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科幻灵异 > 碧云 > 第二十九章 忘记

韩姣醒来时,头顶上四个人看着她,她恍惚了一下。


“姣姣。”百里宁抱住她,又是高兴又是流泪。


她茫然地眨了眨眼:“阿宁?”立刻想起了什么,推开阿宁和其他师兄弟的包围圈,她踉跄着来到营帐外,看到一队由各宗弟子组成的巡逻队走过,他们身穿铠甲,眼神严肃而警惕。她往远处看,赤山洞的山体隔得很远,只能看到云雾缭绕遮蔽着山顶。


她怅然无措,泪如雨下,哭得肝肠寸断。


随后跟来的百里宁、舒纥、时于戎和孟纪担忧地看着她不能作声。


天渐渐黑下来,韩姣哭得累了,师兄弟四人不知劝退了好几拨来打探消息的各宗弟子。百里宁拿出手帕为韩姣擦擦脸,说道:“姣姣,有什么难事说给我们听吧。我们都会帮你的。”


韩姣只是摇头。


众人也没有办法,将她劝入帐内休息。


随后几日,韩姣浑浑噩噩,醒着时常常眺望远方垂泪,哭得累极了倒头就睡,对外界事物一概不理,谁也劝不动。


这里百里宁陪着韩姣絮絮叨叨地说话,说起分别后的情形:“……那时候我们几个一商量,打算来找你,可是你在哪里不知道,还是一清太师祖告诉我们你在赤山洞的。我们就到这附近来找你,才来没几日,离恨天就来了好多人,把赤山洞围了起来。二师兄打探消息说两界要乱了,没过多久,七宗就发了紧急集合令,就在距离赤山洞十里的地方。我们又回了门派,不过因为师父不在了,飞羽峰的师兄都还照顾我们,没派什么重活,只让我们在外围巡视。那天夜里可吓人了,离恨天的妖王和那个叫什么梓筠的都跑了出来,七宗都戒备起来,怕是马上就要开战,谁知一道金色的光闪了过来,把好几宗的掌教都吓了一跳,还是周徇师祖上前接住……姣姣,那光里就是你呀,你说巧不巧,幸好是周徇师祖去的,要是换个爆性子的,上去就是一掌,你可要遭殃的,好险好险。”


韩姣置若罔闻,依旧沉浸在悲伤之中,眼神空洞而茫然。


百里宁眼角湿热,低头抹了一下,孟纪从帐外冲了进来,对着韩姣就是一掌,百里宁急忙去挡,掌风劈歪,啪的打在韩姣肩上,叫她吃了一惊,抬起脸来。


“怎么,你还有知觉?”孟纪大喊道,“我还以为小师姐只剩一具驱壳了。”


“师弟。”百里宁拦在两人之间。


孟纪又吼道:“她这不死不活的样子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到底有什么事不能说,要把旁人活活急死不成?”


韩姣触动了一下,眼泪又流了出来,孟纪看得头皮发麻,急道:“你、你又哭什么,我又没骂你。”


百里宁抱着她的肩膀,韩姣脸上满是泪水,哽咽道:“阿宁、孟纪……我哥,我哥他没了。”


她忍着泪,断断续续的,整整半日才把前因后果说清楚,舒纥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站在一旁安静倾听。


众人听明白韩洙不是她亲哥哥,不由得面面相觑。百里宁轻抚她的头发:“姣姣,你是不是爱他?”


韩姣身子僵了一瞬,看着同门几个,脸上有惊惶也有恍然,半晌才喃喃道:“……原来……我爱他。”


众人从未见过她像这般失魂落魄、悲痛欲绝的模样,一时间心里都跟着发酸,百里宁也跟着哭了起来。


时于戎进帐时就见师姐妹两人抱作一团,孟纪红了眼睛,舒纥满面黯然 。他咳了一声无人理睬,只好高声打断道:“小师妹,太师祖找你。”


韩姣好半晌才心绪稍定,稍作收拾才去拜见一清神君。


论身份,一清是当之无愧的七宗第一人,他所在的营帐在最中心的位置,周围布置着一般防护法阵,与一般弟子无二。作风如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朴实无华。


韩姣规规矩矩地磕头以后,眼光也不乱飘,老实地坐在蒲团上。


一清神君道:“你和韩洙的事情我都知晓了。听说你这几日只知道哭,莫非他已遭遇不测?”


