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科幻灵异 > 碧云 > 第十三章 修炼 2

韩姣以为取题一事十拿九稳,步履轻松地回到了飞羽峰。


一枝紫面薇探到灰墙外,葳蕤的绿叶上灵光闪闪,花瓣繁复,内里结了小小的青果。韩姣顺手就摘了一个,啃咬起来,果肉还是涩的,微微带了香甜。她心情大好,正想再摘两个,院子里传来熟悉的说话声。


“师兄,就让她一起来吧,试炼多个人也出份力不是吗?”孟纪哀求。


“她在飞星峰这么多师姐妹,偏偏要跟着我们,是为了什么?”


这听起来有丝吊儿郎当的声音是二师兄的,韩姣眉梢挑起,更加注意他们谈论的内容。


孟纪支吾了片刻,才又道:“她师姐妹都已安排好了,晓曦孤零零一个人……一个人如何试炼,跟着我们可以帮衬一把,又正好可以试炼过题,师兄、师姐对她又不陌生,大家知根知底的,一起试炼不是很好吗?”


这番话说出来,有理有据,比他平时说话不知长进多少,时于戎着实意外了一下。不等他出声,旁边忽然插入一声“不行。”


韩姣从院门外走进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


孟纪看着她满眼茫然:“小师姐,为什么不行?”


“对她我们可不是知根知底的,试炼时遇到什么事,我不放心她。”韩姣直截了当地说道。


孟纪急道:“她的为人你不知道吗?有什么不放心的。”


韩姣哼了一声:“她的为人我怎么会知道,住在飞星峰,居然没有同系的师姐妹愿意一起,让人怎么放心。”


她口齿伶俐胜出孟纪不知几何,又直击重点,孟纪顿时哑口无言。他涨红了一张脸,高声道:“小师姐你平日与她不是相处得很好,为什么要这么说她,你……你这样也太没道理了。”


什么是见色忘友,这就是了。韩姣瞪了他一眼,丝毫不让:“非要让她和我们一起试炼,你这算什么道理。”


时于戎见两人吵得如此厉害,一边拦住一个,说道:“怎么,还嫌声音小,要把师父吵来是吧?”


孟纪转过脸又哀求他:“师兄,你看晓曦这事?”


时于戎略想了一下道:“恐怕不能让她跟着我们。”


孟纪大失所望:“为什么?”


“有危险的时候,我们只能把后背交给信任的人,她显然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时于戎笑笑道。


孟纪说不出话来,看了看两人,一发脾气甩袖走了。


时于戎看向韩姣,口气有一丝喟叹:“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真正的理由了?”


韩姣把看到季城和孟晓曦抱在一起的事略略一说。时于戎道:“你在为宁师妹打抱不平?”韩姣不语,片刻后嘟囔道:“师姐不需要别人鸣不平,我不同意,仅仅就是因为我看不顺眼她。”


时于戎对师弟妹的纷争一向不干涉,只平静道:“你自己知道分寸就好。”



孟纪对韩姣生了气,一连几日都不和她说话,就是视线对上了,也生硬地别开头。韩姣本来不想和他计较,但是被他的态度激起了怒火,也对他开始视而不见。


就在这当口,试炼的题目下来了。


紫色玉简被传信弟子送来时,韩姣一口水咽在喉口,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睁圆了眼看着玉简不敢置信。


试题以颜**分难易,紫色代表是最难的试题。


舒纥拿了玉简,面色颇见沉重,看了其中的内容后,他的脸色更差了。面对师弟、师妹的疑惑,他以比较轻松的口气说道:“是一个解谜的试题。”


众人心道:解谜的试题为什么是紫色玉简,你干嘛又一脸愁色。


舒纥不多说,把玉简放到桌上。每人都看了一遍,果然是解谜的题。试炼题目就是“庆栎村有古怪,一探究竟”。玉简内有村庄的大致信息,地理位置,风土人情,这都不是它困难的地方,而是最后一行介绍:有四名巡查弟子和一名小成修士在此失踪。


几人面面相觑,都觉得难处就在这里。


韩姣深感内疚,题目是她抽的,不可思议的是,用了一些手段,居然还是抽到这种难题,她说不出话来,闷闷坐在一旁。


舒纥道:“看这个庆栎村的位置,就在中洲大山附近,说不定是有什么妖兽躲在里面,我们事先做好准备,还是能有几分把握的。”


师兄妹几人都知道这是安慰之词,但也都点头称是。


孟纪忽然又道:“这题目那么难,多个人也多份力,师兄,把晓曦带上吧。”


