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科幻灵异 > 碧云 > 第二十四章 归宗

韩姣与九音坐在小岛的一处山坡上,遥望着水面上藤蔓结为的阶梯,蔓延到远方的寺院,规模宏大,气势雄伟,众多殿宇掩在绿荫后,在月色里分外静穆超凡。


钟声遥遥传来,缥缈如九天之外。


韩姣站起身眺望,隔得太远瞧不清动静,又重新坐下。


早前韩洙带着两人赶了四天路程来到蕴空禅院,随后孤身入寺,让两人等在最近的孤岛上。两个时辰过去了,除了天空一轮银月和几处殿堂点了灯火,周围一片漆黑。


韩姣不时站起来张望,九音掏着耳朵道:“隔着那么远又瞧不清楚,你别老折腾。”


韩姣比画道:“你听到什么?”


“急什么,”九音慢悠悠道,“没打起来呢。”


韩姣见他说的笃定,心想韩洙修为、计谋在两届可说是难逢敌手,心下稍安,便安静坐着不再乱动。


不知过了多久,“当!当!当!”三声清亮的钟声从禅院转来,凝久而不散,远远传递开,寂静的夜间,万物俱静,虫鸣兽啼蓦然消失。


“发生什么事了?”韩姣紧张地问,探头窥望禅院。


九音皱起眉。


韩姣盯着他看,正要着急,九音忽然道:“不是这里。”


韩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手指飞快书道:“说清楚。”


九音道:“有修士已成功晋级化神期了,这是醒钟,告知离恨天所有人等。”


韩姣吃了一惊:“化神期?谁?”


“让我听听。”九音说完这句,闭上眼,两耳都张开,过了半晌才又睁眼,“果然是他,碧云宗一清出关了。”


“一清师祖。”韩姣恍然,在宗内就听闻师祖两百年前就已天人完满,闭关不出。两界天谁都知道他最有希望晋阶化神。身为碧云宗弟子,她自然也觉得欢喜,只是更担心韩洙情况,听过后就不在意了。


九音一直凝神听着什么,后来索性闭着双眼,万事不理。


韩姣抬头望向夜空,黑云遮月,好一会儿,才又露出一弯月亮。一道人影快如闪电般而来,速度惊人。飞掠到眼前时忽然一把提起她。


韩姣轻呼一声后讶道:“哥!”


韩洙速度丝毫不减,御风而行,也不管九音,往远处飞去,迅如流星。


飞出几百里以外,天色已渐渐亮了。韩洙停在一个山谷,放下韩姣,摸了摸她的发道:“回碧云宗去吧。”


韩姣闻言一喜,揽着他的手,声音愉悦道:“什么时候走?”


“马上,”韩洙道,“我送你去天堑。”


韩姣微微一怔,喜悦的感觉慢慢淡了下去,“你不一起去吗?”


韩洙握住她的手说:“我要留在蕴空禅院。”


他没有多说什么,韩姣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心道观敬不过是看门的僧人,就已经如此厉害,难道——“你要出家修佛?”


韩洙被呛了一下,手指在她脑门上一弹,口气恶狠狠道:“胡说什么。”


韩姣拉着他的手左右摇摆道:“那你为什么要留在禅院里,都是一群和尚,”她说着,倏地伤感起来,为这突如其来的分离,心里一面想着碧云宗的同门,一面看着韩洙的脸,心里“腾腾”跳动两下,脱口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去禅院吧。”


韩洙啼笑皆非,一把将她抱起,他身材高大,抱着她半点不费力,脚步迈动,以一种平稳而迅捷的速度穿行在山谷中。


“回去之后你要好好修炼,齐泰文为人迂腐不通变化,但是道心稳固,修为深厚,在碧云宗内是最稳健的一系,你在他门下修行正好可以打稳根基,法术不用担心,以后我会教你。现在你修的咒结术是源自清河百里家,属性与你相合,但金丹之后的法术他们家绝不会传给外人,你不能只专攻这一门法术。”韩洙叮嘱了一回,总觉得还有许多遗漏没有提点,看着韩姣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将她箍紧在怀里道,“不过也不怕,要真是喜欢那套功法,我去百里家给你要来。”


