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科幻灵异 > 碧云 > 第二十七章 异动

梓筠打发了来访的妖修,赤山洞内又恢复了平静,此处风景优美,庞大的宫殿移到水面上,日间阳光透进来,雾气袅袅,波光粼粼,恍若世外桃源一般。韩姣掰着手指过日子,转眼七天过去了,外面悄无声息,发生什么不得而知。


大半个月后,这日天空忽然一暗,韩姣抬头看,有巨大的金鹏飞过上空。几道人影跃下,堪堪停滞在半空,修为高深,又不失礼数。


“离恨天公子襄、苏梦怀、风淮、青元,前来拜会此间主人。”


四大妖王居然齐至,韩姣一听就头皮发麻,不敢露面,一溜烟躲到了收藏灵草药材的库房。


梓筠从榻上起身,体态优美,长袖逶迤,抬头微笑道:“我这里地方小,容不下太多人,不知这鹏鸟身上还有这么多人,可是跟四位一起来的?”


四人暗自惊诧,没想到她一口道破结界,金鹏上自然有人,有元婴期修士十八人,从妖族各族长老中挑选而来。原来自从月前赤山洞传来吉祥天的消息,各妖族半信半疑,对四季石引发异象的传闻也只保持观望的态度,到了七日之期的夜间,众妖族几乎要失望,碧云天和离恨天两界的四方极地突然产生异象,飓风、暴雨、惊雷、紫电同一时刻出现,毫无预兆,声势浩大,仿佛是天地之间骤然而起。妖族见梓筠所说的得到印证,对吉祥天的消息已信了大半。赤山洞地处碧云天,妖族众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推举出十八位修为高深的长老,陪同四大妖王一起前来,一方面防备碧云天道门有所反应;另一方面也怕妖王起了私心独吞消息。


公子襄洒脱地一挥手,大鹏拍动翅膀,凌空高飞,很快远离了赤山洞的上空。“碧云天是七宗所在,我们行事总要小心一些。”他淡笑一声道。


梓筠打开结界,四位妖王从空中徐徐飘落。两方打了一个照面,公子襄一讶,随即面色如常。青元曾假扮过这张脸,如今见了真人,露出两分惊异,目不转睛地盯着梓筠看。


梓筠对众人的目光毫不在意,反而在公子襄落地的那一刹那面色微变,凝望着他久久不语。


青元重重冷哼一声道:“姑娘放出吉祥天的风声,不是就为了邀我们前来相看吧?”


苏梦怀嗤笑出声。


梓筠眉忽地皱起:“请诸位来,自然是要分享吉祥天的消息。”


“事关吉祥天,如何能信得过你?”青元又道。


“信不过你尽可回去。”


“你……”青元柳眉横竖,苏梦怀一把拉住她,打岔道:“不是信不过姑娘,只是吉祥天事关重大,距上次开启已有五百多年的时间,其间也有众多消息,事后印证都为虚假,不谨慎不行啊。”


梓筠拿出一个匣子,往众人面前一放:“四季石,你们看看吧。”


公子襄感觉到她目光隐约跟着他,心有疑虑,装作未觉。


两届修士之前对吉祥天也仅仅只有四个线索,如今这般轻易就看到线索之一,四人反而没有轻举妄动。青元沉吟片刻,拿过匣子道:“不会又引起异象吧?”


“封印三百年的精气才能引一次异象,这次不会了。”


青元打开匣子,寒热两种气流在大殿中回旋,风淮用神识感知到空中游荡的气流,苏梦怀朝他眨了一下眼,两人都感觉到其中不容混淆的天地元气——确实是四季石无疑。


“其他几样在哪里?”青元按捺不住,有些激动。


问了半晌没有人回答,她抬起头,梓筠面上似笑非笑,眸中透着一丝嘲讽。


青元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吉祥天是飞升的关键,事关两届修士是否能得道的关键,怎么会有人平白无故把线索送来,自然是有附带要求的。


公子襄笑道:“还未请教仙子芳名?”


青元听了又不高兴,脸色一沉。


“梓筠。”


“关于吉祥天余下线索,梓筠仙子是不是需要帮手?”