舒纥皱眉不语,时于戎冷笑道:“你把题目告诉她,要是她还想跟,那就跟上吧。”孟纪大喜,吃了一半就跑去迎客台要传信去飞星峰。


到了此刻,韩姣真有些羡慕他的没心没肺了。师兄姐虽然没有一句谴责,但是她心中却沉甸甸的,总觉得责任都在自己身上。



四代弟子接到题目后都开始忙碌起来,锤炼法宝,购买符箓,修炼功法。总是到了紧要关头,才会发现时间的珍贵。在这样紧绷的气氛里,距离规定离开碧云宗去试练的日子只剩下三天了。


抽到简单题目的弟子大呼万幸,抽到绿色、紫色玉简的弟子就惆怅了。尤其是紫色玉简,统共只有三枚,题目之难,还超过以往的中洲大山生存一个月的难度。


时于戎打听了另外两枚紫色玉简,一个是捕捉四级幻影狐,一个是炼制百草归魂丹。幻影狐千变万化,而且智力超群,行踪不定,是极难捕捉的妖兽。而百草归魂丹,有近乎起死回生的神效,顾名思义,需要上百种珍贵灵草,而这些灵草遍布整个碧云天的犄角旮旯。


这两个题目对低微弟子来说,难度简直难以想象。


以同理推测,韩姣拿到的这个题目难度十分惊人。


庆栎村到底有什么古怪,玉简中没有说明。据打听来的消息,的确有一个小成境界的修士消失在村里,另外还有四个普通弟子。到底什么情况,也没有人知道,要等他们去寻找答案。要准备都茫无头绪,众人只好各尽努力,能装的都装上,能带的都带上。


只剩下三天时间,各人照惯例去找亲近的人话别。百里宁用分光镜和家人通信,时于戎去碧云上峰找他家的老祖宗长老,孟纪和孟晓曦说话去了。


韩姣唯一的亲人只有韩洙,她也没有多想,只身往飞云峰而去。



韩姣到了飞云峰,韩洙正好外出,为他看守庭院的吴浮接待了她。韩姣本想今日不巧就等明日再来,吴浮却笑眯眯地将她留下,说稍等一会韩师叔就会回来。


吴浮把韩姣领到练功房外的一间偏僻书房。地方不大,案明几净,架上摆放着满满的书册。他亲自为韩姣沏了一杯灵茶,寒暄几句后,说了一句“告罪”,然后就埋头在书案前处理文书,一副任由她自在的态度。


韩姣一杯茶喝完,吴浮抬起头,手一挥,窗外飞进来一个青玉茶壶,自动为她续上茶水。等第二杯喝完,韩姣无所事事,见吴浮并没有干涉的意思,她慢慢踱到书案前,打量他的工作。


案上放着一卷名册,吴浮在上面勾勾画画,丝毫不在意韩姣的注视。


韩姣看了两眼,觉得无趣,待要移开目光,却看到了角落里的两个名字,她神色一僵,呆愣了足足片刻,咬了咬嘴唇,状似不在意地问:“这是什么?”


吴浮抬头,一派平静地答道:“是巡山弟子的名册。”


韩姣硬生生把目光从孟纪和她的名字上别开,脸上还平静,心下早已急跳如鼓,脑中飞快地转了几转。这分明就是毁镜当日的巡山弟子名册。他在找什么,她也能猜到,是无故离职或者是行动异常的弟子。韩洙推测出翠烟狼妖王当日带着一个本宗弟子,首先从巡山弟子中查起,思路一点都没有错。


她想到这里,心一点点往下沉——自己的秘密还能瞒住多久?


当日她和孟纪是对过口径的,自信能瞒过师父、师兄不成问题,但要是面对的人是韩洙,她一点自信也没有。


一股焦躁的情绪从胸口窜起,韩姣蹙了蹙眉头。


吴浮虽然样貌平常无奇,却出奇地敏感,立刻投来注视的目光:“师妹怎么了?”


韩姣指了指卷轴的一角,一派天真地说道:“看到我的名字了。”


吴浮往下一瞟:“原来师妹当夜也参加巡山了。”


“是呀,正巧遇到那么可怕的事,”韩姣甜甜一笑道,“真是把人吓坏了。”


那一夜两大妖王和碧云宗众多高阶修士的争斗剑气纵横,法术骇人,被惊吓到的低微弟子不在少数。吴浮不以为怪,微笑道:“那日的确惊险。师妹巡山时没遇上危险吧?”


