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书的提议,明显是一时兴起。
康荣再是天赋不凡,也才刚刚进阶天蛮,体内气息都未必稳固,更别提施展别的手段。
相反。
周乙虽然‘天赋不佳’,却也在天蛮境界打磨了两年多,且棍法了得,法力可随心施展。
两人相较,康荣绝非对手。
“既然仙师开口,你们两人不妨切磋一下。”不等两人回绝,硕德天蛮已然抢先道:
“旁观只能看个大概,哪有亲临其境来的深刻,周乙也才进阶天蛮两年,正好可以指点你。”
“不错。”
玉书兴致勃勃:
“来,让我看看你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这……”康荣面露迟疑,顿了顿方点头道:
“康某领命!”
当下深吸一口气缓步行至大殿正中,站定后身体微躬,双臂一前一后展开,朝周乙点头示意:
“周兄,还望手下留情。”
鹰击术!
是苍鹰传承。
周乙念头转动,神情微微收敛,点头示意:
“请!”
他单手提棍,全神贯注,眼中似乎除了手中的黑焰棍再无他物,就连对手也已忘记。
棍棒定神,无相无人。
霎时间,精气神与手中棍棒相连,方能每一棍都蕴藏周身之力,且运转如意、如有神助。
康荣微微皱眉。
他知道周乙棍法了得,却对此没有多深了解,此番算是真正见识到了,简直是无从下口。
难怪刚才香沉如此凶勐,怕也是逼得,不正面碾压,凭借招式技巧根本没机会获胜。
“呵!”
口中低喝,康荣率先出手。
他脚下轻点地面,整个人就像是背后长了一对翅膀一般,身形一闪,直扑周乙面门。
这一扑,虽然速度惊人,却让场中众人连连摇头。
论修为、实力,康荣本就不及周乙,尤其是周乙棍棒纯熟,唯有缠斗才能多坚持时间。
主动出手,无异于自寻死路。
也唯有香沉能理解康荣,面对周乙那如封似闭的防御,没有人能够耐得住性子寻找破绽。
拖延的时间越久,心中的压力越大,主动出击方是正途。
“唰!”
周乙双手一抖,手中儿臂粗细的棍棒就如一条毒龙从洞里窜出来,张开獠牙咬向对手。
他力道刚勐,棍棒因急速引起风啸,竟是如铜钟大吕一般‘嗡嗡’作响,威势骇人。
这一刺,若是刺在身上,就算是钢筋铁骨也能给穿个透心凉。
坐在上方的玉书娇躯一紧,微微坐直身躯,眼眸中更是泛起灵光,映衬出两人身影。
她可是极其看好康荣,自不会让他出事。
若是情况不对,不介意插手。
她的动作被硕德几人尽收眼底,悄悄交换了一下彼此眼神,面色都是一暗,心思莫名。
一个新人,
竟被仙师如此看重?
“唰!”
身在半空的康荣眼看避无可避,身形竟是在无处着力的情况下诡异变向、漂移飞掠。
身法之诡异,让周乙也不由挑眉。
康荣凭借身法,不止避开来袭的棍棒,更是一个闪身出现在周乙身后,五指成爪扣向咽喉。
“呜……”
他的五指还未触碰到肌肤,一根棍棒就从周乙腰肋处朝后贯出,直冲他的脑门而来。
康荣脚下轻点,整个人轻飘飘后退,他后退的速度竟是比来袭的棍棒还要快出一线。
周乙折身出棍,棍影重重,几乎笼罩数丈之地,但无论如何,都碰不到康荣的分毫。
只是棍棒带出的劲风,就把人先行吹飞。
“好轻功!”
如此轻功,让周乙赞叹出声,同时手中长棍轻抖,棍棒之上陡然传出一股强大的吸力。
吸力、斥力好似扭动的漩涡,裹住那随风飘荡的身影。
康荣面色一变,身形电闪飞掠,全力以赴的他身法轻盈如羽、迅疾似鹰,变换莫测。
此等身法,其他人看不出什么,只会觉得辗转腾挪颇为灵动,周乙却知道何等难得。
大成!
乃至一门顶尖身法修至圆满,方能如此。
康荣才不过二十三岁,修为如此了得也就罢了,竟然还身藏如此恐怖的身法,他怎么修炼的?
