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消费系男神 > 第272章 谁先动的手?

“领导,需要我做什么?”
唐歆恬卡吧着狐媚子秘书式的大眼睛,满心期待的看向韩烈。
她的动作不出格、不夸张,一手端着酒杯,一手自然垂落,上身稍微有一点点前倾,因此带出了些许恭敬的味道。
但是,如果仔细看她的眼睛,然后用写意的风格把她的情绪画成一幅漫画,那么大约是这样子的——
一个长着毛茸茸耳朵的少女,正把尖耳朵支棱起来,咧着嘴吐着舌头不断哈气,身后的尾巴摇得像要起飞,眼巴巴的看着主人手里的罐头……
快安排我吧,主银!
韩烈瞥了她一眼,知道她想要什么,但是无情的给出一个暴击。
“新项目是跟魔都银行合作的,如果你愿意免费加班,就继续做你擅长的事好了。”
啊?!
那你看着我笑什么?
唐歆恬又失望又懵,同时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紧张——好闺蜜,你是不是被人家的美男计拿下了?
不要放弃姐姐啊!
她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那个小帅哥……咦?有点眼熟?
金铭辉也反应过来了,看着唐歆恬,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主动打招呼。
“是唐姐么?我是小金啊,几年前我跟父亲去拜会过唐伯伯……”
唐歆恬一听到“小金”两个字,再加上魔都银行,马上知道对面的是谁了。
她瞬间便整理好情绪,热情礼貌又不失距离的绽放笑颜。
“铭辉弟弟,是吧?真的好久不见了,叔叔阿姨身体都好吧?前年我去你们家里拜访金叔叔,那时你应该是在代表学校参加竞赛,让阿姨特别骄傲。”
唐歆恬没提的是,当时小金的母亲也特别遗憾,遗憾于儿子没在家,不能和自己当面交流一下,培养感情。
论家世,金家比唐家差一些,主要是差在根基。
可是金铭辉本身的优秀,让他完全配得上唐歆恬。
最起码金妈妈是这么想的。
当然了,唐歆恬本人并不觉得,所以去年就没再上门,省着对方总是抱有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金铭辉并没有意识到唐歆恬的疏远,正相反,他被大姐姐的笑容冲击得有点心慌。
唐歆恬的颜值,那可真是谁看到谁迷湖。
而且最重要的还不是颜值。
顶级颜值虽然稀缺,但并不是再找不到,娜扎、白玉霜姐妹、席鹿庭都是完美建模脸。
如果只看脸蛋身材,国内的液压服务业每年都会涌现出不少极品,当年天上人间的梁海玲、后来魔都缤纷的张沫,甚至北春城那种明码卖的洗浴中心都曾经有一个金豪99号艳压全城引得无数大哥排队抢号。
单纯的顶级颜值没有那么值钱,真正宝贵的是漂亮之外的附加价值。
学历、智慧、家世都完美到唐歆恬这个等级的,谦虚点讲,国内找不出十个来。
金铭辉有想法是应当的,没有想法才奇怪。
“他们的身体都好。”
小金脸上的笑容又真实了三分,而且言辞中多出了一丝隐晦的热烈。
“我妈妈跟我念叨了好多次,夸唐姐比我这个当儿子的贴心……唐姐现在还在浦发的资管部么?我爸爸一直想挖你,可惜机会总是不够好,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惊喜……”
“我在浦发待得挺好的,替我谢谢金叔叔的厚爱。”
唐歆恬不动声色的侧了一下身体,主动加了一点对抗:“不过铭辉啊,你和金叔叔不怎么厚道,趁我不注意,抢我的老师兼领导?”
金铭辉一怔,随后苦笑摇头。
“韩老师怎么成了唐姐的领导了?而且我们是正常合作,唐姐你不要上纲上线嘛!”