“危险没有,倒是虚惊两次。”韩姣笑着把孟纪两次扔萤石的事当作一个玩笑似的说了出来。反正是迟早能查到的,不妨显得坦荡一些。


吴浮听了脸色没有半点异常,平淡道:“年轻弟子没有经验,这种事也不足为奇。”


韩姣笑笑,两人又说了几句,无非都是当夜的情况。吴浮问得很巧妙,如果韩姣心中没有计较,也不会发现这是一种变相的盘问,于是她回答得也很有技巧,乍听内容不少,实质却没有什么帮助。


等吴浮问完,韩姣推说房中气闷,要到院子里转转,他没阻拦,只说师叔快要回来了,不要走远。


韩洙所住的这个庭院很大,地处泰阿殿的西南一角,正院广阔,种了两棵紫云枫,往来弟子众多。吴浮带韩姣来的这个书房很小,背对正院,倒是极为冷清。


韩姣走到后院中,不见一个人影。说是院子,其实不过一块见方的空地。一般修士都有种植培育灵草的习惯,极少有人把一块灵气充沛的土地给荒废着。


她看着空荡荡的院子,不知不觉心中也空荡荡的,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垮了下来。院角有一块石阶,她一下坐了上去,冰凉的触感让她骤然呼了一口气。


仰头往上看,天空也是见方的,辽阔而鸿碧,不见片云。韩姣看的时间久了,眼睛发酸,她举起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突然想要落泪了呢……


这些日子以来的压力一下子都涌了上来,让她猝不及防。


她感到一丝无助、一丝迷茫,还有一丝隐隐约约、几乎无法察觉的委屈。


三界镜照不出她的身影,事关打开吉祥天的秘密,抽到试炼紫色玉牌的题


目——难题接踵而来,还来不及喘息就深陷其中。


韩姣觉得委屈,真是委屈。


她不明所以,不知道经历九霄神雷看到的异象,其中到底蕴藏着什么玄机。


她本能地保护着自己的秘密,却根本不知道这个秘密背后的意义。


还有那道紫色试炼的玉牌,她把师兄姐弟都拖下了水,把他们置于危险之中。


即使没有一个人责怪过她,内疚也压得她胸口生疼。


从手指缝隙里漏进来的光芒有些刺目,她闭上眼,烦乱的思绪却无法就此关闭,潮水一般翻腾,那一路苦涩的热浪,从胸腔直冲到了眼眶。


“姣姣?”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韩姣拿开手,往前看去——日光剔透,光辉熠熠地倾在青年修士身上,他穿着交领右衽玄色武士服,头发束起,高大挺拔的身躯勾勒出利落的线条。


他微微倾身,正对着韩姣的脸,目光幽深,面容俊美无俦,仿佛神祇显身,难以用笔墨描述。


韩姣眼前一热,根本来不及遮掩,忙心慌地别开脸。


“怎么了?”韩洙目光一动,沉声问。


韩姣摇头,鼻翼微微翕动了下,一声不发。


韩洙揉了一下她的头顶,动作轻柔,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体贴。


韩姣觉得刚退下的委屈又涌了上来。


心底有一个声音说:对他说吧,把三界镜的秘密说出来,他拥有大神通,还是她唯一血脉相承的哥哥……


这个念头灵光乍现,瞬间就抓住了她的心。


她霍然抬头,直愣愣地凝视着韩洙的眼睛,眼中雾气氤氲。


“哥哥,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师叔。”吴浮开口打断了韩姣,他显然认为自己要说的更重要,走到韩洙身前,行礼道,“名册整理出来了。”


韩姣心一紧,目光在他的脸上一转,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韩洙低头对她道:“等一会。”随后和吴浮进了书房。


书房门敞开着,韩姣正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形,却听不到声音。这种情况一般可以使用一个顺风术,但里面的人是韩洙,她无论如何都没有这个胆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密切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希望能从中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吴浮将整理出来的名册录在一张纸上,呈到韩洙的面前。


韩姣看到,韩洙一眼掠过那些名字,目光骤然锐利,几乎要刺破了纸张。他的神态很闲适,站立的姿势也很优雅,唯独身上冷酷狠戾的气息,隔着老远的距离,依然让人不寒而栗。


心不可抑制地乱跳两下。韩姣刚才因为一时烦躁而鼓动的心情,瞬时就沉寂了下去。


此刻再想起刚才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后怕不已。


幸好没有说。韩姣握紧了拳头,指甲掐进掌心,让她重新又冷静理智起来:她可以对他怎么说,坦诚自己经历紫霄神雷未死,因此命格异常。是吉祥天开启的关键之一。


韩姣冷汗涔涔,为这一时险些铸成的大错——刚才她又烦又乱,心情好像是被风吹的飘浮乱动,此时却又像被沉入了水底,又沉又冷。


她曾想过,吉祥天是修士,尤其是高阶修士的最终目标,如果她真是开启吉祥天的关键之一,暴露身份后会不会受到优待。这个隐约一现的念头,被韩洙冷冽的眼神给打散到九霄云外。


她怎么能放任自己成为一个道具,一个工具,绝不。


韩姣抱起双臂,把头埋进臂弯里。


有人走了进来,步履轻重适中,不疾不徐,光听脚步声就有从容淡定的风度。韩姣仰起头唤道:“哥哥。”


日光透亮稀薄地照在她的脸上,眼圈还泛着红,双眸乌溜溜的,璀璨如星。


韩洙默默地打量她,深沉的目光里渐渐露出一丝暖色:“刚才想说什么?”