韩姣差点又要落泪,强忍道:“他……没了。”


“没了?”一清声音平和,似有安定人心的力量,他与成钧同一境界,给人的观感却天差地远,成钧所在,如一团烈日,任何人也无法忽视。一清却像一汪池水,平静无波,很容易就让人忘记他的存在。


“你确定他已经没了?”他问。


韩姣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说道:“成钧的意识更强大,也许他……”被吞噬了,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一清神君笑了笑,韩姣感觉整个人都平定了不少,他淡淡道:“前几日,七宗与赤山洞有些小冲突,我去看了看,正好遇到了成钧——呃,也许是成钧,他与五百年前真是有所不同,若非修为做不得假,我几乎以为他换了个人。”


韩姣诧异不已:“太师祖的意思是……”


“庄周梦蝶的故事你应该听过,”一清道,“到底蝶化作了人,还是人化作了蝶,现在的成钧,究竟是韩洙还是五百年前的成钧,真的就分得清楚吗?”


韩姣一双眼骤然明亮。


一清点头道:“即使现在韩洙已经完全被融合,他也只是变成了成钧,并不是完全没了。你可明白我说的意思。”


韩姣如醍醐灌顶,面颊上泛起了红色,激动地重重叩头:“弟子明白。”


“不要徒自悲伤,是与不是,还是亲眼去验证吧。”一清指点道。



韩姣回去的时候精神好了不少,师兄弟们看着就觉得惊奇,不知道一清神君和她说了什么,堪比神丹妙药。


百里宁私下找韩姣聊天,知道她打算去找韩洙时吓了一跳,劝道:“万一是他被成钧完全吞噬了,你这去了不是羊入虎口吗?”


“不行不行,”孟纪躲在帐外偷听,一下子冲了进来,“还是探听清楚了再去。”


百里宁瞪他一眼。时于戎和舒纥随后都走了进来,虽然没有开口,但神态担忧,显然也是不赞同的。


韩姣看看众人,心里暖融融的,愧疚道:“这些日子让师兄、师姐还有师弟多费心了。”


“小师妹,”时于戎道,“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他已完全变成成钧,你这一去,就是把命交给别人了。”


韩姣沉吟片刻,抿了抿唇,坚定说道:“师父说过,人之一生,会遇到比生命更重要的选择。以前我为了活命,说了很多谎,骗了很多人,但是这一次,我不想骗了我自己。现在就是我选择的时候了。”


舒纥忽然开口道:“他如果还是韩洙,理应会来找你。”


“太师祖说,魂魄是人最玄妙的地方,成钧纵然把所有分魂融合在一起,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成钧了,哥哥被融合,也会成为成钧的一部分,成钧就是韩洙,韩洙就是成钧。”


“哎呀,太复杂了,”孟纪听得头疼,嚷嚷道,“可是那里不仅有成钧,还有好几个妖王,还有那个梓筠。”


百里宁道:“是呀,就算成钧不为难你,难道那些妖王会放过你?毕竟你是天外人,开启吉祥天还要你呢。”


韩姣摇摇头,表情淡淡的,眼中微光闪动,只是不语。


舒纥道:“既然小师妹下定了决心,我们会帮你的。”百里宁和孟纪同时抬起头:“大师兄!”


时于戎拍了拍两人,眨眨眼笑道:“没办法,总不能眼看着小师妹在这里哭死吧。”


四人打定主意帮助韩姣,立刻就行动起来。没过几日,时于戎召集了众人商量,拿出一张地图摆在桌上。


“哎?这不是赤山洞的图吗?怎么画的那么细的,里面的线路都有,我们才守在外围,这必须要有内应才是啊,二师兄你可真了不起。”孟纪赞扬道。


“其实也没那么厉害,时家的生意打开离恨天这个市场也才短短几十年,还有很多不足……”他说着说着,见其余三人都无奈地目视他,轻咳一声立刻道,“说正事,苏梦怀去了一趟离恨天带回来一条藤蔓,放在赤山洞的南面,他、风淮轮流值守;青元时常在山洞外检查修补结界,公子襄的行踪比较飘忽,其余妖族长老大多就聚集在这一块。至于成钧,他经常会去这里。”


他在图上一点,几人都看过去。


“这块地方倒还好,幸好不在赤山洞里面。”


“不在妖修的结界之内,这片林子有什么特殊吗?”


