逊于曼森。
    「哼!原来你也会斗气但不过尔尔。」
    看见白萨亚的斗气远不如他曼森冷笑一声。冲上前去往白萨亚当头劈下那强劲的斗气几乎卷起了一阵劲风一同朝白萨亚头落下。但是只见白萨亚身子往侧边一闪轻而易举的闪过这一剑曼森马上又往横劈这次白萨亚轻轻地往上一跳躲过这一击时左腿又往曼森的头上踢去曼森也不是省油的灯当然也是身子一缩马上躲过这一腿但是他没注意到的是左腿只是个虚招圣白之剑已经朝他当头砍下大惊之下曼森慌忙举起剑来挡。
    「铿。」
    这一剑虽被挡下但是曼森的腹部却感到一阵剧痛原来是白萨亚在他挡剑之时又是一记右腿。慌忙退后的曼森腹部的疼痛和龙霸天下的失败让他真正感到挫败。
    眼前这小子几乎没有动用深厚斗气却能将自己逼到这种地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招式怎么会如此难挡?曼森想了一想才惊觉这小子的灵活又是剑招又是踢腿招式几乎连连不断、变化无穷。
    白萨亚此时已经知道曼森不是自己的对手想不到短短三个月只是观念上的改变、学会偷懒也就是能闪则闪出击必伤人还有基础体能的增强变化居然如此之大心中顿时充满对流星的感激。
    「曼森让我们战决了断一切恩怨吧。」白萨亚已经沉不住气准备主动出击。
    但是曼森突然阴险的一笑场边的流星心中掠过一阵不祥但也只能静静的看这家伙要做什么。「好!好个英雄出少年你的确值得我拿出真本事。」他缓缓拿出怀中的东西一颗卵状大小的蓝宝石!
    「那是……师父剑上的玉石!」
    白萨亚一怔。此颗宝石正是师父剑上的宝石想不到曼森居然把宝石从剑上卸下难道曼森想要的并不是师父的剑而是这颗宝石?但是就算如此曼森此时拿出一颗宝石要做什么呢?
    白萨亚只有迷惑不解但是生性耿直的他倒也没有想趁这时候偷袭将宝石抢回来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等曼森的「实力」。
    流星看着那颗蓝宝石心中和白萨亚一样迷惑不解他是隐隐觉得此颗宝石的能量似乎有点奇异但是一颗宝石对一个战士有什么用呢?
    如果曼森是法师那倒还有可能用魔法宝石来增强自己的实力但是他偏偏不是魔法师流星心中感到非常的不祥但是却也插不上手只有加强警戒紧要关头不管如何都要把自己的宠物救出来。
    曼森用剑划开自己的手臂把血滴在蓝宝石上他的眼神闪着邪恶的胜利光芒打从在白萨亚的师父的剑上看到这颗宝石他就知道这正是金格商会至高的那一位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他苦苦找寻这颗宝石的数据终于知道这颗宝石可以让拥有它的人实力大增!
    曼森高举着沾满血的蓝宝石大叫道:「七大原罪宝石─愤怒之石rath啊!我用罪恶的血来换取你的力量给我力量吧rath。」
    蓝宝石突然出一阵血光照得在场的人身上彷佛浑身浴血血光中宝石缓缓地飞离曼森的手中锵的一声镶在他手中的剑上血光慢慢的消失在宝石之中|:整理|看起来就好像被宝石吞噬掉似的。
    「哈哈哈哈哈!」曼森狂笑着在他仰头狂笑之时他的眼睛却慢慢转红最后一对眼睛皆散着恐怖的红光。
    连毕普夏都觉得有点不对劲颤颤的问:「父、父亲?」
    猛的曼森停止了笑嗜血地看着眼前因为震惊茫然而有些楞的白萨亚他嘴角上扬猛地往白萨亚冲去。
    白萨亚随即反应过来不打算和眼前的猛兽硬拼力气他迅转身闪过曼森的这击而曼森竟然也不停下来直直的撞上了场边的防护罩就在大家以为他会撞的七荤八素的同时竟然曼森整个人怒吼一声撞上后撞击力使得整个决斗场都为之动摇防护罩先出现了裂痕向蜘蛛网般往旁边蔓延。
    「啊……」
    曼森仰天大吼着同时一股强大的不敢置信的斗气从他身上猛的往外冲出来防护罩崩解了决斗台的地板竟也四分五裂石子和崩毁的防护罩的魔力都四处飞散被击中的观众们是哀嚎声不断所有人都往决斗场大门奔逃。
