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科幻灵异 > 碧云 > 第十四章 试炼 1

年少的修士们哪里见过这个场景。在宗门内,就是有盛大节日,众人也是有条不紊,轻声笑语。这样喧闹杂乱、拥拥簇簇的街道,让他们非常意外,同时又有一些兴奋和好奇。


时于戎笑着让师弟妹们四处走走,然后独自去了街尾一处不起眼的店铺。


有很多离山的弟子都挤在街上。有的对叫卖的物品不屑一顾,也有的跃跃欲试。韩姣和百里宁混迹其中,一边闲逛一边观赏商铺中摆放的物品。坊市中有不少普通凡人,见了修仙者也不畏惧,讲价还价不卑不亢。


热闹的街道让韩姣感到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这个坊市的店铺大多集中在这条狭长的街道里。贩卖的物品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韩姣也看中了好几个低阶的法宝,可惜囊中羞涩,只能干看罢了。几人很快就从熙攘的人流中挤了出来,在街尾会合。


过了一会儿,时于戎和一个掌柜模样的男子从店铺后面牵了六匹灵马走来。


六匹灵马都是膘肥毛亮,四蹄健壮,枣红两匹,白色三匹,还有一匹黑色的。师弟妹几人都十分高兴地围了上去,各自寻了一匹合眼的抚摩马头。


灵马是灵兽中最低阶的一种,其实是俗世里搜罗来的骏马,配种生下马驹后,自幼用灵草喂养,等马驹长大,自然高头大马,毛亮精神,非一般凡马可比。短程可以爆发,长途又有耐力。


这一次试炼,从碧云宗到庆栎村,就是不停地用疾行,也需要一个月,何况他们根本不能选择把灵力、精神浪费在路上。所以时于戎从拿到试炼题后就经过家族通信在坊市内订了六匹灵马,其中一匹本作替换用,现在正好给孟晓曦了。


孟纪摸着一匹白马的长毛,高兴道:“二师兄,这马真不错,我就要这匹了。”时于戎牵过唯一的黑马,翻身跃上,招呼道:“此去路途长远,好好爱护灵马。”


舒纥立刻也上了马。随后几人都跟着跃上马背。虽然之前从没有骑过马,但大家都是修炼多年的修士,不过片刻就摸索熟了。


作为统领众人的大师兄,他一声令下:“走吧。”


少年少女们应和一声,扬鞭跃马离去。


 


庆栎村在碧云天北边,相隔万里,途中要经过三个诸侯国,分别是鳌来国、月池国,还有庆国。庆栎村就是庆国的一个偏僻村落。


他们一路行来,经历了一番与宗内截然不同的俗世生活。


看过了平原的日出,森林的黄昏,还有辽阔无际的暗夜星辰。与碧云宗内相比,凡俗灵气淡薄,但是各地风情民俗皆有不同,众人路过看过,反而生出一些不同寻常的感悟,修行不退反进,各有收益。


这个时节正是秋季,这日来到鳌来国国都的郊外,秋叶如火,连绵成一片,层林渐染,落英缤纷。


六人纵马经过山林,马蹄踏着一路枫叶,飒飒如风。林间正有一群贵族子弟携伴游乐,支起帷帐顶顶,少年男女席地而坐,车马停在林旁,几乎将长道堵塞,还有往来的侍女仆从,交织如网,来往不息。


韩姣一行不得不放缓马蹄,按辔徐行。


林中游乐的众人很快就发现了他们,好奇地打量过来。先是注意到骏马非凡,接着就看到骏马上的人,男的俊,女的美,风姿飘逸,踏马前来,真如绘卷中走出。


鳌来国民风朴实直爽,年轻男女更是热情奔放。


当下就有一群贵族子弟跑出林来,拾起身边的瓜果时蔬就向六人扔了过来。


舒纥和时于戎骑马在前,骤然被吓了一跳,手一挥,就将砸来的东西弹开。


来林间游玩的大多都是鳌来国的官宦子弟,见状后不但不怕,反而欢声连连。林间有更多的少年少女跑了出来。少年们大多箭服长衣,腰佩长剑。少女则是广袖襦裙,跑动时还需要一手提着裙裾。就连跟随在侧的侍女也大多跑了来。


有少女惊讶呼道:“君子如玉,好女如花。”


被她一喊,林间跑出大半来。


他们游玩时带了很多吃喝的来,此刻随手抓了就扔将过来。


几个少年跟随在后面几匹马后,采了路边的野花,就对着百里宁、韩姣和孟晓曦掷来,一边还有吟唱:“巧笑如花,美目如画,好女好女,可顾我否?”


路边的野花很快就摘没了。韩姣三人左支右挡,好一会儿,发现野草残枝都扔到面前来了。


还有大胆的少女挡在舒纥和时于戎的马前,大声娇问道:“妾颜亦如花,君何不望?”