时于戎等众人七嘴八舌说完,才道:“没什么特殊,离我们这里也不算远。唯一的危险就是成钧本人。”


“化神期,”百里宁咋舌,“不会一个照面还没打,就被拍死了吧。”



清晨薄雾霏霏,晨曦现出第一道光彩,映照在山峰之上,树木郁郁葱葱如披霞衣。


五人躲在山崖边,看着下方百丈深的林子。孟纪道:“从这里直接下去?御气术不行吧?”


“没其他法子了,我们不仅要避开七宗弟子,还要避开妖族长老,只有这条路。”时于戎道。


百里宁拿出法宝“湖绸”,说道:“太高了,先用我的法宝吊下去,然后姣姣再用御气术。”


“时间不多了,按消息看,成钧快来了。”舒纥提醒。


“快、快”百里宁手中一扬,湖绸瞬间化为几十丈长,又掐了一个诀,水软的绸带变成了透明,她一头卷住韩姣,往山崖放下去。


韩姣慢慢从崖顶滑下,荡在空中,腰肢上软软的,感觉到百里宁的法宝,她心下稍安。


崖顶上孟纪忽然喊:“来了。”


成钧从远处走来,闲庭信步一般,每一步都像蕴含着自然的规律,刚才看着还远,眨眼间已是缩短了几十丈的距离。


这般高深的修为,让崖顶三人目瞪口呆,他走近了,众人才看清,他身着银灰色的儒服,身形伟岸,面容俊美,一双眼深邃难测,整个人透出震慑人心的霸气,令人心折。


四人都被他惊人的威压所摄,他忽然抬头望了山崖一眼。


百里宁“哎呀”的一声,灵力一滞,湖绸化为腰带,已是缩了回来。


林中骤然响起韩姣“啊——”的惨叫声。


韩姣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腰间湖绸的力量一松,她从半空中坠下,急急调整灵力,人已是来不及刹住,撞断两棵百年老树的树枝,砰的一声巨响落在地上。


四肢都像被碾轧过一般,韩姣慢慢从地上坐起来,疼的哧哧抽气。


“七宗弟子?”


听到这个声音,韩姣身子一震,迟疑良久,她缓缓抬起头,看到他的一刹那,眼眶不由得发热。


成钧眉头微皱,看看山崖上,四人已把脑袋缩了起来,他看向韩姣:“来这里做什么?”


他的声音神态皆是熟悉的模样,唯独看她的目光那么陌生。


事到临头,韩姣才感到害怕,而她最害怕的,莫过于他这样陌生冷漠的眼神。


“我是来找你的。”她站起身,使了一个去尘术,擦去满脸泥污,顺了几下头发,一咬牙,腾腾几步走到成钧面前,抬起头直视他。


成钧目光在她脸上一扫,如刀锋一般,刮得人生疼,他寒声道:“理由?”


“你以前说过,要带我修炼,走遍五湖三海,洞天福地的。”她大声道,双眼水汽氤氲。


成钧一怔,旋即又怒:“胡扯。”一掌就要扬起。


如此近的距离面对他身上的灵压,韩姣双腿发软,心一横,豁出去了,索性往前凑,把脸一扬:“打吧打吧,反正不是第一次了,还说什么会保护我,师姐说的对,男人的话根本不能信。”


对着她水洗玛瑙似的双眼,成钧灵力一滞,手掌打不下去,袖子一甩,凌厉的掌风往一旁倾泻而出。


韩姣身后的大石轰的一声碎成了渣。她心下一阵乱跳,头也不敢回,定定看着他。


“你再说一次。”他寒声道。


韩姣打死也不敢再重复,咬了咬唇,从乾坤袋里摸出一个玉颈瓶:“喏,这个是你送给我的。”


