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频频道 > GOD > 第四章 参与战争

    「我不认同参与战争。」丹直接了当的对流星和白萨亚说完全不理会提出要求的赛西米里也在场的事情。
    赛西米里却完全没有露出在意的神色他身为星见虽然无法得知确切的未来但是他却明白哪些人才是真正影响着命运的人而这个丹并不在主导命运的人选中。
    「可是不打不行啊因为我想要他的手!」流星大剌剌的比着人家的手。
    丹皱了皱眉头对他来说他在乎只有克星萨亚而白萨亚此刻似乎没什么意见所以丹也就不怎么客气的对流星直说:「你根本就不会打仗要对战争起到作用最多就是加入战场厮杀就算我们三个都加入战场对于一场战争来说。就像是在一座湖中投下三颗石子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谁说的我可以当指挥官啊!」流星抬高下巴一脸我才不要当小兵的表情。
    丹反问:「你会守城?你知道对方有哪些攻城器具多少兵力哪些兵种自己的这座城城墙的强度有多高?你就连也许刚刚进来的时候都没注意到这座城的外幕墙和内幕墙之间的城墎的宽度很不正常吧?」
    「呜!」流星被说得跌跌撞撞地连退了好几步好强的威力啊!他转头小小声地问白萨亚:「小白什么叫做城墎?」
    「不知道。」白萨亚也吓呆了「外木墙和内木墙」?这座城的城墙明明是石块建的啊。
    丹有点愤怒的比着白萨亚和流星质问:「你认为这两个人加入战场对你的战争有任何帮助?」
    赛西米里带着温和的笑容回答:「当然我可是以我自己来做交换的条件。」
    「你没看见他们只是根本没见过战争的孩子根本不能领兵打仗。」丹的脸色沉了下去。
    赛西米里却只是笑着看他先知的笑容浓得令人有些毛骨悚然流星这时也走了回来看了看赛米直对着丹笑他又转头看了看丹然后偏着头思考了会一个击掌地领悟了过来!
    然后流星也不怀好意的看着丹笑了起来。
    丹有些惊疑的看着笑得诡异的两人。
    「既然我们都不了解战争而丹你又这么了解的样子就由你来做指挥官吧!」白萨亚十分高兴的把指挥官的任务交给了丹。
    综合萨亚的话先知和流星的笑容丹终于明白过来了……原来有帮助的意思是这样一旦流星和白萨亚参合到战争里头自己就无法置身事外而在不远处自己还有几个同样擅长战争的下属。
    不不只如此如果流星的猜测没错的话亚蓝也正往这里赶来那位理当爱好和平的精灵却非常反常的擅长使用攻击系的雷电魔法对于守城方也十分的有帮助。
    毕竟这里是兽人大6兽人从来就不是擅长魔法的种族一旦有个像亚蓝这么强大的魔法师出现不但能带来实际的攻击也能在心理上打击对手。
    「唉即使我白羽国是南方大6上仅有的国家但却从未动过任何战争甚至自古以来就禁止奴隶制度可悲的是虽然我们自己从不用奴隶但是族人却常常被抓去当作稀有的奴隶贩卖每场战争攻打白羽国的战争都是为了捕捉我的族人哪怕我们把城墙建得高耸入云也挡不住外人的。」
    赛西米里露出了悲伤的神色:「唉……不知道有多少我可怜的人民会从此沦为他人的奴隶再不能返回故乡。」
    白萨亚早就忍不住内心澎湃的热血一把抓住赛西米里的手正义凛然的表明:「赛米!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帮你阻挡敌人打赢这场战争不让他们把你的人民抓去当奴隶的!」
    「谢谢你善良且正义的愤怒罪者!」赛西米里也露出了感动以及感激的神情。
    「不用客气这是身为一名剑客的责任你毋须跟我道谢!」白萨亚十分激动的回答他终于有机会说出每名剑客做完正义之事必定说的话了!