梓筠抬了抬眉,看了他一眼,慢慢道:“是。”


风淮和苏梦怀稍微舒了一口气,正如预估的一样,如果她能独享,就不会放消息共享,显然打开吉祥天并非独自一人能够做到。


“我想和你单独一谈。”梓筠又道。


公子襄笑笑,意态风流:“却之不恭。”


四人离开离恨天之前已有协议,风淮和苏梦怀并不担心,临走时还带走青元。青元飞离赤山洞时频频回头,看到梓筠走到公子襄面前,几乎要贴上去时,眼中几乎要燃起火来,挣扎着要回去。


苏梦怀拦着她道:“如果施美男计就能哄到吉祥天的线索那就最好不过了。”


青元狠狠瞪他。


苏梦怀摸摸鼻子道:“现在下去,只怕第一个怪罪你的就是公子襄。”


青元沉默,跟着两人去和妖族长老会合。


赤山洞内的情形并没有青元与苏梦怀想象中的那般旖旎。


梓筠贴近公子襄,手指几乎要碰到衣襟处,公子襄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尖锐的灵气直逼要害,他心生怵惕,脸上却笑意融融:“我竟不知自己有这般大的魅力,第一次见面就让姑娘投怀送抱。”


“你是谁?”梓筠凝视着他的眼问。


“公子襄。”


“我知道,现任魔主。”梓筠道,“你根本摘不了苌帝花,如何能成为魔主。”


公子襄心头一凛,微微眯了一下眼:“这话从何说起?”


“不要和我装傻,你身上有他的味道,虽然很淡,”梓筠目中闪过锐色,“魔主应运而生,你还差了点。”


公子襄目光闪动,微微一笑反问道:“世人皆知是我摘下苌帝花,难道这不是顺应天道的一环?”


梓筠冷冷看着他:“他呢?”


“他?”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公子襄身形一瓢,如鬼魅般快捷地挪开,一反手,捏住梓筠的手腕:“我不习惯和女人这样说话。”


梓筠道:“要想开启吉祥天,只凭你们万万不行,你必须告诉我,他在哪里。”


公子襄挑起英挺斜长的眉,嘴角含着一抹讥笑:“夺舍时他已被我吞了。”


梓筠一怔,随即道:“你吞噬的只是留在身体里的部分灵力,他的魂已遁走了。”


“遁走?”


“你不相信?”梓筠一甩手摆脱他的钳制,慢慢退了几步,“如果你知道对你夺舍的人是谁,就不会这样吃惊了。”


公子襄道:“成钧。”


“你猜出来了?”梓筠讶然。


“不难猜。”公子襄悠然道,“没有身体,实力在化神期,将灵魂割裂,能摘下苌帝花,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只有一个。”


“是的,”梓筠神色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除了他,没有人能够办到。”


“勘破生死的确是大能手段,可惜他灵魂分裂,也不知去向,开启吉祥天难道非他不可?”


梓筠微微垂下头:“我会有办法找到他。”


公子襄见她神色坚定,话锋一转道:“七宗已收到消息,集合了不少人往这里赶。”


梓筠不见半分着急,反而笑意盎然:“只管让他们来。”


见她这般不在意,公子襄将疑问藏在心里,又打探两句关于吉祥天的线索,梓筠略说了几句,关键隐匿不提,最后含笑道:“只要离恨天上下一心,等到成钧归来,打开吉祥天,大家都有好处。”


公子襄也不着急,结成初步同盟已达到预想的目的。他一摆手道:“叨扰已久,明日再来拜会。我们就住在结界外,有急事可以传讯。”


梓筠点点头。


公子襄御风而行,将要飞出结界时忽然回头问:“吉祥天的四个线索,世上可找到相同的,或者替代物?”


“据我所知,线索只存在一个。”


公子襄若有所思,很快消失在结界外。


韩姣躲在库房内,听到离开的动静才探出头来,听到最后这几句,狠狠倒吸一口气,又是惶恐又是焦急。此后几日,四大妖王每日都到赤山洞内与梓筠联络。韩姣叫苦不迭,每次都提前躲开,偶尔听到几句议论,大约能猜出外面的情形。七宗收到风闻,派了众多精英弟子将赤山洞包围起来。妖修按捺不动,七宗也只守在结界外,形成对峙之势,事关两界众多重要修士,两方都不敢妄动,怕轻起战端。


这日到了月圆之夜,吸取月炼精华对妖修来说极为重要,梓筠邀四位妖王前来,打开赤山洞内的阵法,借助四人法力,将一道上古符文打到空中。这一夜,无论是跨界而来的妖修,还是七宗的弟子,都看到从赤山洞内窜起灵白的光波,如同在浓黑的夜幕中泛起的涟漪,一轮轮扩散开,直至消弭于无形。


四位妖王都已知道她这是用上古醒神召唤术,要将成钧找回。


苏梦怀斜眼瞥公子襄,提醒道:“若真是成钧归来,莫非要将离恨天一统?”


