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科幻灵异 > 碧云 > 第十五章 遇险 2

大尹瞪眼道:“吵死了,闭嘴。”


凡是话唠,脸皮都比一般人来得厚。姚复笑了两声,窜到大尹身旁:“我这不是和师弟、师妹加深一下感情嘛,都像你们这样,不说话、不交流,怎么能行?”


韩姣等人已飞速从他们身边掠过。


在修士眼里,庆栎村离酒肆并不远,不过一会儿就到了。刘师兄率先慢下了速度。舒纥提醒身后众人:“前面有人。”


韩姣等人之前已来过一次,庆栎村不光是人消失了,甚至房舍屋子都不见了,留下一大块平地,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皑皑一片。


“是他们。”孟纪道。


雪地上行走的两人很眼熟,就是刚才离开的陆绅和穆真真。两人走得很慢,像是在散步,可是绕来绕去也没走远,又似乎在兜圈子。


“他们在干吗?”姚复问。


韩姣等人也不明白,遥遥看着。


话唠从不需要别人接嘴也能继续下去:“你们看,他们跟着什么东西,那么小,是什么?老鼠?松鼠?黄鼠狼?”


虽然姚复废话奇多,但是也提醒了众人。仔细看去,那两人的确跟着一个小黑点在雪地上来回转悠。


小尹道:“去看看。”


他才一动,那边的陆绅已经察觉,转过头,目光凛凛地看来。


双方视线一对,陆绅怔忪了一下,默然了一霎,朗声说道:“诸位道友怎么也来了?”


他说话口气平和,却含了一丝质疑的味道。


一天之内两次见面,而且一前一后——确有跟踪的嫌疑。


穆真真奚落道:“七派一向如此,惯会霸占资源,不知想干什么。”


闻言,刘师兄捋了一下衣袍,大大方方走过去道:“真是巧了,这里天气异常,又有村落无故消失,我们奉了师门命令前来探查。怎么你们也是一样?”


穆真真一脸的不信。陆绅迟疑了一下,袖子一挥,地上一个黑点窜起,哧溜一下钻到了他的袖子里,速度如闪电一般。众人都没有看清,他脸色平静说道:“师门命令,也与此地有关。”说了那么一句后就不多言。


两方都有顾忌,此刻心中都有些戒备和猜疑,匆匆一个招呼后,各自散开。


地方并不大,又自发自觉地划分成了两块。


刘师兄和舒纥商量道:“不管他们是为了什么,现在选的地方和我们一样,我们一边查一边看他们的动静。”


另一旁的穆真真俏脸微沉,看架势就要过来理论,被陆绅给拦住,两人低低说了一会就安静了下来,也观望着这方。


刘师兄和舒纥各自带着师弟、师妹在雪地里搜寻起来。


韩姣和百里宁一组,绕着雪地走了一圈,又用灵力探查,可丝毫没有结果,就如同她们第一次来时一样。


百里宁道:“刚才我看到那好像是只老鼠,鼻子还是金色的。”


韩姣怔了一下,随即明白她说的是陆绅袖子里的东西,“金鼻子?探宝鼠?”


探宝鼠是一种四阶灵兽,据说在上古时期,这种鼠类是生活在金矿之中,鼻子是金色的。闻到金玉珍宝就会留着不走。后来被修仙者收养后,探宝鼠的作用就变得更大了,能探寻天材地宝、法宝灵器。


“不是很确定,就闪了一下。”百里宁道。


韩姣心中也疑惑,难道这两人来这里是找宝贝的?


找了一个多时辰,众人毫无所得,只能望着这一片皑皑白雪兴叹。


珍宝十二楼的四人还用了一个叫星云印的法宝。刹那间,天空星星点点,闪烁不定,仿佛撒了漫天的金砂。过了片刻,光芒敛去,又恢复了雪天。


刘师兄沮丧道:“查不出异常。”


连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查不出,众人都感到不服,再看穆真真满是哂笑地看着这边,更觉得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稍一合计就决定打持久战。


就如同宿在荒野一般,几人留在雪地里。姚复拿出如核桃般大小的木雕小屋,灵力一施,变成了一桩大屋伫立在地。众人分成两队,日夜轮流探查。穆真真原本对陆绅说的任务还心存怀疑,执意要跟到这里一看究竟。现在见两派的弟子打算在此留宿,心里更加气恼,顿时兴起意气,打算要一争高下,也留了下来。


