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频频道 > GOD > 第六章 最后激战展开

    利用完忌妒罪者的操纵能力来压制浮动的军心后她便被关押在菲洛斯特的书房当然是被捂住眼睛加上五花大绑同时还有席修利叶的严加看管。
    安太西则单独看管昏迷的骄傲罪者只要忌妒罪者敢妄动骄傲罪者就会第一个遭殃。
    即使如此安排斐洛仍感到很不安他总觉得末日手中应该还有更多筹码可以弄!用来对付他们。
    “贝儿?
    斐洛猛然停下脚步他的前方竟然有淡淡的人影闪现那是利用瞬间移动的现象他也感觉出来者是一名罪者但是他才刚和贝儿分开还听她说要去喂小人鱼的难道是王子有什么事情要交代自己吗?
    当人影显现时斐洛惊讶得不知该怎么说来的人有两个其中一人是他熟得不能再熟的人……
    “白萨亚!”
    斐洛戒“真以对的看著白萨亚他身旁还有一名魔族但并不是流星也非罪者所以他并不在意那人眼睛只是盯著白萨亚沉声道:“马上离开这里或者你希望一场屠杀在魔王岛展开?
    “我是来找流星的!”
    白萨亚却慌张得很急忙解释:“他、他知道亚蓝和亚亚被抓了以复喊着不要魔王岛上的人只要亚蓝和亚亚回来然后就用瞬间移动跑走了。你知道我不会瞬间移动好不容易才找到别人带我过来我只是想带走流星而已。”
    他有点沮丧的说:“他真的太胡闹了我实在拿他没有办法。”
    闻言斐洛是半信半疑却还疑惑另一件事情安娜贝儿应该已经感觉到白萨亚的到来了为什么迟迟没有过来查看?
    白萨亚对一旁的魔族说:“我想流星说不定是去找贝儿求情了他一直都没办法真的把贝儿当作敌人。”
    “我管他去死已经送你到这里了算我对得起丹那孩子现在我可不奉陪了再见!”
    “冰彻斯等……”白萨亚露出讶异的神色但他连话都后来得及说完冰彻斯就再次消失了。
    斐洛一旺原来如此如果是流星的话还真有可能绊住贝儿让她不会马上走开但?贝儿己不是以前的天真女孩了她不会因为心软而答应流星任何要求甚至有可能会设下圈套抓住流星。斐洛对这点很有信心。
    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是不是该绊住白萨亚让贝儿有机会行事斐洛想了想尽量柔声的说:“你跟我来吧流星最多也只能找贝儿而已他也不能做什么在找他之前你不如先和我去看看天剑吧、他受了伤你一定很担心吧?
    白萨亚看了看他犹豫了下有点无奈的回答:“好吧我也很想见见天剑他的伤势还好吧?
    “不是很好还下不了床。”斐洛随口回答后示意他跟上来然后自己也迈步朝天剑的房间前进。
    “这样吗……”白萨亚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见斐洛走远了他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梳星?”
    安娜贝儿抱着小人鱼正要走去厨房拿点蚯蚓来喂他边走嘴里还边哼着小曲儿她眨了眨眼睛似乎觉得这是幻觉但是就算眨眼也眨不掉眼前熟悉的人影头红得像火和金色的双瞳这特征实在让人远远的就可以认出来。
    “贝儿……”他有点迟疑的开口喊。
    安娜贝儿贪看着流星但是却也不走近他她实在明白知道流星会出现在这里恐怕不是为了见她……杀她倒还有可能的多。
    “我有事情想求你……”
    流星迟疑了一下自己一步步走过来彷佛知道猛然靠近会把安娜贝儿吓跑他走得很缓慢这的确让安娜贝儿在迟疑了一下后还是没用瞬间移动离开她想着等到流星再走近些她也来得及离开所以再多几眼吧再看一眼就好。
    安娜贝儿看着看着却突然在流星的背后现一个人影:“流星小心你背后……”
    “呃?流星一愣转头到一半却有一把尖刃从他胸前穿出。
    “流星!”