韩洙原不想理会她,不知为何又伸手拿了过来,打开一闻,眉峰皱了起


来——九曲灵丹,确实是他炼制的, 那还是未进入元婴境界时,他对上古扩容经脉的丹方研究许久,做了少许改动炼制的丹药,一闻即知。


“只是瓶灵丹。”他将瓶子掷回,心底隐隐有丝烦躁,“你从何处寻得?”他不相信曾经真的与这个修为微末的小姑娘有所牵扯。


韩姣心下着急,想了想,伸出右手凑到他面前。


成钧不在意地瞥了一眼,冷冽的面容微微僵住。虽然灵力近乎消散,上面依稀留有天河八景的符箓印记。


“荒谬。”他皱着眉,拎起韩姣的衣领,扔到一旁就要离开。


韩姣多少了解一点他的性子,动作奇快,反手一把抱住他的脚,哭囔道:“哥哥,你就一点不记得我了吗?”


成钧微惊,他自元婴境界圆满后就从未让人随意近身,尤其他功法霸道,修为差一点的,人还没有靠近就会被他身上防御的灵气所伤。但韩姣一把泪一把鼻涕抱着他的腿,他身体极其自然没有防备——腿边温热柔软的身体,竟让他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成钧惊诧之余一时没有反应,可随之而来的怒火也更加旺盛,冷冷看她一眼:“放开。”


“不放。”韩姣犟起来。


本该将她一脚踢开,成钧眉头锁得死紧,伸手在她肩上一掐。


韩姣半个身体没了力气,手松了开来,眼看成钧就要走开,她咬咬牙道:“我对你有用,我是天外人。”


成钧倏地转过神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成钧、韩姣一前一后走在山间。


韩姣一只手按着另一只手,嘴里嘶嘶地吸气,示意手臂疼。


成钧充耳不闻,视若无睹,想起刚才割破韩姣手臂验血时她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他心里惴惴,莫非灵魂分裂时还真有牵扯?


韩姣明里暗里喊疼一路都得不到回应,耷拉着脸,直到回到赤山洞,成钧回头狠狠瞪了一眼才作罢。


梓筠与四位妖王在殿中正在商议天外人一事,成钧带着韩姣进入结界时无声无息,众人丝毫未觉。


韩姣听到公子襄的声音:“仙子瞒的真深,现在才告诉我们吉祥天原来开启的必要条件只有三个,天外人并非不可替代。”


梓筠道:“上古时期,年兽并未绝迹,取之容易。千年之前年兽已无踪影,能承受撕裂空间的物质少之又少,所以在预言之上又加上了天外人一项。”


“可如今我们连天外人都弄丢了。”苏梦怀笑嘻嘻道。


“方才已说过,”梓筠道,“要找到替代的物质不容易,但并非全无可能,对别人来说不可能,要以在座诸位之能,难道还找不齐?”


众人议论了几句,公子襄忽然道:“我听说络寒城内曾冰封过一头幼年年兽。”


“当真?”青元、苏梦怀异口同声道,向风淮询问。


风淮怔了一怔,面色渐冷道:“谣传而已。”


韩姣暗自一叹,原来公子襄说的都是真的,天外人的作用并非是唯一的存在。


这时成钧走过玉桥往大殿中去,众人站起身,待看清他身后的人影,顿时又惊又喜。惊的是风淮,喜的是梓筠、青元。


“你去将她抓回来了,省了我们好大的功夫。”梓筠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笑意盈盈,翩然若画。


韩姣敏感地察觉到她笑容之下瞟来的一眼恶意,心里不禁忐忑,往成钧靠近了几分。梓筠神色不悦,一手捏住她的手腕,将她擒到众人面前。韩姣感觉她手如精铁,力道奇大,暗暗吃疼,却一声不吭,分散心神打量周围,众人神色不一,青元幸灾乐祸,公子襄与苏梦怀藏而不露,风淮深深皱眉。


“七宗竟也没能保护到你,现在滋味如何?”梓筠轻声在她耳旁说。


韩姣晲她一眼:“你猜?”


梓筠冷笑:“这个时候还牙尖嘴利的,七宗莫非把你教成傻子了?”


韩姣摇头:“你费尽心思复活成钧,可惜他记忆不全,连你也不记得了,莫非你不傻?”