六人都被吓坏了,瓜果鲜花落了满地,居然还有贵族子弟开始把身上玉饰、佩剑都扔了来。


时于戎大喝一声,灵力一提,连人带马飞跃而起,跨过挡道的车马,逃离而去。韩姣几个见状立刻有样学样,飞马离去。


那些贵族子弟们吃惊不已,等反应过来已追之不及,只好在后面扬声大喊:“君子好女,可是灵山上来?”


几人哪里敢答,疾驰离去。


路上见了好几处林子都有游人的影子,不敢停留,直到傍晚到了一个密林外,才停马歇息。想起刚才那一幕,几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孟纪抓了抓头皮,还从头上抓出一根树枝来,往地上一扔,嘀咕道:“从没见过这种场景,真真吓人。我记得以前在魏国,女子若是出行不遮面,非要找看到的人嫁了不可。”


百里宁道:“那我可宁愿在鳌来国。”众人又是大笑。


在笑声中,舒纥忽然眉头一蹙,然后以指封口:“嘘——”韩姣也察觉到,有树木沙沙抖动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疾行飞纵。


众人敛去笑容,转头看着密林。


密林中的动静骤然停止。



林中的人显然也发现了他们。


舒纥和时于戎交换了一下眼神,由舒纥开口道:“我等是碧云宗弟子,既是同道弟子,阁下何不显身一见。”


他首先表明身份,表示并无恶意,声音在黄昏中遥遥传出,林中一片寂静。过了半晌,时于戎按捺不住准备去看个究竟时,一棵高树忽然枝叶摇曳,几片长细的叶片从风中飘落,扑通一声,有什么重物落在地上。


“是碧云宗的师兄弟吗?”一个娇脆的女子声音传来。随着声音,林间走出身着玉兰刺绣留仙裙的女子,十七八岁,苹果脸蛋,眉细眼长,五官不见特别,可算得清秀。她身材娇小,偏偏肩上扛着硕大一个包袱,比她的人还大上不少。


韩姣等人略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修士一般都有储物的小法宝,谁也没见过带着这么大包袱上路的。


“我叫林佩云,是居乐宫弟子,见过诸位。”她团团施礼,脸上笑容真诚直爽。


几人连忙回礼。


碧云天内七大宗派皆是同盟,素有七派同根同源、同气连枝的说法,出走在外,七派弟子也都是互倚互助,有同道之谊。


林佩云将肩上包袱轻轻放在地上,然后走到众人身旁坐下。几人寒暄了几句,原来林佩云是出山游历的弟子,论辈分与众人相当,按年龄一算,只比舒纥和时于戎略小,其他人都应称她一声师姐了。


“你们是出山试炼?碧云宗这次试炼怎么会这么急?”林佩云知道他们的目的后大为惊奇。


舒纥道:“原因我等也不知道,只是这次宗内四代弟子都要参加,无一例外。”


其实众人大多都知道,与这次朝圣会发生的意外不无关系,只是不敢随意议论宗门。林佩云一直游历在外,连朝圣会也没有参加,不知道其中内情,不过她也只是随口一提,并无深究的意思。


“这么说,你们要去北边,中洲大山附近?”林佩云笑道,“居乐宫在极北,那里我倒有些熟悉。”


众人听了都有些欢喜,纷纷询问那里的情况。


“林师姐,我们要去的庆栎村正好在中洲大山的外围,不知道会不会碰上灵兽?”韩姣连忙问。


“中洲大山灵兽极多,不过师妹不用担心,高阶灵兽都在山脉当中,只要不深入中洲,不会遇上,外围不过一些低阶兽,你们足够应付了。”


韩姣几人听了,心定不少。又接着问了中洲大山附近的灵气、村落等问题。林佩云为人极为热情,没有一点不耐,回答的也十分详尽。最后一拍脑袋说道:“哎呀,我倒忘了。”


她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兽皮,说道:“我这里有极北的地图,你们拿去用吧。”


时于戎接了过来,与自己事先准备的一比较,果然详细清晰得多,立刻拱手道谢。


林佩云豪气摆手道:“都是七派同盟,客气什么。”


韩姣见她豪气大方,有一种令人一见如故的感觉。其他几人也都有同感,几句话后,话就说开了,不再拘束,倒像是面对一个相识已久的朋友。


“师姐你出外游历已经有一年了?”百里宁听她谈及游历的生活,惊讶问道。


林佩云略一想道:“一年多了。”


孟晓曦用钦佩的口气说道:“师姐离开宗门,孤身一人修炼寻道,真叫人佩服。”


林佩云听了,却容色微敛,蓦然一叹道:“我是出来寻道侣的。”


众人一怔,立刻就恍然。居乐宫是一个双修为主的门派,从宫主掌教到弟子,都是成双成对的。韩姣记得,在朝圣会上,凡是看到卿卿我我不避外人的,大半以上就是居乐宫弟子。听说他们宫内的功法秘籍,大多是“阴阳合道术”,吃的丹药,名称也与众不同,以“燕好散”“合欢丸”居多。


