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频频道 > GOD > 第四章 罪者,愤怒犯下的罪

    有个神色十分激动的人手上小心翼翼捧着一颗紫色的宝石脚下却跑得飞快一下子就跑到一个金男子的身旁。
    “斐洛队长!斐洛队长!你看这个是不是……”
    “Lust欲念最后的一颗原罪宝石。”
    斐洛缓缓从那人手上接过那颗紫色的宝石他已经寻找这颗宝石很久了菲洛斯特殿下这一年来就只有派给他这个任务他也是是找了一年。
    找遍西南东三块大6却丝毫没有收获不得己之下只好踏上了最后的一块大6北大6。这带给了他不少麻烦魔族现在可一点都不喜欢有人类在他们的领土上乱跑。
    虽然他们有共同的敌人魔王流星。
    但是魔族却坚持要亲手抓到他们的皇子也因此差点和通缉魔王的人类翻脸了好几次。
    即使现在好不容易在北大6找到Lust欲念宝石了但是斐洛的眼中却没有多少欣喜之色甚至带着淡淡的忧愁。
    找到Lust只是一个阶段而已事情可没有完结为了更进一步找到他的主人还得牺牲掉许多的生命虽然这是必要的牺牲但是仍不免让人有点哀伤。
    这场战争最令人哀伤的就是众多生命的牺牲。
    想到手上这颗宝石不知道要残害多少生命才找得到主人斐洛就觉得它似乎烫手了起来为了减少内心的那丝罪恶感他喃喃念了起来:“比起末日方的残忍我们残害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要忘了呀!一年前的那场屠杀几千人的生命就那样消失被愤怒罪者白萨亚杀死了。”
    白萨亚……
    想到这个名字斐洛仍不禁想起那双动人的琥珀色眼眸但更多的感受却是心痛那双琥珀色眼眸的主人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个温和微笑的青年而是个屠夫是个……
    背负杀戮之罪的愤怒罪者!
    想到这斐洛的心仿佛被刺了一下一年前的那场杀戮他却不能说自己没有责任毕竟是他们害死了那名单魔族白萨亚才会因此狂愤怒一年前……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菲洛斯特殿下、菲洛斯特殿下!”
    所有的起始罪者都慌乱了起来包括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安太西那股力量强大得几乎是让人打从心底感觉到恐怖。
    那股突然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是什么隔着这么遥远居然还能够被他们这些罪者感应到那绝对也是罪者的力量。
    斐洛非常的担心那个方位在东大6他自己才刚刚离开那里他知道那里现在唯一的罪者就只有白萨亚。
    难道白萨亚出了什么事情吗?
    但这怎么可能呢虽然他离开的时候城的守军已经差不多到了但那些普通人怎么可能伤害一名罪者?尤其是白萨亚他的罪者能力是保护要伤到他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时菲洛斯特喃哺的念:“想不到罪者的力量居然还能这样用把所有罪者的力量集合起来由引路人融合在一起再送去给一个罪者使用……”
    席修利叶冷冷的回应:“这次的末日非同小可你一开始就不该小看他。”
    菲洛斯特有点恼怒的看了席修利叶一眼不过后者一如往常的只有冷模他只好嘲笑了下自己何必和席修计较呢早该知道他永远都是个口无遮拦的人诚实得可限!
    他轻喊:“斐洛。”
    “是菲洛斯特殿下。”
    菲洛斯特对他命令道:“你和贝儿过去看看情况小心点情况不对的话马上就回来千万不要和愤怒罪者冲突。”
    “是。”
    这正合斐洛的意思事实上他早就着急的想拜托贝儿带他过去看看了。
    安娜贝儿点了点头她也很想过去看看一点完头马上就带着斐洛瞬间移动过去。
    “白萨亚……”
    他们俩一移动过去就看到了一个背对着他们的人影他的一头黑在空中狂乱飞舞他的脚下只有一具尸体躺在焦黑的大地上他的面前只有无尽的灰烬不管是空中还是地面上全都布满了灰烬。
    安娜贝儿注意到远处还有两个呆愣的人影那是白萨亚的同伴。
    除此之外此处空无一物。
    那个人影突然跌跪了下去双手捂着脸深切的悲泣:“喔!斐洛是斐洛吗?你看看看看我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啊!呜……”
    “萨亚哥哥……”
    一见到这样的情况安娜贝儿先心头一软后便红了眼眶。犯下这样的大错萨亚哥哥自己一定很难过吧!
    斐洛的心头一阵刺痛顿时忘了眼前这人可是敌人他急忙走了过去缓缓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希望能给他一点安慰温言道:“萨亚你、你别太自责你只是一时失控不是故意的……”
    “你可以抱着我吗?”
