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频频道 > GOD > 第二章 被囚禁的生活

    「买好离手、买好离手啊。喂!那个那家伙钱放都放了不准反悔啊!」
    流星恶狠狠的瞪着一只意图把钱从「大」移到「小」的手还警告手的主人下好离手不准反悔。
    魔法师讪讪然的把手收回来有点懊悔自己刚才应该买小的大都连开六把了应该不会再开了吧!
    「好!三人买大两人买小开啦、开啦!」流星一把掀开了一只碗公里头出现了一片灰白色的不明物体约指头大小上头还写着「小」字。
    「吱!」骨头在一旁哀怨的看着那片不明物体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缺了一节大拇指的脚掌他更哀怨的叫了声:「吱!」
    「啊!开小啦!」流星一个击掌把桌上押在大上的钱一股脑儿扫进怀中然后有点不甘愿的赔了两份钱给买小的祭司和一名骑士。
    「啊……果然是小!」魔法师欲哭无泪的大叫。
    「嘿嘿这么爱小下把你就可以押小了呀!」流星贼贼的笑。
    「还押?」魔法师怪叫起来:「我的薪水都快输到下下下个月去了不行!我不玩了。」说完他立刻转身就要离开这万恶的赌场……
    「站住!」流星懒洋洋的喊。
    魔法师欲哭无泪的停下来。
    「菲洛斯特王子殿下之前是怎么吩咐你的呀?」流星睁着大又闪亮的无辜双眼说。
    「唔……」魔法师面露挣扎的神色但最后还是乖乖的回答:「尽心尽力的招待客人。」
    「还有呢?」流星眨着一双纯洁的双眼然后残忍的逼问。
    魔法师沮丧的接着说:「满足他的一切要求除了离开以外。」
    流星双手一摊:「那我有要求离开吗?」
    「……没有。」
    「我只不过是生活过得太无聊所以叫你们陪我赌大小而已。」流星理直气壮的说:「我又没有要离开!所以你要听你家王子的话陪我赌钱啊!怎么可以不赌?不赌你就是违反你家王子的命令你就是个叛徒!」
    ……有这么严重吗?众人心想。
    「可是、可是我没钱了……」魔法师十分委屈想哭的说。
    「就算没钱不会签欠条啊!」流星双手插腰逼人欠债:「欠钱总比当叛徒好吧!」
    为了不当叛徒魔法师只好含泪签下欠条然后拿着借来的钱继续在「大与小」的地狱中徘徊把自己以前的积蓄现在的薪水往后的退休金全都押在赌桌上。
    ***
    菲洛斯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手下的记录纸上清清楚楚写着流星每天干的好事很不幸都不是些什么真正的好事而且还非常的不务正业。
    身为阶下囚他不乖乖想着逃跑却每天要求吃各式各样的美食前天要吃炸白色的乌鸦、昨天要吃红烧小鸟配果子汁、今天索性说要吃一整只的森林闪电魔兽……总之就是没有半样是正常人会点的食物当然船上也就不可能会有那些食材没有材料饶是船厨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做出来料理来做不出料理自然就违背了菲洛斯特说的「完成流星所有的要求」的命令所以他天天被流星大骂特骂是叛徒。
    若不是菲洛斯特赶紧派人去安抚船厨恐怕船厨真会愧疚得跳海自尽了。
    不过由于他早已知道末日是个贪吃鬼所以在食物上刁难这点小事倒还不会让菲洛斯特太讶异。
    但他每天喊着无聊啊无聊无聊到最后干脆命令看守他的那五个人陪他聚赌聚赌也就算了他居然还自己当庄家来诈赌而且也不是为了赢钱而耍诈而是为了整那名可怜的魔法师到目前为止那名魔法师已经签下了将近千枚金币的欠条了。
    若不是菲洛斯特再度安抚并承诺所有的欠条都由公费支出的话恐怕要跳海的又多了一名魔法师了。
    「哈!」菲洛斯特哑然失笑:「难道他和魔法师有仇吗?」
    「他一开始不是和那名魔法师最为要好?」席修利叶警觉的说:「难道他在耍诈?」
    闻言菲洛斯特微笑了再微笑:「你一定没有幼小的弟妹席修。」