“我要去试炼了,”韩姣淡淡道,“抽中了紫牌的题目。”


韩洙神色不动:“是什么题目?”


韩姣苦笑了一下:“是个解谜题,在中洲大山的附近。”


韩洙眉峰微微挑起。宗内这次设题他是知道的,紫色玉牌只有三个,解谜的那题是最难的,还有小成境界的修士失踪过。他看了看韩姣,猜测她的来意是不是求助,于是默不作声。


韩姣一无所觉,目光投向了天空,秋季的天,澄澈而辽阔,拂过脸庞的风也带上了一丝凉意。她的心沉沉浮浮,翻滚在心中的愁绪,渐渐涌到了嘴边。


“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主意,”她轻轻说道,“用抽签来决定试炼题目,一点也不公平。应该分成一、二、三、四级,想考几级考几级嘛。现在这样根本不是考验实力,是考验运气——这让抽签的人多为难。又不是一个人的事,师兄弟们一起试炼,抽的不好,不是拖累了别人,其他师兄弟也不能怪她……”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韩洙也必须要凝神才能听清,他先是讥诮,渐渐眉宇松开,显出好笑的神色来。


“你就在烦恼这个?”


韩姣干脆地说道:“是啊。”


“不担心试炼过不了?”韩洙微笑道。


“不担心。”韩姣笑了一下,一股的苦恼和低落都从笑里透了出来,“反正过不了。”


韩洙着着实实噎了一下,看着她一时无语。


“试炼并没有那么难,”韩洙叹了口气,“宗门看重的是法术运用,即使你们最后没有解开题目,如果表现出众,也能通过试炼。”


韩姣眸光一转道:“你是说,有宗门的修士跟在我们身后保护我们?”


韩洙道:“当然不是。等你们回来后,宗门自然就能知道发生在试炼中的事。”


韩姣失望地怅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不打算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你当初是怎么通过试炼的?”


“斩杀了一头阴湖兽。”韩洙淡然道。


这下轮到韩姣无语,阴湖兽是水中妖兽,即使是幼崽的能力也在四级以上。至少小城境界的修士才能对付这种妖兽,宗门试炼是在小城境界之前参加的。要从韩洙身上得到一些安慰,简直是一种妄想,韩姣苦恼地想。


她侧目看看韩洙,他此刻神色和悦,极夜一般的眼眸仿佛吸引了一切光芒,似笑非笑。


明明有着阴狠暴戾,仿佛猛兽一般锋利,却藏在了优雅的风度之后。说实话,她虽然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凭直觉,他的强大和神秘,远在她所能触摸的天际。面对他,她必须小心翼翼,因为她嗅到了一股隐藏深处的危险气息。


有时候她甚至会想,他的世界不应该只是飞云峰这一小片天地。比起殷乾峰主,他更像一个隐形的王者。飞云峰的一切,在他的默认控制下井井有条。普通弟子,一直对他的强大和风度赞誉有加。


靠近他,会因为他的强大而害怕和战栗,远离他,又觉得失去了依靠和无助。


韩姣觉得矛盾极了,可无论如何,不管是害怕还是依靠,讨好他都是必要的。


“哥哥,”韩姣伸出手拉了拉韩洙的袖子,拍拍石阶,“坐下谈。”


韩洙略皱了下眉,就着石阶坐下。


石阶只有一尺来高,对他来说低了一些,韩姣原本还含笑打算看他不适的样子。谁知他修长的双腿一跨,模样自在极了。



韩姣狡黠地对他露出笑容,手指微动,地上窜起两根晶丝,迅速缠上韩洙的脚,绑得结结实实。


韩洙一笑,神色不动,也不见任何动作,晶丝忽然节节断开。韩姣见状眸光一转,断裂的晶丝重新连接了起来,化成一条细长绵软的丝线,一圈圈又绕上了韩洙的脚。他略抬起脚,却发现那晶丝勒得死紧。


韩姣侧过脸,看着他无法动弹,得意地笑了两声。


韩洙唇角轻轻一弯,勾起一道极优美的弧度,眼里也染上笑意:“咒结术?”