    斐洛一愣虽然不明白白萨亚的意思但是他的脸却完红了起来。如果只是抱那倒是无所谓反正都是男人抱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只是眼前这个男人却不一样他他毕竟是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
    白萨亚却完用双手环着胸颤抖着说:“我觉得好冷、好冷……”
    原来如此。斐洛在自己心中斥责自己的那些胡思乱想然后蹲下身除了同情外没有一丝杂念的抱住他温言安慰:“没事的别怕……”
    白萨亚微微回过头来看他那时斐洛却看见了血的颜色。
    他猛然推开了白萨亚但是仍太迟了点一道月牙已经划破了他的胸口幸好因为推开了白萨亚让他还来得及使出还原的力量抵销它没让那月牙直接刺入自己的心脏。
    这时安娜贝儿移动过来又瞬间带着斐洛移动走。双方之间隔着十几公尺的距离这个距离是够让斐洛及时用“还原”来抵消白萨亚的“保护”了。
    白萨亚缓缓擦掉斐洛喷在他脸上的血眼中一滴泪都没有他一边站了起来冷冷的说:“你居然能现我想偷袭我还以为这个偷袭方式很完美呢!怎么了你不是很喜欢我吗?居然还舍得推开我!”
    闻言斐洛的脸孔立刻绷住了他看着白萨亚的双眸低声说:“那是因为我看见你的眼睛是血红色的!”
    白萨亚一愣后淡淡的说:“原来如此我一杀人眼睛就会变红现在杀了这么多人颜色一定很可怕吧再也不是你喜欢的琥珀色了所以你才舍得推开我……”
    “住口!”
    斐洛怒吼一声他的心中隐隐作痛除了被揭疮疤的痛外更痛的却是眼前人的姿态白萨亚、白萨亚不是会这样说话的人!
    那眼前这人到底是谁?
    斐洛恨恨的吼:“你不是白萨亚!不是!你到底是谁!”
    白萨亚沉默下来看着空气申弥漫的灰尘缓缓的说:
    “我是因◎愤怒◎而犯罪背负罪恶的◎罪者◎。”
    听到回答斐洛反而愣住了他只是因为气愤才吼的并不是真的想问白萨亚是谁没想到真的得到了回答。
    “既然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白萨亚了下一次见面就是完完全全的敌人了。”
    斐洛冷冷的宣告完跟身旁的安娜贝儿说道:“我们走吧贝儿。”
    “嗯。”
    在安娜贝儿回答完后他们两人的身影也瞬间消失。
    此后白萨亚呆立在原地很久很久眼睛只是望着空气中弥漫的灰烬。
    这期间天剑扶着岚秋慢慢的走了过来岚秋早己惊吓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天剑却还是冷静的只是沉着脸不说话他还不能确定白萨亚到底生了什么事难道真的如斐洛说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白萨亚了?
    白萨亚听见了脚步声他试图开口说话但一开口才现自己的声音竟然颤抖得不像话:“天剑、天钊我、我……”
    最后他连一句话都无法说完整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话忏悔吗?有什么用?几千人的生命能够用忏悔来挽回吗?能够用忏悔来赎罪吗?
    他终于还是放弃说话了双手抓着胸口只觉胸口涨痛得几乎爆炸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他到底做了什么呀?做了什么呀!◎
    不行!他得开心才行要开心……白萨亚低头去看丹本想藉此加强“要开心”的念头却猛地将一口血吐在丹的尸上。
    糟糕!
    他连忙蹲下身用袖子拼命抹着那些血却越抹越糟糕最后他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丹在心中道歉。
    对不起我真的开心不起来我刚杀了好多人好多好多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的多你会谅解我现在没办法开心吧会吧……
    天剑只是默默的观察他然后……在白萨亚昏过去时他出手扶住了他。
    “他、他怎么样了!”总算稍微平静过来的岚秋开口问道。
    “昏过去了。”
    “废话我看的见!”岚秋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我是指他为什么昏过去。”
    “你这么问我我怎么会知道!”天剑更没好气的回答:“我又不是药师不过我猜他是因为接二连二的打击太大所以承受不住终于昏倒了事了。”
    “你一早这么回答不就好了吗?”岚秋咕哝了下然后开口问:“现在该怎么办?”
    天剑思索了下指着丹的尸体回答:“完找块地方把这家伙好好的埋了他好歹也是为了白萨亚而死的可不能让他死后尸体还受到污辱。”
    岚秋慎重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认识丹不过能够为了他人而慷慨赴义的家伙总是该给份敬意的。
    “那时白萨亚也该醒了我们再去找你的弟妹最后一起去找流星。”
    天剑低头看着昏迷的白萨亚后者连昏迷中也紧皱着眉头神色十分痛苦的样子。
    他不禁担忧的喃哺道:“如果是流星应该可以让这家伙重新振作起来吧!”
    “你们把丹埋了!”
    白萨亚呆呆的问他一醒过来就看见天剑和岚秋却没找到丹询问以后就得到了这个回答。
    “嗯。”
    天剑仔细解释:“我们把他抬离那个地方埋在很隐密的所在了你不用担心他会被人挖出来他可以好好的‘安息’了。”
    他特别!强调着安息两个字除了真的希望丹安息外也希望白萨亚不要兴起带着丹的尸体去找流星的念头麻烦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日日夜夜看着那具尸体白萨亚就永远无法忘记这个伤痛。
    白萨亚却保持沉默没有回答。
    天剑连忙转移他的注意力劈里啪啦的说了一堆事情:“岚秋的伤势很重我只能帮他简单包扎一下现在我们八成也被通缉了我也无法带他进城去找药师目前只能快些去找流星他们让月霞帮他治疗。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得完去和岚秋的弟妹会合不然时间一久他们若是被抓走了就不好了。哎呀!真是忙死啦!”