她对七派从小就无好感,这主要来自于她父亲的耳提面命。


穆真真的父亲是中洲大山有名的散仙——穆阳真人的独生子。穆阳的灵根不好,属于中品,年少时他游历了整个碧云天去七派拜师学艺。当时有几派正是紧闭山门,有几派招收弟子门槛很高,对于中品灵根根本不入眼。他一路碰壁,也没能进入七派大门。转眼耗费了岁月,他已到了中年,意气颓唐地来到了中洲大山。机缘巧合之下误闯了一处上古墓地,在其中找到一本修炼法诀,就此走上了修行道路。


他本身修炼刻苦,又在中洲大山找到不少灵花仙草,修为突飞猛进,花了两百余年堪堪踏入元婴境界。


到了这时他感到志得意满,回忆过去,就埋怨七派不识人才,每每想起就多有诽议。


在元婴境界停留了几十年,自知再无寸进的可能后,他与姬妾生下一女,就是穆真真,自幼娇养长大,但有所求无所不应。穆真真耳濡目染,对七派打从心底反感。


她又自视甚高,虽然境界不高,本领不大,但是心气却特别高。除了师兄陆绅还能管束几分,对其他人都视之无物。


 此次狭路相逢,她便赌气要在这里寻出个究竟来。


 双方在雪地里待了四天,众人各自施展手段,上天的、入地的、敲山震虎的、抛砖引玉的,但凡能起到搜索作用的法术和法宝,都一起用上了,雪地依然是洁白空旷,半点端倪都没显。


“不可能啊,怎么会没用?就这么点大的地方,不是上天就是入地了,还能去哪里?”姚复挠头道。


无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


四天下来,众人不但没有解开疑惑,反而大受打击。


忽然听到另一边“吱吱——”的叫声。


孟纪问:“什么声音?”


众人一起转过头去。陆绅站在雪地里,袖子不停地摆动,动作有些奇怪,像是衣袖牵动着他。穆真真在不远处着急。


过了好半晌,陆绅才停了下来,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向这一边走来,开门见山地说道:“不知诸位道友在这里寻找什么?”


“村子,”舒纥接话道,“这里原本有一个村庄,现在不见了,我们就是来查询根源的。”


陆绅目光中流露出怪异和不信:“就为了一个村子不见,诸位不远千里从碧云宗来此?”


舒纥有点不高兴:“这是我们的宗门任务。”


陆绅定定看着他,没有发现一点作伪的成分,想了一想,终于道:“此地确实有些怪异。”


穆真真急道:“师兄!”


陆绅被她打断了一下,头也没回,神色依然平静,继续道:“其实我来此地,并不是为了师门任务,家师离开已有两个多月了,并没有留下任务。前几日,我路过此地,发现天气不知缘由地异常,而且灵宠躁动不停,就想来一探究竟。此地原来有没有村子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这里留有法宝的反应。”


“法宝?”众人都吃了一惊。


陆绅从袖子里甩出一只老鼠,灰色的毛皮,额头一条金色的细线,一直延伸到鼻尖,此刻鼻子正一闪一闪发着光。


韩姣心道:果然是只探宝鼠。


探宝鼠落地之后,浑身的毛炸起,在地上团团转,抓抓这里,刨刨那里,极为暴躁不安的样子。


众人一看这个反应,脑中齐齐想到:这里一定是有什么天材地宝。


还有什么比遇宝更高兴的。


珍宝十二楼的四人已挂上了喜色。陆绅一看众人反应,眼露警惕道:“诸位道友在此辛苦搜索了几日,想必已清楚此地看似平常,其实古怪非常。今日这只探宝鼠暴躁难训,恐怕是有线索了。”


他说到这里就停住了,沉默地看着众人。


文弦而知雅意,舒纥和刘师兄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是来谈条件了。


“道友是想和我们合作?”刘师兄问。


“各取所需。”陆绅简洁道。


意思是:两派查出天气与村子消失的谜题,而陆绅可以取走隐藏的天材地宝。


刘师兄冷笑了一下:“道友打得如意算盘。可你怎知此地留有的是法宝,而这法宝又和我们要找的原因有关?”


