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频频道 > GOD > 第一章 初次相见

    流星也顾不上揉屁股了马上吃惊的跳起来他、他怎么会跑来这个地方啊?亚蓝呢?辫子头咧?
    他左右看了看怎么会从海上跑到一个房间来了?
    这房间还真够豪华的而且还不是那种暴户乱摆一些金光闪闪东西的豪华而是十分沉稳低调的那种地毯是深蓝色的只有边缘绣着精巧的金线墙上只挂着一幅画作加上一张简单的木制书桌。
    普通人看过去只会觉得这房间摆设看起来实在舒服但却绝对不会联想到豪华昂贵之类的词语不过对流星来说这房间简直就是用宝石堆起来的!
    因为这房间摆设的感觉和他那身为魔族大皇子的大哥的房间简直是像到极点了!看起来好像很朴素不过地上这张看来不怎么豪华的地毯却是最最上等的料子加上最最上等的作工简单来说就是在地上扑一层黄金还便宜很多咧!
    那幅画肯定不是要花很多钱的那种而是花很多钱也买不到的那种!
    更别是那张桌子那暗金的颜色居然和他大哥的桌子一模一样!记得那好像是从精灵森林周围偷砍来的千年神木之类的东西该不会这两张桌子还来自同一棵树的牺牲吧?
    要不是早就知道起始引路人是贝儿的哥哥光看这个房间他搞不好会以为起始引路人是自家大哥……
    说到贝儿流星这才猛然想起来他是跟贝儿一起来……不!
    他是被贝儿带来的!
    流星转头一看贝儿就蹲在他身后而已那张心型脸孔就如同以往一样可爱只是脸上没有了天真的笑脸她一抬头看正好对上了流星的眼神后者还来不及在她眼中看见什么情绪她就已经偏过头去似乎连一句辩解的话都不想说。
    流星忍不住开口说:「贝儿你……」
    贝儿却急急的开口说:「我、我还要去接安太西和斐洛哥哥哥、哥哥我可以先走了吗?」
    听到最后一句流星才现原来贝儿不是在和他说话。
    「那我先走了!」贝儿有点慌乱的跳起来拉起裙襬就往房门口冲。
    「等一下贝儿!」
    流星跳了起来伸手想拦住貌似在逃跑的女孩但是一个修长的人物却挡住了贝儿接近落荒而逃的身影若只有这人挡着那流星大概会一鞭子把他打到旁边去不过那人的身后却还站着两个骑士两名骑士都是高大健壮同时眼神犀利如芒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
    流星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修长的人物心中突然泛起一股怪怪的感觉。
    「你是……起始引路人?」
    流星脸上带着古怪神色的说他看着眼前的儒雅男子他的一头银色长系成了辫子绿色的眼眸和贝儿的简直一模一样而且眼神十分温和这让他的一张俊脸看起来更加可亲身上又穿着样式简单大方白中带宝蓝色的礼服即便他是名王子但是却让人生不出隔阂感。
    虽然字面上好像是疑问句但是其实他是百分之百的肯定这男人就是起始引路人!
    以往听白萨亚说什么就是感觉得到其它的罪者好像他们在光虽然其实没有光的种种描述时听得他都一个头两个大了什么叫做没光却好像在光啊?这种形容根本不是正常人能理解的嘛。
    不过现在他真的知道白萨亚到底在说什么了那种虽然没有任何光芒或者气味但是就能明白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和其它人不一样的感觉现在他也感觉到了。
    菲洛斯特起始引路人他的宿敌!
    流星的大眼中快闪动着金芒。
    「是不是很想杀了我?」
    见到那闪烁不已的金色眼眸菲洛斯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但是嘴里却说着骇人的话。
    「少胡说八道了。」流星一愣真的有点想……但他马上大叫起来:「我才不会像你咧玩god的世界末日游戏玩上瘾的变态狂!」
    「世界末日?」菲洛斯特略一沉吟恢复到一开始的和气微笑:「唔……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无知点。」
    「喂!谁无知了啊!我只是稍微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好不好?」
    流星没好气的回答。私下心思却转个没完看菲洛斯特这个反应难道起始、末日什么的果然和世界末日没什么关系了?
