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拿根草叼在嘴里,时不时又用手把它夹出来是在干什么?某种仪式吗?可以召唤你师父或者你老婆过来吗?”
“假装我正在吸烟。”苏安然没好气的说道。
“可你又不吸烟。”
“所以我说了假装啊!”
“那你还不如假装你在召唤你师父或者你老婆,我觉得更好一点。”
“不用你教我做事!”苏安然咆哮道,“还有,我还没老婆!”
“哦,忘了这个世界得喊娘子、夫人了。”
“我没老婆,也没娘子,更没夫人!我单身,未婚,懂了吗?”苏安然怒道,“你这个干啥啥不行,就知道说废话的废物。我为什么会摊上你这么一个系统啊!一点帮助都没有。”
“如果没有我,就你这智商,就算有好东西在你面前你也看不懂。”系统不甘示弱,“现在你只需要一点点特殊成就点,我就可以让你领悟你根本无法领悟的东西。”
“你管两千成就点叫一点点?”苏安然大怒,“你发布的那一堆任务里,正常情况下,我杀死一个凝魂境的幻魔也不过才两百特殊成就点,地仙境是一千。也就是你离谱,我自己杀自己居然值两千五……”
“显得你高贵。”
“我可谢谢你哦。”
“不客气,虽然你又蠢又菜,但你毕竟是我的宿主,我总不能看着你死了。”
“信不信我现在就原地自杀?拖着你一起死?”
“不信。”
苏安然无语了。
以前这破系统,经常装死,别说是自己跟“自己”对话,就算平时有些任务内容看不太懂的,想喊这破玩意出来解答,都不可能得到回应,搞得苏安然都只能自己摸索。
但现在,他却是发现,这破系统为了秀存在感,不仅会自己抢答,还会跟自己互嘲。
简直判若两人!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苏安然想了好一会,然后才发现,似乎是从石乐志离开自己的神海后,这系统就渐渐开始变得活跃起来了。
又看了一眼阴沉无比的天色,苏安然吐出了嘴里的草根。
这个秘境世界被虚空的气息入侵后导致了天道法则的扭曲,所有一切已知的法则都产生了变化。但不管是剑气罡风、玄天重水还是焚天焰火,乃至幻魔心劫,甚至是尸骸异变,实际上都不算真正的危险,只要找对了方法终究还是能够度过,只是代价的轻重而已。
毕竟,此前的阶段说白了实际上就是整个秘境世界的天道法正在重组。
可随着苏安然进入了这片街道区域后,他才终于意识到,在经过好几天的法则重组后,如今这个秘境世界已经正式进入了第二阶段:法则共鸣。
这个阶段,幻魔,和那些被虚空法入侵导致神魂扭曲的怪物,乃至那些死而复生的各种鬼怪,都有可能与这个秘境世界的法则产生某种共鸣,导致发生更加深入的异变。而且这种异变在被发现前,还是处于悄无声息的类型,只有当修士不小心误入其中时,才会愕然的发现自己已经中招了。
这种程度,无疑便是在宣布,天穹秘境的扭曲程度被加深了,这个秘境世界的危险程度又一次上升了——若说此前,天穹秘境还处于某种需要母体供养的成长期阶段,那么现在就已经是进入了能够自行捕猎的成熟期阶段了。
“轰——”
剧烈的爆炸声,猛然响起。
苏安然没有回头,他只是快步前行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听到这种爆炸声了。
第一次的时候,苏安然还有些兴冲冲的跑去看,然后他便看到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一只幻魔,抬手间背后浮现出十道几乎堪比东方导弹的巨大黑色剑气,然后随着对方伸手一指,十道导弹剑气便齐齐升空,在经过一个短暂的抛物线落地后,落点位置就出现了一个直径超过二十米,近乎于深不见底的巨大陷坑。
