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半世繁华过职场 > 第二十八章 凭空由来的人

看着再次热闹起来的小院,阿飞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这一次漫长的睡眠,让他心生一丝寡欲,费劲很大力气拿到的笔记,反而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内,阿飞也没看过,他不是不想看,而是没有看的想法。封凌开始时还会时不时询问下阿飞笔记的事情,后来看着阿飞很满意现在的这个状态,也就没有再过多的打扰他,隐约感觉到阿飞身上有一些变化,没有了那种冲劲,不知道他是在惧怕什么,抑或是内心在忧虑什么?
姬鹏展的短暂到来虽然给他们带来了一些新的信息,毕竟“消失”的时间太长了,每天都在变化的事情自然会有一些脱节。阿飞目前对工作完全没有任何心情,姬鹏展也就和封凌系统的聊了下后续的情况,随后便也告别了,毕竟他不能像两人这样每天悠然的在这里调养。阿飞虽然对于工作没有任何的动力,但是看着自己“消失”的这几个月,欠款偿还的事情还是让他心口隐隐作痛,也算是这段时间他内心唯一的隐痛。
下雨的时候,坐在窗边看着大大的落地窗,雨声很大,透过玻璃反而感觉有种慢放的感觉,屋外的雨景有种别样的静谧,绿植在雨水的冲刷下更加鲜艳靓丽,阿飞看着窗外,平静的面容下内心却是隐隐波动,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和绝望让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想要找个人说说话,却发现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聊天,一种空虚的无力感包裹着他,雨水冲刷着落地窗,黑压压的屋内,他只能呆呆的坐在窗边,扶着床沿的手微微颤抖,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脑海中却毫无窗外的景色,而是空荡荡的一片。
“你怎么了?这么黑也不开灯?一个人呆呆的坐着看什么呢?”婉清打开吊灯后坐在阿飞旁边问到。看着眼前的阿飞,婉清知道他内心有事情,却不愿意对自己袒露,心中不免也是一阵担忧。
“没事,你怎么过来了?”阿飞回过神后半天才淡淡的回了一句。
“雨下大了,我过来看看屋门是否关好了。”婉清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给阿飞倒了杯水,拿过来后继续说到:“你有什么心事?”
“没事,我这会儿不渴,想自己待会。”阿飞依旧是淡淡的回复,却让婉清更加心疼,不过阿飞什么也不愿意分享,婉清也毫无办法,只能起身离去。
阿飞听着轻轻的关门声,嘴里也是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而后继续毫无表情的呆坐在窗边,在黑暗中凝视着窗外的风吹雨打……
来到楼上的婉清,难掩内心的忧伤,也不自觉的抽泣起来,这时封凌的妻子刚好过来看到,便走近问到:“又是因为阿飞的冷漠?”
“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月来,他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婉清一边哭泣一边说着,在封凌妻子的陪伴下来到起居室坐下。两人不止一次的交流过阿飞的改变,奕彤也不止一次的询问过封凌,封凌对于阿飞的变化也很惊讶,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再的对两人表示在张叔祖坟那边确实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大家都是好好的。
阿飞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是出了一些问题,变的更加自闭,更加冷漠,更加恍惚,是的,恍惚,他不知道每天睡醒后要做什么,脑海中总是时常一片空白,偶尔也会幻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但是没人比他清楚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张叔的那本笔记,很难想象张叔的死亡是他自己一早就安排好的一场自杀的闹剧,大家还在猜测杀害张叔的凶手时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一手安排的自杀。张叔面对着调查的结果,遇到了和阿飞一样的情况,他也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生活的意义,现在,随着笔记的出现,张叔不能解决的难题再一次抛给了阿飞,张叔可以通过自杀把这个问题甩出去,但是阿飞要怎么办?他自己不知道了,可能,最后他和张叔面临一样的结局吧,阿飞内心这么想着,真的到了那一天,不知道是否有张叔那样的勇气呢?阿飞也对自己产生着怀疑。
“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我努力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阿飞对着空气说道,在他的旁边,是他幻想出来的另一个人。
“欠款,我努力去偿还,虽然一次次面临绝望,但是我觉的还有未来,前几年,我的动力就是还款。直至遇到虎哥,我的人生改变了,让我见识了很多的场面和故事,我觉的可以为了正义,为了那种造福大家的使命感去努力,我的动力升华了,而现在,它的出现打碎了一切,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阿飞继续对着他幻想出来的人说到。
“你的疑惑我不知道,但是你在这样下去,就会疯掉,不是么?”幻想的人也对阿飞解答到。
“疯吧,一切都疯吧,不用再理会世事,不用再烦恼,多好啊,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阿飞淡淡的说道,或许这也是一种逃避,疯了,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那些只是张叔的一些猜想,他也没有找到具体的证据,你又何苦去纠结这些呢?”幻想的人继续对着阿飞问到。
“只是猜想,张叔就为此付出了生命,如果是事实呢?又不知多少人会为此付出生命,这是一个秘密,一个猜想的秘密,一个不能见光的猜想的秘密。我能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还要怎么办?”一连串的问题让空气彻底安静了下来,那个人消失了,只剩下了阿飞,看着窗外的大雨,眼中欲哭强忍的无奈,内心不住的叹息,让他不知所措,也无所适从。“也许,张叔的选择不是最佳的,但对他来说确实是最好的解脱吧。那我的选择呢?是什么?”