韩姣一听赶紧摇头:“不要,不要。”说是要,不就是抢嘛。百里宁可是她的师姐,她本想说“我这资质能修炼到金丹境界已经是老天格外开恩,后面的功法要了也无用”,每次这么说总要被教训一顿,于是她软声道:“等我修炼金丹了,跟哥哥学。”


韩洙顿时心软成一团,口中却淡淡道:“哦?你不是嫌我比你师父还管得严?”


韩姣没想到背后嘀咕的话都被他知道了,耷拉着脑袋,轻声道:“没有,严师出高徒嘛。”


她靠在他的肩头,嘴角虽然笑着,神情却又是失落又是无奈,像是孤单的猫崽儿。韩洙心中爱怜,亲了亲她的额头:“宗内可有人欺负你?”


“没有。”韩姣想也不想道。说起来,她在碧云宗的日子最是安闲平静的。


“好,”韩洙道,“要是遇到欺负了,你就躲开,等以后我替你出头。”


韩姣把脸闷在他的肩膀上,应了一声,心里一阵阵酸涩,闭上眼不再说话。


韩洙搂紧她,轻轻拍她的背。



五日之后,两人已来到燕城以南的天堑。


韩姣记得,九岁时去碧云宗的途中曾被带到过天堑附近,在碧云天一界,那是瀚海的尽头。眼前风光却截然不同,那是丛山中开辟的一条通道,周围草木葳蕤,山石奇峻,尽头却是一团迷雾,浓稠的似面团,两侧各有元婴期修士八名,各自盘坐在一块巨石上。附近有不少妖修等待着,不约而同距离那团白雾较远,观望着情况。


“天堑三日开启一次,一次仅半个时辰。”韩洙解释道,“时辰还没有到,要等到酉时。”


韩姣点点头。


两人找了一处僻静的树下休息。巨石上两位看守的修士睁开眼,朝韩洙看过来,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其他的修士看着两人却有些猜疑和忌讳,不时打量两眼,尤其是看到韩洙一半惊人俊美的脸和另一半吓人的火烧痕迹,不约而同纷纷躲开。


韩姣好奇地四处张望,看了一会儿道:“这里的修士,修为大都很高。”像她这样初晋小成境界几乎没有,大多都是小成圆满,还有部分是金丹期。


韩洙道:“这算什么。”目光略一扫,淡漠收回视线。


两人说了这么一句,不知不觉沉默下来。这几天路上韩洙事无巨细地都做了嘱咐,临分别,心中也不觉生出烦闷,脸色紧绷,唇抿成一线。他所到的地方仿佛无端涌起寒流,修士们感到威压严重,避地更远,恨不能就此遁离。


天空被红霞漫染,云絮低垂,空气中开始渗着丝丝凉意。


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到酉时。


韩姣抬起头,看着韩洙完好的半张脸,即使处了那么久,依然令人惊叹,鼻如刀刻,眉长入鬓,整个人端凝而霸气,她在路上已得知他说动蕴空禅院借用量天尺,但不得带离寺院范围。韩姣拉拉他的袖子,开口道:“哥,有了量天尺就能去除双生咒吗?”


韩洙反手握住她的手,“不用担心。”


“你要是好了,就回碧云宗来。”


“好,”韩洙毫不犹豫地答应,“不到一年半载,我用完量天尺就来找你。”


韩姣盈盈一笑,大着胆子张手环抱住他的腰,唤了一声:“哥。”这一声又低又轻,细如蚊吟。韩洙听得一清二楚,心头却蓦然一热,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腰上传来,他俯头,见她小脸红扑扑的,满是不舍和眷恋,样子又可怜又可爱。