    席修利叶没有回答他的确是没有菲洛斯特也知道。
    「越喜欢的人就越想去拉拉他的辫子惹他生气惹他注意。」菲洛斯特有点无奈的摸着自己脑后的辫说道:「这种事情贝儿小时候可就没少做过。」
    「你心软了吗?菲洛斯特。因为末日只是个孩子?」席修利叶尖锐的问。
    「不我怎么会呢?席修。」菲洛斯特的眼神缓缓飘移笑了笑:「连自己唯一的妹妹都可以当成工具利用这样的心哪来的柔软处?」
    席修利叶却不这么认为对他来说菲洛斯特对待末日的手段仍是太过温和。
    「说到贝儿若不是她及时把安太西带回来恐怕我们就要少一个罪者了。」菲洛斯特沉吟:「骄傲宝石的力量可真惊人以安太西这样的战斗狂人竟然会落得险些命丧海上而且据他自己的描述他甚至没能和骄傲罪者过三招以上真是可怕的力量啊……」
    「话说回来了就是另一名罪者愤怒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菲洛斯特拿起了桌上的酒杯轻轻摇晃着鲜红的杯中物既像是在和席修利叶说话一边却又彷佛在自言自语般的说:「虽然说乍看之下我们有三名罪者末日却只有两名好像是我们占优势。」
    「但是贝儿几乎无法战斗斐洛也始终无法挥宝石真正的实力出来只有安太西一人能够在战斗上挥作用但现在看来他是打不过骄傲罪者的了这下子要怎么逼愤怒和骄傲罪者用情感去换取力量呢?」
    房间里沉默下来席修利叶也没有回答的意思他知道菲洛斯特并不需要别人的建议他只是藉由说话来整理思绪而已。
    最后王子却轻笑了起来:「三比二我方居然还落于下风这场争斗总算看来有点意思了。」
    这时房门却被一下子撞开了。
    「哥哥!罪者……有两个罪者接近我们了。」安纳贝尔慌慌张张的冲进来。
    菲洛斯特好整以暇的对着妹妹微笑:「是吗?那也该是时候了他们差不多要多久才会到达?」
    「大概明天早上就会到了。」
    安纳贝尔十分的着急从那个怪怪的安太西身上受的伤就可以知道白蓝是真的很强的!加上白萨亚姐姐……不!是白萨亚哥哥的力量恐怕他们是无法保护哥哥了。
    菲洛斯特却丝毫不紧张反而微笑了起来。
    安纳贝尔看见自己哥哥的笑容后她愣了愣有些怯怯的问:「哥哥……现在该怎么办?」
    「斐洛治好安太西的伤了吗?」
    「嗯安太西都好了还一直缠着斐洛哥哥要打架呢。」
    「那么等到末日的罪者来了以后我让安太西和骑士团去阻挡你和斐洛最后就带着末日离开到我说的那个地方去务必不要让末日的罪者追上你们。」
    「哥哥!」安纳贝尔却惊呼一声有点踌躇的说:「我、我要跟哥哥在一起。白萨亚哥哥和白蓝哥哥都很厉害只有安太西跟哥哥在一起的话也太危险了啦!」
    菲洛斯特淡淡笑了笑揉着自己妹妹的头轻声说:「我不要紧的你就带流星和斐洛先过去吧我晚些就会到了如果你害怕和流星说话的话就让斐洛把他的嘴捂起来便是。」
    安纳贝尔心思被揭穿顿时脸上一红讪讪然的说:「可是安太西真的很怪异如果他突然背叛的话那哥哥你就真的很危险了!」
    菲洛斯特笑了笑却没有正面回答安纳贝尔有关安太西的问题只是半安慰的说:「不要紧再过几天我们就会到达目的地了。即使愤怒和骄傲罪者来袭我相信我们的人手应该足够撑到那里了。」
    「那里。」贝儿偏了偏头:「是说上次那座小岛吗?」
    「嗯末日岛。」菲洛斯特神秘的笑了笑:「这是我给它起的名字。」
    ***
    「啊啊!真无聊。」
    流星一股脑儿把赌具全都打翻然后整个人呈大字型的摊在床上百般无聊的翻滚。
    见状骑士和祭司面面相觑魔法师则是露出宛若重生的表情慌忙把自己手上正在下注即将输掉的赌资收回来虽然说菲洛斯特殿下已经全额负担了赌资不过魔法师这一辈子都没输过这么多钱输到都手软了。
    「我要睡午觉了你们都出去出去别在这里吵死人!」流星不耐的挥挥手