梓筠大怒,强忍着怒火,旋即又笑了笑,白玉似的手指点在她的脸上,对众人道:“天外人已经找到,就不必费其他功夫了,再过十日,魂幡就可以炼制成功,午时开启吉祥天。”


殿内一时沉默,青元笑着应了一声“好”。


韩姣往成钧看去,他不动声色地转过脸去。



此后几日,梓筠以炼取时间流为理由,几次抽取韩姣的血液,每次都是满满一壶。


韩姣早有心里准备,不喊疼、不喊苦,全部忍了下来,在库房内找了好几种补血气的灵草,每次抽完血就直接拿出灵草吃。尽管如此,身体还是逐渐衰弱。闲暇时她就寸步不离地跟着成钧,逮到机会就和他提以前的事,想要刺激他的记忆,成钧极少回应,视她如无物。


这日傍晚,韩姣被梓筠抽取了一滴精血,头晕目眩,身体绵软,找到红精芝吃了几口才恢复了几分力气,她靠着博物架,深深喘了一口气。


“自讨苦吃。”


韩姣回过头,公子襄形容冷漠地站在门旁,口气阴阳怪气:“吃这个也只补普通血气,一滴精血以你的资质,苦修一年也未必能补回来。”


韩姣放下手中灵草,叹了一声道:“谢谢指教。”


“你为什么要回来?”公子襄瞬移到她的面前,“我早就说过,他已不是你的哥哥。”


“他是,”韩姣坚定道,“只是忘记了而已。”


公子襄蓦然生出一股怒气,抓住她的肩膀,见她面无血色,手下不由得放松。紧不得,松不得,他心里堵得慌,死死盯着她,仿佛要把她看穿一个洞来,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目光渐渐柔和起来,于暗色中熠熠生辉,明明灭灭,藏着难以读懂的情愫,他将她慢慢拉近,低头朝韩姣的唇上凑去。


韩姣头重如铅,眼前事物已是浑浑噩噩,不等公子襄的脸凑近,她略晃了晃,软倒下去。



等韩姣醒来时,迷迷糊糊看到韩洙,心里不由得高兴,朝他微微笑。


“你不怕死?”


他的口气平淡如水,韩姣却嗅到一丝熟悉的味道,恍惚以为犹在梦中,怔怔看着他不语。


成钧紧绷着脸:“看什么?”


“没看什么,”韩姣微微失望,“啊,你刚才说什么?”


“你不怕死?”成钧破天荒又重复了一遍。


“怕,怎么会不怕,怕的要死。”韩姣用一种“问题这么无聊”的表情看着他。


成钧瞪了她一眼,好气又好笑,神色缓和不少:“那你怎么……不哭也不闹?”记得当天划破她手臂一个小口子她都能唉声叹气半日。


韩姣诧异道:“哭和闹,你们就不抽我的血了?”


成钧默然。


“你看,这里没有在乎我生死的人,”韩姣慢悠悠道,“哭闹都是对真正在乎你的人才有用。”


听她笑嘻嘻说着这番话,成钧忽然心口一滞,一股说不请的情绪从心底悄悄蔓延出来,束缚了四肢,他慢慢在榻前坐下。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靠近,韩姣不由得惊喜,陡然直起身体,浑身无力,身子往一旁歪去。


成钧扶住她的身体,韩姣暗喜,立刻又向他靠近几分。


成钧面色一板,要将她推开时看见她面色苍白,全无血色,晶莹剔透的肌肤下青色的血管格外明显。他微微一怔之间,温软的身体已经偎进怀中,他环着她的肩,咫尺之间,少女馨香如梨,香甜柔软,如能蚀骨,成钧心头“砰”然一声,似天地龟裂,于无声处悄然生出了什么。他握着她的肩膀,松也不是,放也不是,呼吸亦有些紊乱。


“哥哥。”韩姣闭上眼呢喃。


成钧身体一紧,慢慢松开她,推开少许,说道:“你说的过去,我都已经忘记。”


韩姣眨了眨眼:“我知道。”


“你和我,”成钧道,“不可能是兄妹。”


韩姣扑哧笑出声:“当然不是。”


成钧微怒道:“那你喊我哥哥?”


“是你装成我哥哥的呀。”韩姣笑盈盈道,“我就一直那么喊,顺口了。”


成钧清咳一声,迟疑道:“你为什么要回来,不是怕死怕的要命吗?”