    见状安娜贝儿出一声尖叫她已经看清那个人影竟然是个女魔族这时那女魔族用狠毒的语气开口说:“只要杀了你魔族就可以迎接魔王的登基了!”
    流星看见了后头砍杀他的人用绝望的语气喊出那人的名字:“火华姐不要!”
    火华却再次举起了刀子挥下……
    安娜贝儿在这当下几乎是反射性的放开了小黑施展了瞬间移动移动到了流星身边?然后带着他再次移动到别的地方仍然在这条走廊上但是离火华却有很长一段距离如果火华打算再次攻击流星的话安娜贝儿也有足够的时间再次施展瞬间移动。
    安娜贝儿刚移动完就突然感觉到心口一阵凉她当机立断的抛下手上的人然后自己移动走再次显身时她离流星和火华都有一段距离流星正慢慢爬起身来他的手上正拿着一把刀子刀子上还淌着鲜红的血。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血渍虽然刺的位置正是要害但她在刀刚碰到自己的瞬间就移动走了所以刀子刺得不深伤势下算重。
    安娜贝儿叹了口气自己果然还是太大意了一见到流星被刺耕慌乱了手脚没想到这竟会是一场为刺杀自己而设下的诡计。
    安娜贝儿看着流星歪了歪头思考又看看被丢在地上的小人鱼祯丢下的他看起来很是有些不满正在地板上翻滚着闹脾气流星却连看他一眼都没有至此安娜贝儿十分肯定的说:“你不是流星。”
    流星站在原地全身肌肉绷紧似乎蓄势待。
    火华笑了声了解的说:“因为我刺了他一剑却还没事吗也是流星可没这么强壮。”
    “不是的。”安娜贝儿轻声的说:“因为流星不会杀我的就算他恨我恨得要死嘴里老喊着要杀了我但他不会真的下手的他一向刀子嘴豆腐心。”
    加上他又完全不理会小人鱼小人鱼对于“流星”似乎也没有任何亲近的意思……这些安娜贝儿却都没说出口只说流星不会杀她。
    火华收起了笑容淡淡的说:“那倒是下一定这次你们真惹恼了他他的怒火烧遍所有能利用的东西。”
    闻言安娜贝儿的神色沉了下去低声说:“如果是你们来杀我的话那……斐洛那边肯定是萨亚哥哥了。”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他只交代我们来对付你而已。”
    安娜贝儿咬了咬下唇不管流星想做什么白萨亚一直都是斐洛的死穴想到这她便想立刻移动去斐洛那里。
    “你不想办法对付我们吗?”火华笑了下:“你走了我就让他变成菲洛斯特的模样虽然这招对于你们罪者是没有什么用不过一般人可不会如果军队看见菲洛斯特王子下令放弃魔王岛全军撤退回西大6去抵抗魔族的话你想他们会不会照做呢?
    似乎是为了验证她的话那个“流星”的身!影立刻开始扭曲变形没多久“菲洛斯特”就出现了。
    安娜贝儿皱了皱眉头这的确会造成魔王岛的大混乱说不定会让丽王岛众人趁机逃跑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们两人用瞬间移动移动到遥远的地方去!最好是传送到够置他们于死地的地方?