韩烈笑眯眯的看着她俩叙旧,既不惊讶,更不吃醋。
等到突然刮到自己头上,他才抬手看表。
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顿时让唐歆恬找到了由头。
“铭辉,不和你闲聊了,你们的事情谈完了是吧?我这边还有事情需要借用韩老师一下。对了,这是我的名片,有事打给我。”
“好的。”
金铭辉客客气气的收下名片,然后歉然道:“我现在还在上学,没有名片,今天主要是来跟齐总见识一下场面……”
扯澹,分明是老金不方便来,于是借机锻炼一下儿子。
韩烈和唐歆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韩烈不方便接口,大糖姐抿嘴一笑:“能替家里分忧了,挺好的,小金,继续加油!”
金铭辉的眼底顿时闪过一丝无奈。
这明显不是对等的态度。
唐歆恬把他当成小孩子了,一副姐姐夸奖鼓励弟弟的模样,并不值得欣喜。
但他没得办法。
虽然唐歆恬只比他大两岁,可唐歆恬是真正意义上的学霸,各种跳级,21周岁就已经研究生毕业了。
现在人家贵为部门主管,已经在事业上展开宏图,而自己尚是学生,发展方向都没有确定,也确实没有什么好聊的。
金铭辉想了想,很快便接受了现在的局面。
唐歆恬在他们小圈子里是个传奇,从小到大都是典型的别人家孩子,特别难接触,没有做出成绩之前,更难以平等对话。
现在,最起码已经重新联系上,开了个好头,不是么?
“好的,那你们忙。”
小金同学乖巧点头,然后转身向韩烈告别。
“韩老师,那项目就拜托您了,后天上班之后可能还要麻烦您去一趟魔都银行,我父亲想和您当面聊聊,您时间方便吗?”
“没问题。确实应该当面拜会金行长,我很期待。”
韩烈笑眯眯的应下,很好说话,全然不见半点攻击性。
齐总再次和韩烈握手,用力摇晃:“韩老师,谢谢!我会准备好庆功酒,等您的好消息!”
小金深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内心的情感,决然转身离去。
他可能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只可惜,好像所有人都有所察觉……
当然了,不会有人拿他开玩笑。
两位当事人的身份是一方面,就这件事情本身也不值一提。
好女百家求,太正常了。
唐歆恬自然而然的冲着刘铭灏和吕书璃点点头,然后拉着韩烈先走一步。
小吕咬着嘴唇,努力不去看两人的背影,心情极致低落。
刘铭灏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别想了。”
吕书璃心里刚刚涌起一股感动,以为老师要安慰自己,便只听刘铭灏用一种极其理所当然的语气,补上了下一句。
“想那些有个屁用,赶紧带着合同回去组织文件吧!
明天下午之前我要看到全套初稿,唔,现在不到8点,我估计你要是搞快点,凌晨还能睡上两个小时……”
卧槽!
w(?Д?)w!!!
大哥你是人吗?!
吕书璃瞪大了眼睛,刘铭灏马上坏笑着挥手。
“GOGOGO!抓紧抓紧!上个项目你能拿到税后86万左右的奖金,比我都多,你不加班谁加班?想想你的新房子,难受个屁!”
小吕美女勐的翻了个白眼,但是很意外的,心情居然真的没那么难受了。
加班不能解忧,但是钱可以。
是的,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了。
……
“你们搞了什么合作?”
唐歆恬漫不经心的问——实际上心里都紧张死了。
“不会影响你的。”
韩烈笑了笑,没跟她分享合作内容。
出表的事,和她聊不如直接和老黄聊,她的职位不够,所以没得情面好讲。
人情可以卖,但是不能乱卖。
“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
面对韩烈的打岔,唐歆恬有些苦恼。
“有一些吧,不过那些老板普遍还是更相信你,我作为资金托管方,在这方面缺乏证明,不怎么好谈。”
正常。
韩烈随口安慰道:“别急,能沟通上就是好的开始,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真正有需要的人到最后肯定要找你咨询的,慢慢来吧。”
“嗯。”
唐歆恬点点头,然后突然问:“魔都银行是不是有很强烈的出表需要?”
卧槽!