所有地面上的建筑物、泥土、植被等等,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苏安然也不知道是被气化了,还是被无穷无尽的剑气给绞成了中子……
苏安然不敢上前询问,因为他发现这个喀秋莎的威力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强大,他是真不知道穆雪那个家伙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不过苏安然还是给这个喀秋莎少男取了个名字。
苏捣蛋。
而作为苏捣蛋的对手,则是来自于万剑楼四人组的幻魔。
苏失智。
他凭借极其风骚的御剑走位技巧,躲过了苏捣蛋的喀秋莎,反手就是瞬间人剑合一的朝着苏捣蛋冲了过去,起手就是一套绚丽至极的剑道光华:那是一道苏安然已经司空见惯的剑气长龙。
由黑色剑气凝聚而成的剑气长龙,发出刀剑交击的摩擦声,似龙吟作声,咆哮着冲向了苏捣蛋。
如此近距离的出手,苏安然自认就算自己也不可能毫发无伤的挡下。
所以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趁机当下渔翁。
结果。
苏捣蛋双手一抬,周围瞬间出现了三十六个完全由剑气组成,不过寸许间的超微型迷你剑气阵。
然后随着这些剑气阵的旋转,无穷无尽的剑气猛然喷发而出。
简直就如同火神炮一般。
打得那条剑气长龙存进不得,甚至身上的黑色的剑气在这三十六道白色剑气阵的持续轰击下,正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溶解”——先是头部,然后是身体,一寸寸、一点点,逐渐消散在了空气中。
当剑气长龙消失之时,火神炮剑气也正好停下。
苏捣蛋和苏失智彼此对视而望,两人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苏安然当即转身离开。
我有这么强我怎么不知道?
你们两个盗版的完全比我这个正版都强,这还打尼玛啊!
告辞!
苏安然进入这片区域已经三天了。
一想到居然没有外人来救援自己,苏安然是又伤心又高兴。
高兴的是,至少没有第二个人中招,被坑到这里面来。
伤心的是,居然真就没有人进来和自己一起联手,真是操蛋!
不过这三天里,苏安然也并未全然没有收获。
------------------------------------
防盗章,十分钟内改回,抱歉。
------------------------------------
“你拿根草叼在嘴里,时不时又用手把它夹出来是在干什么?某种仪式吗?可以召唤你师父或者你老婆过来吗?”
“假装我正在吸烟。”苏安然没好气的说道。
“可你又不吸烟。”
“所以我说了假装啊!”
“那你还不如假装你在召唤你师父或者你老婆,我觉得更好一点。”
“不用你教我做事!”苏安然咆哮道,“还有,我还没老婆!”
“哦,忘了这个世界得喊娘子、夫人了。”
“我没老婆,也没娘子,更没夫人!我单身,未婚,懂了吗?”苏安然怒道,“你这个干啥啥不行,就知道说废话的废物。我为什么会摊上你这么一个系统啊!一点帮助都没有。”
“如果没有我,就你这智商,就算有好东西在你面前你也看不懂。”系统不甘示弱,“现在你只需要一点点特殊成就点,我就可以让你领悟你根本无法领悟的东西。”
“你管两千成就点叫一点点?”苏安然大怒,“你发布的那一堆任务里,正常情况下,我杀死一个凝魂境的幻魔也不过才两百特殊成就点,地仙境是一千。也就是你离谱,我自己杀自己居然值两千五……”
“显得你高贵。”
“我可谢谢你哦。”
“不客气,虽然你又蠢又菜,但你毕竟是我的宿主,我总不能看着你死了。”
“信不信我现在就原地自杀?拖着你一起死?”