青元不愤,碍于梓筠在场没有说什么。


公子襄哂然笑了笑道:“开启离恨天是第一位的,其他以后再说。”月光勾勒出他挺拔的身躯,俊朗飘逸,风流倜傥。


苏梦怀心下冷笑,转头又对风淮道:“风老弟,成钧若是归来,你怎么看?”


风淮目光一动不动,盯着殿后一处,魂游天外。苏梦怀又唤了两声,见他没有反应,不由得奇怪,目光顺着看过去,殿后库房门半掩着,他惊疑道:“什么人”,一个鹞子翻身待要飞身而去,蓦然被风淮一把抓住。


两人目光对视,风淮眼中森然寒光闪动,苏梦怀略一想,放松身体笑道:“哥哥我眼花了。”


韩姣躲在库房的门后,冷汗涔涔,惊得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贴着门听了一会儿,四人议论吉祥天开启后如何分配资源。对两界来说,吉祥天是修士化神期圆满飞升的仙境,虽然对一般修士来说遥不可及,但吉祥天可以双向传送物资,传说吉祥天满地皆是天材地宝,就是随便摘一株草,扔到两界来也是几百年份的灵草。四位妖王结成同盟,除了考虑自身修为圆满后的归属,也是在为所辖妖族争取最大利益,讨论如何分配资源是重中之重。


梓筠起了个话头就找地方独自休息,余下四人足足说了一个时辰才散。


韩姣听到结界开启,凌空离去的风声,又等了半晌,才敢挪动身体,她打开门,眼前忽然多了一双靴子,她睁大眼,慢慢抬起头,被公子襄阴晴不定的脸吓了一大跳。


公子襄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压低声音道:“你怎么在这里?”


他脸上如笼寒霜,韩姣瑟缩着身体没有吭声。


“是被抓来的?”他蹙眉问道。


旁边一声嗤笑,梓筠依在殿柱旁,姚黄衫儿紫色裙,衬得一张脸越发娇艳,她眼波含笑道:“我在碧云宗时听说这丫头和魔主私下相交,原来没有半点冤枉。”


公子襄松开手转身,脸上一派从容:“仙子从碧云宗出来,还带上她,莫非有什么渊源?”


“说来奇怪,我用大衍神术测算,这丫头与我有重要牵连,”梓筠看看韩姣道,“具体什么缘由算不出来。”


公子襄听了便明白她并不清楚韩姣的身份,道:“不如把这丫头给我?”


韩姣长长吸了一口气,心里有些茫然,躲在赤山洞的日子她早已厌烦,时时担心暴露身份,可落到公子襄手里——她一时还真分不清哪个更让人觉得可怕。


“还真有旧情?”梓筠揶揄一句,继而又道,“自我元婴期圆满后,直觉从无不准,这丫头对我有影响,这里面的缘由我总要弄清楚的。”


公子襄被婉拒了也不着恼,低头看了韩姣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复杂难辨。


结界忽然一闪,身着霓虹外衣的青元面色阴沉地冲了进来。她原是见公子襄单独返还,以为梓筠与他私下会面,抱着抓个正着的心情尾随而来,进入殿内发现梓筠单独站一旁,颇有些意外,再扭头看见韩姣,面色渐青,对着公子襄咬牙道:“你就是为了这丫头回来的?”