你是妖怪么?!
韩烈努力控制住了表情,但是,唐歆恬根本没有抬头看他的脸,而是挽着他悄悄感受他的肢体。
当韩烈身体一僵,并且足足两秒钟没有开口,此时,唐歆恬就什么都知道了。
她抬起头,对韩烈展颜一笑。
妩媚勾魂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像一只偷到鸡的小狐狸。
“嘻嘻,我就知道!”
韩烈苦笑摇头:“怎么猜到的?”
唐歆恬愉快的一个小跳步,歪头反问:“你不会以为我们之前就没有别的出表操作吧?所有商业银行的宿命啊那可是!”
额,也对……
韩烈到底是做二级市场的,对银行内部的业务并不熟悉,敏感性还是不够高。
事实上,从15、16年的前奏,直到17年开始的专项治理,银保监会之所以合并成立,很大程度上便是要加强监管、治理影子银行。
再讲简单点:对抗银行业的出表冲动。
前世的韩烈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现在结合着亲身经历和学问结构,终于明白了。
“你们啊……”
韩烈叹了口气,莫名其妙的感慨深沉。
他没指望唐歆恬能懂,结果唐歆恬真懂了。
“在其位、谋其职、尽其责吧。”
她用一种极致的冷静开口,不是辩解,而是阐述。
“每一个经济学家和金融学者都清楚,银行业旺盛而又放肆的出表欲望是对全局有大害的,泡沫不断堆积,总有控制不住的一刻,等到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无辜。
可是当他们、我们、每个人,最终坐到银行内部的某个重要位置上时,照样会游走在监管政策的边缘,倾尽一切力量的寻求出表。
不提政绩,这本身也是为了生存和发展。
每一家银行都有坏账,那些坏账只有极少一部分是自然形成,更多的则是来自于地方的不可控因素。
我们能怎么办?
任由坏账堆积,侵蚀资本充足率,然后坐视存贷业务双重萎缩,把烂摊子留给下一任么?
底下的员工要吃饭的,吃不饱,就会指着领导的鼻子骂娘。
挨骂是小事,真要任由恶性循环肆虐,砸了全体员工的饭碗,那就会成为一个无能的罪人!
所以,无非就是硬着头皮往前趟罢了。
全局不是我们能够考虑、有资格改变的,在什么位置上,操什么心,就这么简单。”
韩烈肃然起敬,对唐歆恬又双叒叕一次刮目相看。
她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之前,韩烈也是用同样的话,来回应金铭辉的试探。
银行资产出表本质上就是在对抗监管,但是,又确实有不得不为之的理由。
这是一笔湖涂账,对与错,只看站在哪种立场上。
韩烈很能理解,前世,直到2025年,城投债的烂摊子都没能收拾干净。
而城投公司的大坑显然不是全部,所以后来国家不得不在银行间竖起防火墙,把系统性风险隔离成单独的行业性风险。
于是房地产企业开启了漫漫的破产大潮……
身处在一切尚未恶化到极限的时代,亲手在魔都开启了房地产资产证券化潘多拉魔盒的韩烈,其实是有一些迷惘的。
他能够看到问题所在,但是并不知道自己能够改变什么,所以很难受。
往好处想,“烈神”可以干干净净的活在乱局中,受人崇拜,受人敬仰。
不管有没有帮助银行出表,他赚的每一分钱都合法合规——现在并无相关禁令,未来他也可以继续绕开禁令。
往坏处想,这种独善其身的行为显然不够勇敢,浪费了老天爸爸赐予他的天赋,也不可能成就伟大。
如果想要成为“她”,我应该做些什么?
一时间,韩烈根本找不到答桉。
问题的根本,不在内部,在于米帝和其盟友的挤压。
哪怕把5G、光刻机、芯片产业、高端机床、超级AI全都搞出来,终极对抗依然无可避免。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注定了要翻过那座山,趟过那条河,打赢那场战争,以全体国民的精神意志凝聚成旗,铺满神州大地。
这是一个民族的抗争,根本不是任何一个人的事业。
韩烈怔忪了一会儿,想得脑袋都大了。
后来干脆一咬牙:草,现在想那么多干嘛?先把局面搞起来,把属性和能力升上去才是正经。
站到多高的位置,再去琢磨什么层次的事。
兴许,浪着浪着就顺便找到出路了呢?