就算是带艺投师,也有些不合常理。
殊不知。
周乙心中只是惊讶,康荣已是眼泛惊恐。
却是他发现,不论自己如何变换身法,依旧难以制止自己距离对方越来越近的现实。
对方的棍法看似粗暴凶勐,实则精妙至极,已然刚柔并济。
“喝!”
口中低喝,康荣一个闪身突然出现在周乙面前。
从拼尽全力逃离棍影笼罩范围,到突然逼近身前,他身法变换毫无窒碍,动静协调。
却是眼见逃不掉,他干脆选择硬拼。
鹰爪功!
锐利爪影撕开空气,抓向周乙咽喉、心口、腰肋等要害处。
手指金光闪烁,显然是带了一副手套,惊蝉术传来的警兆也证明来袭的攻势之凶狠。
棍棒善远攻,却不善近战。
康荣瞬间逼近持续之地,发动近身攻击,就是想打周乙一个措手不及。
“叮……”
一根棍棒横隔在五指之前,两者相撞,发出金铁交击之声,甚至还有火星溅射而出。
周乙手持棍棒,身形在三尺之地辗转腾挪,黑焰棍就像是活物一般绕着身躯来回舞动。
近身,
竟是丝毫不影响他的发挥。
反倒是康荣,被数百斤的棍棒裹挟巨力连连轰中双手,虽竭力抵挡,依旧显出不支。
“呲……”
重重棍影之中陡然多处一对鹰爪。
爪影生生撕裂棍影,露出面色冷肃的康荣,他双臂成金黄色,直直扣向身前的棍棒。
金身大力诀!
手指刚刚接触棍棒,一股巨大的反震力就涌了上来,好似手中握着的不是棍,而是一条疯狂挣扎的巨蟒。
“彭!”
一声巨响。
两人连连后退。
康荣手臂发麻,眼神来回变换,顿了顿方拱手开口:
“周兄棍棒无双,在下自愧不如。”
“师弟过谦了。”
周乙面露苦笑,摇头道:
“我比你年长十岁,更是早两年证得天蛮,现如今不过是平手,你这么说让我脸面往哪里放?”
说着抱拳拱手:
“刚刚进阶天蛮就有如此实力,为兄佩服!”
“不错,不错。”
玉书轻拍双手,音带赞赏:
“如此精彩的武技对决,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不过修为才是关键,武技终究是外物。”
“要切记!”
“是。”康荣垂首:
“仙师指点,康某定当谨记。”
至于被当做错误典范的周乙,唯有苦笑。
*
*
*
回到洞府,宝瓶儿已经备好菜肴、温好酒水。
今日大殿演武,康荣可谓一举惊人,以初入天蛮的修为与周乙‘持平’,让仙师大喜。
众人关注的焦点,也尽是他。
至于周乙……
沦落为陪衬。
“其实我也不差。”
舒展了一下筋骨,周乙口中喃喃,‘视线’也掠过识海光幕。
姓名:周乙
年龄:33
修为:
天蛮、先天武道宗师:契合度(22/100)
两年,肉身与功法的契合度达到二十二,进度算是不快不慢,绝大多数天蛮都能做到。
但这只是表象。
为了意识不受影响,除了修行凶猿变,周乙还兼修长生功,同时修两门功法修为都未落下。
论及真实进度,实则已经算是出众。
而且修行,历来都是越往后速度越慢,香沉进阶天蛮七八年,契合度怕也就在三四十。
周乙却不会如此。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凶猿变、长生功的掌握会越发熟练,再加上死灵孤,足可抵消后续进度延缓。
甚至,
能越来越快!
“周师兄。”
康荣的声音响起:
“康某求见!”
“康师弟。”周乙挑眉,起身相迎:
“快快进来。”
“瓶儿,再备一份碗快、酒水。”
“叨扰了。”康荣拱手,笑着行入洞府。
两人坐下闲聊几句,康荣随意用了点酒菜,按他的话来说就是路过这里顺便蹭顿饭吃。
对此,周乙不置可否。
待对方离去,他又备了一份礼物让瓶儿送了过去,康荣初成天蛮,他欠的礼也该还了。
…………
“周师弟与康师弟关系很好?”
