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武侠仙侠 > 霸武 > 第三七四章 剑气箫心(求订阅)

PS:求下月票,果然月票高了后订阅也增加了不少,求月票!
※※※※
‘大黑天’日迦罗带着手下众人走入风神楼内的时候,就见上方处一道金光坠落。
日迦罗探手一招,将之拿在手里。
这正是外面方尖碑上说的通关令牌,令牌通体金色,正面刻着太阳的图形,说明这是‘阳令’。
日迦罗随手将之笼在手里,随后扫望前方。
这楼里面是一个南北东西都达到三百丈的巨大空间。
这里四面都是坚硬粗糙的石墙,不但没有任何装饰与凋文,甚至连石墙的表面都没怎么打磨。
神鳌散人显然没在这石墙上下什么功夫。
不过那石材却是秘纹云石,是天地间最坚硬的几种石材之一,强达四品的高手,都很难将之打碎。
这座风神楼通体都是以秘纹云石筑造,且都厚达十数丈,无比坚固,甚至足以承受一二品的高人在此交手,其用意不言可知。
中央处则是一个需要五十人才可合抱的石柱。
石柱在缓缓的转动,上面篆刻着无数奇异的纹路,还有着一行行的文字。
在石柱的四面,或远或近的坐着七十多人。
目前云海仙宫一共只剩下二十四支队伍,加上一些队伍还有人员折损,总人数已经只余一百二十人出头。
此时还有一小部分人没有进来。
其中无相神宗的一众人等,都坐在了北面;问铢衣与极东冰城众人,则盘坐于东北侧的位置。
‘大黑天’日迦罗本能的走到远离这两方的位置坐下。
随后他又皱了皱眉头,眼现凝思之色。
此地不妥!
片刻之后他又站起了身,走到了无相神宗那两队人的附近坐了下来。
不知是否他想多了,日迦罗发现楚希声侧头看过来的时候,脸上似含着赞赏的微笑。
日迦罗面上漠无表情,眸光也如死水一般,毫无波动。
他心内则是重重的一声冷哼。
此子身拥睚眦血脉,未来如果不死,必定又是一个血睚刀君,甚至比血睚刀君还要更强。
这是他的主上必欲除之的,也是他的死敌。
今日且先收敛爪牙,暂且隐忍。等到云海仙宫一事了结,再寻此子算账不迟。
远处的狐心媚望见这一幕,却不禁一阵磨牙。
忖道这个大黑天,真是忒不要脸!
他也配跻身‘地榜’?
狐心媚随后稍稍凝思,也起身带着众人,在无相神宗等人的右后方坐了下来。
她寻思日迦罗能放烟雾,自己一样可以,她还擅长幻术,可以乱人耳目。
燕归来望见此景,却是眸光一厉。
他想这两伙人围过来,是以为他们无相神宗好欺么?
剑藏锋却已猜出这两伙人的心思,他眼神怪异:“师叔勿需在意,这两股人不足为患。”
燕归来挑了挑眉。
剑藏锋这话未免有点托大了吧?
这是一个一品下,一个二品上。
即便他燕归来,对上这两人时也需提起几分精神。
他随后收敛起了思绪,凝神吩咐:“不圆!”
方不圆勉强提起了精神:“弟子遵命,一定会留神记忆。”
方不圆对神鳌散人留下的近神极招毫无兴趣。
所以责无旁贷,负担起了警戒一职。
他随后身影一飘,来到了小玄武的龟背上,与舟良臣说话:“小舟,我们二人还是轮流警戒的好。这样如何?你盯着子时到未时,我盯着申时到亥时。”
舟良臣也没有参研剑招的意图。
他与方不圆一样,学了没用,舟良臣的剑招偏向水系与冰系,还有由此衍生的癸水雷法。
神鳌散人的极招却是风系,与他不搭。
舟良臣听了方不圆的话之后,目光却闪了闪,忖道这果然是个奸商。
子时到未时是八个时辰,申时到亥时是四个时辰。
他的值班时间是方不圆的一倍。
这混蛋在欺负老实人。
“可以!”
舟良臣微一颔首,不假思索的应了下来:“不过我与小归归在半个月后会陆续进入五品,届时无法值班,也要劳请方师兄护法。”
小玄武在蛋里面呆了好几千年。
它出生的时候,就是六品下的阶位。
那两瓶液化的帝流浆,足以让它的妖力积蓄突破千载。
至于舟良臣,他上次突破是在半年前,现在也快将自身真元蓄满。
他还得了一枚‘六炼血神丹’,可以将真元一举提升五品下的巅峰,出去后就可尝试寻觅秘药,踏入五品上。
方不圆唇角一抽,暗道了一声麻烦。
他点了点头,瓮声瓮气道:“也行!”
