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武侠仙侠 > 费伦的刀客 > 第六十六章 畏威而不怀德者临之以刑

威廉像提着一条死狗一样,提着苟延残喘的术士,冷厉的目光扫过一众武装暴民,寒声怒喝道:“还有谁想要与你们的领主决裂?站出来!相信你们当中一定有很多人对我一直心怀不满,不要怪我不给你们机会,我允许你们正大光明的反抗我。
一个人与我单挑也罢,一群人一起上也好,我不会动用任何一个帮手。当然,如果你们反抗失败了,死亡将会是你们唯一的结局。”
法理派和劳苦派的暴民没有一个肯站出来,唯有不知威廉深浅的受难派中,许多自啻实力不赖的家伙,各自手持武器盾牌站了出来。在他们看来己方却是占着人数的大优势,就算这个愚蠢的领主有三头六臂,也休想胜过他们。
至于营地中一直流传的这位领主弑神的传言,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不足为信。
十二个桀骜不驯的悖逆之人,他们都是来自地下城的怪物奴仆,曾经的苦难并不能消磨他们心中的恶念和野心,反而助长了虐气的升腾。
在威廉的营地里,他们不能仗着自己的武力掠夺财富,不能享用美酒和美食,不能凌虐妇孺,享受不到作威作福的乐趣,这真是个无趣的地方。
只不过当这些暴徒真正站在威廉面前,面对他砍过来的秋水刀时,他们才发现真正处于弱势的人竟然是他们自己。
蒙皮的大盾被一刀斩成两半,连带着持盾者的手臂也不能幸免。弯刀,战斧,链枷,长剑,都在秋水刀的锋芒下化作废兵,而它们的主人也被威廉一一枭首。
就算最后两个反抗者战意全无,丢掉了兵器跪地求饶,威廉依然毫不客气的砍了他们的脑袋。
站在满地的脑袋之间,威廉再次喝问道:“还有谁?还有谁想成为下一个反叛者?”
没有人回应,包括受难派的剩余暴徒,俱都悚然的垂首不语,当面对无法抗拒的力量时,暂时认怂并不是一件多么难为情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能平安无事,威廉这回是真的下了狠心,他要以雷霆手段,彻底的震慑住所有心怀诡蜮的人,免得再给他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瀑布镇的原住民和后来的加入者都有各自的民意代表,这本是威廉为了平衡新加入的子民的弱势地位,特意为他们提供的优待,显然这种优待并没有换来民意代表们的忠心。
当着所有暴民的面,今晚所有身在武装暴民之列的民意代表,一个不剩的被威廉砍了脑袋,其中就有大狗熊巴达尔,这个貌似精明的蠢货面对威廉的砍刀,哭的像个丢失了玩具的孩子一样伤心。
确实,在威廉的手底下,本来巴达尔只要不犯蠢,必然会拥有一个光明灿烂的未来。只可惜今晚的行动彻底毁了他,巴达尔跪倒在地上,泪流满面的对威廉说道:“我的领主,我辜负您的期望!我并不想背叛您,只是···”
威廉同样心痛的很,巴达尔却是他手底下最令人放心的几个政务官之一,如果不是今晚他们干的事情过于恶劣,他真不想杀巴达尔,或许历史上诸葛挥泪斩马谡,就是这种矛盾的心态吧。
在砍死巴达尔之前,威廉说道:“巴达尔,作为最后的告别,你告诉我一句实话。到底是谁在你们之间进行的串联,以至于引发如此的暴动?”
