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明叹气,“老头子的任性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那边的一切都他了算,我们这些当晚辈的无论什么都听不进去。()孙子辈里阿龙一向强势,近几年在关键时刻阿龙多少能压住老头子几天,但这次阿龙出马也不好使。”

东方卓最后问了一句,“她愿意吗?”这个她,当然指的是黄鸢了。

东方明没好气地回了一句,“那还用,她当然不愿意了,最近一周躲在家里一直不敢出门。我也担心老头子会乱来,所以原本是守着她、护着她的,可阿浩这子又给我闹了这么一出离家出走,我没办法,只能通过查尔斯找到你朋友埃尔,拜托埃尔暂时照顾了。”

东方卓蹙眉,“等一下,黄鸢又没有孩子,应该不附和伯爵的娶妻标准才对。”

一提这个,东方明就火大,“死老头子要不是我父亲,我早整死他了。”

东方卓挑眉,难得啊,一向扮弱、扮萌的老男人东方明会这样生气。

东方明知道整个东方家能帮自己的只有面前的这个冷面侄子了,于是彻底爆发了,“阿卓,你知道死头子怎么吗?”

东方卓配合,“怎么?”

东方明,“死老头子居然黄鸢有干儿子阿浩,完全附和他的条件。你,有这么不要脸的父亲和爷爷吗?啊?MD,气死我了,真想整死他,老不死的,不要脸。”

爷爷今天难得地没坐轮椅,而是拄着拐杖出现在客厅。虽然有点距离,但因为东方明没有控制音量,完全是用吼的,所以把事情听了个大概,也知道东方明骂的是谁,于是冷着脸训斥道,“阿明,有胆子你再骂一句试试,信不信我会敲破你的头。”

东方明那个郁闷,赶紧起身上前,扶住老爷子,立刻变脸成可怜白兔的模样,“哥,人家已经很可怜了,你怎么还忍心这样威胁人家?”

爷爷吹胡子瞪眼地质问,“你叫我什么?”

东方明一脸无辜地,“哥,你怎么了?你不是我哥吗?”

爷爷被堵得没词,最后骂了一句浑子,甩开侄子东方明的手,由孙子东方卓扶着坐了下来。

毕竟是长辈们的私事,为了保险起见东方卓不由问了一句,“爷爷,这事,我该不该管?”

爷爷知道孙子的为难,孙子这是要承诺呢,省得事后有人在背后年轻当家的不尊重长辈或以势压人。所以爷爷沉吟片刻,,“阿卓,这事你别出面,让你媳妇去办。”

东方卓一怔,“爷爷,您这是?”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他也是看在东方明的面子上要管上一管的,他可不想让自家老婆陷入麻烦之中。

爷爷哼了一声,,“这事没得商量,让你媳妇去解决。”

东方卓强烈反对,“不行。爷爷,您又不是不知道伯爵任性起来根本不讲道理,再加上我们本来就是他的晚辈,我去他还能忌惮我的强势作风,要是叶梅去了,不定他会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东方明也表示反对,“我也觉得不行,老头子本来就脾气臭,要是让一面都没见过的孙子辈的媳妇训斥一通,老头子面子里子都没了,还不得闹翻天啊!”

爷爷并没有被服,“我就是要让他面子里子都没了,省得他为老不尊给晚辈丢脸。”

东方卓还要什么,爷爷一摆手,“阿卓,我们东方家的家务事由谁负责裁决?”

东方卓不情愿地,“当家夫人。”

爷爷递给他这不就结了么的一眼,让管家去叫叶梅下来。

很快,叶梅来了,她和爷爷与明叔打过招呼,坐在了东方卓的右手边。接收到爷爷的示意,东方明把事情重了一遍,爷爷便把决定告诉了她,让她解决。

叶梅心里咯噔一下,长辈的私事,她可不敢乱插手,于是以眼神向东方卓求救。

爷爷咳嗽一声,不高兴地,“你在看哪里?”

叶梅赶紧收回视线,悻悻然地,“没看哪里。”

爷爷追问,“吧,这事你要怎么处理?”

叶梅愕然,哪有这样子的,她只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对伯爵、对黄鸢又不了解,哪里知道要怎么处理,于是解释,“爷爷,容我几天,我要了解一下详细情况,顺便考虑一下对策。”

爷爷眼睛一瞪,“不行,我要你马上处理,当着我们的面处理。”

这不是强人所难是什么,叶梅不服地嘀咕道,“爷爷不讲理。”

爷爷听到了,“你什么?有胆子你再一遍。”

叶梅不敢吱声,往东方卓身边凑过去,挽住东方卓的胳膊,声唤了一声老公。

她的这声老公叫的东方卓心里舒坦极了,他想着,关键时刻男人不护着自己的女人怎么行。于是没好气地对爷爷,“别欺负我老婆。”

