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历史军事 >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 第四百五十二章幸福美满

刘闭飞嘶,又到春暖花开巴际,泣旧日天高与爽。【全文字阅读】w书友整~理提~供月叨生抛,和风习习,真是难得的良辰美景,百初二刻是新人进门的吉时,楚府的大厅内外张灯结彩,鼓乐喧天,爆竹轰鸣,厅里厅外进出的宾客络绎不绝。

忽听门廊下咯啦啦一片声音,两挂千头百子鞭炮放得惊天动地的响,大门洞开,花灯鼓乐一队队进来,前面铜锣和鼓箫开道,后面跟着八对彩灯照明,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一顶花轿缓缓抬入前院。

摈相司仪高声唱道:吉地上起,旺地上行,喜地上来,福地上住。时辰已到,请新妇下轿拜堂。几个媒婆打扮的人闻言,连忙过去掀开了轿帘子,去了扶手拦板,披着红衣的喜娘上前扶了新人下轿。

楚质喜气洋洋,早已候在门口,一身华冠鲜服,更显得他容光焕,精神百倍,放眼望去,只见新妇身姿绰约,头戴凤冠,上身披着色彩斑澜、明丽殉烂的霞帔,下身是一条绿色喜相逢百蝶的裙子,缠着四合如意的云肩,缨络项圈,金镯玉铜。着实是华贵喜人。

不等司仪吩咐,经验丰富的楚质连忙迎将上去,手牵彩绸,把新妇慢慢牵了进来,又经过繁琐的跨鞍、撒豆等礼节,才引着伊人进入厅堂。

厅中,楚洛夫妻几人、楚级、楚潜及其家眷安然高坐,旁边的却是许汉卿,伴随着阵阵喜乐,楚质用坪杆挑开新妇蒙头盖巾,却是白谨瑜亦嗔亦喜的容颜,一张小脸变得红扑扑的,眼眸之中水波荡漾,娇艳欲滴,开合之际,如花美容更显得妩媚动人。

经历两三个月的考验,许宣最终还是耐不住楚质的软磨硬泡,何况家里的妻妾、儿子。连仆役婢女都受了楚质的好处,不停给他美言,说尽好话,这也倒罢了,奈何白谨瑜也是如此,不想让女儿失望。许宣终究还是应允了此事。

重复着一拜天地。二弄高堂的礼节,敬茶之后,倒了同心结,两人缓缓而下。

望着一对新人,几个长辈颇有感叹,只是在亲家面前,不好说些什么,不单是楚质觉得劳累,他们也不好过呀,深怕曹家有什么过激反应,幸好直到礼成也不见动静,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回到布置花团锦簇的新房,现曹雅馨故作淡然地坐于位,初儿乖巧站在她的身后,不时朝楚质露出调皮笑脸。白谨瑜微微错愕,忽然惠质兰心般地捧起一杯茶水,盈盈上前,欠身跪下,柔声道:,“姐姐喝茶

俏脸绽放美丽笑容,曹雅馨接茶微饮。纤手扶起白谨瑜,白了眼楚质。轻声说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用不着这么多礼,不然,夫君可要心疼的

摸着鼻子轻笑了下,楚质拉着三人的小手。合拢在手里,和声说道:“馨儿说得没错,一家人,同心同德,相亲相爱,不分彼此

“知道夫君在暗示什么。”曹雅馨妩媚笑道:“初儿,识趣些,我们走了,不打扰人家相亲相爱了

白谨瑜俏面羞红,楚质苦笑道:“馨儿。你分明是在故意曲解误今。

“误不误会夫君心里清楚曹雅馨招手,笑盈盈说道:“初儿走了,不要妨碍人家,也不用羡慕,再过几月,就轮到你了。”

初儿欣然答应,跟随曹雅馨出门,随手拴上梢块,吩咐婢女在偏房等候就行,不用特意守在门,虽然也是娶妻,却是不能与上次相比,来的宾客不少,不过倒不用楚质全程相陪,只要专心应付新妇即可。