    听到这画五名看守人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把床上的赌资、赌盘通通一把收拾干净然后这支连见了龙都不一定会露出惊慌表情的队伍就这么像旋风般一秒钟收拾完赌具两秒钟全部挤到房门边三秒钟后五人全都离开房间还外带轻轻的把房门带上以免吵醒了里头的小祖宗。
    房间内安安静静流星也蒙头大睡棉被一路盖到了头顶上只露出几撮红通通的丝。
    棉被下一只闪动的金色大眼偷偷睁了开来。
    「骨头?」
    静~
    「骨头骨头?」
    静~~
    「骨头骨头骨头?」流星开始着急了。
    「吱─」
    「呼~」流星松了口气但随后低骂起来:「在的话干嘛不早点回答!害我以为你失风被抓走了咧!」
    「吱吱。」
    骨头从棉被的一角钻了进去还十分委屈的一边叫着一边敲敲自己的大腿骨。
    「好啦我知道你很辛苦啦!」流星翻了翻白眼一具骨头还抱怨腿酸?简直没天理啊!你是哪来的肌肉和神经可以酸痛啦!
    「吱。」
    「好啦等出去以后我再给你换新的大腿骨头可以了吧?」流星忍着想支解自家骨头的冲动咬着牙说:「你再不说这艘船的构造我就、我就把一个骨头拆成一堆的骨头!」
    「吱!」骨头出「尖吱声」随后是一大堆慌乱「吱吱吱」的说明声。
    「什么?」流星边听边皱起了眉头:「没有地方可以逃出去?我这房间周围都是铁板?有没有那么夸张啊……」
    「吱!」骨头短叫了一声然后恢复安静。
    有人来了?流星马上跟着安静下来装做在乖乖睡觉的样子。
    叩叩叩!
    显然外头的人并没有闯进来的意思还礼貌的敲了敲门。
    流星眉头一挑这还是这几天来第一次有人主动来找他的连菲洛斯特这几天都没找过他。
    「进来!」好奇之下他还是决定不要刁难人家直接了当的让对方进来。
    房门缓缓开启门外站着一名姿态潇洒的金骑士只是他脸上却没有带着流星熟悉的那张温和的表情而是一脸的肃然。
    「斐洛?」他有点奇怪的喊心底有一点点心虚记得上次他不是偷偷暗示翼人去干掉斐洛了吗?
    斐洛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什么他顺手关上房门后走到床边就此瞪着流星。
    看来是谋杀未遂而且还东窗事了吗?流星不禁往床头缩了缩而且思考着要不要大叫「起始救我啊」之类找敌人救自己的丢脸言语。
    斐洛瞪了好一会才勉强开口说:「你就是末日?」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流星咕哝着:「干嘛明知故问啊!」
    斐洛闻言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纠缠只是强忍怒气的再次问:「是你让船上的人杀我的?」
    流星沉默了下来虽然很想说谎不过估计说了对方也不会信还是诚实点为妙。
    「反正你也没死啊!是男人就别这么计较嘛。」
    「你……」斐洛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他们怎么对我的吗?」
    看见斐洛气得要炸掉的样子估计自己再不开口响应就有人要杀人了。流星只好硬着头皮说:「他们怎么对你可不关我的事喔我只是让他们阻挡你来而已。」
    「他们把我迷昏绑在船锚上然后沉进海底一直到贝儿来救我。」斐洛的语气似乎十分颤抖。
    「你在海底待了多久?」流星愣愣的问。这样都不会死……看来斐洛的治愈术比想象的还强。
    「五个小时!」斐洛彷佛炸开了的大吼:「整整五个小时都在海底感觉海水灌进肺部完全不能呼吸胸膛好像爆炸一样还有、还有那海底的黑暗……」说到后来这一向坚忍的骑士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听起来好像很惨的样子。」流星突然有点头皮麻了想到自己之前在死亡蔓延中死了又活、活了又死的情况要是他也那样五个小时的话大概早就疯了吧!