在七派弟子中还流传着一个说法,就连居乐宫的弟子的殒命,也大多死于情杀。


姑娘的心思更灵敏一些,韩姣等三人马上联想到,朝圣会上见到的居乐宫女弟子,大多样貌美丽,姿态风流,与之相比,眼前的林佩云的确逊色许多,离开宗门去寻找道侣也不奇怪。


百里宁柔声劝道:“师姐也不必急于一时,这事实在要等机缘。”


林佩云笑笑:“师妹说的是。”


韩姣见她脸色不如方才自如,岔开了话题,重新谈起了路上经历。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相谈甚欢。


天色很快就黑透了,散沙似的星星缀满了天空。


舒纥让师弟、师妹就地休息。众人也不是第一次餐风露宿,立刻就准备起来。先生了火,然后各自准备毡毯被褥,又在四周补下警示的结界。


林佩云自告奋勇去打水。虽然修仙者都会去尘术,但是女子天性洁净,环境允许,自然用水更加舒服。等她走入林子,百里宁跑来拉了拉韩姣,轻声道:“那包裹里是个人?”


韩姣早已发觉了,包裹中有微微的起伏,是呼吸声,看样子应该是个人。除了一向马大哈的孟纪,舒纥、时于戎和孟晓曦也多多少少都感觉到了。


只是林佩云为人很不错,第一次见面就送了地图,几人倒也不好贸然。


韩姣仔细听了一下,包裹里面的呼吸绵长而均匀,一呼一吸的间隔超过了两息时间,绝不是普通人。


“有可能还是修士。”她下定论道。


这下众人就有些为难。只有孟纪还迷惑:“你们在说什么?”


等林佩云回来后,舒纥作势咳了一下,然后问道:“不知道林师妹带的这个包裹是什么,看起来像是个人。”他为人一向持重,不懂变通,一开口就直接问了。


林佩云看了一眼包裹,眼神变得温柔:“那是我找的道侣。”


啊?


韩姣等人一齐瞠目看着她——把道侣放在包袱里,多有创意。


林佩云“哎”地低呼了一声,说道:“忘记了,要给他透透气。”


你才想到啊,众人心道。


她走到包袱旁,打开捆绑的绳索,将大大的包袱往下一抖。韩姣狠狠吸了一口气,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缦衣的和尚露了出来。他脑门上没有一根头发,被火光一映,光亮洁净。再看面容,样貌年轻,五官周正,极是俊秀雅致。


众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孟纪摸摸脑壳,用眼神问:这是她道侣,怎么是个和尚?


舒纥皱起眉:此事怪异。


时于戎挑眉暗示:看在七派同盟的份儿上当作没有看到?


孟晓曦没有表示。


百里宁沉吟:看这样子,是强抢来的?


韩姣:彪悍。


还是舒纥没有忍住,他问道:“林师妹,这位是?”


林佩云用手帕轻轻拂去和尚脸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唇角含笑道:“他啊,是金光寺的。好像叫慧及。”


韩姣眼神对大师兄溜了一下,意思是,看吧,连名字都是好像,果然是抢来的。


时于戎和舒纥脸色严肃了起来,不为其他,金光寺——是修佛圣地。虽然与碧云宗七大修道宗门不同,但是它存在的历史悠久,寺中僧人有超凡脱俗之意,从不参与道门宗派的是非,但是作为碧云宗最大的佛门内宗,它的地位绝不低于碧云七宗。


“林师妹,”时于戎敛容问道,“你与他是怎么相识的?”


林佩云眼神灼灼地说道:“昨日我见他坐在树下与凡人讲佛经,趁他不备,打晕了拖进树林。”


闻言,众人感觉被施了咒法,都要在风中石化了。


孟纪结巴了:“林师姐……他、他没有同意?”


“拖进树林需要他同意什么?”林佩云道。


重点不是这里,韩姣看着已经被震撼得呆滞的师兄姐们,开口道:“林师姐,他是出家之人吧?”


林佩云神色黯然了一下,喟叹道:“是呀。”


时于戎道:“他是金光寺的僧人,林师妹,你不可以乱来。”


林佩云抬头,从众人身上一一看过,目沉如水:“诸位道友。我们今日不过萍水相逢,明日天亮一别从此不见,你们何必咄咄为难于我。”


听她从“师兄师妹”骤然就变为“道友”,其中警戒防备的意味已经十分浓烈。刚才她热情介绍极北的环境,又赠了地图,大家感觉欠她一份人情,此刻陷入了为难中。


装作没有看见,不去理会吗?


