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历史军事 > 乱唐诡医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来者不善

仙师见场下众人皆是露出崇敬之意,神情越发趾高气昂,言语之中也越发大言不惭。在顾醒瞧来的雕虫小技,却被仙师标榜为神明之能,以此来妖言惑众。
不知是边陲小城的百姓无知,还是兵荒马乱的时局让人逐渐迷失自我,才愿相信鬼神,不愿相信城中的衙署城官。
但在顾醒看来,此情此景实属无奈。若是真能有所依,又何止于此。而百姓的荒唐,又何尝不是与深宫中人的帝王心术紧紧相连?但求天下太平,在此时变做一纸空谈,只是反复被人拿出来调侃时,能博得一点侧目。
不问苍生问鬼神,多么可笑却又可悲的话语啊……
只是眼前的“仙师”,却是那么自信。此时此刻将百姓都踩在脚下,犹如神明。而那张略显苍白的面容,无论用何物“装裱,都显得可笑且滑稽。顾醒依旧看的津津有味,这种哗众取宠的表演,已许久没能瞧见了。
像是那人人得见,却并非人人胜任的“脱口秀”,言语之流倒是其次,但乖张之才却是外里挑一。人言之、敬之、仿之,学以致用。但却鄙之、唾之、恶之,避之不及。便是这种矛盾,造就了话题。
也是这种矛盾,让百姓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说书人手中桃花扇一摇,便是道不尽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只是,顾醒心中明了,面上却是比谁都信服。连连拍掌叫好,还不时催促,“仙师,何时再展神通?”
仙师倒也不慌不忙,披挂在身的法袍迎风一展,仙风道骨一览无遗。可这堂堂“仙师”,却并未应承,而是一把抓起身前香台上的桃木剑,剑尖一点香灰,往天上一挑,口中“咦咦咦咦咦”的嚷个不停,“五雷猛将,火车将军,腾天倒地,驱雷奔云,队仗千万,统领神兵,开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
在“仙师”口中念念有词之际,他周身开始散发白色烟雾,从身体向着四周扩散,烟雾略有些刺鼻,离得太近会睁不开眼睛。顾醒嘴角一挑,便要跃上祭台,却不曾想被陈浮生一把拽住,附耳说道:“此时切莫动手,你这一去恐怕会遭致无妄之灾。不仅不能揭穿骗局,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顾醒并未逞强,却是一把勾住陈浮生的脖子,悄身说道:“浮生,可以啊!心思如此缜密,当世大才啊。”
陈浮生闻言脸颊微微一红,却是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就在两人寒暄之际,祭台之上已是云雾大作,将原本空旷之地遮掩的严严实实。而那“仙师”不知用了何种手段,竟是高悬在半空之中气定神闲,俯瞰脚下的芸芸众生。
若说刚才不过是障眼之法,此时却是“实实在在”,让人不得不叹服其手法高明。一众不明真相的百姓连忙俯身跪拜,口呼“真仙下凡”,场面一时无两。顾醒也顺势跪下,却并未安分守己。而是悄身在人群之中穿梭,向着祭台右
侧挪了过去。
陈浮生刚才与顾醒眼神交汇,便已明了对方所想。虽不知此时顾醒思绪恢复了几分,但却还是顺其心意,朝着祭台左侧摸了过去。两人一左一右,走的悄无声息。而那些起起伏伏的百姓,便是两人的天然屏障。
许是觉着脚下百姓皆已跪地臣服,那漏洞百出的“仙师”已是得意洋洋。想来他如此行事绝非第一次,只是此间百姓竟是如此好骗,无需再施手段,便可将麻香城玩弄于鼓掌之间。
可让人出乎意料的是,那白色雾气颜色突然骤变,颜色由白转淡,在趋近于透明之时迅速变为淡黄,还有刺鼻味道不断溢出。悬在半空中的仙师似乎对这一切早已知晓,并未感到慌乱。倒是场中跪拜的百姓,纷纷捂住口鼻抬起头,望着这淡黄色的雾气。
仙师依旧稳坐钓鱼台,环视四周后抬手安抚道:“诸位,诸位不要惊慌。这不过是本仙师略施手段,将瘟疫汇聚于此,片刻后便可一手荡去这瘟魔病灾。”
“仙师”言语之间有几分闪烁,显然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紧张。许是还未到约定的时候,便提前放出来了,让他也有些乱了手脚。纵然如此,“仙师”却也临危不乱,口中再次念念有词,只是眼神不断往身后瞄去,面色已有不满。
但当他再次回头,却瞧见一张陌生脸庞,用黑纱蒙面,破空跃至近前不过咫尺。来人负手而立,眉宇之间神情肃杀,似有兴师问罪之意。
“仙师”僵直当场,恍然间一个踉跄后才稳住身形。神情从惊愕转而忧躁,最终慢慢低矮半身,双手揉搓面带谄媚笑意的说道:“司官大人此时到来,可是计划有变?”这一句问的极其卑微,与之彼时高高早上已如云泥之别。
谁又能想到,刚才还高高在上,一副仙风道骨的“仙师”,此时竟在另一人面前如一条“摇尾乞怜”的忠犬,实在让人愕然。
此时顾醒和陈浮生已行至外圈,惊觉有变骤然回首,隐约在淡黄雾气中恍然瞥见一袭黑衣,不觉眉头一皱。“浮生,似有‘高人’到此,还需尽早做好准备才是!”