他想这老实人看来也老实的有限,这样算来,两人的轮值时间刚好相近。
楚希声却已全神贯注于自己的武道宝库。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开始参研之前,他想看看,能否将第十三重的‘太上通神’刷出来。
也顺便做个实验,看看自己的系统是否真有着灵性,急他所需?
结果是有灵性的。
就在楚希声投入三百个血元点,持续第六十次五百连刷之后,他看到自己武道宝库里面,出现了一熟悉的商品图表。
那是一个楚希声的头像,脑门上有着一个龙飞凤舞的神字。
太上通神(十三阶)——需要85293个血元点。
楚希声也恰好有足够的血元点兑换。
逼平紫眉天君水如歌,还有新一期《天机武谱》给他带来的血元点高达三十余万,楚希声换了十三阶‘万古千秋之血’后还有不少剩余。
加上之前他在第二关的收获,刚好可把十三阶的‘太上通神’买下来。
十三阶‘太上通神’的注释信息变化不大,唯独通玄,神知,灵感,窥天四种天赋能力,增强了些许。
楚希声自身的感受却非常清晰。
旋转石柱上的那些复杂线条,在他眼中变得更简单,更有条理了。
一条清晰的剑路,还有配套的真元搬运之法,在他脑海内迅速成形。
这悟性提升的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
这一式极招,叫做‘风之伤’。
楚希声敏锐的察觉到,这风之伤与风之痕之间,有着隐秘的联系。
他又凝神观望了片刻,感觉这两式刀招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诸位师兄且停一停。”
楚希声的语声,将旁边正凝神参研领悟中的众人,都吸引了过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风神楼内,还缺了一式提纲挈领之招。最后的近神极招,不是八招合一,而是九刀融汇。缺了这一式总纲之刀,不但参研这些刀招会事倍功半,最后衍化出‘风尽残痕’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众人中的小师弟白含光,不由挑了挑眉:“楚师兄的意思是,风之痕?”
白含光与在场的几人不同的是,他也进入过九品秘境,也学过完整的‘风之痕’。
他刚才也隐隐有这样的感觉,却远没有楚希声说的这么明白。
“不错!”
楚希声探手出刀,在虚空中划过了一道痕迹。
这正是极招‘风之痕’,刀速却被他放缓了百倍。
楚希声将这一刀式详细拆解,将每一个细节都一一展现众人的眼前。
此时他忽然心生感应,发现不远处,问铢衣的目光也在往这边看过来。
且不止是一剑倾城问铢衣,那狐心媚,日迦罗等人,也在往这边偷看。
显然都想偷学这式总纲之招的。
楚希声却没有在意。
刀式是要配合心诀施展的,没有配套的真元搬运之法,单纯的动作无法发挥威力。
而楚希声讲解之时,特意束音成线,只有身边十几人才可听清。
不过在感应到问铢衣的视线之后,楚希声就将束音成线的范围,稍稍往东面扩大了一点。
问铢衣眼神一动,朝着他微一颔首,以示感谢。
她的队伍里面,那名执掌‘仙宫秘钥’的少年,也在九品秘境中参研过这式‘风之痕’的石碑,却没能学完整。
此人出自于南方的福州,武道水准较之北方差得太远。
而神鳌散人在九品秘境留下的那九座剑招石碑,不是什么人都能窥破究竟的。
楚芸芸也感应到了楚希声的小动作。
她一边听楚希声讲解,一边凝神注目了楚希声一眼,碧蓝色的眸中现出莫名的情绪。
不过她随后收敛起了目光,专心致志的参研起了这式‘风之痕’。
楚芸芸意识到自己是杯弓蛇影,有些多疑了。
楚希声向问铢衣讲解刀招,只是单纯的示好,是对问铢衣的回礼,而非是别的什么意图。
远处的狐心媚,却不禁‘嘁’了一声,暗骂这竖子小气!