    那起始和末日引路人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不知道这个看不出深浅的王子好不好套话?流星暗暗思考。
    「你不用太紧张裁决日还远着呢我只是请你来坐坐只是会一直坐到裁决日那天而已。」
    菲洛斯特边说他的眼神一边扫过流星的腰间后者的手一直都不着痕迹的抱着胸右手掌的位置正好停留在腰间想来那里肯定放着武器之类的东西。他淡淡的笑了笑却也没有点破。
    「裁决日?」
    流星愣了愣那是什么东西?他怎么觉得不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啦他到底还是不是引路人之一啊?为什么起始他什么都知道啊自己这个末日却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也太不公平了吧!god一定偏心起始引路人!
    「喔?你连裁决日都不知道吗?」这倒是让菲洛斯特有些吃惊了。
    流星白了他一眼:「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啦!」
    菲洛斯特轻笑了笑竟然也不介意的解释:「裁决日就是……」
    流星竖直了耳朵。
    「菲洛斯特!」
    一道冷冽的声音打断了王子殿下好心的解释流星差点想飞扑过去咬那人几口好不容易有人要给他解释一下god的游戏规则居然就这么被打断了。
    菲洛斯特有些无奈的朝着流星笑了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星见席修利叶。」
    星见?那不就是赛米「念念不忘」的家伙吗?
    流星有点好奇看向对方的星见一个有着古铜色皮肤和一脸无表情的家伙……果然一样米养百样人平平都是星见为什么人家的星见是寒气逼人用脸就可以吓走一堆敌人我家的星见就只会闹别扭啊?
    「告诉他有什么关系呢?」菲洛斯特温言对自己的星见说。
    对啊对啊!告诉我有什么关系嘛~~流星狂点着头。
    「反正他已经被我们监禁了。」菲洛斯特笑得更是璀璨了。
    对啊、对啊!反正我已经被监禁了……流星的面部表情一僵差点想给菲洛斯特一个大白眼只是人家后头站着的两只酷男骑士都露出一副「你敢对王子殿下做出一点点可疑动作的话就毙了你」的表情为了确保自己不会死于「丢了一颗白眼给王子」这种理由下流星只好眨眨眼把白眼吞回眼眶去。
    「不能给他任何一点帮助。」席修利叶一脸的冷凝但在眼神转到流星身上时眼神却好像冰锥一样既冷冰又锐利。
    「只是解释一下裁决日而已没有关系的啦。」
    菲洛斯特笑瞇瞇的说完不等席修利叶阻止他转身对流星解释:「所谓的裁决日呢就是要决定你赢或者我赢的日子喔。」
    「什么!那是哪一天?」流星连忙问难得居然对手肯告诉自己游戏规则那还不赶快有多少挖多少!
    「当七颗原罪宝石都各自装满了情感的那天愤怒宝石充满了愤怒、骄傲宝石充盈了骄傲……裁决日就会到来了。」
    原来如此如果起始和末日越是拼斗得厉害双方罪者为了干架拿情感换力量的次数就会越多那最后结局也就越快到来真是一举两得……好一个卑鄙的god啊!
    「那如果罪者都不用情感去换力量的话裁决日不就不会来了吗?那我们两个也不需要争斗了嘛也不用选择什么未来啦!」流星努力地要减低菲洛斯特对玩god游戏的意思。
    菲洛斯特却轻笑了起来彷佛听到什么天大的好笑事情所以忍不住笑出来而且始终止不住笑意。
    流星涨红了脸大叫:「有什么好笑的啦!」
    「抱、抱歉。」菲洛斯特又哈哈笑了两声才勉强停下来只是脸上仍带着浓浓的笑意:「你真的认为能够让罪者们不使用宝石的力量?」
    「当、当然可以我家小白和亚蓝可是乖的很呢叫他们不用就一定不会用的啦!」流星一边说眼神边飘向上方。
    「那如果是你陷入危险的时候呢?如果你会不会叫他用宝石的力量?如果是他自己有生命危险他会不会用呢?」
    菲洛斯特连连说了几个问题问的度之快根本就像是不想得到答案似的而流星也沉下了心如果他在遭遇死亡蔓延之前就知道裁决日这个东东的话他还是会让小白用愤怒宝石的力量来救他吧!
