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都知道曲涧磊小心,但是真没想到,他能小心成这样。
她们正在感叹之际,楼下走上来三人,一个A级两个B级。
这三位依旧是执法者,一开口,还是想要扣下东西。
紫久仙不得已,用腕表呼叫了欣然教授,才算挺过了这一关。
欣然教授面子足够大,联系了分院院长作证,表示这人不够格的话,我联系老院长。
事实上,执法者们已经打听到了,绿水学院确实在操作这个课题。
甚至他们打听到的更多,知道老院长承诺顶住木属性觉醒者的压力,还联系了布尚至高。
四号星对布尚的调查没有完全结束,不过大致来说,此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说老院长怎么联系到的他,并且获得了支持?
两人的关系原本就不错,而且布尚至高是土属性。
木克土,木属性对土属性来说,不是那么友好。
当然,这只是大家的猜测,布尚对木属性是不是有一份执念,也很难讲。
三名执法者发现不能收走毒药,于是现场检查了一下对方携带着的纳物符。
香雪不能拒绝这样的要求,于是那个盒子就暴露了。
三位执法者要她当场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还好,香雪当初帮曲涧磊完善防御阵的时候,双方有约定的密码。
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水属性的改进修炼方式,盒子里还有自火暴装置。
A级的执法者眉头一皱,“水属性的改进修炼……假的吧,我要检查一下!”
香雪的脸在瞬间就拉了下来,“我把话搁这儿,你敢检查,我保证你全家活不过三天!”
A级执法者闻言大怒,“什么?真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够胆你再说一遍!”
“好了,”欣然教授冷哼一声,“人家的功法是自家的秘密,你检查……凭什么?”
A级执法者坚持自己的主张,“说是修炼功法,谁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
紫久仙从纳物符里摸出一本册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我也有修炼功法,你检查吗?”
A级执法者一看,发现是金属性的改进修炼功法,脸色顿时一变,“又是改进的?”
“呵呵,”香雪冷笑一声,拿着册子冲他晃一晃,“我就问你,敢不敢看?”
A级执法者犹豫再三,终于没有冒险,对方没有骗他的话,只要他敢看,死全家很正常。
三名执法者又在杂物间里翻腾了一遍,没有任何收获,只能悻悻地离开。
欣然教授终于忍不住问一句,“久仙,怎么你们都有改进的修炼方式?”
紫久仙闻言叹一口气,并没有回答。
香雪的神情却是有点恍忽,“他这是……真的走了吗?”
改进的水属性修炼方式,是她一直想要的,只是熊猫迟迟没有给她。
现在倒是给了她,但也是完成了所有的承诺,所以,是再也不见了吗?
此刻的曲涧磊并没有想那么多,他正在联系卡米丽,想知道霍尹尔到底出了什么事,
卡米丽过了三个小时才回话,“就是你猜测的那样,涉及了某种文字!”
曲涧磊有点不敢相信,“不会吧,做为一个合格的官僚,我不认为他有冒这种险的勇气。”
霍尹尔的仕途真的光明得很,行星长的位置近在眼前,继续往上走也不是不可能。
卡米丽对此却是不以为然,“合格的官僚又怎么样?膨胀之后,得意忘形的太多了!”
“我也不跟你争,具体的细节,我还在了解中,晚一点你再联系我。”
当天夜里,曲涧磊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大致情况。
霍尹尔的祖母有个叔叔,是搞神文研究的——官方机构的那种,搞得卓有成效。
此人的神文研究自成一派,跟其他派系的理念不同,有些格格不入。
他处于非主流状态,被人打压实属正常,但是他的存在,依旧会抢夺其他人的预算资金。
后来这位意外遭遇打劫,直接挂掉了。
这就比较诡异了,他本身的安保级别就极高,自身也是A级。
虽然他的年纪大了,自身也是拿资源堆上去的A级,但是被劫匪干掉……真的太离谱了。
然而事情还不算完,他死了之后,其他人逼迫他的团队,想要获得他的神文研究结果。
不过这个团队各管一摊,没有人能系统地拿出研究结果——这种警惕心谁都不缺。
因为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这些人甚至威胁要对付其家属。
也有人怀疑,研究结果就在此人的家属手上。
最后此人的两名学生看不过眼了,直接大打出手,杀死杀伤了数十名神文研究者。
在神文研究的圈子里,这件事相当轰动,但是在圈子外,几乎没人知道。
霍尹尔的祖母侥幸逃跑成功,隐姓埋名改换了身份,后来嫁给了他的祖父。
这件事情跟霍尹尔其实没啥关系,他也不知道自家的祖母还有这种往事。
反正他就是老实地上学、修炼、当官……因为家里条件还不错,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因为不知道往昔的恩怨,他的履历都是实实在在填写的。
大概是星球执政官之争,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有人发现了他祖母的秘密。
据卡米丽说,捅出来这事的应该是柯振山,因为事情最早是从军方发起的。
抓捕霍尹尔的理由,当然是私下研究神文,在帝国这就是不能触碰的雷区。
而霍尹尔的祖母,也确实经不起调查,基因一对比,就真相大白了。
让卡米丽鄙夷的是,“其实推动抓捕行动的,还是神文研究的那帮人,真让人恶心。”
“这不只是恶心了吧?”曲涧磊听得脸都黑了,“把我扯进来……我招谁惹谁了?”