陆绅不急不缓道:“种种怪异都集中此地,若说没有关联绝不可能。法宝出现都会引来异象,想来这天降大雪等现象都是法宝出世的征兆。”


大尹道:“既然如此,我们要查的已经知道根源了,就此上报宗门,大家可以打道回府了。”


看他说话一本正经的样子,韩姣等几人都笑出声来。


陆绅并不接话。


舒纥道:“道友提议合作总要拿出点诚意来。此地就算有法宝不假,也不是那么好取的。”


天材地宝灵气丰沛,而且由于互生互利的天然习性,一般出现的地方不是有异兽守护,就是有天然的危险。陆绅也深明此理,逗留了四日,他心中也感觉越来越没有底,不然也不会主动透露发现法宝一事。


和七派众人合作有利有弊,首先七派势大,有仗势欺人之感,这是弊。但是七派弟子本领高超,其中几派作风严谨,若是事先有约,事后不会杀人夺宝,碧云宗就是其中之一。这一利远远大于弊了。


陆绅事先已思量再三,在自己毫无把握,又带着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累赘师妹的情况下,此刻选择和两派合作是最稳妥的。


珍宝十二楼是以利争先的门派,四人刚才一听说法宝,心中已隐约转过杀人的念头。但是碧云宗的几人都是初出茅庐,没有这样心狠手辣的想法,两派立场相同,商量了一下就做出了决定。


“法宝一出该归谁?”舒纥问了关键问题。


“各凭本事吧,”陆绅早已想好,沉声说道,“若是我侥幸取得宝物,希望诸位不要违背誓约。”


孟纪哼了一声道:“若你真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取宝,那就随便你拿走。”


陆绅见众人都默许了,微微一笑。穆真真这时上前嗔视他道:“师兄你糊涂了,为什么要告诉他们。”


众人一见这刁蛮少女,都不做理会。


陆绅皱眉训道:“我自有主意,你别插手。”


穆真真不愤,还要开口。陆绅已侧过脸和刘师兄、舒纥等人商量起来。


舒纥问道:“你的灵宠又焦又躁,是不是已发现了什么?”


“每当法宝出世,离的距离近了,它都是如此。”


众人一听心头大喜。刘师兄道:“只有今日如此吗?”


“前几日也有反应,但是今日特别暴躁,在灵宠袋里几乎就要自己钻出来了。”陆绅颔首道。


尹氏兄弟齐声道:“那赶快让它去找啊。”


陆绅心念一动,口中默念法诀,探宝鼠抬起头,眼珠咕噜噜地转了一圈,口中吱叫不停,忽的一下就在雪地里蹿出很远。


众人精神大振,立刻跟随在后。


探宝鼠低头,金色的鼻子在地上一拱一拱,快速地在雪地上跑着,很快就兜转了一个圆圈,回到原地,焦躁得在地上蹦跳。


众人一看,这就是在雪地上溜达了一圈。


“哪里有法宝?”孟纪问。


小尹嘻嘻笑道:“这探宝鼠不是被闷久了,出来散步的吧?”


其余人都看着陆绅。他低头看着灵宠,嘴唇翕动了几下,却没有声音发出,过了一会儿抬头对众人道:“看探宝鼠的反应,法宝就在这里。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我们看不到。”


“还是隐身的法宝。”大尹讥道。


刘师兄道:“有些法宝到了特定时辰才会现身,我们耐心等等。”


众人就在雪地里各自休息,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探宝鼠。


到了傍晚时分,日光西斜,天色渐沉。探宝鼠尖叫起来,又跑了一圈,在雪里左转右蹿,仿佛被困在无形的笼子中。


众人始终没有在雪地里找出什么,折腾了半天,结果与前两日没有不同。


到了夜里,韩姣几个打坐休息,刘师兄带着尹氏兄弟和陆绅、穆真真守夜。


那只探宝鼠叫唤个不停,韩姣心中有些烦躁,打坐时怎么也无法进入空明状态,过了许久,眼皮慢慢沉重起来。


经过一夜,天色渐渐发亮,雪不知何时已停住了,阳光穿透晨雾,映着满地雪色隐隐带光。


耳边响起各种声音,韩姣睁眼醒来。


几十户人家凑成一个村落,白墙灰瓦,炉灶生烟,有几个孩子站在篱笆里互相喊着名字嬉笑,还有身着简朴的妇人在打扫前院。


韩姣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其他人也都醒了,被突然出现的村子骇了一跳。



“庆栎村?”百里宁惊讶出声。


蓦然起了一声尖锐叫声,众人看去,穆真真神色惊惶,一手指着前面大喊:“这是什么,怎么出现的?”