    “小心点小女孩。”
    看见安娜贝儿露出了阴冷的眼神后火华平静的说:“我们可没你想像中的好对付。”
    菲洛斯特走在走廊上姿态优雅身边没有卫兵只有斐洛和安娜贝儿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复王子殿下一路走过去时斐洛不时拉住走廊上的士兵要他们去通知军队之中小队长层级以上的士兵到大厅来集合。
    最后当王子殿下走到大厅时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大厅正互相窃窃私语直到看见王子殿下的到来才陈复到立正的姿态但是王子殿下却让斐洛示意大家随意行动然后继续等待其他士兵。
    当整个大厅差不多有一半的空间都挤满了士兵没斐洛才上前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虽然士兵原本就不怎么吵闹虽然早先被命令可以随意行动但是王子殿下在此有谁敢大肆吵闹?最多是互相交换眼神或者是陕且低声的交谈几句话而已。
    当斐洛一下令安静后整座大厅立刻宁静的连呼吸声都隐约可闻。
    这时斐洛走回到复方菲洛斯特王子殿下走上前沉声下令:“所有士兵听令魔族入侵西大6全员立刻整装赶回西大6救援。”
    军队的众人一听到这个命令人人脸上都露出掩不住的激动神色若不是王子殿下还在这里恐怕大家早就欢呼起来了。
    见状菲洛斯特露出了一丝笑意转身离开时正好看见安娜贝儿的脸上也挂着异常得意的笑容他连忙咳了一声朝她瞥了一眼这才让她收起了那抹笑容只是嘴角却还是上扬的。
    三人宣布先后立刻离开大厅不知是否不赶时间的缘故安娜贝儿并没有施展瞬间移动三人是迈步离开的。
    书房的门一被打开菲洛斯特立刻抬起头来却是安娜贝儿走了进来这时菲洛斯特的眼神一个尖锐立刻魔声问:“你是谁?
    同时席修利叶也展开翅膀一个飘飞上前挡在菲洛斯特和安娜贝儿的中间。
    “果然瞒不过引路人。”
    安娜贝儿偏了偏头眼神瞄向角落被五花大绑的亚亚然后才大刺刺的对菲洛斯特说:“算啦!反正本来就没打算瞒过你。”
    这时安娜贝儿的身后又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斐洛另一人却赫然是菲洛斯特的模样。
    这时菲洛斯特才终于露出讶异的神色这时才注意到眼前的安娜贝儿居然给他一种十分独特的感觉彷佛她就是和别人不同……他立即明白过来低语:“是你……你冒充我对军队下令?
    安娜贝儿一笑伸出手腕露出上头的手镯然后一把摘下了镯子她的形貌立刻开始起变化最后变成了一个红金眼的魔族男子正是菲洛斯持的死对头末日引路人梳星。
    菲洛斯特也不吃惊反而沉稳的问:“你把贝儿和斐洛怎么了?
    流星耸了耸肩回答:“找人拖住啦!”
    拖住两个罪者?
    菲洛斯特皱了皱眉头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斐洛被拖住倒还是有可能的但是贝儿怎么会被拖住呢她只要一个瞬间移动就可以过来了甚至还有时间先带上斐洛再一起移动才对。
    菲洛斯特暗暗心惊他果然还是太大意了吗总认为末日引路人是十从不王动出击的人?就算要出击应该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准备完毕所以才会掉以轻心。
    流星嘿嘿一笑:“你这下子输惨了吧!”
    “为了安抚军心你让亚亚把操纵之力放在军队这就是你犯的大错误!你等于把整支军队都送给了亚亚我只让亚亚解除操纵大部分士兵只让留守在你书房附近的士兵继续被她操纵再加上安娜贝儿和斐洛都被拖住了你就成了什么都不知道的笨蛋!”
    虽然流星表面上说的轻松私底下却偷偷庆幸他可是花了好大的工夫才终于用引路人和罪者的奇妙对话能力联系上亚亚的又费了大的工夫才终于说服亚亚这么做。
    如果不是跟她说这么做才能救出妈妈而且他还再三保证亚蓝不会出事她还不肯做呢“
    菲洛斯特故作镇定的说:“那又如何我己不太在乎军队了如今我早已有了更好的威胁筹码。”他淡淡的说:“难道你忘了你的骄傲罪者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他吗?
    流星却眨了眨眼笑着说:“试试看?
    闻言菲洛斯特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搞不懂末日引路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或者只是笃定自己不会杀死现在唯一能拿来威胁他的骄傲罪者?
