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玄幻奇幻 > 当个魔王可太难了 > 第574章 我们迷路了

交通的不便让长途旅行成为一件非常痛苦的经历,吃不好睡不好,而且由于基建不够完善的关系,如果去一些偏远的地区,很可能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卡雅看了看四周说:
“你有没有觉得……”
“好吧,我承认,咱们迷路了。”
重新出发后过了两个小时,太阳逐渐朝着西方低垂的时候,一行人终于迷路了。
“方向没有问题,但周围的环境非常的不对劲。”
碰到大榕树后不久,众人转道向北,裴仁礼特别小心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与秘法眼建立连接,确认方向没有走错。
但随着他们逐渐深入森林,周围开始渐渐弥漫开一层细密的白雾,空气中的湿度也在逐步增加,周围的植被从高大粗壮的树木,变成了低矮厚重的水生植物,就连脚下原本是厚厚的落叶层,现在也变成了柔软的烂泥,仿佛不知不觉中他们从一片林地走到了湿地沼泽当中。
这当然不正常。
河流诸国不缺水,来自至高山脉的冰川融雪形成大河贯穿了整片区域最终奔流入海。
但不缺水不代表水资源就丰富到可以产生沼泽的程度,河流诸国的土地主要是由森林和草原组成,地形也都相对比较平坦,尤其是乌斯塔拉夫这边,土地上从未标注过这里有任何的沼泽。
“这地方的感觉非常古怪,像是有些虚幻的不真实。”
卡米拉攥紧了脖子上的圣徽,多少有些不安。
“我们迷路了?要在这附近扎营吗?”
唯一还能高兴的就只有西斯迪亚,她甚至觉得迷路挺好玩……
这位大小姐属于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反正只是迷路,就当野营了。
说话间,前面不远处的灌木丛动了动,随即先一步去前面侦查的寇拉钻了回来,面对裴仁礼询问的目光,寇拉摇摇头:
“不行,找不到咱们来的路了。”
众人来的时候明明没走一段就会在树干上留下个记号,毕竟这地方他们没来过,做完任务还得回去,留下记号也方便回城时使用。
结果记号全都消失了。
“有点难搞啊……”
“你作为法师的专业知识不能做些什么吗?”
“我猜这里可能是与咱们的位面相重叠的半位面,咱们可能不知不觉走了进来。”
“既然你知道,那怎么出去?”
“那就得看这个半位面是怎么设置的了,很可能出口和入口隔着老远,也可能需要什么特殊的条件。”
首先能确定的是,他们确实还在原本的位面。
因为影子里的拉芙娜依旧能和留在巨石要塞的女仆魔偶取得联系,如果是被传送到其他位面的话,这种联系早就断了。
顺便一说,巨石要塞里的女仆魔偶,是跟着变形蜘商队的那一台。
更何况,裴仁礼作为魔王,其实是被固定在自己的位面的,无法被跨位面传送术送去其他的位面。
所以裴仁礼猜测,这是一个与物质位面重叠的半位面,类似于PS里的图层,将他们重叠在一起了。
半位面的面积无法与正常位面相提并论,且一些法则方面的基础设定,也跟正常位面有所区别。
通常半位面都是自然形成的,它们就像是卵一样,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演化为正常的位面,只不过这需要漫长的时间。
也有一些半位面是某些大老自己开辟的,这种情况是最危险的,因为你不知道半位面的主人有什么癖好以及是否友好。
“从目前的景色来看,应该是自然形成的半位面,而且这里肯定有人居住。”
“你怎么知道?”
裴仁礼往一侧伸手指了指:
“我看到那里有一艘小船,还很新,应该是最近才制造出来的。”
自然形成的半位面和人工制造的半位面最大的差别就是生态是否完整,前者是从蛇虫鼠蚁到飞禽走兽什么都有,后者的话就比较看半位面主人的想法了。
众人顺着裴仁礼指的方向前进,一两分钟后,他们来到一条不五六米宽的小河旁边,河的对岸能看到一个小小的码头,简单的木质平底船就栓在码头上,旁边不远还能看到一座用木板搭建的简易桥梁。
众人从桥上绕过去,卡雅检查了一下船,确认这东西不仅能正常使用,而且还最近才做过保养。
“这附近曾经有人露营,从灰尽的状态来看应该是两三个月前了。”
寇拉摸了摸地上的篝火痕迹判断道。
卡米拉也发现了一些曾经钉过帐篷的痕迹,并找到了一个被踢散的风灶。
裴仁礼则对着码头附近的土地来了一通侦测三连,确认安全。
“船会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在这的。”
“镇上的人么?”