“消失的村子又出现了。”舒纥望了望四周,逗留了这么多日,他们对附近的景致早就熟悉,只有眼前这个村子,出现的又怪异又突兀。


“大师兄,”韩姣悄声道,“昨夜不是有守夜的人吗?”


舒纥点点头,立刻找刘师兄和陆绅询问。


刘师兄就是守夜的其中之一,他脸色沉郁道:“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尹氏兄弟也是同样如此。穆真真原本就没打算好好值夜,交给师兄后就去休息了,对昨夜情况一无所知。陆绅想了片刻道:“晚上好像有迷雾。”


“没错,”刘师兄也想了起来,“的确是有迷雾,来得无声无息,我刚察觉就人事不知了。”


众人都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让所有人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失去知觉,如果是怀有恶意——后果连想也不敢想。


老成如刘师兄、舒纥等几个,面色沉凝如水。韩姣和孟晓曦等默不作声。只有小尹、孟纪和穆真真震惊之余有些跃跃欲试,急于进村查明情况。


“先别急。”刘师兄目光扫过几人,制止他们的莽撞。


韩姣看了看陆绅,似乎想问什么,眨了眨眼有些犹疑。舒纥注意到了,低声问:“小师妹想说什么?”


“那只探宝鼠……”韩姣轻声道。


舒纥眼睛闪动了一下:“还是你仔细。”转过身立刻问陆绅道:“不知道友的探宝鼠在哪里。”


陆绅苦笑了一下,从灵宠袋里抓了一团毛茸茸出来,摊在掌心里。


目光立刻聚拢过去,只见昨天还吱吱呀呀闹个不停的金鼻子小鼠现下闭目酣睡,缩成一个毛球。


“怎么这个样子了?”孟纪脱口就问。


陆绅斟酌道:“往常出现这个样子就是找到宝物了。”


探金鼠一旦找到宝物,就会守在一旁睡眠。众人多少也了解一些,只是眼前空无一物,探宝鼠却睡个不停,一时间都感到迷茫极了。


“哪里有宝物,”小尹戏谑道,“这老鼠莫不是昨天叫累了,今天就傻睡吧,你说这里有宝物,别是空欢喜一场。”


穆真真怒视他道:“胡说八道什么,有本事你自己去找。”


刘师兄立刻按住尹氏兄弟的肩膀。


陆绅也将穆真真拉到身后,他的神色一丝未变,依旧平静,唯独眼里不时泄露出一点焦躁。探宝鼠虽然不是什么高阶灵兽,但是自从他驯养之后,从未出过差错,眼前这一次事出乎意料,让他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舒纥站出来圆了场面,慢慢说道:“要想解开谜底,我们都需要进村子一次。”


“是啊,消失的村子都出现了,总不能就此裹足不前吧。”


众人都爽朗地笑了笑,看样子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了。


村子并不大,总共只有三十户不到的人家。出于谨慎,碧云宗、珍宝十二楼、和陆绅师兄妹两人分成三路各自去探查。


舒纥一行走的是村子的南边,那里几户人家的院子都离得近,三四个村妇都穿着浆洗得发白的衣裳,凑在一起拣菜,见了韩姣几人也不见生。


韩姣和百里宁就趁机问了好些问题。村妇见识浅薄,也答不出个所以然。若是问:“今年天气实在反常,不知是何原因?”她们便答:“十多年前也曾出现过这样的天气。”


再问:“前几日村子里可有人外出?”妇人们答:“天气寒冷,少有外出的,留在家里取暖呢。”


又问及:“村中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妇人们都笑了:“这里十年都如一日,会有什么事发生。”


一圈问下来毫无所得,韩姣等人面面相觑:这里的人对村子消失竟然毫无所觉。


“太奇怪了,”孟纪眉头拧成了川字,“她们都不知情?”