    但是曼森裂嘴一笑眼中是一片疯狂他纵身一跃停在决斗场的大门处一道半月型的斗气随着曼森的挥剑而出击倒了一大片欲夺门而逃的观众曼森却还不满意他像疯了似的出一道道剑光他的面前是血肉横飞他浑身更是被观众的血所染红。
    「住手。」
    白萨亚和汤无烈一起出了声音。而前者在喊的同时也往曼森冲去白萨亚冲到曼森的面前举剑向他挥去想要阻止他疯狂的残杀无辜的人们。曼森挥剑挡住剑上的斗气之强却不是白萨亚挡得住的只见他猛吐一口血后无力的飞出去……
    一道血红鞭影猛地卷住了白萨亚的腰将他带到了流星的身旁白萨亚无力的倒在流星身边。
    「流星……快阻止他。」白萨亚脸色白着看着曼森屠杀观众。
    流星脸色肃然地看着眼前屠杀中的猛兽他开口大叫:「所有人后退。」
    事实上也不用他喊看见门口那恐怖的屠杀者观众们早已拔腿往后跑很快的曼森和流星之间已经没有任何障碍物。
    「曼森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汤无烈愤怒地开口。
    在他说话的同时曼森竟然往汤无烈冲去剑上是一道道剑气出汤无烈知道以自己的功力是不能硬拼的他以灵巧的身手闪过慢慢逼近曼森而曼森竟好像疯了似的举手便是一道道剑气乱飞却没有准头可言。
    汤无烈见状心上一计大吼:「流星我来拖住这个疯子你快点趁机念咒用魔法把他打溃。」
    「别装死了!我知道你会魔法而且还是集体瞬间移动这种高阶魔法!」他气急败坏的催同时不知闪躲了曼森多少恐怖的斗气。
    听到汤无烈这么说现场的人多是冒险者公会的冒险者自然知道集体移动这个魔法代表什么代表着一个高阶魔法师啊!
    低阶及中阶魔法师不算少数低阶法师只会些光系日光术、水系初级治愈术、及攻击力最弱的水箭术、风刃等等。
    中阶魔法师则晋级到会攻击力较强的火箭术、火球术、雷击术及瞬间移动等等而火箭术的威力虽然是视施法者的魔法攻击力而定但一般而言如果正中目标已经足够使普通人受重伤。
    高阶法师就不是很常见了高阶法师最大的不同在于已经能使出大型或集体伤害的魔法例如火墙术、雷击阵、崩裂术以及能够移动自身以外的人的集体传送术等等。
    再上去的等级的魔法师则被敬称为魔导士但是魔导士在这世上已经少如凤毛麟角为世人所知的魔导士只有五位。
    在汤无烈的催促和现场众人的期盼眼神之下流星却没有回应。
    倒在地上的白萨亚看流星没有任何回应心急如焚地开口:「流星快点啊他撑不了多久的。」
    流星肃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缓缓地开口:「可是……我不知道有什么魔法可以用啊!」
    汤无烈一听差点吐血他不顾自己的处境硬是给了流星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随便啦来个极光闪电、地裂术撕烈风阵还是火爆炎都可以啦!」
    流星嘟着嘴抱怨着:「你说的魔法都很难耶我哪会啊!」
    听见此言原本已经被强大斗气弄得苦不堪言的汤无烈差点给他直接昏倒了事。
    有点看不下去的白萨亚开口了:「那师父你到底会什么?」
    流星耸耸肩地说:「我会日光术、瞬间移动、集体移动、光之帐璧……」
    越念在场的人包括观众、汤无烈的脸色就越白。老兄身为一个高阶法师你就不能学学攻击魔法吗?
    白萨亚的灵光突然一闪急喊:「火球术!师父你不是曾经用火球术吗?用来煎荷包蛋啊你忘记了吗?」
    流星闻言尴尬地摸着后脑杓解释:「可是我是学来煎荷包蛋的所以只会让火球停在手上不知道怎么丢出攻击耶!」
    众人的下巴直直得掉到胸前从没有听过有魔法师能把火球停到手上煎荷包蛋的更扯的是他都能做出把火球停在手上煎蛋这种高难度动作了却居然不会丢出去攻击?