    毕竟命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先保命最重要啦还管会不会让裁决日提早到来这回事。
    「更何况宝石赐与的力量全都是罪者最想要的能力。」菲洛斯特淡淡一笑:「没有人可以拒绝使用的。」
    「那……我把选择权直接送给你可以了吧?」流星有点狡狯的回。
    菲洛斯特笑瞇瞇的说:「当然不可以因为你不会给我的而且我现在也不需要你给我了吧?」
    流星撇了撇嘴这么说也没错毕竟他都落到人家手掌心了。
    「那我们要选择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流星神色一沉。
    「这个我就不能告诉你了。」菲洛斯特露出了遗憾的神色莫可奈何的说:「不然我家的席修肯定会生气的。」
    流星还想再抗辩但是菲洛斯特却一个轻轻的击掌不但截断了流星的话头同时房门也猛然打开走进了三名高壮的骑士骑士身后还跟着一名祭司和一名魔法师骑士一走进来便单膝跪下魔法师和祭司也微微躬身等待着王子的吩咐。
    「带客人下去休息吧满足他所有的要求。」菲洛斯特笑着补充:「当然除了『离开』这个要求以外。」
    「是。」
    骑士们齐声回答三人起了身然后中间的那名恭敬地对流星:「请您跟我来。」
    「去哪里?监牢吗?」流星垮下了脸他可不可以直接睡在这个书房?
    「是客房。」骑士恭敬的回答。
    「那我可以点牛排吗?」
    「是我马上吩咐厨房去办。」
    骑士再度恭敬的点点头然后对旁边的仆役使了个眼神仆役马上领会的一躬身然后离开房间去吩咐厨房。
    「那我可以睡高级鹅毛羽绒被吗?」
    「是马上为您更换被单。」
    靠!真的假的?流星有点惊讶地瞪大了眼他还以为自己会被这三个骑士架起来然后丢进某个臭不拉讥的监牢里头先饿他个三天三夜然后才随便丢几个馊馒头给他吃咧……想不到自己的待遇还真不错的呢都比被抓来之前还好了耶!
    流星没有跨步骑士们也不催促只是安静的等待他转头看了看菲洛斯特后者还是满面笑容甚至还俏皮的对他眨了眨眼。
    真搞不懂这家伙到底想干嘛千里迢迢把他抓过来吃牛排和睡羽绒被吗……流星抓了抓头再朝菲洛斯特丢过去一个你真奇怪的眼神后乖乖跟着三名骑士一名魔法师和一名祭司离开。
    流星离开后菲洛斯特轻轻的一个挥手原本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两名骑士领会的离开了房间房中只剩下菲洛斯特和席修利叶二人。
    「席修那……就是我的宿敌吗?」
    菲洛斯特看着已然关起的房门微微偏了偏头说:「老实说我有点失望呢!他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为什么要告诉他裁决日的事情?」
    席修利叶一口打断了引路人的感叹问着与前言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一双血红冷眸中还带着淡淡的不赞同。
    「为什么不告诉他呢?」菲洛斯特俏皮的眨了眨眼说道:「席修你别这么紧张让他知道罪者用越多的力量裁决日也就到得越快如此他指使罪者起来也会更加缚手缚脚吧。」
    闻言席修利叶沉默了下来。
    「照之前的情况看来裁决日恐怕还十分的遥远呢不过我现在把末日抓来了他的罪者一定会用尽各种力量来救他们的引路人吧包括用情感换取宝石的力量。」菲洛斯特微微笑着说。
    「那么裁决日一定很快就会到了我实在十分的期待看到当我获胜时末日知道真相后他会出现什么脸色呢?」
    ***
    流星双手环胸的跟在骑士后面走活像个乡巴佬在逛大街一下子停下来看看这个一下子就又蹦到哪个窗口去看看那个。
    如果亚蓝在这铁定被他烦得二话不说一闪雷就劈过去了不过带路的五个人显然比一个精灵还有耐性的多流星停他们便停哪怕只走了两步路就又停下来他们也还是不一语的等待他继续走。
    一行人硬是把不长的路程走了十几分钟等他们走到客房时一进去就看见牛排和鹅毛被都老早等着人来吃用了。
    流星大手大脚的走进房间还对背后的五个人挥挥手彷佛自己是主人而不是阶下囚:「你们出去吧我吃饭最讨厌有人盯着我啦!」
    「是。」为的骑士点了点头带领着其它人离开。
    一等到骑士们关上房门流星突然猛松了一大口气把环着胸口的手放下来全身早已满布冷汗手掌心则因为紧握住血腥蛇鞭导致印出一个条状的通红痕迹。
    菲洛斯特起始引路人。虽然他给人的感觉是那么温和可亲但是流星却反常的感到莫大的压力比较起来旁边那个冷冰冰的星见席修利叶还比较好捉摸简单来说那个星见就是个冰块别去碰它就不会被冻伤。
    但菲洛斯特笑归笑却也不知道哪天会笑着咬你一口……像现在自己不就被抓来了吗?