韩姣笑盈盈地应:“是呀。”


韩洙脚一跺,晶丝骤然碎成了粉末。韩姣心中还默念着口诀,突然之间感应不到了晶丝,往地上一瞥,刚才还含着得意的笑顿时就没了。她虽然早就料到困不住韩洙,但是也没有想到,还没有使出第三重,他就不费吹灰之力将她的手段化去了。要知道,就连两个师兄,都在她的晶丝下吃过暗亏。


难道这就是庸才和天才的差别?她蓦然有点嫉妒这样的天分,口气泛酸道:“这是什么道术?真有点厉害。”


韩洙看着她有些不服气,雪白的小脸上又暗自咬牙切齿的样子,闪过一丝笑,随即发现,面对她,他笑得有些格外多,脸上立刻冷了下来,口气冷漠道:“不是道术。”


他骤然改变的态度让韩姣心怦的一跳,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回想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纰漏。又看看韩洙,不言不语的他有一种高位 的冷峻,显得居高临下。她张张嘴,心底有种直觉他不会发怒,于是忍不住轻轻问:“不是道术是什么?”


韩洙道:“是灵压。”


“怎么可能?”韩姣愕然,嘟囔道。灵压是灵气所带的威压,高阶修士仅凭威压就可以对低阶弟子造成伤害,但是如同实质一般,割开道术所化的晶丝,这样的控制未免太过惊人。


韩洙横她一眼,韩姣哆嗦了一下,扁着嘴不敢说话了。


气氛突然间沉闷起来。


韩洙无奈地发现,当这个小姑娘说的眉开眼笑的时候,他觉得太过优容她,但是当她被他吓到,显得垂头丧气时,他又生出一丝不忍,心底莫名就有一块地方柔软了。他板着脸,半晌后才道:“你再试一遍。”


韩姣一怔:“试什么?”


“咒结术。”


韩姣看着他,滴溜溜黑的眼睛里满是疑惑,想了又想,不敢再把咒结打在他的脚上,刚才他突然就变了脸,不会因为她把咒结绑在他脚上吧。她默念口诀,几道晶丝从地底冒了起来,盘成一个死结。


韩洙目光一扫,身上骤然散发出惊人的威压。


韩姣离得很近,心怦怦地如同擂鼓,从晶丝上传来清晰的感受,那股威压的力量传递而来,摧枯拉朽一般,晶丝直接被碾成了粉末。


她嘴唇不自禁地翕动了下,在他暴戾而直接的威压下,脸色煞白,身体瑟瑟发抖。


韩洙注意到她的样子,威压立刻隐去。


虽然威压出现、消失不过一刹那时间,韩姣还是受到不小的打击,一方面,毫无抵抗能力;另一方面,她练咒结术近两个月时间,连师父都赞了一句颇有天赋,原来是没有遇到强大的敌手。


她吐息了片刻,心中郁闷,喏喏问道:“像你这样灵压的修士,应该不多吧?”


“你说呢?”韩洙反问。


拍马屁的时候到了?韩姣福至心灵,立刻道:“肯定少之又少。”不然都像这样,灵压就能破了咒结,让她还怎么混。


觉得这句奉承力度还不够,她眼睛一转,又信誓旦旦加上一句:“我就没见过像哥哥这么厉害的。”


韩洙听过的马屁海了去了,投石问路型的、抛砖引玉型的、欲擒故纵型的,这么直白,没水准的还真是头一次。可偏偏并不生气,不但不生气,还有些高兴。转念一想,她见过的修士能有几个,不觉好笑又好气。


脸色又沉沉板起:“天下能人异士不知凡几,岂可小视。”


韩姣有点发懵,怎么拍马屁反而拍出这个结果了。她摸不准他的脾气,结结巴巴道:“可是、百里家的咒结术传自上古,师姐……师父说,咒结是灵力秘术所成,非金非石,结中还含有咒的力量,两者相融,寻常神兵利器根本割不断,就是灵力有限,也破不了咒的力量。怎么会有那么多修士可以用灵压破了咒结术呢?”


越说她越觉得有理,清河百里家族,修仙界最出名的修士家族,虽然一部分是因为家中皆是女修士和诅咒的原因,但是更多是因为她们家传的咒结术,诡秘神奇,在修仙界独成一派。如果那么容易破解,哪里会这般赫赫威名。


韩洙不和她多辩,目光一闪,不知从哪里嗖嗖窜出来几根晶丝,捆在韩姣的手上。她蓦然一惊,低呼道:“怎么可能,咒结术?”