就在众人心绪挣扎不休之时,躺在地上,露出一半身体,另一半还在包袱中的和尚,忽然慢慢睁开了眼。


他有了动静,所有人的眼光都看了过去。


只见和尚睫毛动了动,徐徐睁开眼。他看起来二十来岁,面皮白净,偏偏生了一双凤目,眸色浓黑中带了一丝深紫,被火光那么一照,潋滟如波光一般。


本来看起来清淡到极点的人,突兀地让人有一刹那艳美的感觉。


他睁了一下眼,立刻又闭上昏睡了过去。


林佩云静静看着他不语,神色低柔温顺。舒纥和时于戎对视了一下,忍不住都皱了一下眉头。时于戎放松了口吻道:“既然林师妹已有主意,那就如此吧,夜了,我们早点休息,明早还要赶路。”


林佩云目光里露出一丝感激,点了点头。


韩姣等人也松了口气,谁也不想莫名其妙地就起了冲突,尤其是对这位居乐宫师姐第一感觉不错的情况下。于是整理了被褥,男女隔着篝火,各自休息。


林佩云最后躺到了韩姣和百里宁身旁,睡下之前,还特地把包着和尚的包袱拖到火旁,那样子活像是害怕半夜有谁会将他偷走,韩姣和百里宁看了暗自摇头。


白天不停地赶路,夜里自然睡得酣甜。


睡得正甜,韩姣忽然感到被人踢了一脚,迷糊地睁眼。百里宁大喊:“快起来。”


她茫然一顾,等看清眼前的状况,顿时吓得完全惊醒过来。这夜月色不好,弯弯如银钩,夜里模糊一片,但这并不妨碍修仙者的视线。韩姣看到,铺天盖地的黑影不知从哪里飞来,扑打着翅膀,看着像是鹰,嘴又长又尖,直往众人这里扑来。


这群怪鸟扑簌簌地飞来,撞在结界上,砰砰的发出巨响。


舒纥、时于戎等也都醒了过来,见状无不大惊。


“火罗鸟。”舒纥看清鸟的样子,诧异不已。这种鸟是二阶的异兽,喜爱群居,但是一般都在密林深处,一般不主动招惹人,怎么会这么大一片来袭击他们。


他才道出怪鸟的名字,结界外就突然冒出一片火光。火罗鸟其实又名火烙鸟,能口喷火焰,虽然二阶只是一般的异兽,但是它们群起而攻之,威力十分惊人。


撞在结界上的鸟晕倒了,后面又前仆后继地飞来无数,先是怪叫一声,然后口中吐着火焰。孟纪大叫:“马……灵马。”


众人一看,六匹在结界外的灵马被火焰一惊,嘶鸣起来,几只火罗鸟扑上去,尖细的嘴从马的眼睛刺入,然后往外一抽,红色血浆混着白色的液体喷射出来,灵马无一幸免,全部毙命。


“不好,”时于戎双手一张,在结界上一罩,“结界要破了。”


本来就是很简单的结界,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撞击和火焰。


时于戎灵力护卫结界后,结界稳定不少。舒纥立刻转头道:“准备战斗。”


鸟飞来得太多,简直遮天蔽日,从他们往外看,四面都被包围住了,几乎连缝隙都没有,谁都心知,结界是保不住的。于是每个人都抽出武器,准备起来。


舒纥修行的是小星还符道,右手翻出一支笔,左手则抓了几道符,先是贴了两张在结界阵眼上,随后又在自己身上贴了一张。


孟晓曦和林佩云都抽出了长剑。孟晓曦出身飞星峰,这个只有女子的山峰上,功法几乎都是剑法,不要求威力有多大,但求侠女风范,所有弟子都是用剑的,没有例外。


孟纪抽出一把斧头,配合他的烈火诀。百里宁则是双手一展,一条丝缎在她手中逐渐变大,淡蓝如水。她自从修炼家族功法不成之后,就选了一条与属性相符的水缎决。手中的法宝名曰“湖绸”。


韩姣双手空空,她的功法本就不需要武器,空手施展。


众人凝神以对。时于戎忽然缩回手,右手一翻,“雷闪”已经握在手中,他头也不回,喝道:“围成圈。”


众人围成一圈,以背相对。


“嚓”的一声,结界的阵眼石裂开。火罗鸟嘎地长鸣,张嘴就往人的头上啄了过来。于是众人毫不客气地招呼上去。


顿时有十几只火罗鸟死于众人之手。


火罗鸟的血是黑色的,还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翅膀硬得如铁铸成,一剑上去,会发出金戈之声。鸟一批批扑来,众人只好埋头苦杀。


在众人之中,舒纥和时于戎都是已经辟谷,而且离小城境界不远,出手游刃有余,而最弱的则是孟晓曦、百里宁和孟纪三人。孟晓曦手中是一把普通的青锋剑,功法看起来并不熟练,时不时有遗漏,靠舒纥弥补。百里宁则是功法水属性,以守为主,攻击力不足。“湖绸”攻击上去,往往不能将火罗鸟一击而死,这个时候,韩姣分神帮她。而孟纪用的是烈火诀,以火攻为主,火罗鸟本身属火,并不怎么惧怕。孟纪只好用斧头一下下地劈。


杀了一阵,火罗鸟死了一批又一批,可天空中密密麻麻,仿佛见不到底。众人的灵力都是有数的,顿时开始心生寒意。


“这鸟从哪里来的?”林佩云咬牙劈死两只,高声问。


这个问题无人能够回答,书上都说这鸟不会主动攻击,今夜偏偏就来了。时于戎问:“林师妹在林子里没有见过这鸟?”


