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武侠仙侠 > 玄浑道章 > 第1968章 试手引归真

早在天夏对两界通道开始展开攻击时,两殿对于进攻天夏阵势已经有了想法,而到了如今,对于出击破阵的人选早已是拿定。
并且这一回,是交由上殿来全权安排。这主要是考虑到上回上殿损失惨重,急需一战来挽回颜面。至少场面能过得去。
所以全司议拒绝盛筝出面,也自是有其道理。
万道人这时正带着兰司议、顾司议二人在安排底下人手,其中最为重要乃是在于三人。来自上殿的蔡司议、以及骆斋、胥涉关这两名外世修道人。
这三人都是在与张御斗战中被斩杀的,如今趁着天势拨转复生了回来。
万道人来到这三人面前,对其等言道:“蔡司议,骆上真、胥上真,这一回就要靠你们三位通力协作了,能否对抗那位张道人,就要看三位的了。”
蔡司议神情漠然道:“自然,这是蔡某之责。”只他说话之间,心底却不像表面那般无所谓。
他之道法“故气同根”之术,若有人斩杀他,那么自身必是牵连而亡。不过这并不是说他无惧生死了。
当初他敢于利用自身道法去与张御碰撞,那是因为他知悉两殿的计划,甚至于他当初这身道法,就是因为知悉天地真环这个宝器的存在,而进一步被某位引发出来的。
他的存在,就是为了两殿去灭杀通常意义上难以对付的敌人的。只是以往元夏不曾遇到过太过棘手的敌人,是故轮不到他出手。直至遇到张御,然而他上场的结果却不怎么美妙,连他自己也知悉自己未能利用道法杀死对手。
只是上一次被杀能复生,这一回若再被杀死,那么他是真正的身亡,不会有再有任何归来机会了。
说实话,他自忖已经为元夏付出过一次,不想再去尝试,但两殿谕令之下,他没有违抗的余地,只能在随后想办法了。
骆道人和胥道人二人皆非司议,他们也知道,两殿也不在乎他们的意见,只要他们遵从谕令便可,故只是沉默不言。
可是这个时候,万道人却是看了过来,先对胥道人道:“胥上真,此番有劳了。”
胥道人正色道:“胥某受两殿恩顾,定当粉身想报。”
万道人颔首,又对骆道人道:“骆上真,你之道法也是紧要,我等能否不受那张道人的道法威迫,全要落在你的身上了。”
骆道人定了定神,道:“骆某必然用心。”
他之道法“心同神映”,只要在近处目睹过他人被某种道法杀死,那么此法就伤不得他了,并且还能传递出去,令同道也是一样受此恩顾。
只是上次,他明明见到张御以斩诸绝斩杀同道,并且成功运转了道法,可依旧是被张御一剑斩了。
等他复归之后,与两殿诸人交谈了一下,有判断认为,张御应该是用某种更上层的力量遮蔽了他的道法。要是这样,他们也可以用利用其他宝器气机进行干扰,那么他的道法就能起到应有的作用了。
只是可惜,这回他固然回转,可是因为被斩杀了一次,道法之映照自然也是不存在了,所以需要近距离再看一次,才得运转起来。
可是经历一遭斩杀,他心里其实也有些惴惴,可见蔡司议和胥道人都是一脸慨然的样子,他也只能做出同一副模样了。
在交代过后,蔡司议三人执礼与万道人等人别过,便是准备往攻天夏之阵,正要走上金舟的时候,蔡司议听到了背后有一句传声:“蔡司议,若事不可为,可以先保全自身,不必强求。”
蔡司议一怔,他不禁转头看了一眼,万道人面无表情站在原地,身后是顾司议和兰司议,但是他却看不出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
眼神闪了闪,他转过头,脚下不停,走上了金舟,不一会儿,便见其上千驾金舟一并飞起,往天夏阵势方向冲驰而去。
兰司议看着那一道道金光远去,道:“可惜师司议此回不曾回来,不然以他之能,定能和张道人作那正面之斗,这样更有把握了。”
向司议作为下殿主持之人,方才一直站在远处,但仍是留意着几人说话,此刻听到这句话,却是嘲弄一笑,不以为然。
这位师司议与张御交手,虽然挺过了最初一击,可也不过如此而已,后来还不是一样被斩杀了?
张御身上兼具宝衣和其余上层宝器的力量,偏偏运转起来还顺畅无比,好像就是自身道法一般,寻常同辈上前,怎么可能斗得过其人?
