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就是这样,一会儿见。”
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同款紫色魔法宝石,迎着阳光的段青仰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位于他脚下的红色砖墙此时也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着久远时间侵蚀之后特有的暗然之色,各自缺损的残垣模样也在灰袍魔法师的面前围成了一个圆形——层层向外伸展的石质座椅堆砌成梯状高墙的景象中,矗立于雷德卡尔皇宫中心不远处的那座着名的斗技场此时也以世人对其固有的古旧感陈列在段青的面前,敞开在这一层层红色砖墙与石质座椅之上的环形天空此时也呈现出永恒未变的湛蓝色,那与暗红色相互交织的、空无一人的分界线看上去也被一层罕见的雪白所替代了。
没错,就在无数玩家为止疯狂、几乎想要把整个大地全部掀起的风花平原如火如荼开战的时候,远在天边的雷德卡尔反而在安安静静的氛围中邂后了一场令人惊喜的冬日之雪,然后在雪后骤起的寒意下笼罩上一层炫目的素裹银装。
“算起来,自由世界里的时间都已经快要把水1月给过完了。”
感受着同样自脚下传来的寒意,踏在红色砖瓦与古旧青石之间的段青自言自语地说道,因为寒冷而行人稀少的雷德卡尔自然也将这座本就荒废良久的斗技场变成了空无一人的景象,只留下灰袍魔法师孤零零一人站在这里不知正在等待着什么:“要是再不下一场雪,我都要把这个冬天给忘记了……阿嚏!”
“……”
“没关系,我只是有些心累,不太想用火焰魔法包裹自己。”
耳边似乎传来了另外一道声音的询问,段青面向天空的脸庞下似乎也有几分疲惫的感觉显现:“之后要应对的战斗还多着呢,现在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吧。”
“……”
“我知道,其实我是对要表演的那些东西感到厌倦。”
发出了一声无奈的苦笑,终于低下头来的段青面对四周覆盖的莹白色呼出了一口白气:“回想起来,似乎从我开始从事这一行起,我就一直是受到万千瞩目、万千期待的那个人。”
“当然,这些瞩目和期待后来全都化成了嫉妒和仇恨,它们淹没了我的人生,成为了我一直以来生存的主旋律。”雪后的寒冷与无人的空寂似乎调动了段青的情绪,让这位独自站立在斗技场中心的男子话语也变得冷寞了几分:“或许这与现在的状况没有什么不同,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可是年轻气盛的初生牛犊,与现在已经经过了无数折磨、明白世间艰险的老家伙相比,至少是敢直接向着那个充满恶意的世界举起大旗的勇者……咳咳,你笑什么?”
“……”
“‘老家伙’只是形容词懂不懂?形容词!”
似乎因为刚才的自言自语中用到的某个词汇而遭到了嘲笑,段青涨红着脸冲着眼前的空气辩解出声:“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遭遇过什么?你——好吧,我好像也不知道你遭遇过什么,经历了这么久的时间积淀,你所背负的那些过去想必也更加沉重吧。”
“找个机会来一场故事会吧,就你和我。”说到这里的段青背起了双手,脸上也重新露出了莫名的笑意:“某种程度上来说,你我也算是同病相怜之人,这种‘人生经验’的交流,想必也一定很有意思——啊啊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叫导师!叫导师还不行吗?”
“你在干什么呢?”
一声疑惑的询问出现在段青的身后,将他神经病一般的自言自语连同他刚刚还胡乱挥舞在空中的手臂一同定格成为滑稽的小丑,被吓了一跳的灰袍魔法师急忙后跳退开,然后面对苍云壁垒那走至近前的高大身躯长长喘息出声:“下次过来之前能不能先稍微提醒我一下?心脏差一点都被你吓出来了。”
“没关系,理解理解,哪个玩家心里没有过这种纯真绚烂的小秘密呢?”走上前来拍了拍段青的肩膀,苍云壁垒那包裹着厚绒披风的脸上的也摆出了一抹若有所觉的古怪微笑:“本着为你断天之刃的名声负责,我不会到处乱说的,你就放心吧。”
“不是你想的这样——算了,懒得解释。”于是段青也黑着脸转过了身:“怎么样,都准备好了么?”
“有我们岚山的人做东,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苍云壁垒话语中的不屑之意也显露了出来:“德雷尼尔皇帝早就已经点了头,那些所谓的贵族的反对也只是螳臂当车而已,根本不足为惧。”
“得了吧,还不是因为特里斯坦居中斡旋的结果。”段青斜着眼睛望着对方:“罗兰家族的‘罪责’怎么样了?”
“根据可靠的消息,这件事已经在每日的宫廷会议上提起过很多次,但最后还是没有一个确切的结果。”
似乎提到了一个比较正经的话题,苍云壁垒渐渐收起了自己半开玩笑的话意:“说到底还是因为罗兰家族目前的地位太低,一个毫无话语权、任人宰割的家族,就算曾经无比伟大,也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争取到什么权利的。”
“只要有特里斯坦还在替他们说话,应该就没有问题。”段青撇着嘴巴回答道:“至于罗兰家族本身……他们的情况你也不是不清楚,家族内没有几个可用之人,唯一称得上是强者的萝拉,也不愿意回来。”
“神山上的那位店主,似乎在最后一次离开雷德卡尔之前就留下了嘱托,当然现在看来,当时的话有几分交代后事的意味。”苍云壁垒将视线落向了远方的天边:“不过罗兰家族与帝国之间的联系,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完全断绝,相信在我们与特里斯坦的努力下,这件事终究会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的。”
“又不是对你们没有什么好处,你应该清楚其中的利害。”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若是处理得当,岚山或许将有可能跻身到帝国的核心区域,顺便获得包括萝拉·罗兰在内的一众老牌帝国家族的支持。”
“你想将这种东西当做是我们在此忙里忙外的报酬吗?”抱起双臂的苍云壁垒再度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这种东西即便是没有你在这里卖乖,对我们来说也是迟早的事。”
“我也没打算这样啊。”段青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快要开始了吗?你们就乖乖地等着——唔,这样吧,我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如何?”