巴达尔稍微愣了一下,方才低声说了一个名字,然后被威廉一刀砍下了脑袋。
所有的带头人被砍头,是威廉对法理派和劳苦派的武装暴民的直接惩罚。
他们是威廉对整个营地的统治的基本盘,同样也是对威廉的伟力了解最深的群体,他们只是误将自家领主的仁义当成了软弱,进而生出了“君子可以欺之以方”的狂悖之心。
或许费伦的各文明当中并没有这等精炼的权谋概论,但并不意味着人们就没有类似的想法。
当然这同样也代表了威廉在治政上的不成熟,毕竟他的出身和经历,决定了他暂时只能当一个眼高手低的领导者。说实在的,就这局面,随便换个威廉前世老家的普通乡村小干部,论整治这些人的手段,绝对比他会玩十倍。
对威廉来说,在属于他的基本盘里肆意扩大打击面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可以说,威廉只需要稍微展示一下自己的铁血手段,这些人就会毫无障碍的倒戈投降,而威廉刚才出场叫阵时,两拨武装暴徒的表现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唯一需要区别对待的就是那些由地下城奴仆所组成的受难群体,这是一群不管是出身来历。还是生理和心理上都差异性非常大的群体,他们当中的人老实的是真老实,桀骜不驯的也是真的桀骜不驯。
最难以驯服的那一部分刺头也基本上都在暴徒队伍当中,这也就给了威廉下狠手的机会,同时他也想拿这些蠢货作伐,玩一出杀鸡儆猴,让营地里的那些心思比较野的家伙好好的清醒一下。
受难派的武装暴民作为用来儆猴的那只鸡,全都杀了肯定不行,一来威廉还没有那么疯狂,二来也容易把猴儿们给吓疯喽。
威廉执行的是另一种心理震慑甚至比大屠杀还要有效的十一抽杀律。
十一抽杀律是威廉前世的古罗马军团中对叛乱或者大规模临阵脱逃的部队施以集体惩罚的一种手段。
执行十一抽杀律时,要被处以十一抽杀律的部队将被分为每十人一组进行抽签,抽出一人处死,被处罚部队的全体成员都需要参与抽签,故而无论被执行处罚者是何等身份,都有可能被抽中处死。
古罗马军团采用十一抽杀律的目的是为了消除部队中的恐慌与怯战心理,坚定士兵们作战的决心。但是事实上,十一抽杀律往往却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威廉自然不需要给儆猴的鸡添加什么战意士气,想反他正想剪除这些人的狂妄之心呢,十一抽杀律正当其时。
执行杀鸡···啊不,是十一抽杀律最恰当的地方自然是营地附近,威廉召集了所有的人作为旁观者,同时他们也充当着被儆的那只猴的角色。
威廉当众宣布了这些武装暴民的罪行,并对他们分作两类进行不同程度的处罚的因由做了说明。
总结来就是,当威廉这个领主现身后,法理派和劳苦派直接打出GG投降,并没有对领主刀兵相向,故而威廉只惩罚了作为领头人的那些民意代表。
而受难派的暴民们面对领主非但不肯投降,反而狂妄的试图鼓动所有人围杀领主,并且还付诸了行动,要是领主大人不重罚你们这些瘘比的话,俺们这些顺民都看不过眼。
—————————防盗线,稍后更正。
威廉像提着一条死狗一样,提着苟延残喘的术士,冷厉的目光扫过一众武装暴民,寒声怒喝道:“还有谁想要与你们的领主决裂?站出来!相信你们当中一定有很多人对我一直心怀不满,不要怪我不给你们机会,我允许你们正大光明的反抗我。
一个人与我单挑也罢,一群人一起上也好,我不会动用任何一个帮手。当然,如果你们反抗失败了,死亡将会是你们唯一的结局。”
法理派和劳苦派的暴民没有一个肯站出来,唯有不知威廉深浅的受难派中,许多自啻实力不赖的家伙,各自手持武器盾牌站了出来。在他们看来己方却是占着人数的大优势,就算这个愚蠢的领主有三头六臂,也休想胜过他们。
至于营地中一直流传的这位领主弑神的传言,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不足为信。
十二个桀骜不驯的悖逆之人,他们都是来自地下城的怪物奴仆,曾经的苦难并不能消磨他们心中的恶念和野心,反而助长了虐气的升腾。
在威廉的营地里,他们不能仗着自己的武力掠夺财富,不能享用美酒和美食,不能凌虐妇孺,享受不到作威作福的乐趣,这真是个无趣的地方。
只不过当这些暴徒真正站在威廉面前,面对他砍过来的秋水刀时,他们才发现真正处于弱势的人竟然是他们自己。
蒙皮的大盾被一刀斩成两半,连带着持盾者的手臂也不能幸免。弯刀,战斧,链枷,长剑,都在秋水刀的锋芒下化作废兵,而它们的主人也被威廉一一枭首。
就算最后两个反抗者战意全无,丢掉了兵器跪地求饶,威廉依然毫不客气的砍了他们的脑袋。
站在满地的脑袋之间,威廉再次喝问道:“还有谁?还有谁想成为下一个反叛者?”