舒纥叹了一声:“再去问问其他人。”


众人立刻分散开,又找了几位老人、孩子套话,得回来的答案都大同小异,没有一点意义。


难道从这些村民这里什么都问不到,舒纥皱起眉,心底也开始躁起来。等师弟妹们重新会合后,他的目光从众人迷茫不解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到了韩姣身上。


“小师妹,”舒纥招手把她喊到身边,“你有什么看法?”


韩姣眨了眨眼,轻轻摇头:“都是普通人,看不出什么异常。”舒纥略有些失望,沉默不语。她眼珠一转,又接着道:“但是有些地方还是奇怪。”


舒纥看她一双明眸闪闪熠熠,莞尔道:“还不快说。”


韩姣笑了一下道:“这个村子里只有老人、孩子和女人。”


孟纪拍头道:“对啊对啊,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这里没有男人。”


舒纥瞪他一眼:“小师妹继续说。”


“我和师姐就问了好几户人家,都说村里的男人去挖矿了。”韩姣停了一下,孟纪张大眼等她的下文,舒纥眉梢挑起,孟晓曦波澜不兴,仿佛已经知道。韩姣多看了她一眼,又道:“这里方圆五十里地,我们之前都找过了,根本没有矿脉,所以我和师姐就追问,那些男人到哪里去挖矿了。村里的人都回答不出来,若是再要问仔细,她们就跑到屋里把门关了。”


舒纥转头一看,果然好多户人家都紧闭门扉。


“那是为什么?”孟纪道,“难道他们连矿洞在哪里都不知道?没道理啊。”


没道理的事已经很多了,不在乎再多这么一件。几个人同时都想到,这说不定是一个突破口。舒纥立刻道:“快去找刘师兄他们。”


珍宝十二楼的四人集中在村子西边。舒纥等人跑去,正好看到姚复拉着两个村民喋喋不休地说话,把两人吓得面色青白。


“大师兄,”韩姣看着眼前有些疑惑道,“这个村子里的人很不对劲。”


“怎么了?”


“那些村民看到我们的反应太平淡了,”韩姣指了指珍宝十二楼的四人道,“对着他们太过自然。”


庆栎村位置偏僻,土地贫瘠,从房屋构造和妇孺穿着来看,生活十分贫苦。但是见到众人既不惊也不慌,态度平静无波。珍宝十二楼的人满身珠光宝气,就是修士见了都要多看几眼,普通人竟然不为所动。舒纥也想到这一点,悚然而惊。


刘师兄等人也聚拢过来,互相一交流,果然觉得事情极为蹊跷。


等了一会儿,陆绅和穆真真也回来了。这两人脸色都很不好,穆真真难得的一句话不说,安静地站着。陆绅嘴唇发白,声音低哑道:“这里的人好像中邪了。”


众人一惊,刘师兄忙问:“怎么说?”


陆绅道:“我找了几个人发问都一无所得,所以就试了试问他们重复的问题,结果回答的与之前一字不差,表情也没有改变。”


同时有几个吸气声响起。刘师兄当机立断道:“抓两人试试就知道了。”


尹氏兄弟立刻就近闯入一户人家,抓了一个中年妇人和一个垂髫小童出来。两人挣扎不休,但是表情却不慌不忙,显得十分的怪异。


刘师兄等立刻用灵力在他们身上探测,还在两人身上挂上驱魔铃,一点声响都没有。


“没有邪气、魔气,”折腾了半晌,刘师兄道,“是普通人。”


众人都发懵。


眼前的一桩桩好像一团迷雾罩在众人的心里,他们找不到出路,无论往哪个方向看,都是茫茫一片。


姚复嘀咕道:“迷雾,村民,消失,天气,宝物……”他翻来覆去地念叨,众人已顾不上烦他,各自沉思。


百里宁忽然抬起头,语气有些紧张道:“宝物,会不会是海蜃盆?”


孟纪迷糊道:“什么、什么盆?”