她瞪圆了眼,又惊又疑,唇哆嗦不止:“你、你?”


看她被吓得狠了,他心下一软,脸色绷不住,握住她的手,温言道:“仔细感觉。”


韩姣垂下眼,睫毛颤如蝶翼,刚才以为施展了那么一下,他就偷师学会了咒结术,一时被骇住了。现下回过神,施展道术是需要口诀功法的,她用神 去感觉手上晶丝,其中灵力运转并不是咒结术,而是……她更吃惊了,竟是纯灵力所化现出来的,并非施展道术。


“知道问题了?”韩洙见她转眼就发现问题而冷静下来,沉声道,“你的咒结术为什么容易被破解。”


韩姣垂头不语,韩洙用灵力所化的晶丝在她手腕上流转,如同一幅清晰的画卷在她面前展开。其中灵力运转的方式、浓密、力度,几乎纤毫毕现。她细细想了一下,轻声道:“均匀,我的咒结不够均匀。”


咒结如同绳索,如果绳身上有粗有细,自然是细的地方容易断裂,如果是均匀的……


她立刻明白自己症结所在,心中口诀一转,一道晶丝冒出,虽然肉眼难以分辨,但是均匀流转远胜之前,一下子就掐断了韩洙所化的灵力晶丝。


韩洙微微一笑:“总算还不笨。”



韩洙的教导对韩姣起到了醍醐灌顶的作用。他用灵力直接具现出的晶丝,让她初窥到高境界灵力运用的一番天地。尽管以她的境界,能理解的还只是冰山一角,但已足以让她得到很大的进益。


她偷偷观察韩洙的神色,今天他的忽冷忽热让人很迷惑,但是她大胆的直觉,也许他的心情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坏。她把咒结术练习了一下之后,趁机把平时修行的问题都一一提了出来。


韩洙面无表情地详细给了解答。


韩姣觉得,从某一方面来说,他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优秀教师。她的师父齐泰文是以道心为重,经常讲解艰涩的典籍,对她修炼的指点犹如隔着云雾。而韩洙则完全不同,他把灵力运用剖析得十分明白。不论境界,纯以灵力道法为重,娓娓道来,令人惊叹。


韩姣几乎迷醉在他这种化繁为简,有的放矢的教导里,一留就留到了傍晚。


等她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天色已暮,晚霞如锦,淡红的云彩如扯絮般挂在天边。


韩姣从学习中回过神来,觉得饥肠辘辘,她立刻问韩洙:“你不去吃晚饭?”


韩洙完全没有意会到她的暗示,淡道:“我早已辟谷。”


韩姣默然,问题是她没有辟谷,而且饿得快前胸贴后背了。其实大多数修士辟谷之后,因为口腹之欲也会进食。想不到像韩洙这样天资横溢,居然也像苦修士一般,只追求境界提升和道法修炼,完全摒弃了人生大欲和享受。


韩姣从石阶上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裙,婉言向韩洙告辞。


碧云宗的三餐都是限时供应,过了这个时间后就只能吃灵果。韩姣很没出息的正好是不能抛弃口腹之欲的人,入宗门七年多,除却每日枯燥的修行,盼的就是这三餐饭,说什么也不能落下。


韩洙自然不知道她所想的,看了看她道:“我送你。”


韩姣受宠若惊,跟随在他身后出了庭院。


飞云峰上无人不识韩洙,即使有一两个不识的,也无法忽略他出众的风姿样貌。这个时间,来往的弟子众多,韩姣饱受视线困扰。韩洙说是送她,还真就是送而已,一路上一声不吭。


来到迎客台上,韩姣对韩洙敛衽为礼,然后说:“我走了。”韩洙沉默地颔首,她转身跨上铁索。


铁索是碧云宗各峰连接的唯一通道,一般弟子学会提气术后,在铁索上穿行就不再是个难题。但是对韩姣来说,这依然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她天生畏高,因为高空而产生的恐惧如附骨之疽,每次行走铁索用提气术,真正是提着气,一丝都不敢出错。


从韩洙眼里看去,她在铁索上走动的样子,简直可以称得上小心翼翼,如临大敌,速度慢得堪比蜗牛。他看了几眼,皱起了秀挺的长眉。


正聚精会神行走的韩姣,忽然身体一轻,被人拎起了后颈,顿时吓得哇哇大叫。


“别吵。”近距离被她叫声烦扰的韩洙出声喝止道。


韩姣一听是他,安静了下来,可是凌空失重的感觉实在骇人,何况被他一手拎着后颈,她必须低头面对深不见底的渊谷,速度如飞,她吓得双手舞动,紧紧攀住他的肩膀。


韩洙看她的模样,哼了一声道:“提气术而已,没出息。”


