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半世繁华过职场 > 第十九章 老旧的照片

说起来甜甜的遗物,阿飞和婉清两个人想了半天,也没发现甜甜留下来什么,她本身就是一个孤儿,没有亲人,当然现在知道了她有一个表亲是陈知省,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没能给大家留下什么东西来。甜甜的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很整齐,一目了然。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大衣柜里面更换的衣物并不多,至少房间里面的两个衣柜都没有放满。配饰就更不用提了,从小的生活环境让甜甜很节俭,为了生存下去,甜甜对很多事情都看得比较开,自从跟了玲姐以后,甜甜才慢慢的改变了一些生活的习惯,但是那种节俭已经是深深刻到了骨子里。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房间,换谁进来找东西都会很头疼。
“你说你和甜甜关系都那么亲密了,你居然不知道甜甜生活的这么简单?”婉清很诧异的看着阿飞,一问三不知的样子也是让婉清觉的很无语。
“再亲密无间,我又不是要调查户口的,问的那么详细又没什么用,你像你和欣瑶,我不也是没问过那么细的事情么?”阿飞理直气壮的回到,不过内心反而有点心虚。自己对大家的了解确实太少了,这么少的了解,在关键时刻也的确给自己找麻烦。
“我是没办法说你了,再好好找找吧,毕竟这个屋子就这么大一点。”婉清一个白眼看着阿飞,继续翻箱倒柜找起来,生怕遗漏了什么。
阿飞看着婉清在努力的翻箱倒柜找着线索,自己则站在门边,看着整个屋子,寻找着能够藏东西的地方,如果自己在这件屋子里面放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会放在哪里呢?
“愣着干嘛啊,就让我一个人找东西,你就站在那里看着啊,你这个人真是的!”婉清有点不乐意了,不过阿飞没有理会婉清,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面。
这个房子里面有6个卧室,主卧一个,次卧两个,客卧三个,最大的是主卧,当然主卧的位置是留给了阿飞和婉清,因为搬进来的时候,阿飞和婉清的关系是大家都清楚的,所以欣瑶把自己的主卧让了出去,自己搬进了次卧,也给甜甜预留了一个客卧,但是甜甜感觉次卧太大了,就一个人搬到了离大家比较远一些的客卧里面。客卧就是很简单的一间卧室,有独立的卫生间,阳台,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了,不像次卧还有一个储物间和办公的房间。大家平时都在客厅,在自己房间的时间也不多,因此也没有谁感觉到甜甜的次卧有点小,但是现在看起来,尽管甜甜的性格可能比较小家碧玉一些,但也不会说放着一个更舒适的次卧不要而来到这里。
阿飞看着这间次卧的格局,标准的四方形,床靠角落,腾出来的空间做了整体衣柜,显的房间格局还大一些,有落脚点和梳妆台的位置。阿飞从来没进过甜甜的房间,也是很惭愧。婉清在一旁找着东西,一边说着阿飞。
“婉清,你别找了,应该不在这个房间里面。”阿飞突然对着婉清说到,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婉清先是一愣,随后紧跟上阿飞的脚步,两人一起来到了他们的主卧里面。阿飞打开自己的衣柜,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儿,从一件自己的衣服里面找到了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看着很有年代了,是甜甜的么?”婉清拿过照片看了起来。
“嗯,你看背面写着甜甜的名字。”阿飞指了指照片背后。
婉清翻过照片,看到右下角写着甜甜10.9。很明显是10年9月份的时候照的照片。
“你是怎么知道在这里的?”婉清很好奇的问到。
“因为甜甜的那个房间格局太简单了,四四方方,一共就两个衣柜,一个梳妆台,一个床头柜,如果藏东西的话,绝对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被翻到的。而你在那边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还没找到,只能说明东西肯定不在那个屋子里。而且甜甜的性格我们也知道,虽然大大咧咧但是还是很敏感的孩子。所以重要的东西肯定会放在一个她想让我们找到的地方,而别人是找不到的。”阿飞分析到。