林佩云道:“我在林中待了一天,没有见过。”


孟纪挥斧头挥得满头大汗,嚷道:“真是奇怪。为什么只盯着我们来?”


林佩云被他一言提醒,立刻往火旁看去,只见慧及和尚还好好的,她大急,口中唤着慧及的名字,一边想要脱离阵型去救他。


百里宁立刻制止道:“师姐别动,我来。”她站立的地方离慧及最近,手上一展,用“湖绸”挡住三只想要趁隙而入的火罗鸟,一边走近篝火两步,要把慧及拖过来。


她才一低头,一只鸟就要往她头上啄去。


韩姣见状手捏印结,顿时两根尖细的晶丝刺穿了火罗鸟的喉咙。一边伸手帮百里宁把包袱一起拖过来。她一手抓的正好是慧及和尚的肩膀,低头之际,忽然闻到一缕淡淡的幽香,这香味似麝非麝,别外幽深醉人。韩姣一怔,随即拧起眉头,把人拖近后,她一手放开,有意识离开地远一些。


一个和尚,身上不是檀香也不是佛前供香,她心里有些疑惑。


厮杀了足足有一个时辰,鸟的尸体在众人眼前堆成了山丘一般,天空中飞翔的影子却依然不少,孟纪直喘气,孟晓曦已经几次手软,若不是舒纥帮手,恐怕早已不行。韩姣也感到大不妙,灵力耗去大半。


时于戎道:“师兄,用星还符。”


舒纥立刻领会,右手中的笔灵光一闪,一道符画极为复杂的符箓出现在他的眼前,被他一手拍在地上。时于戎用手中“雷闪”往符箓上一刀插去。


两种灵力相辅相成,地面上忽地一下滚起一道光波,扩散开来。


鸟群被光波震到,嘶鸣了几声就一起坠落,噼啪地落了一地,场景惊人极了。


还没来得及回神,百里宁忽然惊叫一声,声音犹在,孟晓曦又叫了起来。舒纥和时于戎原先背对着,立刻转身过来。


韩姣感觉身边有劲风掠过,她一偏头,身边一空。


林佩云尖锐地叫道:“慧及你做什么?”


刚才还躺在地上不动的慧及,站在离众人十步远的地方,他左右手各擒了一人,分别是百里宁和孟晓曦,若不是刚才韩姣离开远些,又及时躲过,恐怕也不能幸免。


两个姑娘不知道被他用什么手法制住,一声呼喊之后就没有动静了,被他抓在手上如同昏迷一般。


“你做什么?”舒纥厉声喝道。


慧及低头笑了几声,抬起头来,清冷的脸上噙着一抹笑,凤眼微微向上挑起,紫色的瞳眸好似有一种邪异的力量,让人直视之下无法动弹。他从每个人的脸上一一看过,在韩姣身上多滞留了一下,开口道:“小僧要找人修欢喜禅,这里好几个美貌的姑娘,不如就随我去吧。”


众人闻言大怒。


时于戎手微动,“雷闪”激射而出。


慧及身体一扭,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避开,哼了一声,双眼往“雷闪”上扫去,一道灵光射出,紫色如细线,让人难以察觉。“雷闪”被灵光一碰,飞回了主人手中。时于戎却脸色一白。


韩姣凛然,由此可以看出慧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小成境界。


他轻视地看了众人一眼,低哑地笑道:“如何?”


论境界,当下舒纥和时于戎是众人中最高的,在法术上,时于戎的攻击还更甚一筹,连他都不声不响地吃了暗亏,其余人就更加没有把握了。


一重境界一重天,这话非虚,现下的情况,几人合围也拿不下他,更何况刚才经历一场恶斗,灵力耗损了不少。


慧及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有恃无恐。


舒纥作为众人的大师兄,却让两个师妹陷于敌手,气的脸色铁青,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孟纪看到孟晓曦被擒时已心里发急,此刻耐不住大嚷道:“妖僧,快放开她们,我们是碧云宗弟子,只要一发信号,就可以引其他师兄弟前来。”


想不到他也生出几分急智,懂得唬人。


慧及睨他一眼,眸光妖异而阴柔:“你们为试炼而来,离开宗门半月有余,此刻去哪里找师兄弟帮忙?”他话音才落,孟纪脸色就是一变。慧及又笑,心道果然都是初出茅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目光又瞟了韩姣一眼,用低迷的声音诱惑说道:“和我炼欢喜禅有何不好,胜过你苦修十年。”