她随后神色一动,将六枚丹瓶抛了过去:“小子,把真元搬运之法给我讲明白,这些帝流浆就是你的。”
这都是她通过第三关的奖赏。
神鳌散人没有给她法器,却给了六瓶液化的帝流浆,能够让任何妖类与神兽之属增加三百年的妖力。
狐心媚不能不花这冤枉钱。
他们这些妖兽之属,参研使用人类的极招本就艰难,如果缺了配套的真元搬运之法,就更是难上加难。
她想要将这剑法极招,转化成自身可以施展的招法,本就需要大量的时间。
而神鳌散人给他们的时间,仅仅只有一个月。
果然楚希声袍袖一拂,将那六枚丹瓶全数卷入袖中,那束音成线的范围就再次扩大。
‘大黑天’日迦罗则是皱着眉头,看向旁边的另一个少年。
那少年却摇了摇头,他出自南方的湖州。那边的武道水准,也没比东州强到哪去。
日迦罗暗暗一叹,也将两枚丹瓶,还有一件四品下阶位的法器,抛了过去。
这些也是神鳌散人的馈赠。
他是用不上的,正好拿来当学费。
楚希声当即笑纳。
这件法器是一件精品战甲。
楚希声在第二关连杀数人,也抢到了几件四品法器。
其中却没有一件,能与神鳌散人赐下的这件战甲相比较。
他本人是用不上的,拿回去给刘若曦倒是不错。
就在楚希声继续扩大束音成线的范围之际,一道白光从侧旁袭来,窜到了楚希声的头顶。
燕归来目光当即冷厉如刀,扫视过去,随即他就收敛起了杀意。
那是楚希声的灵宠白小昭。
燕归来以前见过这头小乘黄。
虽然他不明白,楚希声这头灵宠怎么就混成了黎山的皇脉,不过这不是敌人。
楚希声则是微微一喜:“小昭你也来了?”
他与白小昭心神相系,知道她平安无事。
不过此时他亲眼见白小昭活蹦乱跳的,却还是很开心。
楚希声将头顶的白小昭抓了下来,先抚了抚她的头,又用手挠了挠她的下巴。
就当白小昭闭着眼享受之际,楚希声忽的心神一凉,侧目回望。
只见那边一位浑身珠光宝气,珠围翠绕,气质闲雅从容,雍容大方的中年贵妇正以凌厉的目光,向他凝视过来。
——那正是黎山的‘含光夫人’。
楚希声注意到这位中年贵妇的眼中,赫然现出了一双重童,童中则透出一抹青蓝厉光。
楚希声不由暗暗心惊。
含光夫人的本体是一只重明鸟,虽然只有二品上的修为,九千年左右的妖力。
可这位的战力,却远远凌驾于狐心媚之上。
楚希声随即就心神一定,面不改色的朝着这位含光夫人颔首示意。
他知道这位夫人是因白小昭之事对他不满。
不过这桩事,楚希声没有任何理亏的地方。
白小昭是因九品秘境之事视他如父,也是因他的缘故进化为乘黄血脉,与他之间的牵绊与孺幕之情是剪不断,斩不断的。
即便那位黎山老母也无可奈何。
对于这位含光夫人,他以礼相待即可。
含光夫人见状则冷冷一哼,直接走到了狐心媚的侧旁三丈处坐了下来:“让开!到旁边去。”
这个位置,是距离白小昭比较近的,她可以就近看护。
这孩子是黎山老母的同族,是黎山的纯血皇裔,她不能不留神照看。
不过含光夫人受不了狐心媚的狐臭味。
狐心媚的眼中顿时现出了两团白焰,她强捺着怒火:“含光,你不要欺人太甚。”
含光夫人却不屑的一声哂笑:“你要是不让,现在就可与我做过一场,让我看看你手中的通关令牌,是阴是阳?”
狐心媚面色青白变化,最后她双拳死死的一握,直接移形换位,闪身到了数十丈外:“便让于你又如何?”