楼上,封凌再次看着两个女人坐在那里,婉清依旧哭泣着,他内心也是百感纠结,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抚婉清,也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阿飞,阿飞的改变太大了,让他们感觉他是一个陌生人,那种拒人千里的冷漠,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封凌深吸一口气还是走进了起居室。
“又在为阿飞愁呢?”封凌开口说道,一边走到两人面前坐下。
“是啊,他现在的状态,比刚接你们回来的时候还差,怎么能不让人担心,我怕……”奕彤刚要说,看了眼无比伤痛的婉清,便停了下来,也示意封凌还是少说阿飞了。
封凌也很知趣的说到:“家里的菜不多了,我们也好久没出去了,整天在房子里待着怕是人都会散掉,我刚刚看天气预报,明天没有雨,我们一起去临近的超市采买点生活必需品吧。”
“好呀,婉清,一起去吧,出去散散心,阿飞这个状态,一时半会儿我们也改变不了他,总不能再把自己给累坏了吧。”奕彤立马顺着话安慰着婉清,婉清虽然依旧在哭,不过还是点点头示意了一下。
“那就好,我去看看都需要买些什么,提前记录一下,明天估计且有着买了,你们要一起过来清点下么?”封凌立马继续说到,他想让婉清找点事情做分散下注意力,不再关注眼前阿飞的动态。
回到楼下,阿飞还是呆坐在窗边,不过脑海中还是在激烈的辩论着,这一刻,颓废、无助、恼火、怨恨、气愤多种感情交杂在一起,让他在无奈下多了一些悲愤。躺在床上也不舒服,坐在床边也不舒服,站在窗边也不舒服,在屋子里面来回踱步也不舒服,总之就是坐立不安,焦躁的情绪表露无遗。阿飞感觉自己会疯掉,不是现在,就是几天后,纵然是自己天生乐观,但是眼下自己的情绪无法得到纾解,至少自己是没办法开导自己,虽不至于立马进入牛角尖,但是也差不多了。如果可以,他愿意把自己永远的关在一个小黑屋里面,不再与外界有任何往来交集。窗外的雨渐渐变小了,植物在大雨倾泻下,被冲折了枝条,打烂了绿叶,但依旧在那里,面对毁灭性的大雨,难道它们不想躲避么?而是无能为力。阿飞现在满心都是颓废的想法,没有一点积极阳光的思想,他自己很清楚这样下去没有未来……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电话响声惊到了所有人,包括发呆的阿飞,当然他是不会为了这个电话而出去的。封凌来到电话前接了起来:“喂?哪位?”
“封凌么?我是王总,你和阿飞恢复的怎么样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海外了,刚回国,姬鹏展给我说了下你们那边的情况,阿飞现在精神状况很差么?”王总急切而又关心的语调让封凌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我没什么事情,不过阿飞的精神状况确实很不好,他连续半个多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有些自闭,不知道为什么。”封凌也是焦急的和领导汇报着,希望可以从王总那边得到帮助。
“这样啊,一时半会儿应该不至于严重到什么程度,我后天过去一下,明天我让心理医生先过去一趟,我去把心理专家接过来,后天和他一起过去再给阿飞看看。”王总安排着说到。
“好的,那我们就等您过来了。”封凌挂掉了电话,感觉到一丝希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