    那家伙连自己的妹妹都派来了真是的!一点哥哥要保护妹妹的自觉都没有嘛!
    流星一屁股坐在床上的棉被上果然是软绵绵的羽绒被桌上也摆着香喷喷的牛排比人头都还大块咧!
    「待遇还真好不过我老是有种自己要被养肥然后宰掉当猪公拿去祭拜god的感觉啊?」
    流星苦着张脸可是都落入别人的魔掌了还能怎样呢?
    沿路都没看见可以逃生的地方从窗户看出去也都是房间而不是外头加上地板那阵阵虽然轻微但是还可以感觉到的晃动大概这是船舱吧晃动这么轻微八成是艘级大船所以才会这么稳。
    送他过来的三名骑士、祭司和魔法师虽然不是不能打败不过看守他的真的只有这五个人吗?
    流星有点迟疑菲洛斯特连搜他的身都没有他的武器也没有拿走这么有把握他无法逃走应该不是只靠那五个人的看守吧?
    想得他头都要炸了这是不知名的海上、他的位置是船舱、整艘船都是敌人还有一个总是笑嘻嘻让人毛骨悚然的菲洛斯特狐狸……怎么想都没有安全逃亡的办法!
    「可恶!」流星恨恨的拿起刀叉又重重的戳进香喷喷的牛排里。
    他一边把牛排分尸一边大声叫骂:「小白大混蛋!明明说要保护我保护到哪里去嘛!」
    再把肉放进嘴里大嚼特嚼着牛排含糊得骂:「还有臭亚蓝还说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现在不就不在我身边了!」
    「还有赛米、赛米……」流星叫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心中想起了赛米的警告要他把贝儿解决掉可是他却没有听。
    流星一撇嘴他怎么会知道贝儿有这种奇怪的能力居然能把他瞬间带到菲洛斯特这里来而且贝儿明明就跟他很好的呀……
    「臭贝儿……」
    讨厌!这牛排太辣了辣得他眼泪都要飙出来了啦。
    流星用力地抹着眼眶眼泪却越掉越多他的脑海中一下子闪过贝儿笑嘻嘻的心型脸孔一下又是赛米严肃地警告他的神情最后却是菲洛斯特像只狐狸一样的笑容。
    小白和亚蓝一定会来救自己的不要怕、不要怕!等等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可是那两个单纯的家伙斗得过菲洛斯特吗?
    他们就连我都斗不过吧……流星突然觉得有点悲哀。
    会不会……就这样被菲洛斯特关到那个什么裁决日?
    流星心慌了起来他才不要就算这里有牛排吃有羽绒被睡但是、但是不能玩啊而且又没有人陪他说话没有傻傻的小白、也没有气呼呼的亚蓝、没有呀呀乱叫的亚亚也没有闹别扭的赛米……
    「呜……我不要一个人被关小白、亚蓝、赛米接我回去……」
    「吱吱!」
    眼框不知不觉湿润起来的流星愣了愣这时一个灰白色的小东西手脚利落的窜上他的肩膀还老气横秋地用小手骨拍拍他的肩头。
    「骨头!」虽然还泪流满面不过流星却兴奋得大叫起来:「我都忘记还有你在了!吓死我啦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咧!」
    「吱!」骨头状似不满的拍拍自家主子的脸颊。
    「好啦、好啦!下次不会再忘记你啦!」流星用力的摸着骨头的大脑袋还讨好的切上一块牛排:「来吃牛排喔!」
    骨头照样把牛排吃进嘴里然后咀嚼两下用根本不存在的咽喉咽下去经过看不见的食道到达不存在的胃袋然后那块牛排从此人间蒸。
    流星一边喂自己一边喂骨头不知道在自言自语还是真的在和骨头说话:「骨头你说小白他们有办法救我吗?」
    骨头用力吞下一块太大的牛排然后吵闹乱叫:「吱吱吱……」
    「你说的对!」流星跳了起来用力擦掉脸上的泪痕:「我怎么可以在这边等小白来救我啊!」
    「靠人不如靠自己!」
    「吱吱!」骨头两根手骨在胸前交叉大脑袋赞同地点了点。
    「菲洛斯特老狐狸你等着看吧我一定会逃出去的!」流星豪气万分地大叫。
    ***
    「……」外头守着的骑士无言已对要逃跑也不要喊这么大声来示警吧?