含光夫人的那双重童,不但能彻视洞达,坐见十方,还可洞察所有幻术。
这些重明鸟,天克他们所有狐族。
狐心媚对含光夫人的忌惮,甚至不逊于问铢衣,还有雾中那位神秘高人。
她有信心与这楼内的所有一二品周旋,却唯独对这三人毫无信心。
狐心媚心内却还是气的快要发疯。
她的眸光闪动,极尽所能寻思着报复之法。
“狐鼠之徒!”含光夫人不屑一顾的一笑,随后就又神色微动。
她已听到了楚希声在讲解刀法。
含光夫人初时不在意。
可她随即就注意到,旁边似问铢衣等人物也在肃容倾听。
含光夫人暗觉奇怪,也留神听了几句。
随着时间推移,这位的脸上也渐渐现出了凝重之意。
大约两刻时间之后,楚希声的讲解就告一段落,
神鳌散人当初刻录于石碑上的‘风之痕’,看起来玄乎其玄,让人难以理解,其实是加了许多故弄玄虚的内容。
刀招本身其实不是很复杂。
毕竟那位神鳌散人的主要目的,是考校众人的天赋悟性,而不是让他们学‘风之痕’这一式剑招。
且当初的那些修为九品的少年,与楚希声眼前这些人,不论武道造诣还是悟性,见识,都有着极大的差距。
而楚希声讲解招法时,简练明了,将所有精要都阐述的明明白白。
他还连续讲解了两遍,让后来的含光夫人也能尽闻其妙。
“这便是原版‘风之痕’的剑法精义了,我未做任何增减。不过后续我在这基础上,还有一些感悟与延展,且将之转化成了刀招,你们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听听后续的内容。”
楚希声继续用长刀比划,却已收窄了他束音成线的范围。
后续是他私人的武道成就,狐心媚与日迦罗等人再想听的话,那就得额外给钱。
不过这部分内容不多。
仅仅小半刻时间之后,楚希声就已将自身对‘风之痕’的理解,全数讲述完毕。
宗三平听完之后思绪纷呈。
无数的灵感在他的脑海滋生,有无数个人影,在他意念当中起舞运剑。
那旋转石柱上一些他想不明白的地方豁然贯通。
原来如此——
他神色感激的朝着楚希声一礼:“多谢师弟成全!这次算我欠你个人情。”
如非是楚希声将这一式‘风之痕’讲明白了,他可能需三天之后,才能完全领悟旋转石柱上的内容。
在第一层,第一式就已如此艰难,更何况后续的几层。
宗三平意识到若无这式提纲挈领之招,他想领悟完整的‘风尽残痕’,可能性微乎其微。
宗三平修的是‘平天剑’。
然而平天剑出名的不善攻伐。
他对这一式风系的近神极招极其看重。
任笑我同样拱了拱手:“剑师弟看人无差,师弟的为人确实敞亮!他日师弟如有用得着师兄的地方,尽管开口。”
他们虽然是同门师兄弟,不过很多人私心较重,喜好敝帚自珍。
不是什么人都愿意将这近神极招的关要道于众人分享的。
“师兄言重!”楚希声哑然失笑,回以一礼。
这于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
动动嘴皮子,挥一挥便可让几个师兄弟掌握一门近神极招,何乐而不为?
“如果几位师兄弟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可问我。”
叶知秋已经闭上眼,在全力参研了。
楚希声讲的很明白,没有任何模湖不清的地方。
由此可知楚希声的悟性超绝,思维清晰,非同凡类。
要将一门极招讲的清晰明了,浅白易懂,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的。
不过就在这时候,叶知秋忽然感应到这座石楼内,一股强绝无比的剑意蓦然爆发。
她当即睁眼,往剑意爆发之处看了过去。只见那边一道光痕闪现,带起了一片血光。
叶知秋的童孔微收,认出了那一剑,正是旋转石柱上记载的那一式‘风之伤’。
不过更让她吃惊的,是施展‘风之伤’的那个人。
“天榜第十五,‘剑气箫心’苍海石!”
叶知秋又看向了被‘剑气箫心’苍海石斩杀的人。
那是地榜三百三十六位——‘镇元神掌’伍光明!
叶知秋心内瞬时波澜起伏。
剑气箫心苍海石一剑斩杀伍光明不稀奇。
伍光明进来的时候,气息就有些晦涩,身上还有血迹,显然有旧伤在身。
这位‘镇元神掌’虽然是名震天下的大高手,可较之当世最天才的剑客苍海石来说,却不堪一提。
让叶知秋惊讶的是剑气箫心苍海石杀人的剑招,正是旋转石柱上的极招‘风之伤’!
他不但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已掌握了此招,且即学即用,一剑就将镇元神掌伍光明枭首。
此时苍海石抬手一招,将伍光明藏于袖内的通关令牌拿在了手里:“居然也是阴令。”
他神色微微失望,随后就把目光望向了无相神宗的众人。
这位只在燕归来身上停留了片刻,就将视线转向了楚希声。
苍海石的眸光渐渐凝冷如针:“睚眦血脉!”
这寥寥四字,就如平地惊雷般震得楼内众人心神动荡。
也使得数十道冷厉目光,朝着楚希声看了过去。
他们的眸光亦饱含杀机。
随着苍海石的剑意遥锁,楚希声的睚眦血脉瞬时反应,一片片如镜般光滑的银色鳞片,开始显化于楚希声的体表外.
几乎所有人都已注意到了这血睚镜甲,还有这位无极天君身上的血脉气息,也不同寻常。
那确实是睚眦之血!
燕归来面色如常,只眸中泛着冷意,同时一手按住了腰间的重剑:“是又如何?”
他一个念动,就已将苍海石锁在楚希声身上的剑意强行截断转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