    菲洛斯特冷笑了一声不但在心中告诉安太西为了刺激流星还说出声来:“安太西?杀了骄傲罪者。”他停顿了一下再次下令:“席修杀了末日身后那两人。”
    闻言席修利叶伸出手一阵光芒从他手上出渐渐凝聚成型却不是他以往用的书籍形状而是凝聚成了一把剑这时变成菲洛斯特的那人也拔出剑来他可没那么好的善心?等待席修利叶把战斗准备作完。
    他立刻举剑上前砍杀席修利叶另外化作斐洛的人也抽出了剑但他举剑的姿势却很奇怪他的手握着剑柄的部份剑身却直直的朝下整把剑就直竖在身体的正前方不像是战士挥剑前的准备倒像是魔法师拿着魔杖似的。
    这时剑快要砍到席修利叶的身上时他的眼神朝着假的菲洛斯特一瞪两片羽翼一扇?强大的光线从他身上出直直地朝着假的菲洛斯特轰去复者即使及时的跳开来了却无可避免的被无孔不入的光扫中。
    整个房间被强光笼罩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却有两声轻微的碎裂声响起。
    当光线散去时流星身旁的两人已经不是菲洛斯特和斐洛的容貌了却是两名魔族举着剑的是名男性魔族另一名却是拿着魔杖、穿着法袍的女魔族。
    “原来是魔族两六人物都来了。”菲洛斯特淡淡的笑着说:“真大胆不知道若是魔族大皇子日向和皇女月凝从此失踪的话魔族会有什么反应?”
    日向却没被这个挑衅激怒眼神仍旧专注的看着席修利叶后者手上已经举着一把由光线所凝聚成的剑这次他不敢轻易上前了对于那把越常理的光剑他没有把握自己手上的剑是否能够挡下而席修利叶比常人更高大的身体和两片羽翼也着实让人感到不小的压力。
    席修利叶也是个不脱泥带水的人他凝聚出光剑后立刻就出剑砍向日向日向连忙运用身法躲开同时朝席修利叶没有防御的身侧出了一剑原本还心中一喜觉得这人虽然气势和力量都惊人剑术却不怎么样这防御真是漏洞百出……他的剑砍到席修利叶的腰侧十公分?就这么十公分的距离他却无法再砍进那么一下点。
    席修利叶身周的光芒就像是盔甲一样牢牢保护着他这时他回过身来看见日向难看的脸色他冷冷的说:“我没必要防御。”
    一道闪电从后方出准头却歪了一大半根本连席修利叶的衣角都扫不到但是席修利叶却一个横跨步主动迎向这击闪电原来月凝一看清了状况立刻放弃攻击席修利叶转而攻击菲洛斯特
    这时日向一个出剑想阻止他去救援菲洛斯特但是席修利叶却毫不在意日向的剑他身周的光芒直接撞开了那把剑然后挡在菲洛斯特的跟前闪电毫不留情的击中了他强大的撞击甚至掀起了一股风将周围所有的摆饰全都吹到墙上撞了个粉碎。
    月凝立刻再闪电一两三……似乎不把这整座书房变成废墟绝不罢休?
    轻烟散去菲洛斯特仍然坐在书桌后方被挡住的他是毫无伤而充当盾牌的席修利叶仅仅是丝乱了点衣物破损了些而已。
    “她打中了你?菲洛斯特皱着眉头看席修利叶的衣物。
    席修利叶摇了摇头解释:“她选的庞法很好!光芒没办法完全挡下闪电不过没关系不会伤害到我。”
    闻言日向和月凝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菲洛斯特轻声说:“魔族大皇女果然名下虚传?立刻就判断出该用哪种魔法来攻击大皇子也挺让我吃惊的一向只闻第一将军的魔害从来听说大皇子也有这么好的剑术……说到这大皇子和大皇女都来了那第一将军呢?