    汤无烈一听表情凄然脚底更是一滑只有眼睁睁看着曼森的剑往他头上砍下来我命休矣他心想……但是和白萨亚一样他也被流星的鞭子卷了出去恰恰倒在白萨亚旁边。
    流星看着眼前的曼森的强大斗气知道不好对付也没有笑闹的心情了表情严肃的吩咐:「汤无烈你把我的宠物拉到后面一点别在这里阻碍我。」
    宠物?刚站起来的汤无烈一楞但是白萨亚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跟他比了比自己。
    「……」汤无烈无言地把白萨亚拖到后面与观众站在一起把自己的命交给眼前的可爱男孩。
    流星感受到着眼前狂的曼森那强劲的斗气丝毫不敢轻敌他抽出腰间的鞭子原本可爱的脸上泛着肃杀之气整个人竟然散出强大的气势。
    狂的曼森似乎也感受到这股气势他眼中的红光大盛充满着遇到强敌的兴奋迫不及待的他冲上前去便要给流星一剑。
    流星的脸上却是冷笑眼里是一片无情他轻轻挥动手中心爱的武器─血腥蛇鞭逼得冲上前来的曼森往后退了一步不甘心的曼森又凭着他的斗气出十余道剑光往流星飞去而流星飞跃而起手中的鞭使得快到化作一片网般的绵密剑光一一被红色的鞭影挡下后流星也没停下往曼森的方向疾奔…
    汤无烈见状却是一惊鞭子这种武器一向是适合长距离使用的一旦与敌人靠得太近那以鞭子的长度绝对是不易使用的流星既然善用鞭那不应该不知道鞭子的特性啊?怎么会反而拉近和曼森的距离?
    汤无烈的解析很正确但是他却不知道流星使鞭之熟稔论距离远近皆不是问题而近距离反而对他的另一套武功大有益处。
    在汤无烈疑惑的时候流星已经进入曼森一臂可及之处曼森马上使开了剑想在流星身上开个洞以流星更胜白萨亚的灵巧身法怎么可能让他成功呢!
    只见流星总是轻轻一闪避得毫不费力而手中也没闲着手中的鞭不断的打在曼森的右手背上想把曼森手中的剑打下但是他却握的死紧虽然右手背已经血肉模糊但是曼森却像没感觉似的只是不断想把手中的剑刺进眼前的敌人体内。
    眼见曼森的右手腕都血肉模糊到见骨了但是他却还不放手。
    身为偷懒**创始人居然攻击了这么多次还不成功让流星心中大为火光再度动了杀意他把斗气聚集在左手指尖上使得自己的指尖利如刀剑一个闪身到了曼森的背后左手毫不犹疑地往曼森的心窝插去。感受到死亡的逼近曼森再度爆出斗气逼得流星硬是得往后退了好几步。而经过了一次教训后曼森丝毫不敢轻敌他把斗气布满全身并跟流星拉开距离。
    流星却不在意距离拉开他还是能使鞭但是曼森的剑可没那么长而剑气是不可能打到他的。
    但是曼森的嘴角反而上扬了对于劣势一点都不在意他再度聚集起斗气此时聚集的斗气和刚刚与白萨亚打时完全不能相比此时的斗气之强劲几乎把他身边的石子都震成了粉碎而他却还继续在聚集。
    流星心头一惊心想不能再让曼森继续聚集不然要是他以这股斗气来出一击恐怕整个决斗场会变成一个陨石坑。
    「蛇舞血泊!」
    流星大喊一声鞭子随着话语毫不留情的落在曼森的身上鞭影之密像是一张红色布幕只见曼森的身边是一片血腥分不清是血是鞭流星几乎是以全力来使这招每一鞭的威力都足以斯皮削肉断骨只需几秒钟曼森整个人已经是血肉模糊没半片完整皮肤甚至可见白森森的骨头。
    见状流星停手了但是他却更是震惊因为曼森居然还在聚集斗气而且连一声痛都没喊他真的还活着吗?
    如果是活人光是痛就痛死他才是。除了曼森自己在场所有人都不敢置信也都怀疑眼前的到底是个人吗?
