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数月后,云空一行出现在东海之滨。

“空,咱们真的要离开中原,再也不回来了吗?”慕容柔怯生生地问道。

“是啊。。。当真要走,还真有那么一点留恋呢,臭小子,你不去找胭脂僧求证他是否是你生父的事情了吗?”公孙情穿一袭火红色的长裙,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股媚意,这都是“印度神油”和“金刚戟法”的功劳。

“还有我师父。。。”梅绛雪说着看了一眼云空,脸上也闪现一丝犹豫,“也就是你母亲。。。”

“既然已经决定,就无须多言了。”云空身着一件赤红色的儒衫,飘逸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开来,颇有些不羁的味道,“我早厌倦了江湖中的仇杀,若不是有了你们几个,也许我就随便找家寺院再作和尚了!”

“去去去!怎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亏我还爱上你两次!”南宫明月巧笑倩兮,敲了一下云空的脑袋。

“好了好了,船已经来了,咱们真的要去东瀛吗?”艾莉婕问道。

“去!当然要去!去看看究竟这些倭人有什么名堂,去见识下武田的族人还有什么更厉害的本事!”云空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但是马上又被淡然所替代了。

“主要还是想去找你的冷凤情吧?”公孙情的醋劲又上来了。

“那个是主要目的!”云空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既然翠云居已经内部分裂了。情儿师父所属的玄阴殿也宣布与之决裂,那么本来她就可以回到我身边与我团聚了,哪里知道原来那任丽卿却是倭人,居然捋了情儿师徒往东瀛去了!”

“可是她自始至终都不与你见面,还被任丽卿钻了空子,派那个林夜芒前来卧底,编出那么大的谎言来。你也没有想法么?”公孙情不服气地反驳道。

云空却是不答,轻叹一口气。思绪回到了半个月前。

。。。。。。

云空等一行人于苏州遇到了林夜芒以及张天凌等人,林夜芒向云空和盘托出了翠云居的阴谋和冷凤情事情。

原来玄阴殿却是翠云居的一个分支,而冷凤情更是任丽卿的师姐。两人的关系也就像是两派地内在联系一般,看上去毫无联系,实则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的两个当代候补传人之一。后来,冷凤情被夜沧海下药,由云空所救。但却失去了处子之身,因此一回教就被任丽卿做主软禁了起来。

通过一点小伎俩从冷凤情口中套出了云空地事情之后,任丽卿首先亲自出手试探云空,后来还派出了林夜芒去编造了那个什么交换灵魂的天大谎言。

再后来,云空识破了翠云居的真面目,并通过赵耀追查到了翠云居反叛朝廷的证据,却让赵耀给逃脱掉了。

很不幸地,逃脱的赵耀自觉天下虽大。却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处,便索性当真投靠了朝廷,并供认了翠云居和天龙教反叛朝廷的事情。

于是乎,朝廷派出了大批军队开始全国性地围剿翠云居和天龙教中人。

而朝廷同时还发布了悬赏优厚的通缉令,使得整个江湖都陷入一片腥风血雨中。

在朝廷的高压冲击下,偌大的天龙与翠云相继解体。支离破碎,而愤怒的任丽卿更是挟带了冷凤情逃去了东边一个叫扶桑的岛国去了。

。。。。。。

“船来了,咱们走吧!”云空收回纷乱的思绪,又一次露出了自信而坚定的笑容,理一理衣袖,就一马当先上了船。

回首身后地中原大地,云空没有留恋,他离开,只是想讨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而且他坚信。天上地下。无论是谁,也休想阻止得了自己。

这已经足够了。

“好。开船咯!”

。。。。。。

再说赵耀再揭穿翠云与天龙两教反叛一事上立了大功,深得朝廷的器重。

某一天,一柄短剑指在了他的腰间,“赵小子,混得挺不错嘛!”

“谁?何人如此大胆?”赵耀心中一沉,但还是强自镇定道。

“我以前是谁并不重要,关键在于,我今后会是谁!”那个声音又尖又细,不是东方峰,又是哪个!

数日后,世界上少了个东方峰,又多了个名叫李进忠的太监。

在他的履历上,分明写着:“北直隶肃宁(今属河北)人。出身于市井无赖,后为赌债所逼遂自阉入宫做太监。”

这个人,后来在宫中结交太子*太监王安,得其佑庇。后又结识皇长孙朱由校奶妈客氏,与之对食。对皇长孙,则极尽谄媚事,yin*其宴游,甚得其欢心。泰昌元年(公元1620年),朱由校即位,是为熹宗。遂升为司礼秉笔太监。

此人极受宠信,被封为“九千岁”,整个华夏大地地正义人士,都恨不得生啖其肉。他虽做了太监,却也在民间养了不少“义子”,如什么“五虎”、“五狗”、“十孩儿”、“四十孙”等。在其全盛时期,各地官吏阿谀奉承,纷纷为他设立生祠。

尽管他最终并未曾彻底颠覆明朝的统治,让其江山易主,但是,自此之后,明朝也日渐衰微,逐渐走向了灭亡。。。

这个人的名字,叫魏忠贤。

还俗无罪,那么自宫呢?天下之事,又有谁能当真辨得清!

《还俗无罪》全文终!~!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