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历史军事 >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 第四百五十一章娶个媳妇很难

儿当两人相万搂抱得如痴如醉小浑然忘我的时候,身证,绷”起了几下轻轻的咳嗽声,声音虽轻,传入两人的耳内无异敲锣打鼓,楚质还算稳定。【全文字阅读】白谨瑜慌忙挣扎了下。抬头望去,只见许汉卿站在自己身边,仰头望着天上悠悠的夜空,欣赏着点点星光。

白谨瑜羞得满面通红,纤手轻轻推开楚质,秀低垂,两根青葱嫩指撩了下耳后青丝秀,怯声唤道:“哥哥,你”

“小哪时来的歹人。居然胆敢潜入许家,不要命了许汉卿义正词严喝道:“到底为何来此。快些从实招来。不然休怪我喊人了说道:“许兄欠我明珠,却是不给,只好亲自上门来拿了

“你,能把偷香窃玉说得这般冠冕堂皇的,还真是少见。”许汉卿摇头笑叹,眼睛微亮,突然说道:“嗯。刚才那出戏,莫非与你有关?”

楚质含笑不语,自然是默认了。

就当许汉卿与白谨瑜要探问个明白时,厅门处传来许宣沉浑威严的声音:“小子,占尽了便宜,该放手了吧。”

一阵莫明其妙,目光集中在楚质身上,秀继续下移,却见他右手握着白谨瑜光滑纤嫩的柔荑,右手还不时抚慰几下,很像是在吃人豆腐,或许就是如此。

俏脸红霞氤氲,白谨瑜小手连忙挣脱楚质的抚握。低垂着头,轻步走到苏月香身边,悄声道:“小姨。

“瑜儿小姨对不起你。”捋着白崖瑜如云秀,苏月香美目盈起水润,心情复杂,充满歉意的愧疚。

了解苏月香的心思,就能明白了她为何总是阻拦楚质和白谨瑜的好事,因为少了白谨瑜这个纽带,她就没有办法名正言顺的时常见到许宣。或许也知道如此行为,对不住白谨瑜,可是却舍弃不了对许宣的感情,两种念头在脑中争执不下,内心可谓日益饱受煎熬。

“瑜儿,以后不要叫小姨了小唤姨娘吧。”明柔郡主在旁笑道心中未必就是如此欢喜,然而,通过不同渠道。了解到许宣在白素卿坟的倾诉,这让她心中十分害怕,什么安置妥善家人,就去陪白素卿。

在永远失去许宣及与他人分享夫君的选择中,明柔郡主妥协了。或许早有了这个心理准备,所以楚质前来献策的时候,才轻而易举地给说服了。

“姨,娘。”白谨瑜惊讶,目光在苏月香与许宣身上来回打转。

美丽的脸庞浮现惊人的艳色小苏月香脸颊绯红似血,秀微垂,打量许宣的目光蕴藏着无边无际的绵绵情意,光明正大的表露出自己的心迹。

咳嗽了声。许宣目光飘摇,落在楚质身上,哼声说道:“听闻,刚才的戏剧是由你所编,真是不知所谓,好端端的才子进士,居然自甘堕落。学人编著什么剧本,如此低贱之事。你居然做得出来,也不怕丢了曹楚两家的脸面。”

上前一步,楚质朗声说道:“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一切行径都是理所当然的,何必在意别人的目光

心中微颤,白谨瑜偷偷轻瞄着楚质,一抹喜欢笑容。悄然在柔唇掠起……笑话,如果是真心喜欢瑜儿,你为何答应曹家亲事。”许宣冷然说道:“看你算诚心的份上。我给你个选择。立即回家休妻,再来求亲,我就答应把瑜儿许给你,至于曹家的怒火,你不用担心,一切自然由我来担待

楚质犹豫,沉默片刻,才轻声道:“不能,因为,我也喜欢馨儿

“狡辩,分明是怕交恶曹家,富贵不保。”许宣怒哼道,一拂衣袖,就要离去,忽然现衣角给人扯住了。

“父亲白谨瑜柔声轻唤,怯弱的目光中,带着恳求。还有一丝决然。

似曾相识的目光,让许宣心潮起伏,当年素卿也是如此,听闻父亲反对自己与她的事情,二话没说小转身就此离去,若不是自己苦苦阻拦,恐怕不会留在汴梁,而是带着瑜儿返回杭州了。

一旁,欠了楚质人情的明柔郡主、苏月香,却是沉默不语,并不是她们忘恩负义,主要是在她们心中,许宣才是一家之主,是她们一生的依靠。自然不会为了帮助外人而反对他的决定。

至于许汉卿,在这个讲究三纲五常、忠臣孝子的年代,怎敢做质疑父亲的事情,有半点忤逆,不用许宣动手,旁人的唾沫就足以把他淹没。

“小子,你很聪明沉吟须臾,许宣转过身来,缓缓说道:“是料定我不会行法海之事吗?,小

“没错楚质坦率承认道:

一得。凡所不欲,勿施千人,世叔既然经历讨此种事“然心有戚戚,不会一意孤行,阻拦我与谨瑜。”

小任你怎样尖嘴利牙,如何给我上套也没用。”许宣淡然说道:“瑜儿是我的掌上明珠,自然希望她一生幸福。轻易不会许给你的,除非”

就要全部凉透的心忽而振奋起来,楚质连忙问道:“除非如何?”