“你有证件啊,”卡米丽似笑非笑地回答,“我已经说了,他的学生杀了很多人。”
曲涧磊有点无语凝噎,我这特聘顾问是随便办理的,跟师生关系能对比吗?
但是这个事儿,没地儿讲理去,他总不可能给对方写下保证书吧?
其实写下保证书都没用,帝国人不相信保证书,他们更相信实力。
卡米丽的话还没有说完,“其实在你身上,可以发掘的商机也很多。”
“我身上的商机?”曲涧磊不屑地冷冷一笑,“不怕死的,可以来试一试。”
“谁能不怕死?”卡米丽闻言笑了起来,“那么,现在能借官方力量对付你,为什么不?”
“好的,我懂了,多谢,”曲涧磊基本上将利害分析得差不多了,“算我欠你个人情。”
真的是要算个人情,如果没有对方第一时间提醒,他很可能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卡米丽却是很随意地表示,“人情太虚幻了,如果你真想做点什么……加入布里兹吧。”
曲涧磊闻言有点愕然,“你们不怕对方吗?”
“清道夫不畏惧任何挑战,”卡米丽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们的强大超乎你的想像。”
但是你们好像在我面前缩了……曲涧磊回答了一句,“抱歉,我讨厌受到约束。”
没人告诉过他,清道夫的约束是否严格,不过,长了脑子的都想得到吧?
卡米丽对这个答桉也不意外,她甚至还强调了一句,“我可以帮你争取减少点约束。”
“好了,不说这个了,”曲涧磊中止了这个话题,“他们能调动的至高能有多少?”
“多少个至高?”卡米丽愣了一愣才回答,“这问题我听不懂,他们跟很多至高有关。”
研究神文的,跟至高联系得紧密一点实在太正常了。
曲涧磊换了一种说法,“在二号星都能有两个至高一点点排查,至高资源这么丰富吗?”
“这并不奇怪,”卡米丽毫不犹豫地回答,“跟他们有关联的至高起码三位数。”
“你家的至高如果没到两位数的话,千万不要硬碰硬。”
“好吧,我知道了,”曲涧磊郁闷地回答,“看来还是要避一避风头。”
卡米丽回答道,“避风头是明智的行为,我的建议是离开希望星域……仅供参考。”
曲涧磊沉吟一下发问,“这个神文研究会的详尽资料,能给我一份吗?”
卡米丽听得就是一愣,“问这个做什么,难道你还打算报复吗?”
“我不能报复吗?”曲涧磊讶异地反问,“只许他们搞我,不许我搞他们?”
人家搞你,是占据了大义呀,卡米丽觉得有点心累。
不过她心里也很清楚,对于很多强者来说,就只认实力,其他都不好使。
可是她也不能把自己掌握的情况都交出去,卖不了多少钱不说,关键是会得罪太多人。
清道夫当然不怕得罪人,但还是那个问题……划得来吗?
她轻咳一声,“神文研究者的资料,我不很方便给你,青锋商会全套的资料,你要吗?”
“要!”曲涧磊毫不犹豫地回答,“真的很想对付这帮家伙。”
“那你查收一下,”卡米丽很干脆地表示,“别说是从我这里获得的。”
清道夫是真不在乎青锋商团——两家甚至还有积怨,哪怕是很久远了。
但是没有强大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也没有必要硬刚不是?
所以她才有这么个叮嘱。
(更新到,召唤月票、追订和推荐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