    闻言流星的眼中闪动着光芒一副贼兮兮的模样。
    见状菲洛斯特的脸色又沉了下去连大皇子和大皇女都亲自出动了那第一将军没有道理还待在魔宫里头想来他若不是在斐洛那里便是在贝儿那。
    斐洛还有还原能力可以自救若是贝儿遇上了第一将军说不定仓卒之下还真的无法自保菲洛斯特越想越是心惊连忙下令:“席修快些解决他们赶去支援其他人。”
    席修利叶立刻展开了凌魔的攻势日向和月凝只得左右闪躲日向的剑对他没有用只得不时抓过月凝东闪西躲月凝的闪电倒是还能阻上一阻但也仅仅是如此而已若不是席修利叶还要分心护着菲洛斯特日向和月凝早就败得连命都没有了。
    但就算如此他们两人还是节节败退不时出现惊险画面幸好日向的身法不是普通的强悍总是在千钧一之时闪过攻击但他也因此气喘连连显得很是疲累。
    流星一边轰出几颗火球想逼退席修利叶但是后者只是翅膀轻轻一挥火球便灰飞烟灭他惊呼:“大哥、大姐!”
    然后他又连忙转头对着角落的亚亚喊:“亚亚!快帮忙!”
    菲洛斯特一个皱眉终于站起身来走到忌妒罪者的身旁想打昏这个小女孩他的手才刚举起时一个人影利用瞬间移动过来挡在他和亚亚的中间。
    “怎么会是……”
    菲洛斯特脸色!怪白的看着瞬间移动过来的人那竟是……骄傲罪者!
    怎么可能那安太西……
    “安太西死了。”
    流星连忙一个瞬间移动躲到亚蓝的身喂现在这里可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还顺便偷摸了亚蓝的金一把但是没者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流星哼了一声趾高气扬的说:“你没想到亚亚早就把操纵之力放在亚蓝身上了吧!是她操纵着亚蓝杀了安太西若是亚蓝自己恐怕还不愿意杀人呢!不过若是亚亚她才不在乎死个讨厌的人。”
    闻言菲洛斯特的脸色真是难看到极点他咬着牙说:“她、她怎么会把操纵之力放在同伴身上……”
    流星抓了抓头嘿嘿一笑:“那是因为不这样做亚蓝不会让她跟着自己去战场啊!”
    当初和亚亚通讯时流星十分怀疑亚蓝怎么可能肯带亚亚到战场上去逼问连连最后还出动白萨亚进行怀柔攻势亚亚才终于小声的承认她操纵了亚蓝。
    当时流星当然没跟她生气还差点尖叫欢呼了起来有亚亚的操纵加上亚蓝自己的恐怖攻击力他肯定不会出事的。
    这时流星转头朝着还在奋战的两人喊:“大哥、大姐到这边来!”
    闻言日向立刻一个后跳跳到月凝的身他后者抓住了日向立刻一个瞬间移动移动到了流星身旁众人就像在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全都躲在亚蓝“这双母鸡”的身后当小鸡?然后戒慎恐“具的看着席修利叶这双危险的老鹰。
    “好啦!”
    有了亚蓝这个级护身呵以后流星可就天不怕地不怕了他得意洋洋的说:“把亚蓝的解药交出来我可是个好人你交出来我就让你走。”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菲格斯特平静的回答。
    流星瞥了瞥嘴不信就算了!他可是真的想让菲洛斯特走的反正白萨亚已经打算杀死斐洛了斐洛是起始一方唯一一个宝石力量还没有满的只要杀了他懒惰宝石就装不满了?那这场游戏也不用玩了。
    “而且你以为我会让一个宝石力量已经装满的末日罪者有机会醒过来吗?”
    菲洛斯特轻笑了起来心情看来却是十分愉快说:“除了斐洛的还原之力以外我相信你们是找不到其他让他醒过来的方法了所以……就算你把他带走他还是我的人质。”
    这次换流星的脸色大变了。
    奇怪的是连菲洛斯特的脸色都变了。
    罪者……消失了一个!
    斐洛猛然朝那名突然消失的罪者的方向望去心头大是震惊消失的人是谁?
    “你们杀了亚蓝!”白萨亚突然大吼。
    白萨亚的反应让斐格一愣这才想到从那消失的罪者的位置看来是亚蓝和看管他的安太西但亚蓝在吃了菲洛斯特王子的药后是不会再酲过来了说不定真是安太西杀了亚蓝……但为什么呢?