公子襄皱眉:“青元,你未免管的太宽了。”


青元咬了咬唇,见他嘴角虽还笑着,眼中已无半分笑意,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可心里又止不住委屈,想起他看着韩姣意味不同的眼神,心上如同被浇了热油,滋啦滋啦焦灼疼痛着。


她本是蛮荒边境密林中的一条小蛇,无意吸了月炼精华修炼成精,修行近六百年经历天劫踏入元婴境界,一下子就成了离恨天举足轻重的人物。她生性喜爱热闹,时常召群妖嬉戏,百年前无意间遇到公子襄,那时他刚结金丹,修为远不如她,可这男人气度卓然,风流洒脱,与以往所见的妖修截然不同,她不由得关注起来,百年间见他修为精进,成为妖王之一,她简直喜出望外。突然觉得在修行之外找到一样更重要的事物,她刻意与他交好,就是在公子襄被夺舍的七年里,她也用尽方法寻回他——为此不惜冒大险暗算那一缕夺舍的强大灵魂。却没有想到回来后的公子襄变得不同,他的心思藏得更深更难猜。


青元瞥了一眼韩姣,就算身为天外人,他对这小蹄子也着实与众不同。她忽然一笑,眼里闪过森森寒意,一个没有什么特别的弱小修士,如同蝼蚁一般,能长久留在公子襄身边的,只有她而已。



离恨天,蕴空禅院。


傍晚时分,众僧齐坐在殿外颂咏佛经,平和悠远的声音与钟声应和,响彻寺院。忽的天际闪过白光,如水流般一泻而过,扩散至整个天空。众僧纹丝不动,诵经声不停,过了片刻天空鱼肚白越来越大,银光闪动,似有符文在空中浮现。


一个灰衣僧人抬头望去,脸色蓦然一变,口中呼道:“不好。”从平地跃起,御气飞向后殿。有一处寺殿大门洞开,他目光在门上封条扫过,奔至殿内,空无一人的殿内四壁摆满了佛像,供案上摆放着一把墨尺,黯淡无光,僧人面色发白,喃喃道:“前功尽弃……”


山顶寺院飞射出流光,一位面容枯槁,须发皆白的老僧,手上还握着一卷经文。


“方丈,”僧人恭敬行礼,旋即又急道,“韩洙走了。”


老僧抬头看天,神态肃穆地叹道:“不是他走了,而是成钧要回来了。”


僧人愕然,老僧又道:“速派人传讯给七宗,早做防范。”僧人立刻飞身而去。


不一会儿,大殿后传来三下钟声,宏远沉重,念经声音停歇,不过片刻,禅院内静无人声,只有虫鸣蛙叫,渐渐充填了寂静的夜色。



碧云天七宗掌教及长老齐聚在离赤山洞不远五里的一个小镇,镇上普通民众在一夜之间迁走,此时街上往来奔走的,都是七宗弟子,这样的场景上一次发生还是六百多年前的剿魔大会。


对魔主成钧即将归来的消息,七宗反应不一,并没有达成共识。其中居乐宫、古魏阁、万剑宗半信半疑,珍宝十二楼模棱两可,南山派、沧琅门与碧云宗都坚信不疑,经过多次讨论仍不能拿定主意。


居乐宫雨涵元君私下找了古魏阁的肖瑞真君、万剑宗的谢荣安真君商议,没过几日,又找了珍宝十二楼的楼淮真君,四宗通过气后,在七宗会议上发问:“听说从碧云宗逃出的那个女子就是成钧的恋人,现在已集齐了开启吉祥天的四个关键,我们为了成钧要复活的消息就空守在这里,如此投鼠忌器的行径,平白让其他道门笑话。”


周徇真君、殷乾真君尚未发话,知怡元君皱眉道:“这是家师的意思。”


抬出一清神君的名号,其他几宗面面相觑。场面上静了一会儿,谢荣安真君道:“既是一清神君的意思,我们自然听从。但这次七宗还带了这么多弟子,每日消耗巨大,内里原因却半点不知,这未免说不过去。”


肖瑞真君也道:“关于离恨天妖王要打开吉祥天的传闻甚嚣尘上,七宗弟子人心浮动,难道我们就只是坐等?”


“苦修那么多年,却让离恨天成就大道。”雨涵元君抱怨。


周徇真君环顾左右,除了南山、沧琅两宗,其余几宗脸上都露出些微不满。他平静开口道:“家师提过,打开吉祥天代价太大,不可尝试。”


谢荣安真君、楼淮真君等人皆是不语,雨涵元君冷哼几声。


“开启吉祥天对天下生灵有害无利,道门上下应该全力制止。”蓦然出现的声音让众人回过头来。周徇、殷乾、知怡三人行礼道:“师尊。”


余下几人这才知道这无声无息躲过众人神识的正是化神境界的一清,于是纷纷起身拘礼,一清摆摆手,眉目平和。


等他坐定,楼淮真君头一个忍不住问道:“吉祥天是飞升之地,不知神君所言有害无利是什么意思?”