韩姣无法反驳,两只手紧紧攥着他,大气也不出一下,牢牢看着铁索,看样子不仅是不相信自己的道术,连韩洙的也不相信了。


韩洙见状,促狭地摇了一下手。


韩姣被晃得面无人色,吓得半死,几乎就要晕过去了,心里怀疑他是不是发现了她的隐瞒,要把她扔下去了。


见她面如白纸,眼角都沁出了泪珠,韩洙心中史无前例地生出不舍的情绪。到了铁索的另一头,他动作轻柔地把她放下,又揉了一下她的发顶。


韩姣惊魂甫定,头一歪,躲过他的手,又不敢直接发火,只好独自生闷气。


“姣姣。”过了半晌,他忽然开口唤道。


韩姣看着地面,好像那上面有什么特别吸引她,装作没听见。


“把手伸出来。”他又道。


韩姣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去,只见他冷峻的面上神色非常,瞳眸深处仿佛一片柔软。她心道,叫伸手也不可能是打她。于是乖乖伸手,白白嫩嫩的一只手掌放到他面前。


韩洙唇边漾起一抹笑,修长的手指在她手心上比画起来,随着他的手指,金色的蝌蚪般的线条在她手中浮现。


韩姣看不懂,手心发痒,还有一些酥麻,像是小虫子在心里钻动一般。她抿起唇,过了一会儿后,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随着韩洙的比画在她手心里凝聚,她终于明白,他在她手心里画了一道符。


“天河八景符。”韩洙解释道,“你灵力有限,我画了三景在其中。”


韩姣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什么作用?”


韩洙语气严肃道:“足以抵挡小成境界的全力一击,三次。”


韩姣倒吸一口凉气,觉得手掌有些沉重起来,同时心中激跃得难以形容。这代表什么,三次小成境界的全力一击,她想,就是出生修仙大家族的弟子,也不一定能得到这么好的际遇。她终于一改多年的霉运,开始幸福康庄大道了吗?


幸运来得毫无征兆,她简直被砸蒙了,呆呆地举着手,看着那些金色的字符消失在掌心里,然后露出傻笑。


韩洙凝视着她,不自觉地也跟着笑起来,然后揶揄道:“不生气了?”


韩姣忙摇头,讨好地说道:“兄妹哪有隔夜仇呀。”那样子活脱脱一个狗腿子。


韩洙朗声笑了出来,突然作势又狠又凶地说了一句:“如果这样你还过不了试炼,只管回来试试。”


韩姣打了个激灵,立刻道:“一定过,一定过。”


“去吧。”他道。


韩姣向他摆手,左手还搭在右手腕上,一副郑之重之的模样。转头一溜烟地往居处跑,心里激动喜悦难以自持,脑中还幻想着自己抵抗小成境界的种种攻击,呼风唤雨,叱咤风云。



离宗试炼的那一日,碧云四代弟子齐聚碧云上峰。


广元殿前有偌大的广场,青玉砌成,以六处台阶连接大殿,阶上伫立着两丈来高的石像,分别是成对的鹤、龟、凤。龟若磐石,鹤作振翼,凤引长鸣。


这日红霞如绮,漫染半天,低垂的云絮透着薄薄的金光,挥洒在广元殿高啄的飞檐上,碧青的琉璃瓦映着粼粼如鳞的光点,白晃晃的令人炫目。


八百余名四代弟子排成队列,整齐划一,青衣如林,场面十分壮观。


三峰峰主站在殿前,开坛祭祖,为试炼弟子送行。


周徇真君将三炷清香插入香炉,领着众弟子三拜。然后缓缓开口,朗朗的声音传递到广场的每一个角落。


“修道之本,乃穷万物之理,尽一己之性,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全命、保生以合于道,当与天地齐坚固,而共得长久……尔等自幼入山,未得领会万物之理,难以修进,此去试炼,看事,知事,懂事,然后知理知性,才不误大道修行。”


“碧云宗门人皆记,胸怀大志,终生勤奋,刻苦修持,德功并进,不得有违。”


八百余弟子躬身齐应:“弟子谨记。”


周徇真君站在高阶上俯首看着众弟子,沉静许久的心蓦然也生出万千感慨,高声道:“去吧。”


在他一声令后,山门结界打开,天空中红霞骤然散开,围绕在群峰的浓雾翻滚如沸水一般,蓦然敞开各峰上的大道,一时之间,这用结界封闭的人间福地露出它的真实面貌,与红尘俗世连接起来。