只有少数人听到这个法宝的名字,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之后,刘师兄才道:“有可能,极有可能。只有上古奇宝,才有这种改天地造化的能力。”


韩姣从没有听过这个法宝的名字,百里宁就轻轻把海蜃盆的来历说了。原来海蜃盆是一种能将虚实结合,迷惑世人的一种法宝。自上古时就已存在,俗世曾有书生记载,进京路上夜晚看到一处灯火通明的城镇,就此进去一游,经历好一番繁花似锦,富丽风光。他在城中逗留了半月才姗姗离去,等从京中折返,却再也找不到这样一处城池,半个月的日子就好像是梦境一般。


“这么说,我们现在是在幻境中?”韩姣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应该不全是幻境,”刘师兄道,“海蜃盆虚虚实实,不是凭空而生幻。这个村子极有可能是真的,但是这里面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实在让人难以分辨。”


“确定是海蜃盆吗?”舒纥道,“会不会是其他?”


“海蜃盆有雪有雾,发动时没有声息,被它所罩的地方,没有抵抗能力的人都会变得傀儡一般,这几点都符合了,”刘师兄见多识广,很快就整理出了思路,“而且被海蜃盆所困的人,找不到破点的话,是无法摆脱的,现在我们就可以试一下。”


众人齐齐跑出村外,就往来路上而去,一路疾行,很快就将村子抛在身后。


小尹高兴道:“哈哈,哪里会这么巧,就碰到上古奇宝了……”


话音才落,众人脸色齐齐一沉。


雪地上只有一条道路,庆栎村已在眼前。


“已经离不开这里了?”一向胆比天大的穆真真都有些声音发颤。


“分开走。”刘师兄道。


众人立刻又重新分成了三路,在泠泠的风雪声中,各自选了一个方向离开。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三路人马又再次在村口碰头,各自心中沮丧不已。


“真是海蜃盆……”刘师兄仰望天色,怅然道。


舒纥捋了捋袖子,神色安定里透着一股坚定:“也不必那么害怕,虽然是上古奇宝,但也有时限。”


姚复道:“没那么简单,海蜃盆需要有人操纵才能发动,这个法宝已经有主了。”


“现在还想什么宝物,”陆绅忍不住插了一句道,“能脱身就行了。”


众人一想是这么个道理。


刘师兄见刚才百里宁头一个想到海蜃盆,想必是知道点什么的,于是问她道:“百里师妹可知道怎么破解海蜃盆的幻境?”


百里宁想了想道:“我是听家里长辈提到过,海蜃盆一旦发动,只会留一处破绽,就是关键之处,只要破了那里,就可以离开了。”


刘师兄立刻命令道:“大家快找找这附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众人立刻四面搜索起来,村子里一阵鸡飞狗跳,村民们都被惊扰到,站在村子中央破口大骂,此时已没有人顾得上,只差掘地三尺找个仔仔细细。


正毫无头绪之时,穆真真指着村后一座山头道:“那座山,前几天没有那么高的。”


韩姣等人立刻望过去。舒纥道:“我们去看看。”


一群人疾行飞速上山。


积雪覆盖的山头白如鹅卵,在日光下极为美丽。


来到半山腰,众人感觉到有轻微的灵力波动,精神为之一振。


“是这里,应该是这里。”尹氏兄弟高兴道。


循着灵力波动的源头而去,在靠近山顶的地方,岩壁上有一道缝隙。舒纥和刘师兄率先上前,用手探了一下道:“这里面有灵气溢出。”


狭长的缝隙,甚至连一个人都容不下。孟纪把脸凑到缝隙处望了望,一片漆黑,他咧嘴笑道:“那个什么盆,不会就在这里面吧。”


“怎么可能。”百里宁扫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就算在里面,能操纵它的人,也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


孟纪立刻蔫了:“我就是说说。”


能找到破绽,就有希望能离开。现在已经没有人寄望于得到宝物,解开海蜃盆的限制,离开这里才是正经。刘师兄和舒纥低头商量了一会后,把姚复和陆绅叫上前。


众人之中只有他们达到了小成境界。


“我们合力把这里打开。”刘师兄在缝隙上一指,不管里面有什么,这是唯一的希望。


四人灵力齐放,四周的空气仿佛被压缩了一般,岩壁的罅隙仿佛一道蛛网,慢慢扩散开,细碎的沙石从壁上滚落,忽然轰隆大响了一声,岩壁破开了一个大洞。


洞壁光滑齐整,明显是人工开凿的。


刘师兄用神识感知了一下,神色淡淡地说道:“姚师弟、舒师弟,我们走前面。”为防有什么未知的危险,自然是本领强大的人走在前面。虽然陆绅没有被提到,但他也自觉地站在了最前面。


穆真真跟着要上前,被他三句两句就劝到了最后。


一行人慢慢往洞内而去。


灵力所化的荧光在众人的最前面,将洞穴内照得如同白昼。


洞口也并不深,只走了片刻就到了,空荡荡的洞穴内什么也没有,一尘不染,十分干净。


“我还以为是先古留下的神墓。”小尹口气失望道。


先前的气氛有些紧绷,听他一言,众人笑了起来。


孟纪先前也抱着同样想法,左张右望,没有片刻停歇,忽然地上有一块不同的颜色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什么?”