他的目光实在邪佞,韩姣感觉头皮发麻,不禁后退一步。


舒纥和时于戎同时上前挡在她身前,把慧及的目光隔断。


林佩云痴迷地看着他,倏地上前两步,地上满是火罗鸟尸体,她也不顾,甚至还被虚绊了一下,才堪堪在离慧及几步远的面前停住,她焦急地说道:“你要双修,我可以陪你,你快放了她们吧。”


慧及嗤道:“我素来只喜欢美貌的女子。”


林佩云脸色骤然发白:“那你为何愿意被我绑来。”


“我以为你看穿了什么,索性就看你玩什么花招,”慧及不紧不慢地说道,“想不到会送我三个年少貌美的女修。”


林佩云被他讥诮的话语刺的不能言语,死死咬住唇。


时于戎却缓缓开口道:“美貌女修世上多的是,阁下何必与我碧云宗为难,只要放了我师妹,今日就当作一场误会,日后桥归桥,路归路,未必没有相逢的时候。”


他这几句话说得极有分寸,暗示为了两个女修和碧云宗结仇得不偿失,又许诺就此放过的话,绝不追究。


韩姣觉得他这话进退得当,又留有余地,比起孟纪的随口唬人高明不知多少。


谁知慧及丝毫不加理会:“少拿碧云宗来压我。莫非以为碧云天内你们宗门可以一手遮天,呵呵,私藏吉祥天地图,各宗各派早有不满,只怕你们应对不暇。区区几个四代弟子,又值当什么。”


他这话一出,几人心中都叫不好。


时于戎脸色镇定,又道:“看阁下身手,也只是小成境界,并未圆满。若是我们师兄弟拼着十年修为不要,把你留下也不是没有机会。”


舒纥往时于戎身边走了一步,两人互为犄角,紧盯着慧及不放。


慧及见两人眼神坚定,没有丝毫作假虚言的成分,脸色微变。刚才他已发现两人修为最为高深,离小成境界已是不远。若是两人真像刚才那般联手,倒真是棘手。他垂下眼睑,有些犹豫。


“我交还你们,此事就当作没有发生?”他问。


舒纥见他意动,立刻道:“那是自然,绝无虚言。”


“那好,既然如此……”他双臂一展,把两人递到身前。


舒纥大喜,伸手去接。


慧及阴恻恻一笑道:“还是随我去吧。”


他一开口,韩姣就觉得不妙,四周的空气似乎被凝固了。她想也不想,就往侧边一躲。抬眼一看,空中竟凝结出一只惨绿色的大手,越过时于戎和舒纥,往她抓来。


舒纥反应不及,肩膀上被一击,闷哼一声踉跄倒退而回。


此时距离慧及最近的是林佩云,她刚才失神良久,此刻才幡然悔悟过来,锵地一下抽出长剑,就往慧及身上砍去。


时于戎和孟纪也都攻了上去。


慧及目光一闪,被四个方向围击,但他知道其中轻缓,不慌不忙。眼睛中凝聚起暗诡的灵光,一击逼退时于戎的“雷闪”。脚在地上一踩,两道土刃从地上刺起,孟纪一斧头挥空。而林佩云脚踩在土刃上,被刺了个鲜血淋漓,她死咬住牙,一剑又挥了过去。慧及不耐烦,对她一瞪。


林佩云感觉身上剧痛,肩上和胸口多出一个血窟窿。她支持不住,厉声道:“是诡瞳秘术。”砰的一下就摔倒在地。


时于戎喝道:“不要和他眼睛对视。”


慧及冷笑,往众人身后看去,发现他灵力所化的大手是空的,怔了一下,随即目光一转。


韩姣觉得空中的大手又再次抓来,五指大张,笼罩了一丈见方的面积。她吓得一身冷汗,往地上一遁。


慧及又感觉扑空,顿生愕然,刚想要再次施展,忽然手上一紧,右手不自然地被迫松开,百里宁滑落了下来。他低头一看,无声无息有几道晶丝缠在手上。


韩姣一遁之后反而闪到慧及的右边,伸手扯住百里宁的脚,就要往后逃。


慧及今日头一次生出意外的情绪。舒纥和时于戎都没有在他手上讨到好,想不到这小姑娘却几次三番逃脱。他震断晶丝,转眼晶丝又化成了细线,缚得更紧。慧及凭生怒火,灵压外放,空中再次凝结一只大手,这次绿中带紫,五指如鬼爪,兜头往地上两人抓去。