    白萨亚抬起头来淡淡的笑着:“说的也是那不要耽误了我们走吧!岚秋我憾你……”
    岚秋连忙说道:“不、不我可以走用拐杖就可以了。”
    白萨亚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说道:“那也好啊!你们应该都饿了吧我还是先去打猎回来煮食好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两人。
    岚秋看着白萨亚离去的背影直到他走远了才皱紧了眉头问天剑。
    “为什么他在笑我却有一种害怕的感觉刚才他冷冷的和敌人说话的时候我都还不觉得他可怕虽然我被那种宰了几千人的力量给吓傻了。”
    天剑不答反问:“杀了几千人以后你觉得哭和笑哪一个表情比较正常?”
    “……意思是他现在是异常吗?”
    “反正不正常就对了。”
    天剑打了个大哈欠无所谓的说:“反正他在抓狂屠杀几千人的时候都没顺便宰了我们两个现在也一定不会对我们动手的所以不用担心。哈啊!挖了一晚上的坟累死我了我们先睡会儿吧!食物弄好的话白萨亚会叫醒我们两个的。”
    岚秋奇怪的问:“总要有个人守着吧这里也许有猛兽也可能有人经过。”
    “别担心白萨亚早就在我们身周布下保护罩了就算有头龙从我们的顶上踩过去你也不会掉根毛的。”
    白萨亚快步走离天剑和岚秋的视线范围后脚步就慢了下来几乎是有一步没一步的走着。
    他听了天剑的话后原本打算立刻出去找岚秋的弟妹但是当他看向岚秋的那瞬间却在他的眼底看到“恐惧”。
    恐惧。
    是呀!他怎么能不怕呢眼前可是一个杀了几千人的杀人凶手没有人会不怕的吧?
    白萨亚自嘲到一半突然一阵恶心的感觉冲上喉咙连忙冲到树底下就蹲在树根旁吐了起来他之前根本也没吃什么东西所以吐了几口也就都没东西吐了他还是止不住那一波后反胃的感觉。
    干呕了好一会好不容易感觉好点了他站起来慢慢走到一条河旁想稍微漱个口洗去嘴里的那股酸味。
    走到河边却突然想起什么就此呆立在那里。
    现在的我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呢斐洛说我有血红的眼连岚秋都害怕我……他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踏近河流几步缓缓地低头看向河里的倒影就怕看见一双血红的眼嗜血的脸孔!
    河流反映出一个青年的脸孔模样很狼狈神色惊恐、头散乱一双眼睛湿润润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最重要的是眼睛的颜色是琥珀色。
    呼……还、还好!
    白萨亚一放松下来现自己刚才还能忍住的眼泪就这么掉下来了用手抹掉却又掉出更多眼泪最后他紊6不管了、不管了!
    “呜……哇啊!”
    他终于痛哭失声。
    ●“请一定要快乐。”●
    看到你死掉了我怎么会快乐
    丹、丹你怎么可以说完这么过份的要求没就这样什么都不管的死掉?就这样“安息”了?
    ●“你的眼睛是血红色的!”、“你不是白萨亚!你是谁!”●
    我当然是白萨亚!否则我还能是谁难道你想说我是杀人鬼、是恶魔吗?
    白萨亚悲哀的想也许、也许我真的是魔鬼把几千人都化为灰烬连岚秋都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他怕我怕我这个杀人狂……
    ◎小白!◎
    白萨亚突然一愣左右张望却没看见任何人他这时也明白了!大约又是罪者和引路入之间那种莫名奇妙有时候看到对方有时候甚至能对话的能力他想确认的问:“流星!”
    ◎喔喔喔亚蓝我真的听到小白的声音啦。◎
    ◎对啦!小白你到底在干什么呀快点回来你答应我说很快就回来的快回来呀!◎
    白萨亚连忙擦了擦眼泪深怕被现流星他在哭所以只好沉下声音回答:“好很快就回去等我。”
    ◎快快!你的房间我都给你选好啦!你一定会喜欢的!亚蓝也说那问给你刚好耶!还有还有我告诉你我又多了一双宠物他叫做……◎
    虽然知道流星应该还在说话可是白萨亚却没听见后面那句话这种对话能力实在太不稳定。
    我的房间……不管怎么样流星他们还是会接纳自己吗?
    白萨亚喃喃道:“但我杀了人流星杀了好多好多人你不怕我吗?亚蓝不会用厌恶的眼神看我吗?”
    安静了好久白萨亚几乎要认为流星没有听见他的话时声音却又响起了。
    ◎我问了亚蓝啦!他说力量是我们借给你的其中攻击力最强的就是他的“攻击强化”如果你要责怪的话就怪他好啦!◎
    闻言白萨亚的眼泪再次溃堤他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用你们借给我的力量犯了大错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道歉……”
    ◎快回来。◎
    “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