一清相貌清奇,双眼深蕴神光,似乎超脱了普通的皮相,让任何人无法轻易忽视。他淡淡道:“开启吉祥天的四个关键,将会耗费大量天地元气,与天下生灵无益,何况如今并无人修行圆满,强行打开一个界面风险太大。”


雨涵元君左顾右盼,见众人沉默,不由得急道:“神君所言只是推测,要知道千年前吉祥天一直存在,两界内并无任何异常。”


其余人虽没有说出口,想法却也大同小异。传闻吉祥天是飞升之地,灵气超乎想象的浓郁,还有各类天材地宝,就算此时要损耗一些天地灵气,只要打开吉祥天就可以成倍地换回来。


一清微笑道:“我知道你们心中还有疑惑。就拿开启关键来说,四季石抽取了天地寒炎两种元气,半魂躯是借用仙人陨落的身体,天外人是借助时空的力量,至于倾城色……”


他忽然一顿,几人都有些诧异,肖瑞追问道:“倾城色如何?”


一清摇头长叹道:“倾城色是须用四十万生灵鲜血才可以炼成的法宝。”


“什么?”众人皆惊骇。



被倾城色炼制条件惊住的还有离恨天一干人等。


梓筠召集众位妖王,将四个关键说穿。


风淮神色冷峻,目光中凝聚了深深的寒意:“用四十万生魂炼制成幡就是倾城色,开启吉祥天的条件竟然是这等邪法,简直荒谬。”


梓筠淡淡扫他一眼,唇角似笑非笑:“妖王这口吻像极了我认识七宗内的一位故人。”


“生魂炼幡,”苏梦怀干笑两声道,“仙子莫非是同我们说笑?”


梓筠冷声道:“七宗已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我哪有心情同你们说笑。”


场面骤然安静下来,几乎落针可闻。梓筠目光在众人脸上梭巡而过,青元若有所思,风淮眸中深藏怒色,原以为苏梦怀是四位妖王中最疯癫的一位,想不到此时面色深沉,竟也是不同意的。


公子襄神色凝重道:“四十万生灵,代价大了些。”


“只是大了些,并不是付不起,”梓筠见在座众人都是不赞同的神色,微微哂道,“凡人诸侯之间一战,死亡人数也不下十万,我曾听说,俗世里有位神勇的将军,一战获胜坑杀敌国四十余万兵士。只此一役,就可以炼制一幡倾城色了。”


风淮重重一拍石椅,余下人等也不说话。过了半晌,青元才叹道:“倾城色,原来要倾尽一城人的性命才行,真是没想到。”


梓筠道:“诸位都是离恨天的英豪,怎么行事这般绵软,还不如妇人。”


苏梦怀哈哈讽笑道:“世人都道我行事偏颇,遇到仙子我才自愧不如,四十万生灵说得蝼蚁一般。”


梓筠蛾眉一挑,口气冷淡道:“诸位要是不忍,也不须自行动手,只要派人前往俗世国度,那些君王一心求长生,只要选两三个稍稍点拨,战场上收取四十万生灵有何难的?”


她以夺人心魄的艳色如此平静地说出残酷至极的话,众人心中都是一寒。


公子襄道:“事关重大,容我们商量一番。”


“也好,”梓筠悠然道,“不论你们讨论结果如何,我已做布置。你们当中若有立场不稳的,还是早早退出为好。”


“已做布置?”公子襄问道,“莫非仙子还另有帮手?”


梓筠从容道:“我早已联系九音老人,不久之后,凡间的几位君王就会听到上天的启示,诸国之间开启战乱,到时候生魂很快就能集齐。”


“恶毒。”听到这里,风淮蓦然站起身,神色冷如冰霜,也不和其余人招呼,身形一动飘然穿过结界离去。


梓筠脸上一僵,冷道:“开启吉祥天可惠及生灵千万,想不到堂堂一介妖王,气量如此狭小。”


苏梦怀道:“要在凡间引起这般大的屠戮,只怕七宗马上找上门来,也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命等到吉祥天开启。”


公子襄从方才开始就一直深深皱着眉,忽然开口道:“所谓生灵,并非一定要凡人吧?”