一时目光全移了过去。


地上有一块颜色暗黄,与其他地方的颜色殊不相同。上面画着弯弯绕绕,如同经脉附在地面上。这种图案有点类似于阵法,又与当今所有阵法的符画不同,没有一个画线被修士们所熟知。


“这不是阵法。”舒纥等几个为了看清地上的符画,半蹲在地,可依然没有看出其中的玄机。


刘师兄和尹氏兄弟让开位置,招呼后面的人:“你们也来看看。”


穆真真本来站在最后面,听到众人惊叹声后立刻挤开其他人,走了上去,站在不知名的图案上,低头看个不停:“不是阵法,也不是符箓,这线条很奇怪。”


孟晓曦也走了过去。


孟纪招呼道:“小师姐你来看看。”


韩姣用脚踩了一下那如铸刻在地面的繁复线条。


地面骤然间震动了一下。


韩姣一时没站稳,踉跄两步,险些撞上孟晓曦。


地面又开始小幅度地震动,地上的线符蓦然转过流光,四个角落中的一个圆点亮了起来,形成一道光幕。


“姣姣!”百里宁惊呼出声,面显惶然,伸手要去抓,在碰到光幕时,灵力一下子倾泻如注,扑了个空。


让开位置的刘师兄等人同时反应过来,顾不上吃惊,纷纷上前要拉人,都被光幕吸走了灵力。


舒纥瞪大了眼,眼看光幕阻断了众人,把穆真真、孟晓曦和韩姣困在其中,大喊道:“你们出来。”


穆真真和孟晓曦腿根发软,瘫倒在地。韩姣也觉得灵力一瞬间被吸走了,周身无力。地面上的奇怪符号却像是吸饱了能量,流光飞速游走在每一道符线上,光幕越来越明亮,几乎要形成一道帷幕。


“退开,这块地方在吸我们的灵力。”刘师兄大喊。


“不是普通阵法,”姚复惊叫道,“这是上古的传送阵。”


舒纥等几个灵力已失去大半,无奈之下只好退后,离开远了,地面的吸力减弱不少。百里宁急道:“上古传送阵,失传已经很久了,那不是需要跨越三界或时空的东西才能启动吗?怎么会这样。”


退开一段距离的几人面面相觑,难以接受眼前这个繁复的符画构成就是上古的传送阵。据说上古时的修士神通博大,为了省却跋涉之苦,他们学会勾画天地间自然形成的线条和图案,以此为基础造出了缩短空间的传送阵。


传送阵将万里之遥化为无形,是一种空间撕裂的玄法,因此启动的条件也是需要一些跨越时空的物件。


据记载,上古修士用于启动传送阵最常用的是年血。年是跨越除夕和新年的异兽,血液中带有时空流,有超越时空之能。可惜后来年兽消失,其他跨越时空的都是稀世宝物。上古传送阵就此失去了常用价值,渐渐失传。


想不到眼前还会遇到一个。


“是什么启动了传送阵?”舒纥着恼。


众人又惊又慌,却又无法可想,只能眼睁睁看着光幕将三人的身影完全包裹住,洞中霎时如日光闪耀,亮光刺目欲盲。


陆绅慌张大喊:“师妹。”舒纥孟纪和百里宁大声喊着韩姣。


一刹那后,眼前强光消失,传送阵内已空无一人。


没有人能说出话来,个个面色惨淡,久久无语。


比起已经晕倒的孟晓曦和穆真真,韩姣还留有一些知觉,四肢仿佛被灌了铅一般的沉重,她依稀看到师兄、师姐站在光幕外叫喊着什么,可惜四周静寂如初,什么也传不到耳中。她狠狠吸了一口气,想要努力挣扎一下,忽然四周出现了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吞噬了一切。