    「惨?」斐洛惨然一笑:「如果不是懒惰宝石坚决的一再治好我我早就选择一死百了。」
    闻言流星抿紧了嘴半声不吭。
    见流星没有半点开口的意思斐洛终于愤怒的大吼:「将我陷害到那种地步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吗?」
    流星倔强的回话:「没有!」
    「你……」
    斐洛的脸因愤怒而扭曲得厉害甚至一把抽出了宝剑剑身冷冷的金属光照花了流星的眼。
    眼见斐洛举着凶器一步一步走过来脸上还带着疯狂的神色……难不成这家伙真被那五个小时逼得疯了啊?流星连忙大叫:「是你先说要杀我的!」
    斐洛的脚步一滞。
    流星嘴一瘪哀怨的说:「我无缘无故就当了什么末日然后你又跑来说什么我会毁灭世界一直说要杀我!冰彻斯又觉得我会惹麻烦就要用死亡蔓延杀我……」
    说到后来实在委屈极了流星索性豁出去的大吼大叫:「我不先杀你谁知道会不会你就反过来杀我啊!你看我不过想相信贝儿所以没有听赛米的话把贝儿也解决掉结果呢?我不就被贝儿抓来了!」
    「贝儿她只是听从菲洛斯特殿下的话。」斐洛急忙为贝儿解释。
    「那就算在菲洛斯特的头上好啦!我杀你就不对菲洛斯特抓我要把我关到裁决日才干掉就对了吗?」
    此刻斐洛脸上的疯狂神色早已尽退他有些结巴的问:「但、但是你想毁灭世界……」
    「神经病啊!我干嘛要毁灭世界?毁灭了世界难道我自己不会死吗?小白、亚蓝、亚亚还是赛米能活啊?」流星气得都快脑溢血了直想把棉被中的骨头丢出去狠撞斐洛的脑袋看看他会不会因此清醒一点。
    「但你叫做末日……」斐洛更加迟疑了。
    「那个我不知道啦名称又不是我取的。」流星气鼓鼓的双手环胸:「反正我一点都不想毁灭世界就对啦!只有疯到极点的神经病才会想毁灭世界!」
    听到流星这么说斐洛沉默了下来。
    我偷瞄……没表情但是有皱一点眉头很好很好!看来斐洛有那么一点点动摇了。
    流星差点想跳起来欢呼想想小白是绝对保护型的亚蓝是无敌攻击型的如果能多上一个死不掉治愈型的罪者斐洛的话那就是菲洛斯特狐狸也拿他们没办法了吧?哈哈哈!那他就可以在这世界上过得吃饱就睡、睡饱就抓宠物抓完继续吃的美好冒险生活了!
    「我得好好想想……」
    最后斐洛露出了疲惫的神色失魂落魄的荡出了房间。
    流星的眼神一闪比出了一个耶的手势:「动摇敌人计谋成功!」
    「本来想说要用在贝儿身上的说……结果斐洛先跑来了管他呢贝儿来了的话再用一次就好啦。」
    流星嘴一瘪:「臭小白、臭亚蓝臭赛米……连斐洛都回来了你们还不来救我如果不是菲洛斯特要等那个裁决日才要杀我我早死上一百次了到时候看你们到哪里去找个『流星』来救!」
    「让斐洛动摇是意外的收获不过谁知道他会不会动一动然后继续去听菲洛斯特的话!小白和亚蓝也不知道在磨菇什么……」
    流星有点不太安心的想该不会他们不想来救我了吧?