“你在这里嘛,何况,之前公子襄说过,说不定有其他方法不用取我的性命,我就想着赌一把,所以回来找你了。”


“公子襄?”成钧蹙眉,脸上显出一丝古怪神色,目中似有不悦,哼声道,“他倒是好心。”


韩姣有些糊涂,在他灼灼目光下感觉不大对劲,干巴巴道:“他好心什么?”


“你昏过去也是他抱你回来的。”他冷冰冰道。


韩姣想明白了,惊异不已地看着成钧:“你……不高兴?”


成钧微微一震,立刻反应过来,他竟控制不住情绪,还表现如此明显,脸上顿时阴晴不定起来。


不看他的脸色,韩姣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紧靠着他,微闭着眼道:“太好了,你果然没有消失。”


他直直看着她,开口道:“我是成钧。”


“我知道,我知道,”韩姣猛地点头,把手放在他的胸口,“不管你的名字叫什么,我知道你是谁。”


成钧的心在她的掌心下急促地跳动起来,他看着她,神情复杂又弥漫着不可言说的温柔。



成钧走出房门,穿过大殿,忽然停住脚:“出来。”


梓筠如泡沫一般从空中浮现,皱着两道秀眉,扯着唇角笑了一下:“这么长时间,你和那小丫头说了些什么?”


“与你无关。”


“怎么会与我无关?”梓筠道,“你我是伴侣,理应互相坦诚。”


成钧揉了一下额角:“你说的我完全不记得。”


“她说的你也不记得,为什么只单单相信她。”梓筠口中露出怨气。


成钧自己都理不清,又怎么回答她,他长眉一挑,面色冷峻:“你想要如何?”


“开启吉祥天的计划不容有变,”梓筠道,“等开启了吉祥天,你自然神魂归一,到时候……”


成钧打断道:“开启吉祥天所需要的时间流已经足够了。”


“还不够。”梓筠急道,却在他森寒的目光下垂下眼,“谁也不能保证施法第一次就能成功,多准备一些以防万一。”


“你什么心思以为别人都不知道,”成钧一笑,极为冷酷,“少自作聪明。”


梓筠心里暗恨,抬起脸来却是泪眼迷离:“五百年前是你在这里融了自己的部分骨血,将我造出来,我们同根同源,发誓终生相守,为什么今日连我一句话都不肯信了?”


“我这次醒来,有一件事记得很清楚。”成钧忽然道。


梓筠心跳加速,问道:“什么事?”


“双生咒是你下的。”


聚一城性命于魂幡之上,以金髓之火日夜锤炼,至魂魄怨气凝聚成煞,威力无边,法宝初成之时,红霞盖日,不见天日,故称“倾城色”。


梓筠将倾城色炼成一日,从赤山洞冲出红霞万丈,方圆百里只见红光,不见他物。七宗弟子不明所以,一边戒备一边抬头望天,一清神君蓦然长叹,随后吩咐七宗各掌教:“不出三日,赤山洞内就将会有动作,准备吧。”众人看着如此阵仗,神色各异领命而去。


韩姣看到炼制成功的倾城色,已完全不见魂幡初时的模样,长约三丈,色泽艳丽如同火焰,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里面蕴含的无穷力量。


梓筠法宝大成,心情大好,对韩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视而不见。


红霞遮天的景象足足一个多时辰才退去,韩姣在山后碰到风淮,正欲避开。风淮忽然对她招手。


“过两日就要开启吉祥天了,你很危险。”他开门见山说道。


韩姣点头,感谢地对他一笑:“谢谢。”


风淮移开眼,耳根慢慢红了:“你……为什么跑了还要回来?”


韩姣道:“我哥哥在这里呀。”


“他不是……”风淮蹙眉,话未尽,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灰暗,说道,“你喜欢他,宁可冒险也要回到这里?”


韩姣坚定又害羞地点了点头。


风淮只觉得心中一痛,酸楚苦涩,五味沉杂,盯着她看了半晌,才又柔声道:“反正,两日后开启吉祥天十分危险,你、好自珍重。”


韩姣素来知道他是妖王中最好说话的一位 ,此刻见了他的神情,恍然明白了什么,惊讶不敢置信,望着他离去的背景呆了半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