爷爷听了,目光一闪,,“阿梅,你是当家夫人,族人有解决不了的家务事找上门来,你有帮忙裁决的义务。阿卓单身时,这一项由他自己担着。后来你进门了,阿卓心疼你,一直由着你偷赖,还是他自己担着。爷爷今天当一回坏人,要看着你接过原本属于你的工作,顺便减轻我孙子的负担。”

叶梅听了,心里一震,这事,她从来没想过,东方卓也从来没跟她提过。她回想他们这两年的婚姻生活,东方卓从来没要求让她管过亲戚家那些难办的家事,都是他自己在跑,自己在解决。感动之余,她的心底一片柔软,她将额头抵在他的肩上,千言万语化做眼底的一片湿润。

东方卓瞪了坐在对面的爷爷一眼,低头对叶梅,“不喜欢就别管,我会处理。”他一直记着她的愿望:当一只快乐的米虫。每次惹她伤心难过,惹她掉眼泪的时候,他心里很难受,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够好,还需要努力。

叶梅没有抬头,保持着额头抵在他肩头的姿势,“这事,我接了。如果我做的不好,我相信你会提醒我,会帮我。”

东方卓没有任何迟疑地答应,“好。”

东方明收起一脸见鬼的表情,凑到爷爷跟前,和爷爷咬耳朵,“哥,我没做梦吧?我没眼花吧?对面笑得一脸恶心的人真的是阿卓吗?是咱们东方家特产的冰块儿阿卓吗?”

爷爷拿拐杖敲他的脚面,“你笑的才叫恶心。”

东方明被敲疼,赶紧躲开,回了一个受尽欺凌后的控诉眼神。

爷爷被他这个样子激的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视线一转,“阿梅,既然你答应接了,那就开始处理吧。”

叶梅稳了稳情绪,迅速想了一下,这才坐正身体,浅浅一笑,“明叔,阿浩的干妈不答应嫁,对吗?”

东方明正色地坐好,“当然不答应。”

叶梅再问,“阿浩的干妈做什么工作?”

东方明,“以前是报社编辑,一周前被老头子逼得辞职了。”

叶梅点了点头,“这样吧,麻烦明叔回去一躺,亲自把阿浩的干妈请到Z市来坐客一段时间。”“爷爷,就让阿浩的干妈住在祖宅这边,可以吗?”她有她的打算,把黄鸢请到他们的别墅去住,如果伯爵找上门来要人,他们当晚辈的不好阻止。但黄鸢住在祖宅这边就不同了,伯爵再霸道,总不敢上爷爷奶奶这里抢人不是。

爷爷表示没意见。东方明就他会赶下午的飞机回去接人。

爷爷并不满意,“就这样?这能解决什么问题?难道你要把人藏一辈子?”

叶梅笑着暂时就这样,其它什么都不肯。后来大家吃过午饭,她回到房间把族长老们的联系方式翻出来,一一打了电话过去,客客气气地和他们商量伯爵的事情。

东方卓在一边默默地看着,直到她忙活完,便拉着她上床,搂着她要一起午睡。

叶梅心里并不踏实,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你,伯爵气急了会不会拿长辈的身份压我?还给我定以下犯上之类的罪名?”

东方卓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没事,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切有我。再,本来就是伯爵自己理亏,而且他再任性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刚刚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想了想,估计是明叔或者黄鸢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他不高兴了,所以才想了这么个胡闹的办法在整人。”

居然还有这样整自己儿子的父亲,真应了那句话,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叶梅相信了东方卓的猜测,眼一亮,她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于是,叶梅在第二天傍晚接到埃尔的电话,确定东方明和黄鸢所乘坐的班机从巴黎机场起飞后,她马上给答应配合自己的几位族长老发了计划开始执行的通知。

第三天,在黄鸢住进位于Z市的祖宅不超过一个时的时候,已经搬回自己别墅的东方卓的手机响了。

东方卓看了一眼来电,接了起来,他用法语和对方聊了几句,然后叫叶梅接电话,并明是伯爵大人要找她。

题外话

【13246118155】 送了1颗钻石

【15898896496】 投了1票

【936765】 投了2票

【wei5569155】 投了2票

【平和8596】 投了1票

【ryphwb】 投了1票

【jiangbeilei】 投了1票

【泊云zy】 投了1票

【jiangbeilei】 投了1票

【马晓曦】 投了1票

【134267072288】 投了2票

【minguoxumine】 投了1票

【晾0琼】 投了1票

【897100309】 投了1票

【pjz921018】 投了1票

【jiangbeilei】 投了1票

【aiyunnuo】 投了1票

【百合zen】 投了1票

【紫雪莲】 投了1票

青青这几天闹肚子痛,很烦躁,没能正常码字,对不起,亲们。很抱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