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的角落,一个男子坐在一张小课桌前面,吃着盒饭,头发蓬松穿着散漫的有些落魄样子,但是男子没有丝毫的在意,一边吃着饭一边同一旁同样来保护,或者说是看守自己的人说笑着,完全看不出是在被监视囚禁的样子。看守他的男子也对他十分的尊敬,两人觥筹交错之间,男子也无时不流露出想要重新出去,回到属于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的渴望。
“陈哥,你说这次龚哥为什么突然就让你过来了?”男子疑惑的问道,对面的落魄男人正是被认为失踪甚至死亡了的陈知省。
“还不是因为你刘总办事不利嘛,我再继续留在那里,太过于招摇了,而且我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了,如果不尽早脱身,有可能整个集团都会被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面去的。所以我就得先出来躲躲风头。”陈知省说道。
“哦,那没事,很快就好了,就能出去了。”
“没你想的那么容易,这次和以往不同的,估计要在这里隐藏个一两年了,就和上次一样了。”陈知省感叹的说道。
“那更好啊,上次陈哥你出去不就马上飞黄腾达了么,这次出去东山再起可别忘了我呀。”男子马上殷勤的说道。
“那里的话,我什么时候忘记过你的好,这次就只有一个要求。”陈知省顿了一下,看着男人。
“陈哥,你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绝对不二话。”男子很骄傲抬着头。
“如果哪天龚哥不需要我离开这里了,你一定要告诉我,让我自己动手就好了。”陈知省瞬间落寞的脸庞,让男子也不由得动容。
“怎么会,谁不知道陈哥你的重要性,龚哥不会那样的。”其实男人也是猜到了有可能会有这么一天。
“你就别蒙我了,真的有那一天,别忘了我说的就好。”陈知省再次盯着男人。
“好的!我答应你陈哥。”男人庄重的点头示意。
男人收拾了一下两人吃完饭的包装盒,简单擦了一下桌子,拎着垃圾袋转身走去。留下陈知省在这里坐着。这个地方陈知省很熟悉,几年前曾经来过这里,那还是他第一次落魄的时候,当年家庭的变动,让他在工作中变的焦躁不安,急缺钱的他也在游泳比赛中,认识了龚哥,现在想想,犹如昨天的故事一样:
“小伙子,得了奖为什么看着这么闷闷不乐啊?”作为颁奖嘉宾的龚哥在给陈知省戴奖牌的时候问道。
“有点事情。”陈知省并没有打算继续和对方说下去。
“开心点,没什么过不去的砍。恭喜你了,这是银牌。”龚哥把奖牌交给陈知省后离开。但这并不是真正的离开,在陈知省换完衣服准备回去的时候,一个保镖找到了他,告诉他龚哥想和他一起吃个饭。本就心事不宁精神不好的陈知省果断的拒绝了,但是保镖健硕的身体让陈知省不得不重新思考了自己的答案。
饭桌上,在龚哥的经验和套话中,年轻的陈知省也很诚实将自己的境遇说了出来,没有想到的确实,龚哥很开心的表示可以帮助陈知省,但是需要他为自己做点什么。本身也没什么选择的陈知省,在遇到这种天上掉馅饼的情况下,别说自己已经所剩无几了,就算是命,只要有搏一搏的机会,也会毫不犹豫的拿出去当做筹码。在这一顿饭的时间,陈知省北上去了之前的敌对公司,负责将自己所掌握的核心技术出卖给竞争对手。
靠着龚哥的安排和自己的“资源”,这笔生意陈知省赚了不少钱,但随着自己的这笔“财富”出售后自己并没有什么更多的价值可供榨取,也很快被公司“安排”出门了。在初次尝到甜头的陈知省,开始沉迷于这种快速的变现方法中不能自拔。离职后的陈知省也看不上这种终于忙碌于办公桌前而获取不到多少钱的工作。在一次次面试碰壁后,迫于生活压力,他也只好接受了朋友安排的工地生活。在这里,龚哥再一次找到了他。对于生活不满的陈知省也很快投入到了龚哥给安排的新的工作中去,这一次的酬劳更高,1000万!代价却是,他需要帮助龚哥除掉一个工头。再钱和人命的选择中,陈知省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钱。于是他那高智商的头脑再一次帮助了他,干净漂亮的完成了任务后,他获得了自己的酬劳,从工头那里拿过来的彩票的。因为龚哥告诉他,那个彩票必定会开出一等奖。
在陈知省认为自己的一生将要重启,并且开始走向辉煌的时候,一个熟人找到了他,这个人就是封凌。陈知省在对手公司的时候认识了当时公司的明星新人封凌,随后也正是这位新人将公司带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虽然封凌对于陈知省的人品极度鄙视,但是他也看到了陈知省的技术实力,年轻气盛中认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包括让陈知省帮助自己,当然一切也是龚哥的安排,陈知省和封凌短暂的合作让大家都收货了不少的东西,只不过相对有底线和责任感的封凌最后在知道工作内容是用来窃取他人公司的机密时,果断的放弃了这个项目,同时也开始处处打击和揭露陈知省和龚哥的项目,让他最后不得不被逼着回到了家里去感受退休生活。而陈知省却凭借着这些功劳,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块事业,就是和虎哥合作的304直播间!