韩姣修炼这么多年,经历这样的战斗还是头一回,心紧张地抽成一团,刚抓住百里宁,还来不及欢喜,头顶和地面同时传来一股强大的压力。


她灵力已耗得七七八八,来不及防备,被地面上的灵力一震,一口腥甜已窜到喉口,强行压下后,头上又是一下抓来。


韩姣无奈,放开百里宁,双手往上一抵相抗。


舒纥和时于戎等见状大骇,扑救不及。


忽然之间,一道金光闪闪的符箓从她手心中浮现出来。沉沉的夜色霎时被驱散。那道符箓上布满了不知名的字符,也不大,全部展开也不过满尺长。但是其中蕴含的巨大而强悍的灵力,却具有无上威压。


众人都觉得眼前一花,满天的星斗似乎都变了模样,四周一眨眼变成了一条来自九霄的云河,浩浩荡荡的波涛铺天袭来。携浪而来的力量叫人心惊胆战。


舒纥和时于戎等都察觉到这力量超越了小成境界。


首当其冲的是慧及,他脸色剧变,凝结的大手已被浪冲垮,他也被河水冲出一丈远。可是他在外行走多年,经验丰富,立刻就反应过来,这是虚幻的景色。是那道符箓上幻化而出。他甚至可以判断出,画这道符的人灵力高深,能以虚化实,用以伤人。


但是毕竟使用符箓的人灵力不高,云河滔滔浪水扑过之后,后继已无力。


他心念飞快转动,想到那小姑娘刚才用的晶丝,像是清河百里家的道术,顿时恍然。这姑娘竟然是百里家的,难怪身上有这么厉害的符箓。何况百里家还有一个天人境界的婆婆,若是真招惹上了,后患无穷。


慧及一眼瞥到符箓用了一次后并未消失,似乎还在保护着韩姣,立刻决断,放弃这一个。


百里宁秀美绝伦,是三人中最美的,他心中不舍,又扑将上去。


孟纪刚才见他被击退,猛地扑上来,打算抢孟晓曦。时于戎和舒纥也左右夹击过来。


慧及眼珠一转,双手微微发痛,知道刚才被符箓伤到了,他往腰间一拍。


一只黑色锦囊鼓了起来,蓦然自动打开,嗡嗡的响声四起。


舒纥身形骤停,口中道:“不好。”


冲在最前面的孟纪已感觉到脸上和腿上同时被什么东西蛰了一口,尖声道:“是什么东……”西字还未出口,人就萎顿下去。


舒纥看得目眦欲裂,吼道:“墨云蜂。”


三阶的灵兽,如寻常马蜂一般大,全身乌黑,含有剧毒。他立刻掏出一张黑色的纸符,当空一扬,立刻化成了几十个火球,追着墨云蜂而去。


其实这种墨云蜂极难饲养,慧及也才有十二只,若不是刚才被那道奇怪的金色符箓所伤,他根本不舍得放出墨云蜂。当下他不再客气,蹿前一把重新擒住百里宁,往地上惋惜地看了一眼,身形一转,如疾风般往林中倒射逃去。


韩姣浑身疼痛,灵力被手心中的符箓吸得干干净净,连手也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携人逃遁。


时于戎手中“雷闪”一挥,速度徒然加快,迅速追了上去。舒纥也手持道符,跟在其后。


此时天色漆黑,林中树木茂密。慧及在林中左途右走,灵活得跟泥鳅一样。


两人咬牙紧紧追在其后。


即使如此,差距还是渐渐拉开了。


时于戎用“雷闪”在手上一划,沾上血丝。“雷闪”爆发出一团璀璨的光芒,流星一般追着慧及而去。他道:“这样三天之内都不会跟丢。”


舒纥在林中飞驰,忽然问道:“小师妹和师弟……”他们亲眼目睹孟纪被墨云蜂蛰倒,生死不知,韩姣还躺在地上。


时于戎皱眉不语,半晌后才幽幽说了一句:“吉人自有天相,小师妹是个极机灵的。”


舒纥心神巨震,速度慢了一线。这一犹豫,时于戎已疾飞到前面去了,他回头望了一眼,心知若是时于戎一人跟上去,也不是慧及的对手,立刻又追了上去。


两人一路追踪不再言语,也许他们都默默意识到,在内心深处,两个师妹之间还是分出了轻重。



韩姣听见疾风声一道道远去,等了许久,除了轻微的风声,再无其他声响。她转动了一下头颈,入眼却是一只被砍断头颈的火罗鸟的尸体。


“师兄?”她喊了一声,无人应答,四下里一片寂静。


“师兄——”她心中害怕,用尽力气嘶声大喊。


尾音袅袅消散在树林间,不知过了多久,韩姣从先前的失望渐渐开始恐慌。这树林边,除了她已没有其他人了吗?