“很有可能。”
河水流向西方,按照委托书上的内容,也提到碰见大榕树之后向正西。
这可能是镇上的人为了方便接取委托的冒险者们使用的工具。
“总之,先在这里扎营吧,今天无法继续前进了。”
时间已经步入下午四点,没多久天色就会黑下来,在不确定还有多远才能到达小镇的现在,只能在这附近扎营。
半位面的情况和正常的位面不同,暂时没有发现危险的情况不代表之后也没有,比起半夜举着火把到处走,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等天亮再行动更加安全一些。
–‐‐——–‐‐——
夜幕降临,给两岸低矮的灌木蒙上一片暗影,浅浅的河水也变得无法看穿。水面上缓缓升起一片雾气,比之前在更加浓重一些,像是墙壁一样环绕在众人的营地周围。
燃起的篝火多少驱散了一些潮湿和阴冷,用蔬菜干和肉干煮的烫,也让身体暖和了起来。
冰冷水雾就像是一双双从黑暗中伸出的手,轻柔的拂过水面,偶尔能听到青蛙的叫声和虫鸣,运气好的话,或许还会看到有萤火虫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西斯迪亚由于是第一次在野外露营,显得颇为兴奋,比起露营几乎是摧毁三观的妙婕来说,西斯迪亚虽然也从小锦衣玉食,但却丝毫没有在乎野外环境的不便,感觉她看什么都特别好奇,是那种好奇心极重,什么都想体验一下的家伙。
当然,这可不能让她乱跑。
由于西斯迪亚自带保镖,总共七个人的队伍可以很轻易的实行轮班守夜。
裴仁礼和保镖之一的塔娜守第一班,之后是卡雅和阿琳德拉,最后是寇拉和卡米拉。
守夜的人中没有西斯迪亚,这很正常,毕竟这位大小姐守夜谁也不放心……
时间一点点的熘走,躲在乌云之后的月亮洒下静谧的光,但此时,躺在睡袋里的西斯迪亚突然睁开眼睛。
由于比较兴奋的关系,她睡的不是很沉,有点动静就会被吵醒。
而吵醒她的,则是一阵悦耳的口哨声。
西斯迪亚有点疑惑的看向裴仁礼,他和平时一样接着篝火在看书,区别仅在与他头顶的千眼睁开了所有的眼睛,微微转动的童孔将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
但他没有吹口哨。
而在篝火另一边的塔娜,她左右环顾四周,显得非常紧张。
虽然论战斗力并不弱,但西斯迪亚的两个保镖并不是冒险者,也没有野外露营的经验,也难怪会很紧张,塔娜甚至感觉周围的黑暗中有什么东西躲藏。
但她也同样没有吹口哨。
西斯迪亚有些疑惑了,那优扬悦耳的口哨声依旧在耳边回荡,守夜的两个人却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能听到别人听不见的声音,这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事,但西斯迪亚大小姐的好奇心上来了。
她静下心来,仔细聆听口哨的来源。
那细细的,优扬的口哨声听起来仿佛是空灵动听的口琴,也像是叮叮冬冬落入清潭的水滴,随着西斯迪亚仔细的辨认,越发的清晰。
声音来自营地的另一侧。
她判断道。
众人扎营的地方,相当于一个湖中岛的样子,左右两侧都被五六米宽的河水所拥抱,一侧有船有木桥,另一侧则只有一大片芦苇。
西斯迪亚听着听着,决定不在等待,她急忙从睡袋里爬起来。
“裴仁礼,我听到了一点声音。”
这位大小姐终究还是有点长进的,至少没有自己偷偷一个人去找。
而裴仁礼闻言奇怪道:
“什么声音?”
“像是口哨,特别好听。”
他看向对面的塔娜,后者摇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听到。
西斯迪亚看到裴仁礼低头思考了一下:
“声音在什么方向?”
“那儿,芦苇从里,而且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然后西斯迪亚就看到裴仁礼站起来:
“你能确定准确的位置吗?”
“应该可以。”
裴仁礼让塔娜留在原地,自己和西斯迪亚一起走向芦苇丛。
“越来越近了。”
西斯迪亚闭上眼睛,仔细聆听那优扬的口哨声。
但恼人的是,口哨声在靠近的时候突然变小,像是被一层布所遮挡,变得不那么真切。
西斯迪亚有点着急,她逼着眼睛仔细倾听,正欲向前走几步,随即被裴仁礼拉住。
“锐牙回旋。”
他激活了一个魔法,旋转的立场刷的一下将厚厚的芦苇丛扫开,如同割麦子似的整齐的削掉一层。
随后在月光的照射下,两人看到,芦苇丛的里面藏着一艘已经腐烂了一半的小船。
“就在这里,我听到的声音就是从这儿传来的。”
法师之手从裴仁礼的掌心飞出来,飘到船只的残骸中翻了翻,一个被泡在水里,满是烂泥的布包被法师之手拎了起来。
西斯迪亚明确的听到,随着那个布包的出现,口哨声变得更加清晰了。
可能是布包太重,法师之手不能拎太沉的东西,也可能是布包本身也腐败了不少,系紧的扣子松脱,把布包里的东西都洒在了地上。
一把在月光中明亮如镜般的短剑,就这么插在了泥土当中,并发出悦耳的口哨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