    「龙灭天地。」
    曼森以一种沙哑却阴森的语气喊出这句话时而他聚集的斗气也呈现一条黑龙状飞到天上后往整个决斗场袭下顿时所有人都感到死亡的气息。
    「光明的元素太阳的孩子请以慈悲之心将守护力降在吾之身上吧─光之帐壁。」
    流星连忙使出光之帐璧笼罩在决斗场上。
    斗气强劲的黑龙挟着强大的气势撞上了光之帐璧使出光之帐璧的人流星马上感受到那斗气的狂暴他猛地吐出一大口血但是还是得死命撑住光之帐璧要是光之帐璧一没恐怕在场所有人的命也没了但是曼森的斗气却彷佛无尽黑龙还是在努力想冲破光璧。
    流星脸色苍白要使出大到足以护住所有人的光璧已需要很多精神力再加上那条黑龙强劲的破坏力流星几乎快用尽所有精神力他嘴一抿……不行了!逃吧自己应该还可以用上小型的集体瞬间移动让自己和白萨亚逃走现场的人就顾不上了。
    他暗暗预备起瞬间移动。
    「流星!」汤无烈担心的一喊。
    听到这声呼喊流星心头一颤默念的咒语几乎因此被打断……但他还是静静的把咒语念完准备拉上白萨亚逃跑左右张望了一下……啊!小白呢?
    「喝!」
    一声大喊从白萨亚的口中喊出而曼森的右手腕也被他一剑砍下。
    随着右腕和剑落在地上而曼森好像是汽球般整个人软倒在地他的身体抽搐着血红的眼睛充满不甘心另一只手竟然还伸手想把剑拿回来白萨亚赶紧一踢把曼森的右手腕连同剑踢走。
    「啊!!!」
    曼森悲壮的哭号着血眼中充满痛苦挣扎拼命想爬向自己的右手腕但是刚才还出垄罩全场的斗气的他现在却连爬几步都很困难没几秒钟他全身都黑再也不动了真的已成了一具尸体
    而曼森方才的黑龙也回复成斗气四散无踪。流星终于撤去光璧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又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流星你没事吧!」
    见状白萨亚不顾自己的伤势冲到流星的身旁。
    而后者送了他一个大白眼没好气的说:「你说我像是没事吗?」
    他一说完白萨亚的脸色马上转白眼里尽是担忧流星知道宠物实在太正直了听自己说有事就是有事一点都没想到自己都还能给他白眼呢能严重到哪里去?
    而且他刚才还有余力准备逃跑……心下心虚流星连忙转移话题:「扶我到曼森旁边去。」白萨亚闻言便照做了。
    流星站在曼森那惨不忍睹的尸体旁又转头看着那个令他很感兴趣的东西蓝宝石此时蓝宝石已不在剑上而是滚在剑旁他记得曼森好像叫它愤怒之石?还用精灵语称呼它rath。
    曼森把血滴到这颗宝石上后突然功力大增那无尽的斗气简直是吓人如果不是小白偷偷潜到曼森的身旁的话恐怕他还真得落荒而逃。流星略一思考蹲下身去把蓝宝石捡起放入怀中。
    「流星那颗蓝宝石原本是镶在我前师父剑上的难道曼森想要的原来是这颗宝石而不是我师父的剑?」白萨亚疑惑地说道:「可是我师父从来都没说过这颗宝石有什么特别的而且我也没有看过他变成像曼森那样。」
    流星略一思考耸耸肩说:「恐怕连你师父都不知道这颗宝石有这么特别至于曼森到底是怎么知道这颗宝石的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想曼森自己一定也一知半解他可能知道能增加功力但是他如果知道自己用了那颗宝石居然会疯成这样肯定不敢用了。」
    流星略一停顿用闪亮亮的无辜眼神看向白萨亚:「小白这颗宝石借我研究研究吧!等我研究完了再还给你喔!不介意吧!」
    看见流星又在撒娇白萨亚只是笑了笑一点都不在意的说:「给你吧反正这种危险物品我也不想要。」
    这时汤无烈也走了过来。「流星这次幸好有你不然啊我们恐怕都要死在那黑龙斗气之下……」
    「那就我七你三分赌资吧!我救了这么多人耶!」流星马上趁机卡油也不想想他刚才还想逃跑呢。说实在的真正救了在场所有人的人应该是白萨亚才对。
    汤无烈也马上改口:「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去!那现在就把命给我拿来……」
    流星气呼呼的举着鞭子追打汤无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