房门合上,屋内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安静,白谨瑜臻低垂,秀面微红,心跳如鼓,仿佛已经明了待会该要生的事情。

虽说不缺乏经验,但是见到白谨瑜秀丽妩媚,樱唇红润,惹人怜爱模样,也不禁开始忤然心动,上前微拉着她白嫩细腻的柔荑,柔若无骨,嫩如棉絮,白谨瑜只是象征性的挣脱了下,便随从跟随楚质走到桌案前坐下。

时令果鲜,精致佳肴在桌上摆放整齐,楚质轻手倒了两杯陈年女儿红,与白谨瑜完成饮交杯酒的礼节,随之相对无语,气氛有点儿尴尬。

所谓月下观美,艳色更添三分,楚质轻轻抬头,仔细端详着白谨瑜,秀眉黛目,润美如玉的肌肤,仿佛是另一粒散着柔和光亮的明珠,故美月华如水一样地参窗而入,洒泄在那秀丽无双的容颜上,更衬得她美丽不可方物。

灼热目光落在身上,白谨瑜怎能没有察觉,冰蒋似湖的芳心。不知不觉间荡漾开,一抹醉人的晕红逐渐蔓衍到她那美艳动人的脸上。就连娇嫩晶莹的柔小耳垂也是一片绯红……谨瑜楚质深情呼唤,握着一只软绵绵的小手,一股醉人的幽香扑面而来,轻声说道:“以后,你小击…卓,由我来照顾你到天荒地…

纱窗透出如水银般的月白。一屋子都是清幽的月色,朦胧而暧昧,听着楚质的情话,白谨瑜似有几分醉意。俏脸忽然露出娇羞之意,如涂了一层绚丽的霞红,艳彩四射。

轻移两步,伸手搂住伊人的腰肢,触手柔软滑腻,十分美妙,楚质轻轻低头,张口含住了那两片樱桃似的香唇,挑逗厮磨。白谨瑜如遭电击,娇声呻吟起来。美眸之中似蕴涵了一汪晶莹春雨,小嘴吐气如兰,娇喘微微,整个娇躯也变得火热。

良久,唇分,楚质食之入味,准备再来,却见白谨瑜俏颜似火,纤手软绵无力的拦阻,娇喘腻声道:“夫,君,等一下楚质自觉心急,连忙停止动作,就要柔声说几句蜜语,安抚伊人。却见脸热心跳的白谨瑜。微微转身。走到衣架前。抬起纤秀的素臂小心翼翼将凤冠摘下,搁置妥当,又回眸望了眼楚质,满脸红晕,眼波流彩,说不出的娇媚可人。

背对楚质,闭上秀目,稍稍压抑心头的激动。白谨瑜伸出颤抖的手指,胸前的扣子一个个解开,绚丽如霞的帔衣悄然离身,轻轻挂在衣架之上,再拈一个兰花指,拔掉头上的金步摇,一头乌瞬间水一般奔泻下来,犹豫了片刻,微咬柔唇,娇嫩的小小手停留在纤细有腰间,中衣丝带迟疑了半天。才缓缓扯开。

月白色的贴身小衣轻薄如纱。露出一大片雪白晶莹的柔背,一头披肩秀似瀑布般撤落在她那光滑的后背和浑圆的肩头上,两条胳膊滑腻光洁,雪肤滑嫩,白腻如玉。微微起伏的脊背和丰盈圆润的曲线透露着无比的柔美。

看着白谨瑜起伏有致的身子,楚质呼吸微促,一阵心猿意马起来。微微有些紧张,深深地吸了口气。悄无声息上前几步,闻着如脂似兰的处子芬芳,双手从伊人身后探入,环抱柔软平坦的小腹,嘴唇落在滑若凝脂的香肩上,滑润的肌肤微微有些凉意。随之而来的却是滚滚火烫。