    「噗嗤!」祭司和魔法师努力地憋笑但嘴角还是不断上扬。
    ***
    海面上亚蓝操控着大风瞬间将包住流星的那阵绿雾给吹散但是雾中却早已没有男孩和公主的身影了。
    「流星……」
    亚蓝看着空荡荡的蓝天心下一股愤怒油然而生。
    自己竟然让流星在自己面前被人抓走了!
    赛米说的是正确的!那女孩果然不怀好意枉费流星还这么袒护着她不但不肯照赛米说的伤害她还……亚蓝低着头胸中一股哀伤涌上。在知道贝儿果然背叛了他以后流星一定很难过吧?
    「唷唷!你们的引路人被抓走了耶。」安太西夸张的远望着海平面大呼小叫然后嘿嘿一笑:「抓走也不错你就可以安心和我干架啦!」
    闻言亚蓝仍旧低着头缓缓的开口说:「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刁难一个孩子?」
    「我哪知道啊!」安太西两手一摊无辜的说:「那都是王子大人说的啊!你可不知道王子大人的利害就是安太西我也不敢不照王子大人的话去做。」
    说到这安太西猛然咧嘴一笑:「你们家的那只小鬼头是铁定斗不过王子大人的啦现在都不知道被卸成八大块了没有!我看你们还是趁早把那只小鬼头忘了自己赶快包袱款款……」
    「流星绝不会有事的!」亚蓝猛然一个大吼打住了安太西的胡言乱语。
    「嘿!」安太西却没有这声大吼吓住反而恶意的说:「怎么可能没事嘛你以为王子大人费尽苦心抓小鬼头是请他去吃牛排吗?嘿!不过王子大人也没虐待的嗜好啦!大概给他一剑痛快吧嘻!」
    「别胡言!」亚蓝这下可真的慌起来了说不定流星现在真的已经……不!
    亚蓝握紧了双拳仰天长叫:「白萨亚~~」
    「保·护·流·星!」
    ***
    白萨亚抬起眼眼神的方向虽然只有船舱的木板墙但他彷佛能看穿那道木墙进而窥伺到遥远的彼方
    见状一旁的赛西米里抱着亚亚跳了起来担忧的叫:「怎么了?流星有危险吗?」
    「不……」白萨亚皱了皱眉头后说:「我好像听到亚蓝的声音。」
    「亚蓝有危险?」赛西米里愣了愣那个本身就很强的精灵魔法师加上强化攻击的宝石力量这样双重的攻击力居然也会有危险?
    「保护流星。」
    「什么?」赛西米里愣了愣。
    「亚蓝要我……」白萨亚的手按上了圣白之剑上头的愤怒宝石顿时出淡淡的光辉:「保护流星!」
    白萨亚说完白色的光辉顿时高涨起来将整个房间照耀得彷佛在太阳光的沐浴之下。
    在这样的强光之下赛西米里几乎看不见白萨亚的身影甚至是无法张开眼睛看在这混乱的当时他只听见白萨亚似乎喊了什么:「……守护。」
    满室的刺眼白光达到鼎盛然后却在下一秒钟一下子就吸个一乾二净好像这个房间破个洞亮光如流水般流走似的然后这房间再度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刚才的异状好似只是赛西米里的一场幻觉。
    白萨亚仍然站在原地手还搭在圣白之剑的剑柄上头但他的神色却变得萎靡汗水涔涔和之前的轻松模样大不相同这也证明了刚才的光亮确实不是赛西米里的幻觉。
    「你做了什么?」赛西米里愣愣的看着白萨亚的举动后者看起来就像是刚打完一场战斗那么疲惫但是他明明一直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动过啊。
    「我放了力量到流星身上。」白萨亚平静的说:「平常看不出来但是只要有人对他出足以致命的攻击那力量就会保护他。」
    「唔!」赛西米里站了起来:「亚蓝要你保护流星那肯定出了什么事情你可以感觉到亚蓝的所在地吧?我们过去找他!」
    白萨亚愣了愣:「我不会飞。」
    「我可以带着你飞。」赛西米里严肃的说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补充:「不过只能飞得很低差不多离海面两公尺高应该还可以啦大概……」
    白萨亚有点哭笑不的的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着赛西米里怀中的亚亚提议道:「先把亚亚托付给凤金皇子吧她不适合到危险的地方。」
    「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