    该不会是安太西擅自行动的结果吧那家伙一直都不太受控制。斐洛忧心忡忡的想。
    “为什么要杀他!我只是来找流星的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
    斐洛抬头看著白萨亚后者却是泪流满面这让他忍不住想辩解:“听我说你别激动?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呃!”
    斐洛突然感觉到背后的心口处一痛他的还原主力几乎是同时动了那致命的伤口在这力量之下也完全无法夺走他的性命。
    但是白萨亚明明站在他的前方根本没有动作斐洛想转过身去看看偷袭他的人是谁。
    这时白萨亚终于出手了他用保护罩牢牢罩住了斐洛后者才用还原之力解除了保护罩但就那解除的一瞬间背后的偷袭者再次把武器刺入他的心口这时还原之力再度动?治疗他的伤口然后又是白萨亚的保护罩……这几乎成了一个生与死的回圈!就看谁先受不了而停下。
    好快……斐洛在生死之间徘徊时脑中唯一的想法是那刺杀他的人绝不是罪者但却绝对的强大这么强大的人到底是谁?
    不知道过了多久斐洛只觉得非常的久但他现在是度秒如年感觉实在算不得准。
    但觉得这时间很久的入显然不只是他而已白萨亚不断重复着用保护罩困住眼前的人?见斐洛挣扎在生与死之间他也绝不好受那就好比自己像是机械一般不断重复着杀人的举动虽然真正将剑刺进斐洛心口的人并不是他但是他绝不会认为自己不是杀人犯。
    “你为什么不死呢你的宝石力量还没满吧?
    最后白萨亚终于忍不住大吼吼道:“如果你死掉了游戏就不能进行下去了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再继续这样争斗下去了一切、一切都会结束……”
    闻言斐洛终于停下了用还原之力消弭保护罩的举动抬头看著白萨亚。
    原来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那消失的罪者恐怕也不是亚蓝而是安太西吧?虽然不知道末日是如何救出骄傲罪者的但他知道末日一方是不可能为了结束一切而牺牲愤怒罪者的。
    白萨亚流泪原来不是因为愤怒罪者的死却是为了他的死吗斐洛幽幽的叹了口气:“也好如果我死就能解决的话那真是方便得很……但我有个请求请你答应我放过贝儿和菲洛斯特王子殿下。”
    闻言白萨亚反而一怔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这时斐洛高声喊:“我会努力压抑住还原之力请一击绞碎心脏这才能够杀死我。”
    说完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消弭了白萨亚的保护罩然后尽全力压抑住懒惰宝石的还原之力感受到一股剧痛从心口传来再来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袭来……
    从头到尾他都垂着眼廉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白萨亚眼睁睁的看着斐洛的胸前爆出了一股血花然后缓缓的倒下他忍不住伸手去扶住他但显然是无用的斐洛早己断了气摔在地上或者被搀扶都是以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白萨亚扶着斐洛还来不及把他放倒在地上他整个人竟然化为粉尘叮咚一声一颗宝石摔在地上。
    白萨亚呆呆的看着满地的粉尘和那颗宝石一时之间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回神!”
    白萨亚一愣抬起头来映入眼帘是一张绝世貌美的脸孔他有些迟疑的开口:“师父?我……”
    第一将军冷摸的瞥了徒弟一眼淡淡的说:“我知道刚才的事情很残酷但收起你的罪恶感我们还得去找流星他们事情该结束了你也希望别再有任何人牺牲了吧不管是流星?或者是你刚刚答应他的贝儿和菲洛斯特。”
    闻言白萨亚无力的点了点头才刚要迈步却在心中听到流星的声音……小白!你做了什么呀斐洛的懒惰宝石怎么满了!
    宝石满了……
    白萨亚震惊的踉跄了两下纵然皇弥叫唤了好几声他还是久久说不出话来最后只有喃喃:“怎么可以满呢你满了……斐洛的牺牲算什么?