“夫君,等等,妾身帮你解衣白谨瑜**,极力压抑的呻吟如低低的抽泣,一双软绵柔荑娇羞无力地搭在楚质的大手上。

真是善解人意的可人儿。楚质心潮澎湃。拦腰抱起了白谨瑜那柔软如绵的娇躯就向绣床走去,轻轻放落,三两下把自己衣裳扯扔落地,扑身而上。

在伊人的娇呼声中,楚质已把薄如蝉翼的小衣和肚兜整个拉在手中,一股温馨甜美的味道直冲心扉。忍不住埋脸下去,无数的热吻落下来。

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白谨瑜口中不断出娇媚诱人的呻吟声,晶莹别透的肌肤渐渐泛起淡淡的绯红,眸子似闭似睁,目光迷离,眼角眉稍尽是柔情蜜意。

鼻中尽是浓烈的温香,楚质的舌头不住**伊人柔嫩的肌肤,丰盈的嫩肉高高挺立,贴在他的面上,充满了丝绸般的质感,洁白如雪,滑腻如酥,在楚质的抚弄下小白谨瑜口中不停细细嘤咛娇呼,鲜润柔嫩的双唇微微张开,仿佛正在等待他的采摘。

没有让伊人失望,楚质火热嘴唇缓缓秒上,印落在香软的柔唇上,将白疼瑜娇哼的声音封索在唇腔中。

身子轻颤,秀眉微蹙,美眸合闭,雪白细嫩的小手,紧紧揪住丝被,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让楚质越来越兴奋,动作也越来越加剧,一阵阵极度酥麻在两人身体上来回涌袭。

终于,伴随着两声愉悦的娇啼闷哼,两人身体轻颤,微微抽搐痉李起来。休息片刻,细心收拾狼藉不堪的场面,楚质才温柔搂着白谨瑜,述说着永远不腻的情话,拥香而眠。

翌日清晨,楚质习惯先行醒来,看见枕在自己怀中,仍然安甜沉睡的白谨瑜,想起昨夜那**蚀骨的欢愉,若非此刻伊人就躺在自己旁边,楚质真不敢相信昨晚是两人的新婚之喜。梦寐以求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有点难以置信的感觉。

良久,白谨瑜也悠悠醒来。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微抬头就见到情郎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俏脸不自然浮现一抹微红。

才从海棠春睡中醒来,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仍然残留着淡淡玫瑰颜色,眉目尽是慵懒满足似的妩媚风情,看得楚质目不转睛,有点难以自持,轻轻凑近伊人,温柔吻着那细嫩柔软的香唇,抚摸着她那高耸熟悉的胸部。不时滑下,在平坦光滑小腹上轻轻走动。

幸好,也没有多少时间给楚质使坏,天色白,门件就传来动静,却是曹雅馨与初儿率领几个婢女推门而进,让婢女端水托巾在外守候,两人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直接越过屏风,走到纱帐前。

见到白谨俏脸羞红似血,一边**七省久君不要,边手忙脚乱地套着小衫外衣,而却不毋方影,两人立即就明白怎么回事,娇媚哼声,酸溜溜地地上前,掀开丝被,果然现楚质平躺其中,一双贼手还揉弄着白谨瑜细腻修长的双腿。

“馨儿、初儿。你们来了脸皮已经厚如城墙,楚质没有丝毫尴尬,轻笑了声。伸手拉她们两人下来,东拉西扯。耳鬓厮磨,在他灵巧的爱抚,两人娇体被撩拨得逐渐红热。一丝情念由生而生不由自主地慢慢迎合起来。

但是,时间地点的不当,使曹雅馨骤然间清醒过来,她媚睁开如水双瞳。按住楚质的双手,压制住心中的情动,用略带娇喘的声音说道:“夫君,别闹了,待会还要带瑜儿妹妹去家长辈请安呢