如果此刻再来一只异兽,她毫无抵抗能力,这个念头一起,心里更害怕了。韩姣拼命吐息,直到经脉中有了一丝暖融融的感觉,她立刻动了动手脚,从地上艰难地爬起。


眼前一片狼藉,地面上满布火罗鸟尸体,刺鼻的腥味弥漫在整个山林,这一片空间中仿佛已被抽去了所有生气,安静中带着让人心悸的死寂。


韩姣茫然四顾,忽然看到了不远处面朝下直挺挺躺着的孟纪,急忙向他走去。


每一步都要避开火罗鸟,她走到一半,发现林佩云躺在地上,身上的衣裙被血染得深红。“林师姐?”韩姣低下头,这才看到她胸口、肩膀、腿上,都已被洞开,血液凝结,露出了深肉和白骨,鲜血从她身上流淌到了地面,早已看不出颜色。


韩姣从未如此接近地看过这种场景,吓得双唇哆嗦。犹豫了一下,她伸手去推了推林佩云,触手处一片冰凉,毫无生气。


已经死了,韩姣腿软地倒退了一步。


傍晚的时候,还曾拿出地图能说能笑的人现下已没有呼吸,她脑中霎时一片空白。


忽然想起孟纪,她心中一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


“小师弟。”她抓住他的手臂,从手心里传来温热,让她心下稍安,将他翻过身来。稀淡的月色映在他的脸上,居然有一大片黑色,犹如胎记一样占据了他半张脸。


韩姣吓得“啊”的一声,手上一松,随即又立刻意识到这是一种异状。


“孟纪!”她赶紧低头再仔细观察他的脸,惊惶地发现,那片黑色慢慢地正在变大,一边已蔓到了鼻梁,另一边在往头顶上延伸。


一定是墨云蜂的剧毒,韩姣立刻想到。此时无法,她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把无虑草,放在嘴里狠狠咀嚼了一口,顿时满嘴苦涩。这本来是用来泡茶的灵草,生啖后也会帮助恢复灵力。不一会儿丹府内果然细流一般汇起灵力,她赶紧封住了他脸上的一团毒液。当灵力探寻到孟纪身上时,她还敏感地感觉到他的腿上同样有这么一块。


两处都用灵力暂时稳住,可墨云蜂的毒液远不止这么简单,其中还带有侵蚀性,当韩姣的灵力与之接触时,有一半都被侵蚀耗损了。


看着孟纪人事不省,脸色煞白的样子,韩姣焦急万分。一把扯下腰间的垂穗,定魂珠黯淡无光,随她怎么呼喊也不回应。


两个师兄又一去之后悄无音信,韩姣心神不定地等待了好一会。孟纪忽然痛苦地抽搐了一下身体,让她惊觉不能再这样消耗时间了。


怎么办?


韩姣慌得六神无主。


百里宁和孟晓曦被擒走,两个师兄追去后又不复返。她的心成了一团乱絮。在等待的那一段时间里,各种各样恐惧的念头涌进她的脑海,一时是两位师兄不敌慧及,一时又是孟纪如同林佩云一样突然没有了气息。


这简直是她一生中所遇到的最大难题,活生生的生命现在交到了她的手中,由她决断。


不能这样,韩姣咬咬牙,把眼眶中的热流硬生生憋了回去。


要救孟纪。


她在地上做了一个碧云宗内部的记号,然后运起灵力将孟纪背起,一路疾行往山道上而去。


孟纪的体重是她的两倍,若非有灵力支撑,她绝背不动他,又要一路用疾行,灵力耗费远比恢复来得快多了。每当灵力不足,韩姣就摸出一把无虑草,干嚼几口,等灵力回转又重新上路。这样连续好几次,她满嘴苦涩,舌头也麻木的没有了感觉。


一直到天亮时分,她背着孟纪走到了城门口。


韩姣知道,碧云宗在世俗的各诸侯重城都设有联络地址。幸好她之前还看过几眼,记得鳌来国的都城就有一处。


清晨时分,城门才开,大多是一些挑着蔬菜、干柴的小商贩正陆续进城,见到韩姣这么瘦弱娇俏的小姑娘居然背着身材肥胖、个头高大的少年,无不惊奇相望。


韩姣连问几人,终于清楚了地址。一路疾行找到城南一条偏僻巷子里,有一家药铺,独门独院,上面却有凡人看不到的五行结界。


韩姣上前就使劲地拍门。前来应门的是一个看起来极健硕的老者,境界竟与韩姣一样,没有突破小成。


“这位师妹,有什么事呀?”老者一眼看到她腰间一块碧绿的玉牌,那是离开山门的弟子才会佩戴的。


韩姣哀求道:“师兄,快看看我师弟吧,他中毒了。”


老者不慌不忙,侧身让开身体。韩姣赶紧进入店铺,将孟纪放在竹榻上。这次再看去,他脸上那块黑色好像又要蔓延了。


“师兄。”韩姣急唤。老者从后堂取了两颗解毒的丹药来,动作熟练地塞到孟纪的口中,又抬起他的头一拍后颈,让他吞咽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