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历史军事 > 联联珍珠贯长丝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她就说吧,这两招很实用

珍珠问楚天河:“味道如何?”她打算多收集点意见,针对不同人群改良口感。
楚天河道:“还行。”
于渐白猛的站起来:“这茶喝了想上茅房。”
珍珠让他看看桌上这些空掉的茶壶:“你也不想想你喝了几壶。”
于渐白赶紧用跑的去茅房。
珍珠终于逮到了机会,小声问:“秦姑娘那。”
楚天河道:“我与秦家说清楚了。”
珍珠想说些个人的看法,可又想起魏子规的话,让她少干预别人的感情事以免事情因她越帮越复杂。不说是不是没有人情味,说了好像她也确实帮不上什么,说还是不说?不说还是说?
珍珠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楚天河关心道:“公主没事吧?”
魏子规道:“偶尔会发一次病,没事。”
楚天河疑惑道:“啊?”
四个醉醺醺的男人走了进来,最前头的那个大声嚷嚷着让换曲,台上的戏停了下来,梁山上前应酬:“公子,我们这每日的戏目是固定的。”
男人骂骂咧咧:“让你们换就换,怎么,是瞧不起我是么,信不信我让人来把这封了!”
梁山怕影响其他客人,想先把人拉出去,他笑道:“公子怕是走错地方了,若想听曲,我扶您去听曲的地方。”
男人甩开梁山的手骂道:“这不就有弹琴的么,想糊弄我么,不过是群低贱的戏子,爷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来那么多废话。”
客户是上帝,珍珠永远都用真诚的微笑来服务上帝,她笑着对梁山道:“来这的都是高雅人士,以后那种先生教了,还死活不会尊重人的,提醒两次后还是听不懂人话的就直接请出去吧。”
男人回头,看是谁敢说话,结果看到珍珠那桌的人,冷笑:“原来是魏家麒麟子,还有楚天河。”
跟珍珠的交友广阔不一样,魏子规的交际圈肉眼可见的窄,珍珠奇怪,他认识的人里居然还有她不认识的:“谁啊?”
魏子规道:“雷大人的儿子雷焕,如今在兵部任亭长,那日也打过照面。”楚天河如今在兵部任职,与雷焕是平级。
珍珠窃窃私语:“所以那日雷大人是想帮儿子说亲?”她打量雷焕。
梁山也不知醉酒的雷焕能否听得进,但也最后好心忠告一句,若能自己不伤和气的走出去最好,否则只能扔出去了:“公子,这茶馆是升平公主开的,不是你能闹事的地方。”
珍珠扶了扶簪子,正了正衣冠,她也不是拿赫赫声名吓人的人,不过既是报出她大名了,该闻风丧胆,落荒而逃了吧。
雷焕推开梁山:“真是人以群分,听闻楚大人巴结升平公主,见着面了就跟条哈趴狗似的,楚天河你倒是有乃父之风。”
楚天河沉声道:“你酒喝多了,该去醒醒酒。”
珍珠骂道:“你这人今日是吃了泻药么,张嘴就喷。”
雷焕嘲讽道:“魏子规不过就是娶了个公主,倒是一家子鸡犬升天。魏家如今得势,自是瞧不上别人。我告诉你们,是我爹想说成这门亲事,我却是瞧不上魏家。魏家人一个个眼高于顶,想来那魏子意也是有貌无德。”
去完茅房回来的于渐白听到这话,一拳挥向雷焕。
雷焕来不及防备,吃了一拳,左脸肿了起来。
跟着雷焕来的人动了手,魏子规和楚天河自是不可能看着于渐白被打,何况于魏子规而言骂到子意是触及他的逆鳞了,于是乎两边开打。
梁山不愧是金牌掌柜第一时间疏散客人。
雷焕的小弟甲看到珍珠躲在桌子后,要去把她拽出来,魏子规一脚踢飞凳子,凳子砸在小弟甲后背,同时有什么东西击中小弟甲的腿,小弟甲倒地昏迷。
魏子规回头看了眼江侵月。
珍珠见我方处于上风,米粒大的胆子迅速膨胀了起来,她大喊:“魏子规,抓住他。”
魏子规将雷焕的手反剪在后,珍珠助跑,甩着手臂冲了过来,对着雷焕先来一个左勾拳,再加一个右勾拳,KO。
她就说吧,这两招很实用。
……
这是她第几次坐牢了?
珍珠掰着手指算,应该是第三次了吧。
于渐白蹲在角落抱着头,刚才热血沸腾就打了一架,现在冷静下来,想到衙役会去于府通知他爹:“回去我爹会不会拿藤条抽我,打架闹事会不会挨板子,不会撤销功名吧。”
珍珠让他淡定:“这个我有经验,蹲几天大牢就放出去了。”
魏子规斜眼:“你还好意思说,你坐牢倒坐出心得体会来了。”
珍珠嘟囔道:“又不是我先动手的。”
魏子规没得辩驳。
珍珠看向于渐白:“你后悔了?”
于渐白想了想:“那家伙狗嘴吐不出象牙,不管是为同窗情谊,兄弟义气,还是为魏姑娘,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揍他的。”只是他武功没有魏兄和楚兄的好,除了开始的那一拳耍了威风,后面挨了几拳。
珍珠拍手道:“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关键时刻你还挺靠得住,终于像个爷们一样去战斗了。咱们一块念书,一块打架,何等的缘分。没打过群架的青春都是不完整的。”
楚天河普及法律道:“斗殴滋事违反大晋律法。”
珍珠道:“所以我这不是来坐牢了嘛,我打那姓雷的是因为他五行欠揍,只是我也确实打了人,接受处罚。”
她在这晋京府都混得脸熟了,赶来的衙役见到打群架的不是皇亲国戚就是高官子弟,尤其还有曾经做过同僚的楚天河,本来不想抓他们回来,是楚天河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让他们依规矩做事。
珍珠也很配合,主动跟回来进了大牢。
关对面的雷焕醒了,在他那几个小弟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他捂着脸,昏迷之前吐了不少酒,人是清醒了不少的,他回忆了一下,怒道:“魏子规,我要再跟你打一架。”
珍珠挑衅道:“你有本事缩骨钻过来单挑啊,姑奶奶近日学了一套打狗棒法,就缺你练手,只要这栅栏卡不住你那空空如也的脑袋就行。连我一个弱女子两拳你都顶不住,你是吃的哪家潲水白长得这么大的个,配方普及出去,大晋的养猪户以后都不必为生计发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