“那种机会就跟没有一样。”似乎早就知道对方所谓的“机会”是什么,苍云壁垒俯视着灰袍魔法师的眼中也泛起了几分战意:“除非——”
“除非咱俩现在就打一架,对吧?”摆了摆自己的手,提前抢答的段青满是无奈地拒绝道:“不要妄想了,我的工作还没有开始,怎么可能先在你身上浪费宝贵的体力和精力?”
“你就稍微体谅一下我,如何?”
一高一矮两个人的身影在白色的积雪上默默地对视着,仿佛将周围的气温再度压低了几分,身材更为壮硕的大盾战士半晌之后才有些悻悻然地从那位面色平静漠然的灰袍魔法师身上收起了自己的视线,无果而终地甩了甩自己身后的厚绒披风尾端:“那你说的‘选择’究竟是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出了一个颇为神秘的答桉,段青随后打开系统面板查看了一番:“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或许应该早一点开始。”
“……你决定就好。”深深地望了一眼对方的脸,苍云壁垒随后转身向着斗技场的一旁走去:“我也不太愿意用什么‘观众频道’来观看比赛,隔着屏幕看到的画面哪有现场看到的更为真实?”
“随意,只要不耽误你的时间就好。”手指开始在系统面板上不停操作起来,段青无谓地回答道:“当然,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一下:一旦比赛开始,这里很快就会成为无数玩家的聚集地。”
“到时候你可不要觉得吵闹啊。”
魔法的共鸣开始在段青脚下的斗技场中心呈现,遍及整个雷德卡尔的地脉也在这一刻发出了翻涌的欢腾之声,以雷德卡尔法师议会分部为中心的地脉信号随后也犹如能量流动的中转站一般,将翻腾而起的这道共鸣向着自由大陆的地脉远方传递了出去。自由世界各个城市酒馆里早已沉寂良久的魔法屏幕随后也在这一刻重新被激活明亮,将无数还在酒馆中休憩的玩家们吓了一跳,属于繁花似锦夸张的嚎叫声也随着这些魔法荧幕里亮起的同一副画面,在这些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的玩家面前聒噪了起来:“女士们先生们!期盼已久的观众朋友们!让你们久等了!”
“由可爱的断风雷同学命名的‘鸡喙杯’,终于即将来到最后的决赛阶段啦!”
“虽然不知道各位现在正在忙碌着什么,不过请放下你们的双手,因为我们此次赛事的大擂主,断天之刃先生,马上就会迎接他进入决赛以后的第一位挑战者——是的你们没有听错!我们此次‘鸡喙杯’的决赛安排非常简单!每一位获得了最后参赛资格的人,都会拥有直面我们这位最后压轴大魔王的权利!”
“请原谅我们没有提前将比赛流程提前通知,以及这第一场比赛的预热嘛……因为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咳咳,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这位昔日的王者行事作风可是迅疾如雷!他在半日前曾经夸下的海口,上就要兑现了!什么?你们说比赛规则不合理?你们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决赛方式?”
“那是你们对这位断天之刃先生不够了解!”
顺着繁花似锦夸张到难以忍受的嗓音,越来越多聚集而来的玩家们从魔法屏幕的画面里分辨出段青的存在,静静孤立于环形斗技场中央的他闭着眼睛摆出了同样正在聆听的动作,并在此时朝着屏幕正对着他的镜头方向微笑着挥了挥手:“那可是曾经的大满贯选手!统治了职业界数年之久的神!只要是经历过那个时代、对职业比赛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会对这个家伙的故事如数家珍!”
“好了好了,别吹了。”段青的声音随后响起在了同样的频道中,嘴唇翕动的灰袍魔法师随后也在屏幕里推了推自己的双掌:“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也马上就会知道了,为了不给那些敌人们和黑子们过多的反应时间,我就稍微有点任性地率先将决赛启动起来再说。”
“当然,我绝不会敷衍了事,之前宣言中提到的那些要素,现在也都会一一兑现。”似乎可以控制此时的镜头转向,这位灰袍魔法师前方的位置此时也出现在了世界各地魔法屏幕的另一端:“所以我也特意抢在了公国南方的新一轮战役再度爆发之前站在了这里,毕竟要是连开场也急急匆匆、怠慢了我们的第一位客人,那就有违我的处事美学了。”
“不是么?”
魔法的光芒随后也在段青面前的空地上显现,传送的金光覆盖之下缓缓呈现的某位中年拳手的身影,似乎早就有所准备的断风雷随后也在逐渐清晰完整的景象下松开了背在自己身后的双手,冲着段青露出一抹了然的微笑:“怪不得要在这种紧急时刻召千指鹤去南边,原来是特意去准备传送魔法阵的么?”
“技术支持来自紫罗兰魔法科技部。”段青再度强调了一下这个名字:“记得对外的时候一定要这么说,否则某些人会不高兴的。”
“我也无意得罪紫罗兰之主阁下。”四下里稍微环望了一番,断风雷随后抬了抬自己的头:“不过居然选在了这个地方……不错,现在这个局势,雷德卡尔反而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呢。”
“很有远见吧。”
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双手,段青的双脚也随着摆开的架势缓缓分立到了两边:“天气是雪后,地点是古迹,时间是正午,无人打扰。”
“我这‘为决战挑选舞台’的品味,是不是也没有太过落后于时代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