    看到热血澎湃的一幕流星搔了搔脸马上转头跟丹说:「这次真的不关我的事喔!」
    丹无言以对。
    接下来流星就看着浑身闪耀正义之光的白萨亚把丹拖走打算跟他来个讨论讨论的名义为「互相商量一下战争该怎么打」实则是「逼迫人家去打仗」。
    「唔~以前只有听过因为遇上的克星是大坏人结果自己也只好跟着当拍郎的事情不过想不到克星太正义了自己倒的楣好像更大可怜的丹喔……」流星叹了口气极度缺乏同情心的跟被拖走的丹挥手再见。
    「如此一来我白羽国总算有个能打仗的人才了。」赛西米里的眼神露出了「好加在」的意思。
    没办法谁让翼人们太过爱好和平根本没有人才可以打仗以往都是靠着高大无比的城墙而且还没有城门只有一道小小的铁门让商人来贸易但是一到战争就马上用铁汁和石块溶化在一起再也打不开这样的方法来阻挡敌人。
    因此才会有那道高耸且坚固无比的城门……而且与其说它是城门不如说是一道城墙还比较合适。
    反正翼人们有翅膀不需要从门进出。
    也因为翼人从以前就常被人觊觎出城的话很容易就被抓去当奴隶所以翼人从很久以前就习惯在城内自给自足城内不但拥有大量的农田连水源都同时拥有河流和众多水井以避免水源被下毒。
    总之摆明了就是和敌人说你要来攻城就来攻啊!翼人倾全国之力数百年来持续不断补强的城墙可不是装饰品;如果想要围城就来围啊!反正最后饿死或渴死的人一定不是我。
    但是也因此仰赖城墙的翼人们更加不擅长打仗了。
    即使防御力如此强悍赛西米里仍旧以自己为筹码来寻找因为他不只想阻挡敌人更需要击败敌人并且让自己族人学习到战争的方法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星见的责任比国王的责任更加重大。
    他必须离开自小生活的白羽国到自己不熟悉的异乡引导这些看起来不太可靠很有可能会导致世界末日的同伴。
    赛西米里哀伤的摇了摇头。比误入歧途更惨的事情就是其实他并不想进入这个歧途却被人推进去而比被人推入歧途更惨的事情就是自己想爬出来偏偏却不能爬出来……
    「喂!赛米你怎么知道丹绝对不会不管小白的事情?」
    这时流星的声音拉回了自怨自艾的先知他特意装作好奇的问。但内心却是警戒的赛西米里难道早就在监视他们?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我只是知道你们既然是主导命运之人那就很难死掉但是要在战争不死掉那就得打赢。所以只要把你们两个拉进白羽国的战争中那我们白羽国自然就会胜利了。」
    赛西米里收起了自怨自艾的神色摆出了高深莫测的温和笑容但是说出来的却是十分不负责任的话。
    「……你有没想过照你说的就算我挂了还有另一组起始引路人?」流星稍微提醒了先知一下。
    「喔……」赛西米里的葱白手指轻靠在下巴处整个人看起来彷佛在思考宇宙起源之类的复杂问题接着他用圣人的牺牲表情说:「如果展到那种情况那就把命运交给另一组人吧!」
    这样对这个世界也好而且他也可以继续待在白羽国当他的国王。赛西米里突然觉得未来好像明亮了起来……
    「去你的我绝对不会死的我一定会把你收来当我的宠物!」流星大吼。
    ……又黯淡了下去。
    「萨亚你真的想打这场战争?」
    被白萨亚拉走后丹有些无奈的说虽然他也开始对白萨亚的正义之光有所以领悟了。
    「丹你先老实回答我赛米他说的是真的吗?翼人真的常常被抓去当奴隶?你在商会里头工作应该很了解才是吧?」白萨亚十分严肃的看着丹。
    丹则有些惊讶想不到萨亚竟然也开始学会先求证了。
    他点点头说:「翼人的确也是很稀有的奴隶而且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在市场上见过翼人奴隶了。因此赛西米里说的应该是真的我前些日子就有听说过另一个商会似乎想煽动其它兽人攻打白羽国好取得翼人战俘可以转卖给他们。」