他一把将韩姣抱入怀中,对上她瞪得圆圆的一双眼,不由得畅怀大笑,亲了亲她的眼帘,心中热潮翻涌,亲吻她的脸庞。这滋味又甜蜜又美好,他张开唇,狠狠咬了一下她的鼻尖。韩姣吃疼,惊叫了一声,他稍稍抬起脸,眼神灼热,气息急促。


韩姣满面通红,喊:“疼。”


韩洙欺身上去,吻在她的唇上。韩姣先是僵硬,立刻又剧烈挣扎起来。韩洙不满,一手托在她的脑后,一边在她的唇上厮磨。韩姣憋不住,微微张嘴,他就冲杀进来,唇舌相抵,纠缠不休。


湿濡火热的欲念从口中传来,韩姣觉得舌头已被他吃了,脑中早已糊成一片。


直到他喘着气放开她,眼神幽暗。


韩姣蒙住,见他又要凑过来,一把捂住嘴,急道:“旁边有人看,”眼角一瞟,修士们早被韩洙吓得躲得很远,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她慌乱地摇头,“我们……我们是兄妹,兄妹不能这样。”


韩洙低哑着声音笑了几声,直到看到小姑娘眼里泪水兜转,搂着她抚了抚,说道:“我们算什么兄妹。我的肉身是用五行之外的物质炼制而成,和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韩姣闻言顿时又惊又喜,双唇翕动,还没出声。身后忽然隆隆巨响,似金石崩裂,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远远望去,天堑处白雾翻滚,变幻莫测。八个元婴老者盘坐在大石上,双手结印,齐声喝“咄”,一道齐聚的灵气化为圆环,飞快罩住天堑上方,云雾顿时平静许多,剩下周遭白色的雾气飘浮不定。


“大能者居先,其后按顺序。”为首的元婴老者喊道。


离恨天向来有尊崇强者的习俗,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当下就有几个金丹期修士飞去,往白雾内冲去。


韩姣站起身,韩洙拉住她的手,动作飞快地在她手上画了一道符箓,灵气所化的热流烙在韩姣的手掌上,她低头一看,并不陌生,是“天河八景”。


韩洙为她顺了顺头发,淡声道:“莫惹事。”随即想到韩姣古灵精滑,惯会趋吉避凶,他又笑了笑,“好好修炼,不要偷懒。”韩姣点头应是,想了半晌,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韩洙一把拎起她,飞到了天堑上方。等候过关的修士众多,天堑三天才开启一次,一次最多半个时辰,穿越天堑需时不短,因此每次仅仅数人能成功。几位金丹期修士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冲到前面,顿时横眉冷竖,忽听得守卫的元婴修士咳了几声。韩洙侧过脸来朝众人一看,当前几位修士不约而同都退后几步,不敢再有丝毫不满。


元婴期老者看看韩姣,露出不赞同的神色道:“此女修为太浅,恐不能承受天堑内的空间挤压。”


韩姣一听便紧张起来,难怪此处等候的修士最低也在小成期的大圆满境界。


韩洙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说完手一挥,众人眼前一花,空中倏地出现绚丽的七彩灵光,照射在白雾之上,像是被骤然定格一般,雾气如实质般凝


固——这一举竟然直接将连接两界天的缝隙固定住了。


八位元婴期修士骇然变色,看着天堑默然无语,众人越发敬畏。


韩姣修为不高,对韩洙所施展的法术看不懂,只感到临别在即,心里酸酸涩涩不太好受。


“时间不多了。”韩洙蹙起眉,握住她的肩,在她背后一推,韩姣立刻感到巨大的吸力从白雾中引申出来,她身不由己地坠了进去。


“哥。”韩姣转过身子,喊了一声,看见韩洙正看着她,目光幽深,神色却温柔,口中似乎说着“乖”。


天堑内果然压力巨大,即使韩姣有了心理准备,仍觉得五脏六腑都被狠狠捏了一下,身边似乎有洪流来来去去,她不得不闭上眼,最后看到的是如浩瀚星空般的景象。


过了好一会儿,四周压力一松,身体恢复自由,骤然往下掉落,耳边有潮汐拍岸的涛涛浪声。


韩姣用御气术稳住身体,抬眼一看,碧蓝色的海面上波光粼粼,如一块上好的翡翠,远远的天际飞翔着几只海鸟,时不时窜过水面,激起晶莹的水珠,浩瀚无际的大海似一幅壮丽的画卷,令人沉醉。


