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2515节 西雷斯马出名了

梵蒂冈,这座西方教的圣地,任由西雷斯马率军长驱直入,毫无抵抗。
在西方教看来,此地不宜擅动刀兵,既然异教徒能够到达此地,那是上帝的意旨,因为世人罪孽深重,所以上帝降下责罚,只有大家努力,到了赎罪日,则此地自然而然地回归到主的怀抱。
不得不说白皮的精神意志强大,把不利因素化为有利因素,正如你想让白皮的上帝降个神迹下来,做不到的话则证明上帝是假的,而白皮们说不是这么回事,因为大家的修行没到家,水平不过关,所以没这福气见识上帝的威能……
宏伟的圣彼得大教堂前的广场上盘坐了一大群教众,他们披着小耶受难时的白麻衣,胸前挂着十字架,脸色肃穆。
这是神的狂信徒,在他们的看来,殉道是无上光荣的事,死在异教徒的手里必可得到神的喜悦,让他们升入天堂得福报……
因此他们视死如归,安静地等待着末日的到来。
他们看到了南华军中那个恐怖的面具魔鬼的到来,那些白皮居然不以仇恨的目光看着他,而是非常淡定。
对于他们来说,敌人越凶恶,他们死得其所,哪怕是被虐杀他们也甘之如饴。
“嘿嘿,想死啊,劳资偏不让你们死!”西雷斯马很清楚白皮们在想什么,一挥手,一群拿着大棒小棒的棒子们狞笑着出列,一手拿着棒子拍着手掌,不怀好意地看着那些白皮。
棒子们一拥而上,挥动手上的棒子,这些棒子有铁制、木制和石制,劈头劈脑地狂殴白皮们,把白皮们打得满头包成了个释迦牟尼!
这正是棒子们最喜欢的工作,他们在这样的工作中获得了异样的快感,这就是BT,正合适对付宗教狂。
打得白皮们鲜血狂溅,牙齿掉落,脑门凹陷,惨不忍睹,可就是不死!
然后他们被捆绑起来拖走,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修行不到家,还没到死的时候,准备在无穷无尽的辛苦中洗涮他们的罪孽,届时,他们将悔之晚矣。
奴隶的下场等着他们!
漂亮的女奴和有技术的男奴或许能够过上好日子,而其余的奴隶将在工场、砂场、矿场、盐场以及挠桨船那昏暗的地方干活干到死为止!
如今中国人的名声在白皮中臭大街了,先前说中国人不杀人是仁义,捉到人之后卖掉他们,后来各个民族叫苦不迭,因为当奴隶苦啊,虽说保住小命,但辛苦无止境,有人宁愿不受这苦。
南华帝国讲仁义,对奴隶也规定了一些人道的作法,比如说是十年苦役到期可获自由,还有保证他们的休息权与营养权等等,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家伙们在使用奴隶时往往采取了外包的形式,聪明地使用了“第三方”的承包方式,即使用奴隶方不直接使用奴隶而是通过第三方公司旗下奴隶来做工。
至于第三方公司门面上的老板都是倭国、阿三、安南人,他们怎么使用奴隶,我们中国人管不了。
颜常武听到有关“第三方公司”的汇报,也不由一楞一楞的,他作为皇帝,自然不会教臣民做这样的没品之事,全是家伙们自己想出来的规避法律之策,所以说千万别小看古人,他们的脑袋灵活得很!
且说西雷斯马教棒子们用棒子痛殴那些意欲殉教的白皮,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们嘶吼着,诅咒着被拖走,身后是一条条血淋淋的血迹。
面前再无阻挡,圣彼得大教堂!
这座位于梵蒂冈的天主教宗座圣殿来历不凡,是西方教重要的象征之一,其由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等顶级建筑师设计并完善,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最杰出的文艺复兴建筑和西方教最神圣的地点,教众到此都诚惶诚恐的地方,如今大门畅开,任由进入。
黑武士西雷斯马迈着黑武士达斯·维达覆灭绝地圣殿时的步伐走进了圣彼得大教堂,他的后面是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南华军。
有人在殿内迎上了他们,乃是留守此地的红衣主教坦蒂夫·霍斯,这位来自波兰的大主教面对着邪恶的异教徒而毫无惧色。
坦蒂夫·霍斯是位虔诚的信徒,在宗座撤离时他留了下来,试图保卫这座圣殿。
没有光剑对决,坦蒂夫·霍斯施展口舌功夫,试图劝服这些异教徒,要他们退出神的圣殿。
“啊,你们这些异端,不要亵渎此地,如果你们执迷不悟,神必将降下愤怒的雷火,把尔等砸成尘埃!”坦蒂夫·霍斯说的是拉丁语,然后他听到那位黑武士亦用拉丁语告诉他道:“我是中国人雷建国,受封为帝国的‘黑武士’,我来自英国,叫做西雷斯马·莫里斯,力量与我同在,主教大人,我很快就让你见识到帝国黑暗面的恐怖力量!”
坦蒂夫·霍斯听着他的话,先是愕然,旋即陷入了暴怒之中!
如果是中国人也就罢了,大家站在对立面,没得说。
然而这是英国的新教徒做的,真是气死人,西雷斯马是新教徒,他灵机一动,又改信新教,胸前挂起了十字架,让坦蒂夫·霍斯出离愤怒。
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虽然同信一个上帝,但内讧严重至极,千年不落之都的东正教君士坦丁堡就是被天主教的十字军给攻破的,从此一蹶不振,若君士坦丁堡实力不损,岂容包头佬过达达尼尔海峡?而进入公元十七世纪以来的三十年战争,正是天主教国家与新教国家的恶战,差不多等于世界大战了。
如今同样的事情落在了天主教的身上,西雷斯马一挥手,一群士兵如虎似狼地冲进教堂内,把还留在里面的教众给赶了出来,到外面的广场上集中一起。
接着一队接一队的工程兵、中国、倭国、安南、阿三等的民工赶来,他们手里拿的是锄头、十字镐、铲子、箩筐等工具,推着小车,还运来了一车车的炸药!
“不!”坦蒂夫·霍斯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因为民工爬到了教堂顶,把顶上的十字架给掘倒,飞落到地上,砰然碎开!
“哇!”他嘴里吐出一口血,脸上的血色褪尽,双眸一闭,竟晕倒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