初儿也接着清醒过来,娇嗔挣扎起床。懒得责怪惫赖的楚质,在衣橱寻了两套千净的衣裳,一套递给白谨瑜,自己拿着一套,细心温柔地服侍楚质穿上。

曹雅馨也没有闲着,伸出一双美白细腻的纤手,仔细梳理着楚质的头,以极快的度披穿衣裳之后,白谨瑜也在旁帮忙扯平楚质衣衫角落的一些细微折皱。

楚质什么也不做做,基本就是站着,当个架子,任由三双柔软芬香的小手在身上来回抚摸,心中的欢喜乐滋味就不用尽述。

洗欺之后。牵扶着娇羞柔弱的白谨瑜,击给几个长辈问好,之后就没别的事情了,拥着三个美人回到阁楼,凑在一起,嬉笑玩着游戏,不时占点小便宜,欣赏着美人的娇嗔薄怒,妩媚白眼。真是神仙日子,其乐融融。

中午时分,就要享用午餐。却忽然听到仆役来报,外面有个自称是掂辽的公子求见,让楚质欣喜若狂,真是有朋自远方来,心里很兴奋,匆匆出迎,走到门前。沈辽英俊熟悉的身影映射眼帘,再无怀疑,连忙满面笑容,张臂扑去。

忽然,只听呼呼一响,楚质感觉眼前一黑,脸颊吃痛,忍不住惨叫了声,后退几步,差点没有摔倒。连眨几下眼睛,迷糊清醒,搞不清楚状况的楚质抬头望去,却见沈辽满面涨红。愤然骂道:“你这个混蛋,往我把你当成好友,你居然这么对我姐姐

“这是我好友,在与我戏耍小没你们什么事,退下。”楚质沉声喝退几个仆役,连忙走到沈辽面前,脸上浮现焦虑和愧疚之色,急声问道:“睿达,你姐怎么了?**个月来。我一直写信,却没见她回,””你忙着迎娶娇妻美妾。还有心思管她怎么了沈辽怒骂道:“真关心她的话,为何不亲自去寻她。你知不知道她已经。”

“睿达,别胡说。”温柔动听的声音传来,楚质如闻天簌,寻声望去,径直走到门前不玩处的一顶轿子前,忍耐心中激动,轻颤伸手掀开轿帘。正是沈瑶艳美的容颜,就要向她诉说自己的思念,目光忽然飘落在她的手上,顿时为之惊愕。

似有所感,楚质突然觉得口干舌躁,声音嘶哑颤动:“这是?。

“果然就是混蛋,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识得沈辽讽刺的声音适时响起,楚质心脏忤忤颤抖。呼吸变得极为缓慢,一度凝滞起来。

见到艳丽佳人微微点头,楚质再也没有怀疑,伸出颤悠的双手,激动说道:“瑶儿,给我抱下”

楚质毫不迟疑的态度,让沈瑶绷紧的心弦松散下来,压抑许久的情感,无数日以继夜的思念,沉重的心灵包袱仿佛就再瞬间消失。晶莹的泪珠从眼眸中悄然盈出,终于忍不住轻轻小泣起来。”别哭,万事有我担待。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楚质柔声说道,上前半搂住沈瑶的身子,轻微揉抚着她柔软的后背,呢喃安慰起来。

“质心。”

“夫君几声叫唤,却是听到仆役的禀报,楚洛夫妇几人,还有曹雅馨、白谨瑜、初儿轻快奔了出来,而就在这时,楚质从沈瑶手里小心翼翼地抱起了自己的骨肉,也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的婴孩,心中又泛起了那如在梦中的感觉。

世间的事情真是奇妙得不可思议,无缘无故的。自已竟然穿越到了北宋,还在这里成了家,有了与自己血脉相通的孩子,思绪飘飞,只觉得身边的喧哗声渐渐淡漠了,心灵好像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眼中只有手中婴孩纯净无邪的可爱笑容。

回盼望,尽是几个至爱女子。父母集人的关切面容,一股幸福滋味犹然而生。完全淹没了他,楚质灿烂而笑,高呼,这就是我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全书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