面对如斯美景,韩姣离别的感伤也淡了几分,立刻开始辨认离开的方向。瀚海平静时景色优美,但起浪时也是凶险万分,海下妖兽攻击力巨大。韩姣不敢多做逗留。她小成境界后已可以纯熟运用御气术飞行,但是距离与耐力和韩洙之辈不可同日而语。不到小半日就必须歇息,打坐恢复灵气。幸而天堑附近小型岛屿众多,她不用担心气竭时无处停脚。


七日之后,韩姣有惊无险地回到了陆地。又行了两日路,她找到了宗门在俗世的联络点,传信半日后得到回复,舒纥一行已回到碧云宗内。


韩姣闻讯极为高兴,师兄、师姐已完成试炼安全回到宗门,她也就可以回去了。


又花了近一个月时间,韩姣终于回到了宗门,看到云雾缥缈中的碧云峰,她心中一热,有一种久违的回家的感觉。


飞云峰的同门早已得信,百里宁守在铁索口,看到韩姣出现高兴地扑了过来,大喊道:“姣姣!”


“阿宁。” 韩姣也高兴地回抱住她。


两个女孩儿喜笑颜颜,横里蹿出来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小师姐。”韩姣回眸,“孟师弟。”


“小师姐你去哪里了?”孟纪显然也极高兴,摸着后脑勺道,“晓曦怎么没有同你一起回来,她去哪里了?”


韩姣有些为难。百里宁眉头一竖道:“好你个孟纪,只想着孟晓曦,你小师姐回来你也不关心一下。”


孟纪连连摆手:“小师姐回来我当然是高兴的……她不是好好的嘛。”


“谁说的,”百里宁道,“分明瘦了。”


韩姣摸摸脸。一旁舒纥也忍不住笑,但他向来稳重,笑起来也只是淡淡的,上前隔开百里宁和孟纪,对着韩姣道:“小师妹快去拜见师父,他老人家担心你许久了。”


韩姣拜别同门,来到齐泰文的练功房外,躬身道:“师父,弟子韩姣回来了。”


“进来。”


韩姣推门入室,规规矩矩地行了礼,垂着头喊:“师父。”


齐泰文仔细观察了这个最小的女徒弟,见她面色健康,并无损伤,拈须微微笑,口中道,“平安回来就好。”忽然睁大眼,“咦”的一声道,“近前来。”


韩姣听他声音温和,走上前。


“你的修为精进了。”齐泰文道。所有弟子中,韩姣资质最差,不说舒纥、时于戎和百里宁,就是孟纪,要达到小成境界也只是时间问题。唯独这个弟子让他最为担心。现在见她突然晋升小成境界,不禁又惊又喜。通过这次试炼,舒纥和时于戎成功晋阶,百里宁初窥小成,孟纪还差一点。


“你是有什么奇遇?”齐泰文问。


韩姣抬眼看师父,他面色和蔼,因久别重逢,更添一股亲切感。简略挑了离恨天的一些经历说了。齐泰文先前收到信,只知韩姣莫名其妙被传送走了,没想到竟是去了离恨天,此番经历,有的修士一生也不会遇到。


“也是你的机缘。”他喟叹道,随即又面色一正,敲打道,“你进阶之事是遇到了良机,万不可存侥幸之心,日后修行要更加努力才是。”


韩姣久未听他教训,此刻只觉得心中发暖,乖巧应诺。


齐泰文点点头,挥手让她离去,临出门时忽又问,“你在离恨天时……可见过你二师兄?”


韩姣道:“见过。”


齐泰文叹了一声,不再发问,韩姣悄悄告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