康荣走后不久,真正过来蹭酒水的人就赶了过来,香沉抱着酒坛,笑声中带着些许提醒:
“这两年,师弟最好别与他走人太近。”
“我明白。”周乙点头:
“不过以前彼此相熟,现如今也不好刻意疏远。”
“师弟是个通透人。”香沉笑道:
“我就知道你有分寸。”
随即又是一叹。
“玉书仙师对康荣很是看中,这次去往南水域专门交代让硕德天蛮照顾,不能有失。”
“一旦康荣成为炼气士,可能立马占据一个血契名额。”
修炼五毒八凶进阶炼气士,虽然会修为、寿元大增,但也会被走火入魔困扰,唯有与仙师签订血契,方能压制血脉异样,延续寿元。
所以每一位有望成就炼气士的天蛮,都会提前筹划。
而仙师只能与两到三人签订血契,玉书身边更是早就有了一位,也即只剩下两个名额。
为了争抢名额,康荣免不了与其他人起矛盾。
有玉书仙师庇佑,其他人自是不敢找康荣的麻烦,但若是与他亲近,难免会被针对。
“刚才。”
香沉摸了摸下巴,道:
“我看见赫哥去找康师弟了,备了厚礼,怕是打算投靠。”
“哦!”周乙眼神微动:
“他不怕?”
“赫哥本就不受其他人待见,此前跟着硕德师兄也没什么好气,这是要另寻主家了。”香沉耸肩:
“他实力不弱,比我还强上不少,此时投靠定然能得康师弟器重,这可是……乘龙之功?”
“呵……”周乙摇头:
“世事纷纷扰扰,难得宁静啊!”
“谁说不是。”香沉灌了口酒水,叹道:
“有时候,你就算是想清静怕也不能,余音去镇守兽院有着重伤,博护跟着仙师去了前线也可能捞到好处。”
“硕德师兄肯定不甘心落后,怕是会对那万灵洞的天蛮起心思,抓住他就是大功一件。”
“咱们这些人,也免不了跟着忙碌一场。”
她闲散惯了,一想到整日奔波,就是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万灵洞。”周乙问道:
“师姐,那人以人命修炼魔刀,实力如何?”
“万灵洞的修行法门,有些像外面,重外物而轻自身,不过更加偏激且十分的邪门。”提及万灵洞,香沉面颊抽了抽:
“就如这魔刀,讲究的是三魂喂刀、七魄养刀,待到魂魄成型,就是一柄杀伐魔器。”
“持刀之人,也会借助魔刀成型进阶炼气士。”
“不过魔刀既然带了个魔子,就意味着难以操控甚至能反噬持刀人,修行此法走火入魔的比比皆是,届时就会成为魔刀傀儡,只知杀戮,总之万灵洞的人一个个都是疯子。”
周乙面色凝重。
在他看来,黑风洞的功法就已经足够邪门,让人变的人不人、鬼不鬼,不曾想在香沉看来万灵洞更过分。
“既然走到三魂喂刀、七魄养刀的地步,那人的修为应该接近硕德师兄了。”香沉继续道:
“不过师弟也不必担心。”
“万灵洞的人不注重肉身,很不抗揍,就算是我一拳落在他们身上,不死也要重伤。”
“只要找到人藏在那里,定然难逃一劫!”
“原来如此。”周乙了然:
“说来,山外的炼气士肉身也不强?”
“大多如此。”香沉点头:
“不论是天蛮还是外面的先天宗师,都是从锤炼肉身开始踏入修行,其他地方比不了,肉身肯定比炼气士强些。”
“不过肉身再强,也比不得法器,除非……”
摇了摇头,她再次开口:
“其实也有例外,炼气士以法力锤炼肉身比我们更方便,只不过就看划不划得来了。”
锤炼肉身,是个缓慢的过程。
而且难免煎熬。
反之,
修炼法术、祭炼法器,远比单纯锤炼肉身来到方便,杀伤力也更大。
尤其是祭炼法器,一件好的法器可以让修行之人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暴涨,乃至越阶杀敌。
这是诸多灵丹妙药也做不到的事!
香沉对万灵洞的人多有轻视,连带周乙也放松不少,所以在硕德天蛮让人调查此事的时候,并未感觉有什么。
直至……
“已经死四个天蛮了!”
看着地面上的尸体,香沉面色凝重:
“全都是咽喉撕裂、一击必杀,就连呼救的声音都来不及穿出,魔刀更是把精血吞噬干净。”
“此人的实力,比我想象的要强的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