    虽然丹不想参加到这场战争中但也知道不能欺骗白萨亚毕竟还有个流星在那个古灵精怪的魔族似乎也知道不少事情若白萨亚去找他求证的话自己的谎言被拆穿了白萨亚一定会更生气的。
    「这么说赛米说的都是真的了。」白萨亚眼中散的正义之光更加旺盛了。
    「应该是真的。」丹不得不承认。
    「太好了!」白萨亚握紧拳头神情激动无比。
    你就这么想帮助别人吗……丹突然有种胃痛的感觉彷佛在提醒他这种事情未来生的次数应该不会太少。
    「萨亚你杀过人吗?」丹苦着笑容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若是白萨亚连人都不敢杀那他绝对不会让他参与这场战争。
    「嗯?」白萨亚自然而然的点点头说:「杀过。」
    「你杀过?」反倒是问问题的丹愣了愣显然没有想过白萨亚会回答自己杀过人而且还回答得如此理所当然。
    「以后在东大6的时候师父常带我去追杀江洋大盗或是一些残害妇女的采花贼从我十五岁以后师父就让我亲手杀一些恶人。」
    那你为什么还会这么天真单纯……丹完全不能理解。
    「不过也许是师父太早被人杀了吧他还来不及教我到底要怎么分辨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
    白萨亚的眉头淡淡的皱了起来似乎是回想起不好的回忆:「离开故乡后我才现人心是这么的复杂有些人好像很该死可是对他的妻子孩子来说他却是绝对不该死的……」
    说到这白萨亚沉默了最后苦笑看着丹:「结果我反而越来越无法下手杀人了一要出剑杀人我就会开始想他也许有妻子也许有孩子也许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丹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
    「不过遇到流星以后反而开始轻松起来了。」白萨亚一改忧郁的神色反而笑了起来:「反正杀不杀也不是我决定的本来还必须想办法阻止流星乱来不过在亚蓝加入了以后连这点都不用想了呢!」
    所以你就放弃思考了吗?丹心想原来这就是白萨亚最近越来越……「天真」的真相他只是恢复本性而已。
    「对了!」白萨亚猛然想起然后严肃的看着丹说:「丹你不要以为把话题扯远我就会忘记战争的事情。」
    「萨亚战争很残酷会死很多人你刚刚才说你无法下手杀人战争是绝对得杀人的……」丹苦口婆心的劝着。
    白萨亚却毫不犹豫的打断:「不战争就不残酷吗?让这些翼人被抓去过着生不如死的奴隶生活就不残酷吗?而且之前我下不了手是因为我只有一个人付出的代价最多就是我自己但是我不是一个人我必须保护我背后重要的人的时候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砍杀面前的敌人!」
    丹愣住了因为他竟然看见白萨亚的温润琥珀色眼睛慢慢沉淀成了深棕红色有些像……半凝固的血!
    「我想打仗不只是因为翼人们而已赛米的话也让我很担心他说流星是末日引路人末日……」白萨亚皱紧了眉头思考了会抬起头来坚决的对丹说:「就算不为翼人为了流星……还有我自己我也是愤怒罪者不是吗?我想未来的旅程中我们需要星见赛米。」
    丹深深看着白萨亚原来萨亚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天真啊!但这倒是件好事起码自己不用再这么担忧他了。
    他微一思考就点点头说:「知道了我会准备战争但我需要你和流星的全力帮忙还有亚蓝的帮忙这样我才有获胜的把握。」
    「谢谢你丹我会尽我所有力量帮助你同时也会让他们两个也尽全力的。」白萨亚诚挚的感谢。
    丹点了点头看着远方想现在就只能祈祷对手不是太过强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