韩姣等师兄妹五人早已做好了准备,行装都放入乾坤袋中,站在碧云峰上与相识的师兄弟姐妹们告辞。这次试炼题目随机性很大,弟子们有喜有忧。听闻韩姣一行的题目,无不报以同情。


等打完招呼,广场上的弟子已走了大半。


孟纪一直心不在焉,四处张望,此时望向一处,忽然惊喜地招手:“晓曦,这里这里。”


孟晓曦走了近来,看着有些清减,下颔尖尖的,对着几人敛衽,婉然道:“这些日子要叨扰各位了。”


几人都有些意外。不过时于戎事先说明,如果听明了紫色玉牌她还来就带她一起,此时无法反悔,只好点头答应。孟纪大为高兴,眉开眼笑地对孟晓曦道:“我就说我师兄、师姐都是好说话的。”


孟晓曦含笑点头,唤过两位师兄后,又对百里宁和韩姣道:“宁师妹,韩师妹。”论年纪她比百里宁稍大,如此称呼正是应该。百里宁容色淡漠,韩姣则不客气地扭过头去。


舒纥是众人的大师兄,为人沉稳,见了这个情况,虽然不明所以,但出声调和道:“孟师妹大家也不陌生,闲话日后再说,现在不妨先考虑一下,往哪条路出山。”


碧云宗今日山门敞开两个时辰,飞云、飞羽、飞星三峰和迎客峰四峰都有出路,各峰方向不同,出处也各有特色。是试炼选择的第一步,马虎不得。


时于戎笑道:“这个我事先已打听清楚,从飞羽峰走吧。”


众人皆知,他看起来虽然总是吊儿郎当不太正经,但是大事小事从不含糊,于是没有二话,立刻往飞羽峰大道走去。


一路上,孟纪拉着孟晓曦说话,喜形于色,看模样不像是去试炼,倒像是结伴出游。


孟晓曦就乖巧得多,和他说话之余也不冷落众人,话语也极有技巧,卖乖讨巧不落痕迹。寥寥几句就让人觉得她玲珑温顺。两个师兄不复冷淡,说话也开始有问有答。


她说了几句后,忽然扔下孟纪来到师姐妹身边,放低了声音对百里宁道:“宁师妹,那日真是一个误会,你还怪我吗?”


百里宁皱了一下眉头,淡然道:“不怪你。”孟晓曦欢喜道:“我就知道师妹不是心胸狭隘之人。”说着想挽住百里宁的手,却被她轻轻避开。


孟晓曦转头又看向韩姣。韩姣笑吟吟,抢先开口道:“师姐不用问我,我也不怪你,我们没有误会,我也不是狭隘之人呀。”


孟晓曦有片刻的尴尬,随即又恍若无事地笑笑。三个姑娘之间的暗潮汹涌,师兄弟三人都感觉到了,舒纥稳重老成地看着路,时于戎闲情逸致地观赏两旁的风景,孟纪却忍不住退后几步,语气有些气愤地说道:“小师姐,你怎么这么对晓曦呢?”


韩姣嗤地一笑道:“小师弟,难道你要我怪她、误会她才好?”


孟纪挠挠头,急道:“我不是那意思。”


孟晓曦拉了他一把,止住他后面想说的话,反嗔道:“我们师姐妹说话,你凑上来做什么呀?”孟纪脸一红,反而不好意思了。


舒纥回头看了看神色各异的几人,提醒道:“我们要出宗门了。”


几人立刻往前看去。


山门结界已经打开,隔绝俗世的云雾散去,眼前的山道上只留有一道结界范围的光圈。结界外的小镇清晰可见。


时于戎选择的这条山道,外面是一个坊市,碧云宗附属的修仙家族的聚居地之一。和大多数的宗派一样,宗门内的长老掌教的俗世家庭与修仙界息息相关。由于灵根者诞生的后代具有灵根的比例很大,所以很多高阶修士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家族背景。这样的家族大多与宗派毗邻而居,没有灵根的家族中人,也大多为修仙界而生活,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样的小镇。


这处坊市是碧云宗附近最大的一个镇,以一条长街为中心,各种铺位鳞次栉比,有卖丹药的、阵盘的、符箓的,各种各样。今日又逢山门大开,一时人流如注,十分繁华。


韩姣几人走出结界,踏入小镇,耳边顿时喧闹起来,一片叫卖声,如波浪叠叠。


“试炼大力丸……补充灵力以备不时之需……全程满灵力……”


“翩翩如玉腰带,自带去尘法阵……打斗时不染灰尘,让你永远风度翩翩……”


“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什么样的符箓才是利器……万针符,暗箭偷袭居家必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