休妻,肯定是不行的,要做大的,还是难以答应,楚质表情紧张,勿畴勿暗,就怕许宣提出个让他感觉无能为力的要求。

在众人的注目下,许宣微笑说道:“十分简单,谨和瑜,都是珍贵宝物,当初给瑜儿起这个名字,就是寓意她为许家的稀世之宝,想耍娶她,你就拿一举世无双之物当做骋礼吧。

一阵欣喜若狂,片刻之后,楚质忽而醒悟过来,现许宣的条件可没有那么简单,关键在于举世无双四字。什么是举世无双,就是指世上仅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宝贝。

可以想象,这种宝物十分稀有,比如帝垫和氏璧,比如长城、大宋皇宫之类的,确实举世无双。问题在于,这些物事不是楚质能够拥有的,许宣开出的条件。分明就是镜花水月,让他看得见,却拿不出来,实现不了。

不过起码比刚才好些,算是委婉的拒绝,白谨瑜目光黯然,其他人相视苦笑。

只是楚质明显没有死心,绞尽脑汁的冥思苦想。自己手头上有什么是举世无双的,金银珠宝可以排除在外,折扇也成了白菜。作坊现在遍布天下,不稀罕了。

唯有玻璃镜子”也不行小这可以量产,楚质皱眉揉额,等等,镜子

“小子,回家慢慢地想,清楚了再来吧许宣笑了下,扬声道:“来人,送客

“且慢楚质挥手,问道:“这个聘礼,却不知是许家索要,还是给谨瑜的?”

“两者有何区别?”许宣不解问道,旁人也十分好奇。

“若是许家索要小子确实难以拿出,但是给谨瑜的话,举世无双之物虽然稀罕珍贵,不过眼下我却是拥有楚质自信笑道。

“小既然如此,为何不拿不出来?。许宣说道,盘算着不管楚质拿出什么物事,都推说不是独一无二的,毕竟和氏璧又怎样,说到底还是块玉,天下美玉会少吗。

楚质不知许宣存了狡赖心思。不过还是小心翼翼求证道:“世叔还未明言相告,聘礼是给谁的。”

虽然不相信楚质能够拿得出来,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许宣准备选择许家索要。可是望见白谨瑜眼眸中的一缕哀怨,心里顿时软了。暗叹了下,无奈说道:“自然是给瑜儿的。”

“如此甚好,烦劳汉卿兄取笔墨来楚质说道,很是兴奋。

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当场作画,还是写诗填词,算什么举世无双,许宣心中嗤之以鼻,对楚质的评价降低了一个层次。

笔墨取来,在众人的迷惑目光中,楚质奋笔疾收,片刻随兴掷笔,取来印泥,寻思了下,对着手指,闭上眼睛狠咬,按下几个鲜红血印。

“小你做什么,难道不疼么。”白谨瑜急忙奔步上前,从怀里掏出雪白的纱巾,温柔小心地为楚质缠绕包扎伤口,关切情意显露无疑。

“小伤,没事,一点也不痛。”楚质呵呵直乐,这些日子以来,又是给咬,又是给抓的,破皮流血十分正常,已经习惯了。

哼。血书,不过是小儿科罢了,许宣冷冷走来,恼怒瞪眼,别以为小小自残,就可以蒙混过关,这些手段,自己当年不知玩了多少遍,用来对付”确实很是管用,也不知这小子是从哪里偷师学来的。

随手抽起纸张,许宣念诵起来:“迄今。有汴梁人士。名为楚质者,欲以自身为聘,,予白谨瑜为”夫,从今往后,全心全意”立此为契。”

断断结络,吞吞吐吐。某些肉麻的字句实在是念不下去,扔给旁边几个女人,许宣面带寒光,冷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小子不才,天下或有同名同性者,但得以扬名四海,真心待谨瑜的,唯有我一人,应该称得上举世无双,以自身为聘礼有何不可?。楚质理直气壮道,神情坦然自若,心里却打着小鼓,忐忑不安……哼,打的倒是好算盘,那我是否也可以这样认为,你想入赘许家。”许宣说道。

一下子,楚质脸面就垮了,喃喃说道:“娶个媳妇果然很难(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