一种虚无感蔓延在空气中,顷刻就将她包裹住。


在合上眼之前,她奇异地觉得这种感觉有一丝熟悉,像是她前世坠机,又像是魂魄被吸入定魂珠的那一刻。


只一瞬间,所有的感知都消失了。



韩姣醒来时天色灰蒙蒙的,如同蒙了一层厚纱。她双目惺忪,后知后觉地感到脸上一片冰冷,伸手摸了一把,脸颊上湿漉漉的。她不由得打了个激灵,抬头仔细一看,原来正下着牛毛似的雨丝。


“韩姣。”孟晓曦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


韩姣左右张望了一下,等看清她坐在旁边一片又厚又大的叶子上时,意外地眨了眨眼:“这是哪儿?”


孟晓曦摇了摇头:“不知道。”


韩姣坐起,才一动,身下就摇晃起来,她低下头,发现自己躺的地方也是一片叶子。这是一株类似于君子兰的植物,巨大的不可思议,叶子宽厚,呈长条形,比床榻还要大。两人各躺在一片绿叶上。抬眼望上,主枝上还开着一排倒垂如铃的粉红花朵。


韩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也想不出到了哪里。观察了周围一圈后,她又抬脸问:“只有我们两个,穆道友呢?”


孟晓曦爬到叶子边缘,低头朝下面一点:“在那里。”


穆真真侧躺在最下面的一片叶子上,还没有苏醒。韩姣喊了两声,她也没有半点反应。


“叫不醒的。”孟晓曦翻身跃下叶子。


韩姣也一跃而下,站在地上,同时感觉到身体里灵力只剩下一丁点。她回想起之前在山洞里被奇怪符画吸走灵力的现象,不由得问道:“刚才山洞里的是什么?”


孟晓曦对这个问题也想了许久,此刻就没有一点犹豫道:“好像是上古传送阵。”


这个答案和韩姣所想的一致,她微微蹙眉:“不是失传很久了吗?”


“不知道。”孟晓曦有些丧气道,“阴差阳错吧。”


上古传送阵只在修仙典籍中略有提及,除了历史悠久的修仙世家还有详细记载,其他地方都是简略地一笔带过。两人所知道的都不详尽,讨论了几句后,也没有弄明白前因后果,只能作罢。


“他们会找到我们吗?”孟晓曦垂下眼睑,幽幽问了一句。


韩姣也正为这个问题困惑,便道:“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哪里。”


别人就更不知道去哪里找了,这句话她咽着没说,孟晓曦却立刻就明白了。两人对视了一眼,表情都有些讪讪的。自从出宗试炼以来,她们之间能平心静气说的话加起来都没有现在的多,一时间心里都有些别扭。


韩姣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心里越来越吃惊——她们身处群山之间,远处是古老而蜿蜒的山脉,山体雄伟,峻岭盘结,黑黝黝的起伏如波。而在近处,泥土是深褐色,不时有浑浊的水坑。树木并不多,但大多巨大如桩,枝丫扭曲,草木颜色斑斓,空气中有一股湿润而清新的味道,既有些土腥,又暗暗含了一缕蘅芷清香。


韩姣努力回想曾经学过的山河图志,却没有找到一个与之相符。


久想无用,她闭目吐纳,恢复灵力。


孟晓曦看了她一眼,也立刻盘坐入定。两人此刻想法倒是相差无几,身处陌生环境,与其等着别人来救,不如靠自己。


没过多久,头上的叶子晃动了一下,穆真真从叶片上跳下来,嚷嚷道:“这里是什么鬼地方?”见两人纹丝不动,又大喊,“喂,喂,你们两个这个时候还修炼什么,这是哪里?”


她叫嚷不停,韩姣不能当作没听到,只好睁眼回答她:“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也赶快打坐吧。”


“我师兄呢?”穆真真充耳不闻她的建议,只是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师兄找我来了吗?”


韩姣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穆真真微有怒色,急道:“你们傻愣愣做什么,还不想办法通知我师兄?”


孟晓曦也睁开眼:“我们就是没有办法才打坐,你要是有办法,自己通知你师兄呀。”


穆真真横了她一眼道:“七派不是有大本事吗,怎么现在倒没有办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