    皇弥一听到徒弟的喃喃便明白过来了事情如此展连第一将军都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捡起地上的宝石放在白萨亚的手上吩咐:“收好。”
    白萨亚低头看着手上的宝石装满力量的宝石确实有些不同着微微的七彩光亮十分的美丽但他却觉得这七彩光十分的可惜。!小白不要杀斐洛!亚蓝需要还原之力来复原不然他会永远都沉睡的!1
    听到梳星再度传来的话白萨亚的脸色猛然刷白只觉呼吸困难了起来……
    安娜贝儿气喘吁吁这两个人实在难缠得紧他们似乎打定主意要闪躲!根本就不攻击?只是不断的闪躲两人的度都非常的快自己的瞬间移动虽然快但当自己移动到对方身边时对方早就闪躲开了。
    简直像在玩躲猫猫似的……她不禁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等等……全力闪躲根本不攻击?
    安娜贝儿皱起了眉头这两人真正的目的该不会在拖延时间吧?
    但是哥哥那里并没有罪者斐洛那里却有一个……多半是白萨亚吧但是斐洛的还原之力那么强根本不可能被杀死。
    那么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难不成……是要救出亚蓝吗?
    但是没有斐洛的还原能力就算他们真的带走亚蓝也是没有用的。知道真相的安娜贝儿不禁起了一丝冷悯。
    安娜贝儿停下了瞬间移动轻轻的说:“好了我不想跟你们耗下去了若你们想假扮我哥哥便去吧只是你们也不一定来得及施展诡计。”
    她说完后正想去寻找斐洛却突然现……消失了一个罪者!
    安娜贝儿愣了情那个方向是安太西和亚蓝消失的人是谁?
    想到一半她一个瞬间移动正好躲过了火华的偷袭然后又一个瞬间移动再次闪过了丹的攻击她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普通人的偷袭是没有用的。”
    “那么罪者的攻击呢?”
    安娜贝儿一愣抬头看向声音来源那里的确有个罪者虽然罪者在她的正前方她却感觉到背后有危险立刻一个瞬间移动。
    当她再次出现时已经看清了来人的模样那是被他们以魔王岛的安全换取来的人质?欲念罪者含笑他的身旁还站着天剑。而偷袭自己的却不是罪者甚至不是人类那是一抹紫魂。
    天剑一个弯腰捡起了被遗忘在地上的小人鱼摇摇头佩服的说:“小黑。刚你也太猛了这边都快打成废墟了你还能睡觉这功夫比养你的流星都魔害百倍。”
    小人鱼张开了眼睛眨了眨他的大黑眼睛看清楚是天剑后他友好的用鱼尾拍了拍他。
    看见含笑安娜贝儿只是一开始讶异了下但随后也不奇怪了含笑也能感觉到罪者的消失他现情况不对的话的确是很有可能会跑出来。
    她试着威胁:“难道你们不在乎魔王岛众人的安危了吗?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刚去把所有人都放出来了。”
    天剑说的很有自信但是事实却不是如此他随着塔斯凡去放了地牢中的大部分人但是一些比较重要的人质却连塔斯凡都不知道在哪里岚秋和岚冬就没被找到。
    “怎么可能……”
    “你们的勇者带我们去放出来的呀!”天剑故作无辜的说:“你知道勇者总是不屑用人质这种手段的嘛!随便骗骗就带我们去啦!”
    安娜贝儿有些狐疑的看着天剑她知道塔斯凡最近和他们很疏远从哥哥来到魔王岛之后便是如此但是他还不至于敢这么做才对。
    “我只是骗他我要动一点小手脚绝不会放走囚犯。”天剑耸耸肩说:“你知道我只是说岛上军队那么多担心什么我们哪有可能逃呢他就信啦!”