对这次进攻,他同样不看好。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次要是拖延到一年轮转之期前还对天夏那边无能为力,那说不定极为大司议就有可能下场了,不然对上面也是交代不过去。他倒要看看到时候这几位怎么对付那张道人。
只是想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一事,不对,其实还有一个可能的……
他思忖道:“若真是这样,那倒免去了对付此人,看来我所提之建言,上面几位也真是听进去了。”他看着前方,玩味道:“到底如何,想来不久就可知晓了。”
千余驾金舟从元夏阵中突出,直奔天夏大阵而来,身后更是跟随着不计其数的小舟,彷佛无数星虹流光向着前方射来,天夏察觉到后,立时做好了戒备。
张御身在阵前,他转动目印看向那些金舟,来者的气机在他眸中清晰呈现出来,这其中有数名道人是他曾经见过,或者曾被他所斩杀的。看来是借着天势拨转之助回来了,看情况这里应当还不是全部。
这其中颇有几人的道法是十分棘手,若是事先不知晓,那很难对付。
好在在这场斗战之前,他就拟了一份卷书,将自己以往所遇到过的所有对手的道法记录在内,并将之呈报给了玄廷知晓了。
故是想轻易算计到天夏是无可能的。
眼见着对方逐渐逼近,他伸手握上了剑柄,身上气意微微波动起来,只就在这时,身前晶玉光芒亮起,他伸手按去,却是武廷执传意过来,道:“张廷执,此番由正清廷先行出战应敌。张廷执,你且稍候一步。”
张御一转念,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武廷执的安排也是有道理的,敌方肯定是对着他而来,也定然把他视作主要的对手,当也是准备好了什么手段,但只要他不露面,那么这些手段就不方便用出来。反而无法全部投入力量。
而正清道人身上拥有宝衣,又清楚对面多数人之人的道法,由其出面,当也足够应付了。
此番天夏这一边,那四名归来的求全上真也是一起出战,但各人所应之职个不相同。
乘幽派姚道人守在阵后,卫筑与尤老道等人身处一道,南丹道人只是负责守御阵势。
至于天鸿道人,则是将青灵天枝交由其驾驭。
能够交托给他,也是因为此人在接触到这青灵天枝的一瞬间,便试着沟通三位祖师,然而回言结果,却是告诉其人让他与天夏配合,挡住元夏侵攻。
既是如此,他也只得拿出全力来策应。
他到底是求全上真,并且与青灵天枝还是一气同源,驾驭起此宝来比赢冲、鱼灵璧二人更是得心应手,对抗之中,将对面的赤魄寂光压得只能退守在己方那一边,根本无从推进过来。
正清道人得了传谕之后,座驾便自阵中飞驰而出,并在阵前停下。而后方亦是有隐隐有气机遮护。
他虽然一个人立在最前,但是有方景凛等五人护卫在右侧,而尤老道、严若菡,焦尧、卫筑四人则守持在左侧。
那诸多不多时金舟到了近处,停顿了下来,蔡司议在此间身份最高,他看了看,发现张御气机似不在此间,反而正清道人挡在了那里。
他不曾与正清道人直接对阵过,但却知道这一位的能耐,故是在考虑下一步该如何做。
骆道人提议道:“蔡司议,那既然张道人不曾出来,那不如我等试着将此人算死?”
实话实说,他心中对于对上张御没有多少把握,其人不出现,他反而松了一口气,若能把正清道人杀死,对后方也能有个交代了。
蔡司议却是不同意,他道:“此人虽也是难缠,我等手段需留着对付那张道人,不宜拿去对付此人,交给他人对阵便好。”
他隐隐能猜到骆、胥二人的想法,不愿意与张御对上,但是以为对付了正清,就不用对付张御了么?
这是不可能的。
要是他们成功了一次,两殿反而会让他们继续尝试成功,若是不成功,则会让他们再度尝试。这一次想要活命,唯有在对上张御时找寻办法,而不是用这等粗浅的花招。
他向后传意道:“隐钟上真,劳烦你出面,拿下此人,余者我们自会牵制。”
身后没有传来回声,但是过了一会儿,一驾金舟从诸舟之中驰出,来到了正清道人座驾之前,光芒闪烁之间,自里出来了一名蓝袍道人,对着正清道人一礼,语气冷漠道:“治微世道隐钟,向阁下领教高明。”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