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绝山 > 第五十八章 承天教主-7:内斗

果然,天还没亮,整个天姆宫的人几乎都知道了昨天晚上天怡宫发生的事情,但大家都在偷偷传传,悄悄地的等着,连孙庸这边他们都知道了,知道今天必有大事发生。
巳初时分,天姆宫内的钟声响起,那是召集教众天示宫内议事的信号,除了已经等在宫门口的人,其他有些地位的人也都放下手头的事情,急急赶往天示宫。
翁锐昨天一夜未归,孙庸和吕信笑了一晚上,而阴石却是窝了一肚子的火,等孙庸叫他去天示宫看看热闹时,阴石很是生气的坚决不去,还是吕信连拉带劝将他也带了过去。
本来这事是承天教内部的事,但今天要宣布的事却和翁锐有很大关联,所以维耶缇娜教主特意给翁锐设了座位,孙庸等人也是借光坐在了里面。
承天教内的人来得也很齐全,四大法王,两大卫使,天姆十卫和众多教内武士、管事都来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进天示宫,所以外面还站了不少人听候示下。
等众人给教主行过礼坐定,维耶缇娜开门见山道:“今天我以教主身份敲响教钟,是有几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教主,昨天您和翁院主一战胜负未分,我们都非常担心,”护经法王站起来躬身一礼道,“今天看到教主无恙,此乃我圣教之福,教主但凡有所差遣,我等定会全力以赴,绝不会辱没圣教。”
教主维耶缇娜刚说了一句话,护经法王就站出来说了这么一大段话,似乎有点着急了,但想想也很容易理解。
现在两位圣使一个都不在,四大法王平时也以他为尊,昨天晚上传出来的那些话如果为真,教内近期一定会大有变化,各个势力都会拼力相争,自己先主动一点,说不定能占据一个圣使的位置也说不定,弄不好还能控制整个承天教。
护经法王的话说得也很厉害,先是表示对教主担心,似乎是在宣示他在教中的地位,后又表示愿听教主差遣,还不会辱没圣教,这已经是明目张胆的觊觎教中实权了,其中还不乏对教主的威胁。
“护经法王言之有理,”坐在圣左使位置后面的卫使维嘉道,“教中近期接连折损柱石,一切重担都压在教主身上,我等苟活于世,特别不忍,就算是以身残之躯也愿意为教主分忧。”
这个维嘉跟迦南在中土呆了很长时间,中土的文墨也沾染不少,他比护经法王更会说话,看似在恭维教主,但也表明即便我现在身上的伤还没好,左使这个位置你们谁也不要随便打注意。
一上来自己的话还没讲,这两位就迫不及待地表明立场,开始争夺,这本是维耶缇娜看惯了的,放在往常会听他们一直吵下去,直到有了最终结果,她表个态就行了,但今天她是为了自己的事,就容不得他们继续扯了。
“非常感谢法王和卫使的好意,”维耶缇娜道,“教中大事还有待诸位今后全力担待,今天我先向大家宣布两件事情,想听听大家的想法。”
本来还有人想表明态度,但教主这么一说,大家只好先按下自己的意见,这个时候表现太过成为其他人攻击的目标也不是好的选择。
看看没有人再说,维耶缇娜道:“第一件事情,就是昨天我和翁锐翁院主的比试我输了,按照承诺该将他的夫人莫珺和沙康圣使带回来的那个孩子朱旭还给他,大家看看可有意见。”
“这本都是圣右使和翁院主的约定,”坐在圣右使座位后的图拉道,“教主既已做了决定,我等理当支持,以维护圣教的声誉。”
图拉是沙康坐下唯一还在的卫使,他能不能争这个位置要看他自己的能耐,但想法一定是有的,圣右使的影响力也是别人不能低估的。
这件事大家早就明白这个结果,谁也不会站出来反对,所以纷纷表态支持。
“那好,现在就将二人带进来,当面交给翁院主,也算了却承天教和他之间的一场恩怨。”维耶缇娜道。
话音刚落,已经有人将二人带了进来,莫珺的手里拖着朱旭,两个人身体和情绪都很好。
“莫珺和朱旭见过教主。”莫珺朱旭上前给维耶缇娜行礼,在这里她毕竟还是教主。
“好了,莫珺、朱旭你们两人现在可以回到翁院主他们身边了,”维耶缇娜对翁锐几人道,“现在人我可是好好的交到你们手里了,再出任何问题就与承天教无关了。”
翁锐站起身来,先将朱旭紧紧地抱在怀了,情绪难以言表,随后只是轻轻的抱了一下莫珺,显得亲热不够,有了昨晚一夜的亲热,莫珺对此也毫不在意。
孙庸、阴石、吕信也纷纷上来向二人表示关切,最后他们两人也在翁锐一边坐下。
“感谢教主兑现诺言,”翁锐道,“此后我们会对他们善加保护,不会再让他们离开我们,教主大可放心。”
“好,既如此,我就讲第二件事,”维耶缇娜道,“昨天我邀战翁院主,但最终我败给了他,还发生了一些有违本愿的事情,我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再担任承天教教主,为了不使圣教蒙羞,从即日起我将卸任本教教主,请诸位另择贤德之人担任。”
“什么有违本愿的事情,不就是输了一场比试吗?”护剑法王道,“这场比试教主本也可以不比,输了也便输了,没什么大不了是吧,哈哈哈。”
看来今天想在这种场合刷存在感的人不少,刚才维耶缇娜已经讲得相当清楚,但护剑法王却故意挑事,看似维护教主,实际上在逼维耶缇娜细说此事,这简直就是对她的羞辱,他的声音还引起了一阵附和,看来这些人都没有将这位教主当回事。
“大家也不必猜测,我就明说了吧,”维耶缇娜早有准备,她知道也躲不过,于是磊落道,“我技不如人,比试输给了翁锐翁院主,并被他用强占有了身子,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这么说算是说明白了吗?”