    “那塔斯凡呢?安娜贝儿轻声说。
    “杀掉了。”天剑随意的回答。
    安娜贝儿的眼底闪过一丝愤怒。
    含笑看了天剑一眼虽不知道他为何说谎塔斯凡只是被打昏后五花大绑的塞在床底而已但他己习惯由天剑去交涉天剑既然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虽然也很有可能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有趣。
    安娜贝儿深呼吸一口气压抑下内心愤愤不平的心情后说道:“我不想和你们纠缠……”
    “罪者少一个谁?含笑突然开口问。
    闻言安娜贝儿皱了皱眉头连末日方的欲念罪者也不知道死的人是谁吗?
    “她不知道。”天剑却先回答了他光是看安娜贝儿的表情也猜得出来。
    心思被猜出来安娜贝儿应该有所回应就算是毫不理会的用瞬间移动离开都下奇怪但是这时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因为她的心思已经全放在另一件突的事情上了。
    含笑也皱了下眉。
    居然又有一个罪者消失了……那是谁是斐洛还是白萨亚?
    这次安娜贝儿震惊的程度绝不是刚才可以比拟的因为这次这两人全是她认识甚深、甚至非常喜欢的人她刚才即使知道斐洛很可能碰上白萨亚也绝没有想过他们两个之间会出现死亡。
    姑且不论这两人之间的交情他们一个人的力量是还原另一个却是保护这怎么可能会闹出死亡依他们的力量类型就是要打伤对方都有些困难了。
    过去看看……安娜贝儿的想法刚起时却又马上想起如果死的是斐洛那表示白萨亚用了不知名的方法杀死了拥有还原之力几乎是不死身的斐洛所以她现在移动过去对上了白萨亚绝不会有好事如果死的是白萨亚……那她不移动过去斐洛也不会有什么事。
    还是先去哥哥那里才对!想清楚后安娜贝儿但她一回神时却现自己身啁全是紫魂显然含笑正想攻击自己她想也不想就用瞬间移动离开。
    当她再次出现时很惊讶的现流星等人居然也在这里正想问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菲洛斯特转过头一看见她立刻大吼:“贝儿你身上……”
    不用菲洛斯特说完下头的警告安娜贝儿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上居然附着了一个紫魂?那紫魂的双手正握住了她的脖子……
    “哥哥!”
    安娜贝儿只来得及尖叫了一声从此没了声音……紫魂已经把她的咽喉捏断了她的一双美目看着哥哥流下两道泪水然后那双美目就失去了光彩却还是没有闭上安娜贝儿竟是至死都睁着眼睛看哥哥。
    当紫魂达成含笑的命令后终于放开了安娜贝儿让她斜斜的倒在地上。
    菲洛斯特张着嘴却连妹妹的名字都喊不出来想伸手去抓住安娜贝儿却被席修利叶及时挡下……那个紫魂可还站在安娜贝儿的尸体旁。
    这时流星走上前脸上似乎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他翻过了安娜贝儿看见她睁着眼两道泪水横过面容脸上神色惊恐而……
    流星还来不及看清安娜贝儿死前的神情她却突然出微微的亮光然积无声的化为粉尘在流星还反应不过来时他的手上就只剩下一颗宝石宝石散着七彩的光芒。
    一时之间起始和末日都默默无语的看着那颗宝石。
    许久菲洛斯特用异常平静的语气说:“你赢了末日我的罪者全数死尽而你只牺牲了一个骄傲罪者。”
    闻言流星回过头去看着亚蓝此刻亚亚已经把她身上的束缚全都解开了她整个人腻在亚蓝身上……如果亚蓝有神智的话一定不会在这么严肃的场合让亚亚做出这样的举动。
    斐洛己死亚蓝再也不会复原了只会服从亚亚命令行动的他和死了有什么差别?
    亚蓝再也不会骂自己胡闹再也不会用闪电来管教自己就算自己随便乱摸他的头他也不会生气了
    安娜贝儿也死了一个风华正盛的活拨女孩却被活壬生的捏断咽喉而死……她一定很害怕吧?
    流星握紧了手上的宝石脑梅一直闪过一个声音……
    ◎那我们就可以一起洗澡了流星。◎
    流星闭上眼睛梳下两道泪水。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没有希望这种结果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