陈浮生却是眉头舒展,不经意间脚下踩出一个天罡诡步。在寻常人看来像是伸了个懒腰,而顾醒却已然知晓,来者不善!
那淡黄雾气越发浓郁,而远在人群中心的“仙师”和黑衣人看似依旧没有丝毫行动,却依然不见了踪影,只不过留下了一幕障眼罢了。
突然间,人群中出现了一阵骚动,一名皮肤苍白,身材瘦削的青年突然青筋鼓胀双目圆睁,双手捂住的嘴中喷涌出大量黑血,已然有些站立不住。可就在周遭一众百姓投来惊恐目光之时,青年口中含血一声狂吼,用尽全身力气向着人群冲了过去。
那原本苍白的面颊突然绽放一抹难以压抑的红晕,痛苦的神情也在一瞬间释放,转为一种嗜血的渴望。当他抓住一名瑟瑟发抖的百姓,正欲张口咬下之际,数条幽红的
暗线从胸口处疯狂蔓延全身,然后在青年癫狂到极致的笑容中,一声低沉的闷响如一声春雷般震耳欲聋。
人群再次陷入不可名状的狂乱,像是被遗弃在山野的羔羊,那般无助中又夹杂着难以为继的绝望……
或许,人类求生的本能在这一刻被激发。或许,这群看似纯良的百姓早已压抑不住内心狂涌的欲望。当那奉若神明的“仙师”在这一刻销声匿迹,那他们便只能做自己的神明!
终于,在一阵狂乱后变为互相撕扯,许是早已埋藏多年的嫌隙,在这一刻借着“瘟疫”开始宣泄和爆发。
顾醒和陈浮生身形闪动,往后急急退去,面容中多了几分焦虑和漠然。这乱世有太过苦难,只不过是早晚而已。就在两人严阵以待之际,此前淡黄雾气中的“仙师”和黑衣人,不知何时已跃至高台之上,正用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端详着脚下的一切。
“司官大人,您看当下如何?”“仙师”有些急不可耐的躬身问道。
那黑衣人却是漠然无语,对旁人问话恍若未闻,却是慢慢眯缝起眼睛,望向了人群之外,正是顾醒和陈浮生所在之处。
“仙师”等了半晌,却未听见黑衣人的言语,这才警惕的慢慢抬起头,躬身往前试探着虚前半步,抬眼望去。就在这一瞬,身旁黑衣人已然出手,两枚细若游丝的飞针遁入淡黄雾气向着顾醒和陈浮生两人激射而去。
“仙师”神情细微变化,三分恍然七分叹息,也不知在感慨这两人时运不济,还是再为脚下的芸芸众生悲悯叹息。只不过他的细微表情自然难逃黑衣人的法眼,黑衣人微微侧头,“仙师”立即跪倒在地,周身如遭雷击,似有大难临头。
就在这一瞬,本已命绝于此的顾醒和陈浮生二人。却在这几个呼吸之间不退反进,已欺身上前,左右开攻。这变化不过瞬息之间,早已不是“仙师”那几手“三教九流”功夫能够相提并论。
黑衣人黑纱遮面,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像是在嘲讽这两人自寻死路。顾醒和陈浮生二人此时并未倾尽全力,不过为了免除后患的权宜之计罢了。
刚才二人敏锐察觉暗器袭来,便顺势奔袭上前一探究竟。况且此时整座麻香城中已然乱作一团,二人来此尚不足半日,便遭逢此种惊变,不得不让人多虑。而破解迷局的办法自然是,擒住始作俑者。
两人合计之下,便立即反身而上。陈浮生心思细腻,身手略胜一筹,便从左路欺上缠住黑衣人,为顾醒擒下“仙师”争取时间。所以,这两人几乎同至,却是各司其职。但二人安排,似乎已被黑衣人洞悉。
就在二人动手前的瞬间,黑衣人突然出手往身侧一掌推去。这一掌看似轻描淡写,却在掌中有淡淡黑气,正中“仙师”胸口。“仙师”似早有准备,却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只能下意识抬手阻挡,便被拍飞了出去,倒在数丈开外的高台边上,人事不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