没有人回应,包括受难派的剩余暴徒,俱都悚然的垂首不语,当面对无法抗拒的力量时,暂时认怂并不是一件多么难为情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能平安无事,威廉这回是真的下了狠心,他要以雷霆手段,彻底的震慑住所有心怀诡蜮的人,免得再给他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瀑布镇的原住民和后来的加入者都有各自的民意代表,这本是威廉为了平衡新加入的子民的弱势地位,特意为他们提供的优待,显然这种优待并没有换来民意代表们的忠心。
当着所有暴民的面,今晚所有身在武装暴民之列的民意代表,一个不剩的被威廉砍了脑袋,其中就有大狗熊巴达尔,这个貌似精明的蠢货面对威廉的砍刀,哭的像个丢失了玩具的孩子一样伤心。
确实,在威廉的手底下,本来巴达尔只要不犯蠢,必然会拥有一个光明灿烂的未来。只可惜今晚的行动彻底毁了他,巴达尔跪倒在地上,泪流满面的对威廉说道:“我的领主,我辜负您的期望!我并不想背叛您,只是···”
威廉同样心痛的很,巴达尔却是他手底下最令人放心的几个政务官之一,如果不是今晚他们干的事情过于恶劣,他真不想杀巴达尔,或许历史上诸葛挥泪斩马谡,就是这种矛盾的心态吧。
在砍死巴达尔之前,威廉说道:“巴达尔,作为最后的告别,你告诉我一句实话。到底是谁在你们之间进行的串联,以至于引发如此的暴动?”
巴达尔稍微愣了一下,方才低声说了一个名字,然后被威廉一刀砍下了脑袋。
所有的带头人被砍头,是威廉对法理派和劳苦派的武装暴民的直接惩罚。
他们是威廉对整个营地的统治的基本盘,同样也是对威廉的伟力了解最深的群体,他们只是误将自家领主的仁义当成了软弱,进而生出了“君子可以欺之以方”的狂悖之心。
或许费伦的各文明当中并没有这等精炼的权谋概论,但并不意味着人们就没有类似的想法。
当然这同样也代表了威廉在治政上的不成熟,毕竟他的出身和经历,决定了他暂时只能当一个眼高手低的领导者。说实在的,就这局面,随便换个威廉前世老家的普通乡村小干部,论整治这些人的手段,绝对比他会玩十倍。
对威廉来说,在属于他的基本盘里肆意扩大打击面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可以说,威廉只需要稍微展示一下自己的铁血手段,这些人就会毫无障碍的倒戈投降,而威廉刚才出场叫阵时,两拨武装暴徒的表现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唯一需要区别对待的就是那些由地下城奴仆所组成的受难群体,这是一群不管是出身来历。还是生理和心理上都差异性非常大的群体,他们当中的人老实的是真老实,桀骜不驯的也是真的桀骜不驯。
最难以驯服的那一部分刺头也基本上都在暴徒队伍当中,这也就给了威廉下狠手的机会,同时他也想拿这些蠢货作伐,玩一出杀鸡儆猴,让营地里的那些心思比较野的家伙好好的清醒一下。
受难派的武装暴民作为用来儆猴的那只鸡,全都杀了肯定不行,一来威廉还没有那么疯狂,二来也容易把猴儿们给吓疯喽。
威廉执行的是另一种心理震慑甚至比大屠杀还要有效的十一抽杀律。
十一抽杀律是威廉前世的古罗马军团中对叛乱或者大规模临阵脱逃的部队施以集体惩罚的一种手段。
执行十一抽杀律时,要被处以十一抽杀律的部队将被分为每十人一组进行抽签,抽出一人处死,被处罚部队的全体成员都需要参与抽签,故而无论被执行处罚者是何等身份,都有可能被抽中处死。
古罗马军团采用十一抽杀律的目的是为了消除部队中的恐慌与怯战心理,坚定士兵们作战的决心。但是事实上,十一抽杀律往往却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威廉自然不需要给儆猴的鸡添加什么战意士气,想反他正想剪除这些人的狂妄之心呢,十一抽杀律正当其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