“不信。”
苏安然无语了。
以前这破系统,经常装死,别说是自己跟“自己”对话,就算平时有些任务内容看不太懂的,想喊这破玩意出来解答,都不可能得到回应,搞得苏安然都只能自己摸索。
但现在,他却是发现,这破系统为了秀存在感,不仅会自己抢答,还会跟自己互嘲。
简直判若两人!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苏安然想了好一会,然后才发现,似乎是从石乐志离开自己的神海后,这系统就渐渐开始变得活跃起来了。
又看了一眼阴沉无比的天色,苏安然吐出了嘴里的草根。
这个秘境世界被虚空的气息入侵后导致了天道法则的扭曲,所有一切已知的法则都产生了变化。但不管是剑气罡风、玄天重水还是焚天焰火,乃至幻魔心劫,甚至是尸骸异变,实际上都不算真正的危险,只要找对了方法终究还是能够度过,只是代价的轻重而已。
毕竟,此前的阶段说白了实际上就是整个秘境世界的天道法正在重组。
可随着苏安然进入了这片街道区域后,他才终于意识到,在经过好几天的法则重组后,如今这个秘境世界已经正式进入了第二阶段:法则共鸣。
这个阶段,幻魔,和那些被虚空法入侵导致神魂扭曲的怪物,乃至那些死而复生的各种鬼怪,都有可能与这个秘境世界的法则产生某种共鸣,导致发生更加深入的异变。而且这种异变在被发现前,还是处于悄无声息的类型,只有当修士不小心误入其中时,才会愕然的发现自己已经中招了。
这种程度,无疑便是在宣布,天穹秘境的扭曲程度被加深了,这个秘境世界的危险程度又一次上升了——若说此前,天穹秘境还处于某种需要母体供养的成长期阶段,那么现在就已经是进入了能够自行捕猎的成熟期阶段了。
“轰——”
剧烈的爆炸声,猛然响起。
苏安然没有回头,他只是快步前行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听到这种爆炸声了。
第一次的时候,苏安然还有些兴冲冲的跑去看,然后他便看到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一只幻魔,抬手间背后浮现出十道几乎堪比东方导弹的巨大黑色剑气,然后随着对方伸手一指,十道导弹剑气便齐齐升空,在经过一个短暂的抛物线落地后,落点位置就出现了一个直径超过二十米,近乎于深不见底的巨大陷坑。
所有地面上的建筑物、泥土、植被等等,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苏安然也不知道是被气化了,还是被无穷无尽的剑气给绞成了中子……
苏安然不敢上前询问,因为他发现这个喀秋莎的威力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强大,他是真不知道穆雪那个家伙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不过苏安然还是给这个喀秋莎少男取了个名字。
苏捣蛋。
而作为苏捣蛋的对手,则是来自于万剑楼四人组的幻魔。
苏失智。
他凭借极其风骚的御剑走位技巧,躲过了苏捣蛋的喀秋莎,反手就是瞬间人剑合一的朝着苏捣蛋冲了过去,起手就是一套绚丽至极的剑道光华:那是一道苏安然已经司空见惯的剑气长龙。
由黑色剑气凝聚而成的剑气长龙,发出刀剑交击的摩擦声,似龙吟作声,咆哮着冲向了苏捣蛋。
如此近距离的出手,苏安然自认就算自己也不可能毫发无伤的挡下。
所以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趁机当下渔翁。
结果。
苏捣蛋双手一抬,周围瞬间出现了三十六个完全由剑气组成,不过寸许间的超微型迷你剑气阵。
然后随着这些剑气阵的旋转,无穷无尽的剑气猛然喷发而出。
简直就如同火神炮一般。
打得那条剑气长龙存进不得,甚至身上的黑色的剑气在这三十六道白色剑气阵的持续轰击下,正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溶解”——先是头部,然后是身体,一寸寸、一点点,逐渐消散在了空气中。
当剑气长龙消失之时,火神炮剑气也正好停下。
苏捣蛋和苏失智彼此对视而望,两人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苏安然当即转身离开。
我有这么强我怎么不知道?
你们两个盗版的完全比我这个正版都强,这还打尼玛啊!
告辞!
苏安然进入这片区域已经三天了。
一想到居然没有外人来救援自己,苏安然是又伤心又高兴。
高兴的是,至少没有第二个人中招,被坑到这里面来。
伤心的是,居然真就没有人进来和自己一起联手,真是操蛋!
不过这三天里,苏安然也并未全然没有收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