“哦,我怎么没想到呢,那就肯定是在我们的这个卧室了,因为不管我们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总会在这个房间里面找到她要留给我们的东西。”婉清恍然大悟。
“是的,所以我判断就在这里,然后这个东西留下来,肯定是给我的,我最容易在无意间发现的地方是哪里?就是这个衣柜,我换衣服的时候肯定会打开衣柜,所以我就在衣柜的衣服里面找,这里面甜甜给我买了五件衣服,就这一件我还没穿过了。”阿飞看着这件“新衣服”,有点事伤感,这是一套西服,很精致的西服,甜甜说过,是按婚礼的礼服来给阿飞买的。
“照片里面是甜甜以前待过的福利院学校。要不要过去了解下情况?”婉清看着照片,问到阿飞。
“先给我看看再说吧。”阿飞从婉清手里接过照片仔细的查看起来。
照片的人物比较简单,甜甜还有一个男孩,很明显可以看出来是陈知省,两个人在一个室外的篮球场的合影,阿飞拿着照片做到了自己的书桌前仔细的看着每一个细节,婉清站在背后,时不时的去给阿飞到点水过来。
“阿飞还在看照片呢,有什么事情么?”婉清对着电话和封凌说到。
“他都看了俩小时了,还没看完啊!”封凌也有些惊讶,一个照片,两个小时就算一个像素一个像素看也该看完了吧。
“是啊,不知道看什么呢,我是看了好久都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说要么去实地看看,他就是不去,非要说信息在照片里面,肯定不在福利院。也没办法,就只能让他坐着看了。”婉清无奈的看了眼阿飞。
“也没什么事情,这不是这两天暴雨停工么。技术这边很多设备和网络一时半会儿的我估计也恢复不了,等雨停了复工后也估计得有个一周的忙活时间了,寻思着找阿飞聊聊后面的事情,看看他有什么打算,陈知省这边算是彻底的中断了,力科那边也没什么新的动向,但是我总是感觉心里不踏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的样子。”封凌说着说着声调不自觉的加重了,可以看出来他确实心慌了。
“我也是,也感觉有点什么事情要发生,最近总是莫名的心慌,和你一样啊。”婉清附和道。
“你得赶快和阿飞说一下,我们得碰个面说说这个事情,这种每天心慌乱的感觉可不好,受不了啊!”封凌平时已经很沉稳了,这个时候都可以不安成这样子,也是婉清很少见到的,他们两个本身就认识很久了,在她眼里封凌一向都是喜怒不露于外的人,给人永远都是沉稳可靠的感觉。
“嗯,我知道,我等下给阿飞倒点水,然后问问他看的怎么样了,把你的事情和他说一下。你也别太着急,虽然我也心慌,但是还是沉住气,现在可不像你的作风啊。”婉清提醒了封凌。
“确实,我是有点毛躁了,没事,我自己能调节过来,你还是先把这个事情和阿飞说一下吧,顺便让他看看照片里面有什么重要线索没。”封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到。
“好的,放心吧。”婉清挂掉了电话,拿起水杯接好了热水,端着来到了书房。
一进门看到阿飞拿着笔在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东西,旁边放着照片。
“你这看着照片还写起算术来了呀?”婉清很好奇阿飞写的什么。
“嗯,这个照片其实不是他们两个人,还有一个人,你看这个篮球架这里。”阿飞指着照片边缘处的篮球架。
“因为是边缘了,所以只拍摄进一部分,可以看出来是一个男子的半个身位,从照片中模糊的看的出来男子手上有一个类似中国结的纹身。”阿飞一边说着,一边给婉清描绘着这个照片的边缘处。
“那你算的这些是什么呢?”婉清看着纸上密密麻麻写的东西。
“哦,这些只是我的一些想法,记录了下来,算是导图吧。”阿飞微微一笑。
“好吧,看不出来我们的陈总也开始写导图了啊。”婉清略微提高声调的说到。
“哈哈,不要这么小看人好不好。”阿飞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婉清。
“封凌刚刚打过来电话了。”婉清继续说到。
“有什么事情么?”
婉清把电话的内容和封凌的感受大致和阿飞讲了一下,顺便把自己最近的感觉也告诉了阿飞。碰巧,阿飞最近也是很心神不宁的,几个人的巧合让阿飞和婉清觉的可能不是巧合了,也许真的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不管有什么事情吧,肯定和这个照片有关,走等雨停了,我们去一趟福利院吧,看看照片里面这个人是谁。”阿飞用手指在了照片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