梓筠道:“动物自然也是可以的。”


可众人心中都明白,大范围屠戮动物,同样会引起灾害。


“我知道你们的忌讳,无非是害怕杀戮过深引起天劫,现在既已交由九音,战争也由俗世君王自身贪念而起,说到底是俗世间的自相残杀,和你们没有直接关系,因果劫难都算不到你们身上,这还怕什么。”


青元与苏梦怀交换了一个眼神,沉默不语。


公子襄扶在椅上的手紧绷住,脸上却渐渐平静,似默许这个建议。


梓筠看看众人脸色,淡淡一笑。



韩姣敏感地发现近日气氛有些不同,梓筠从库房中取了一套阵盘法宝,对赤山洞的结界重新进行了加固。没过多久,七宗好几位掌教传音进来,邀请梓筠相谈。梓筠毫不客气地全部回绝。七宗很快做出回应,传音之类的通信全部停止,而是在赤山洞外另设一个结界,堪堪笼罩在梓筠原有结界之外。每次抬头看,一金一蓝两种灵光闪动,像是无形的笼子将赤山洞内外锁住。


结界设立后,梓筠陷入沉思的时间越来越多,对韩姣极少管束。韩姣能自由涉足的地方变得更多,赤山洞的每条通道她几乎都走遍了。这日摸索到山后,无意间听到苏梦怀与风淮的交谈,两人争论起来,声音渐大。赤山洞内泥土屏蔽神识感知,两人都未有察觉。当听到“四十万生灵”“鲜血炼制成幡”的话语,韩姣白了脸。


风淮倏地转过脸,向通道内韩姣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身影一移,转到她面前,等看清人后脸色微变。苏梦怀飞身过来,狐疑道:“小丫头你躲这里做什么?”


“你们……要杀四十万生灵?”韩姣惊问。


两人同时沉默,风淮铁青着脸转过去,苏梦怀脸上也有些尴尬,摆手道:“胡说什么,不是我们杀,是俗世的几个君王想要争霸,诸国纷争。”


韩姣刚才将他们的对话听得分明,知道风淮是不赞同的,目光瞟向他:“是你们引诱那些君王自相残杀,为的是凑齐生灵炼制魂幡。”


风淮看了她一眼,只见她脸色雪白,杏眼水汪汪的,目光中的不忍和责备简直让他不敢直视,他躲避着,心怦怦直跳,七上八下的让人难受。


苏梦怀跳脚道:“休要胡说,这毒计是那个梓筠想出来的,与我们没有半点关系。”


韩姣做梦也没有想到,开启吉祥天居然要牺牲四十万生灵的性命,只是想想就已惊骇难言,她看看苏梦怀又看看风淮,一时说不出话来。


风淮冷言道:“走了。”


苏梦怀搓了两下手,忽然说道:“小丫头,各人立场不同,要知道离恨天也并非就我们几个说了算。”


两人走后,韩姣背枕大树呆呆地坐在地上,太阳穴一跳一跳,脑中胡乱搅成一团。


直到梓筠发出呼唤,韩姣回到谷中。梓筠站在库房内,微蹙眉头,口气一如往常般吩咐:“快把金髓幡和玛瑙煞找出来。”


韩姣心头一凛,这都是炼制魂幡的最佳材料。


梓筠转过脸来:“怎么还不动,这不都是你理的吗?”


韩姣慢吞吞地走到百宝架前,慢条斯理地挑拣材料,直到梓筠不耐烦了,才选出她要的两件。梓筠双手各持一个,眼中显出些微笑意来。


绝色美人面含微笑——面对这幅美妙动人的画面,韩姣心里却冷得发颤,她一念之间居然就要四十万生灵的生命。


梓筠心情极好,扫了韩姣一眼道:“这些日子你做得不错,等我事成就放你走,还任你在那个架子上随意选一件法宝。”


韩姣心道:要是她知道天外人就是我,把我做成法宝放在架子上还差不多。心底寒气不住地往外冒,韩姣还是硬撑着笑容应下。


幸而梓筠并不在意她,没有发现异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