尽管大家都已经听到传言,但听维耶缇娜自己说出来还是有些震惊,天示宫内掀起一阵躁动,有的人脸上已经露出愤恨之色。
“翁院主,此事当真?”天姆十卫之首的天卫问道。
“当然是真的,”这个时候的翁锐特别仗义,坦然道,“你们草原大漠都有个规矩,两家作战要是输了成为对方的俘虏,就任凭对方处置,我这也是被她逼的。”
“你是要将她带走?”天卫道。
“既然她成了我的女人,我当然要将她带走。”翁锐道。
“哪你又置承天教于何地?”天卫道。
“如有不服,尽管向我挑战,”翁锐道,“我一个人接着就是。”
“你无耻!”
阴石自从去掉了天灵子的身份,对翁锐十分崇敬,因为朱玉对他几乎有再造之恩,对他们俩之间的事已经颇有微词,但那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过后也慢慢淡了,但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翁锐竟然直接承认了所做的丑事,可见这人的本质就有问题,所以一气之下怒骂一声,直接拂袖而去,吕信也连忙追了出去,现在可不能让他出事。
阴石这一举动,更显其质朴可爱,本来是极其严肃的场合,伊丽儿看着他的身影已经露出了钦佩的笑容,被一旁的阿努乌点了一下,这才拉下脸来,回到肃然的状态。
翁锐已经亮明了态度,要是不服直接来战,这里恐怕没有人敢出面,并且他直言要将维耶缇娜带走,让那些还想利用她一下的人有些措手不及。
护经法王上前一步道:“教主,现在教中人手凋零,已经七零八落,急需有人主持大局,您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抛下教众,否则群龙无首承天教就会成为大漠的笑话。”
维耶缇娜苦笑道:“如果现在的我还要以教主身份出面,那才是承天教的笑话。”
“那您也得做些安排,以便大家共同商讨,维护圣教。”这才是护经法王的心里话。
“我现在和有资格说这话吗?”维耶缇娜道,平时都没人让我说这个,现在行吗?
“当然有,”护泉法王道,“教主只是做一个大家商讨的安排,又不是要制定谁去做圣使,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这个护泉法王也很鬼,直接就说明这不是让你指定谁做圣使,只是个安排而已,否则我们就有权反对。
“其他人也觉得我能做个安排?”维耶缇娜道。
“能!”
反正维耶缇娜已经不想做教主了,这里的事以后和她也没有太大关联,应该是可以公平一点,竟然多人齐声回应,这也让维耶缇娜自己始料不及。
“好,我就最后一次以教主身份做个安排,”维耶缇娜道,“以四大法王和维嘉卫使、图拉卫使,再加上十卫之首的天卫组成承天教长老议事会,以护经法王为首席,共同商议圣使推举和新教主选取事宜,所有教众都以天姆的名义发誓,一定遵从长老议事会的最终决定,重振承天教的天威。”
“好!”
数人叫好,多数人没有回应,看来分歧是有,但现在却没人愿意直接反对,因为其他的安排有可能对自己更加不利。
“教主,您走了我们怎么办?”本来在天示宫侍女是没有话语权的,但今天都乱成了这样,阿努乌也顾不上了。
“你们当然都留在教中了,”维耶缇娜道,“可以继续留下来侍奉新教主,也可以听从长老议事会的安排。”
“我不留下,我要跟着您,”阿努乌眼圈都红了,“您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我也要跟教主走。”伊丽儿也道。
“我也去。”
“我也去。”
众侍女争先恐后地说着,好像是在和教主表明态度。
“你们跟我去干什么?”维耶缇娜道,“我是跟随翁锐翁院主去中土,这一辈子就不再回来,难道你们也想离开你们的家人?”
即便这样,阿努乌和伊丽儿也一定要跟着她走,其他人却陷入了犹豫之中,最后维耶缇娜给长老议事会留下了一句话,总算解了这些姑娘内心的忧虑。
“护经法王,我再给你们一个建议,”维耶缇娜道,“这些侍女跟了我多年,也都到了婚配的年龄,不如就让她们回去和家人团聚,了却她们的终身大事,再选一些年龄小的来陪伴新教主。”
“我等遵命就是。”这都不是大事,护经法王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随口就答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