    「骨头!」
    流星一叫躲在棉被中的骨头马上一跳而出然后就藏到了流星的随身包包里头去流星拍了拍有骨头躲着的包包总算有点点安心的感觉了。
    「自由自在的元素风的孩子……瞬间移动。再来一次瞬间移动动动……还是不行啊!」
    流星啪的一声呈现大字型的仰躺在床上哀哀叫着:「太可恶啦!菲洛斯特肯定动了什么手脚怎么我什么魔法都用不出来……不过如果用瞬间移动就可以逃走的话菲洛斯特狐狸就不算狡猾的臭狐狸了!」
    「既然从船上没有办法逃出去的话……」流星揪起了眉头猜测:「那就得等船靠岸的时候落跑了菲洛斯特总不能把我一直关在船上吧?」
    「只是如果不能趁着上岸那时候偷跑成功的话一旦被关到真正的监牢里头我就完蛋啦!搞不好就真的被菲洛斯特关到裁决日啦!」
    流星的一张脸皱得像猴子一样也还是想不出逃跑的实际办法吼~要是他有小白或者亚蓝的力量就好了!
    什么末日引路人嘛god也太小气了要找人玩游戏好歹也要给点甜头啊!就算不送个毁天灭地的力量至少也要来把「据说」可以毁天灭地的「xx圣剑」……呸呸!我在说什么我可是魔族耶怎么也要给把「oo魔剑」才对!
    引路人的宝物就是罪者和星见啊……
    脑中突然想起了赛米的话流星更是不甘的抱怨:「什么宝物……都不来救我我讨厌菲洛斯特讨厌贝儿我不要待在这里……」
    骂着骂着流星的眼尾又酸起来了虽然说骂斐洛是种让他心乱的策略不过难道其中没有真正的心思吗?
    碰!
    房门突然被用力撞开盗贼皮斯那怪腔怪调的声音就从门口传来:「我说啊!贝儿你害羞什么啊反正流星也不是不认识的人……」说完后又小声咕哝:「虽然说现在是敌人就是了……」
    我抹……一把把眼尾的水珠擦掉流星从床上蹦了起来绷紧了脸死命瞪着没敲门就乱进来的家伙。
    这一瞪就看见许多认识的人畏畏缩缩躲在爱莲娜背后的安纳贝尔一脸沮丧的大块头阿基德走在最前头的鬼祟盗贼皮斯以及刚才才来过的斐洛也正阴沉着脸的站在皮斯的旁边。
    看见皮斯流星顿时有点紧张想到斐洛刚刚说他被绑在船锚上沉入海中的悲惨情状记得皮斯那时也和斐洛在一起该不会也一起被丢下海导致精神状态异常了吧?
    「嘿!好久不见啦流星。」盗贼皮斯不正经的打着哈哈。
    「不见你个头!」
    流星翻了翻白眼这家伙还是这么怪根本就没变嘛!在斐洛被丢下海的时候他八成没跟着被丢下去想来应该就是这样翼人毕竟不是什么凶狠的种族大概不忍心连皮斯一起杀了吧。
    「想不到你竟然是菲洛斯特殿下的敌人。」爱莲娜十分冷冰的说但是这冷冰之中却又带着点僵硬彷佛连她都有点不能相信这是事实。
    「那萨亚也是王子殿下的敌人吗?」阿基德急得眼框都泛红了。
    这时斐洛僵了僵身子安纳贝尔也同时愣了愣前者是因为听见了萨亚的名字后者却是因为想起她好像没有跟斐洛和阿基德说萨亚其实不是姐姐而是个哥哥的事情……
    流星古怪的看了看阿基德心想这家伙该不会还不知道小白是个男的吧?再转头看看斐洛咦?这家伙居然也露出关切的神色这两人……到底是真的不知道小白是男的还是决定学习丹采取「只要我喜欢有什么性别不可以」的爱情观?