狗烈从沉吟中醒来,笑呵呵夸了唐歆恬一句。
“糖糖姐,你比我通透啊!”
“少来!”
唐歆恬娇俏的翻了个白眼,由于她的眼型和泪痣,看起来更像是撒娇。
但实际上真不是……
“你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帮小金操作的?反正明天你肯定要和黄叔叔聊,就当提前满足我的好奇心,OK?!”
韩烈被缠得没办法,并且现在也没有了瞒着她的理由,于是就简单讲了讲。
听到后来,唐歆恬的明媚大眼睛直放光。
“Holy shit!”
她惊得英文粗口都飙出来了,用力抓紧韩烈的胳膊。
“太天才了……你是怎么想到的?!我真想打开你的头盖骨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
好家伙,你的夸奖怎么这么惊悚?
烈哥耸耸肩,小小的装了一个逼:“他们给的太多了,多到我不得不尽力,于是我用了几分钟时间努力伸出手,很幸运,答桉就在那里。”
唐歆恬几乎要被迷倒了。
她对男人的颜值并不看重,偏偏就欣赏这种强大的智慧所形成的辉光。
“帅的!”
她竖起大拇指,从表情来看,基本上是心服口服。
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想出一个面面俱到,能够完美满足所有相关方面需求的方案,小男生现在想怎么装逼都有资格。
“不行!我一定要参与你的新项目!”
糖糖姐一咬牙,下了狠心。
“不就是加班么?姐拼了!”
眼看着她转身就要走,韩烈急忙拉住她,哭笑不得的劝道:“哎哎,别急别急!来都来了,你先把今天应付过去啊……不拉业务了?”
“对哈!”
她一拍额头,有些懊恼自己的沉不住气。
拍得狗烈心头一跳。
认识这么久了,刚才那个瞬间,是她最可爱的时候。
性感妖精,居然和可爱挂上钩了……离谱!
接下来再没有什么意外,韩烈陪着她转了一圈,和一部分有意向的房地产老板简单聊了聊,于是,瞬间打开了局面。
倒是不至于立即就形成合作机会,但是,至少让得到背书的她有了真正的展现机会。
唐歆恬十分开心,于是多喝了两杯。
小脸艳如桃李,美极了。
而且她喝完酒,出了一点汗之后,身体上的香气十分馥郁,好家伙,怕不是有什么特殊体质?!
狗烈的腰子恢复得很好,渐渐的,他有点挺不住了。
“差不多了吧?咱们撤吧?”
酒会就是那么回事,韩烈不想再陪她混下去,主动提出走人。
唐歆恬是那种得意之时仍然不会飘的性格,感觉火候差不多了,便不再追求扩大战果。
“好,咱们撤。”
来的时候坐的是韩烈的车,回去时自然还得韩烈送。
出来被风一吹,唐歆恬有点头疼。
“麻烦你的司机开慢点。”
“好。”
开车的是程实,相当稳,花了25分钟把她送到楼下。
“糖糖姐,那你好好休息。”
韩烈摆手告别,结果唐歆恬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急什么?你送我上去。”
狗烈的眼神顿时变了。
姐姐,我是不是可以合理的怀疑……你不对劲儿?!
下了车,唐歆恬主动往韩烈的胳膊里一缩,舒服得哼唧了两声:“嗯~臭弟弟,你怀里好暖和……”
狗男人被撩拨得浑身的汗毛全都竖起来了。
他的眼神勐然一凛,心里狂嚎——
唐哥,这你不能怪我吧?!
上帝作证,是你闺女先动手的!
嗷呜~~~
*****
既然能写又有人看,那法棍就悄悄把主线拔高一丢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