回忆总是短暂的,回到现实中的陈知省,独自坐在房间里面,想象着这次是否还能够重新走出这间小房子。虽然他自己也清楚自己还有很多的价值可以被利用,但是这次刘总办事太不牢靠,真的是把自己给放在了刀尖上,一点点的意外都可能直接要了自己的命。
躲着的陈知省虽然暂时失去了自由,但是目前还活着,而对于急于打探陈知省下落和改变现状的阿飞,则是另一种景象。
一脸愁容的阿飞最近不能说是焦虑,更多的已经是焦躁了。被限制了消费倒也影响不到他什么,本身就没钱,何来消费呢。但是没有人干活这个事情太要命了。虽然小徐和萧潇已经归岗,正在努力整合和治理着之前陈知省留下的团队,但是还是有很大的人员缺口。另一方面,得知陈知省还活着的消息后,也让阿飞坐立不安,毕竟是老对手,虽然一直以来大家都没有明着做什么,更别说现在人都到暗地里去了,更是让阿飞担心后续会不会有什么报复的行为产生。
“磊子,最近忙么?有空来家里坐坐呗,一起喝喝茶。”陈知省给好友吴磊打过去了电话,其实也是希望自己的这个好兄弟可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帮自己一把。
“可以啊,你这会儿上着班没?我是随时都有时间的,要不我直接去你公司找你好了,也不用去你家里了,还挺麻烦的。”磊子说道。
“也好,那我在公司等你,正好有几个事情不明白也需要向你咨询一下的。”挂断电话后的阿飞内心依旧焦躁不堪,没办法平静下来。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来回踱步,心头似有千斤的石头压着,面色苍白,一脸愁容。也把过来签字的萧潇给吓一跳,一直以为阿飞是身体不好,劝他去医院看看,这个消息很快也就传到了小徐那里。
“飞哥,你身体要是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吧,这样硬撑着,不利于我们后面的工作啊,万一你病倒了,你说是吧......”小徐一脸诚恳的看着阿飞。
“确实没事,就是最近这些消息有点焦虑,不用担心,我这身子我能不清楚么。你们就正常工作就好了,你们工作做的好,我的身体也会更好的,这焦虑也会好很多的。”阿飞不厌其烦的一遍遍解释着。
正在两人围绕看病的事情争论的时候,技术的负责人过来了。“陈总,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想听哪个?”
“你就别卖关子了逗我了,直接说吧。”阿飞示意小徐先回避一下。
“目前陈知省这边的办公电脑已经破解完了,可以确定的是他只是失踪,因为之前的聊天记录显示,在针对甜甜的计划失败后,他就已经得到通知,需要他隐藏起来了。这一些都是安排好了的。”技术负责人说道。
“这个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阿飞一脸尴尬的看着对方,这个平平淡淡的消息,确实难辨好坏。
“这算是好消息吧,还有坏消息就是数据部门的几个硬盘无缘无故的全部损坏了,都是致命的,里面的数据完全没法恢复,可以确定是人为的。”
“也就是说咱们里面还有陈知省的人在接受着指令了?”阿飞突然警觉了起来。
“可以这么理解,要不然没必要销毁那些硬盘,虽然不知道是那些数据没有了,但是可以猜到都是最核心的一些资料。”技术负责人很认真的点头说道。
“这就有点麻烦了,你先去正常工作吧,我想想怎么安排这个事情。”阿飞陷入沉思中,如何揪出间谍,也是一个很头疼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