    流星用着古怪的神色看向知道真相的安纳贝尔而后者则是露出了有点撒娇意味的抱歉神情:「我、我忘记说了啦……」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可以忘记?现在、现在难道要他自己承认当初说白萨亚是女的这件事……其实是他流星的恶作剧?
    那估计不用等到裁决日让菲洛斯特来杀他了当下就有两名悲愤的男人会各出一剑把他批成三块!
    流星苦着张脸慢吞吞的说明:「耶……白萨亚他是愤怒罪者……」
    那萨亚「哥哥」的事情呢?安纳贝尔努力眨眼要流星说明此事。
    「这我知道。」斐洛皱起眉头来。
    「他拥有愤怒宝石……」这不是废话吗?说得流星自己都想扁自己不过他就是不敢说小白是男的嘛!
    斐洛已经因为被他陷害沉入海中五个小时而在生气了现在又来个「心上人其实是『带把的』」的恐怖事实他、他的精神再怎么坚定搞不好都会被摧毁个一乾二净然后在精神崩溃之际顺手把他流星给收拾了。
    不是要你说这件事情啦……安纳贝尔继续用眨眨眼暗示。
    「他的保护罩强得要命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他。」
    流星欲哭无泪小白是有很强的保护罩可是都没人要去伤害他倒是自己连块木盾都没有偏偏待会可能会有两个暴怒的战士和圣骑士要收拾自己……
    「不是要你说这件事情啦流星!」安纳贝尔插着腰从爱莲娜背后跳了出来小责怪的说。
    流星死命瞪着安纳贝尔不要说!至少不要现在说等我逃跑以后你再告诉斐洛他们啦!
    「斐洛哥哥……还有阿基德!」
    安纳贝尔一脸歉疚的看着斐洛原本都打算开始解释了但是一旁的阿基德却用他那张哭泣的大脸逼近贝儿后者在这么具有威吓力的提醒之下不得不连忙加上阿基德这三个字。
    完了、完了!流星抱着头这辈子没这么后悔过自己的恶作剧。
    安纳贝尔继续带着她歉疚的神情说:「其实白萨亚他是一个……」哥哥……
    叩叩叩!
    节奏适中音量大小的敲门声适时响起三声响起后也没有猴急的继续敲下去显然外头的人是十分的有教养。
    「我去开门!」流星跳起来大叫把安纳贝尔那一句小小声的哥哥狠狠压下去。
    不等任何人作出反应流星马上七手八脚从床上滚下来然后冲到门边一把把门拉开。
    「菲洛斯特!」流星感动的看着门外那微笑得令人如沐春风的人一把抱住了优雅的王子殿下感动的说:「我好爱你的!你千万别走啊!」
    千万别让贝儿有时间说出白萨亚其实是个男人的真相啊!流星欲哭无泪的在心底补充。
    「呃?」
    饶是菲洛斯特这般冷静的王子殿下都不禁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本来是有点忧虑安纳贝尔这伙人都认识流星说不定会一时心软帮助他逃跑所以他才过来看看的怎么现在……他的宿敌却一副露出死都不离开他的样子?
    「快点放开哥哥啦!」安纳贝尔跳了过来拼命拉着流星抱住菲洛斯特的双手一副要争宠的模样。
    流星对安纳贝尔做了个鬼脸甘脆的放开了菲洛斯特他只是想让贝儿停止说明白萨亚的性别问题而已他对于继续抱菲洛斯特可没有半点兴趣。
    这时众人总算回过神来纷纷尊敬地对王子殿下行礼只有同样身为皇室的安纳贝尔仍拉着菲洛斯特的手一副深怕哥哥会被抢走的样子以及完全缺乏尊敬这种情感的流星正杵在一旁对安纳贝尔的举动翻着白眼。
    菲洛斯特对于妹妹的举动只是笑了笑然后对着众人说:「大家都起来吧。」
    「我是来告诉你。」菲洛斯特转头看向流星笑得甜如蜜水:「我们的目的地已经到达了。」
    「目的地?」流星警觉地觉得这肯定不是一个好地方。
    「是的末日岛。」菲洛斯特点了点头笑灿如阳的说:「你将一直待到裁决日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