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历史军事 > 功名路 > 番外 :四时花开 二

君子一诺值千金,何况天子金口玉言,自是无法婉拒。
  
  李氏婆媳感恩戴德的谢过齐萧赐饭,连张曦君一同四人分席而食。
  
  一时,饭过五味,李氏婆媳正思忖如何请示离开,只见齐萧放下象牙箸子,慢条斯理道:“朕看二位不怎么动筷,可是饭菜不合胃口?”不等回答,已作势要吩咐左右重被桌席,“喜食什么,让御厨重新准备就是。”
  
  李氏乡间出身,其长媳陈氏也不过小官令之女,面对兵变夺权的齐萧自是心中胆怯,再是山珍海味也如同嚼蜡,只希望早早得赦离开,哪知齐萧突然这样一问,二人一惊,唯恐齐萧不悦,一脸紧张。李氏到底是一家主母,连忙强压下心中紧张,看着不苟言笑的齐萧,勉强笑应道:“御厨厨艺精湛,菜肴都甚合口味!甚合口味。”文绉绉的话说出口,不觉又饶舌一遍,只感松了一口气。
  
  陈氏虽是小户出身,却是同等妇人中难得的沉着端庄,本也为齐萧的话心紧提了起来,这一听婆母回答的颇为妥帖,也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着痕迹的抹了抹头上冷汗。
  
  张曦君见母亲与长嫂如坐针毡,好不如意熬过饭食头儿,却又因齐萧一句话弄得七上八下,心就一偏,也不纳罕齐萧今天欲以何为,正要为二人说话,不想齐萧又再度开口道:“郑国夫人和朕见外了。你是太子的嫡亲外祖母,张家又为朕屡历奇功……”话没说完。突然“唔”了一声,似恍然大悟道:“对了,令小郎也有颇有才学,这几年也不逊色其兄长,可朕只擢封了大郎为三品将军,倒是小郎至今不过五品小将,还因战事被耽搁了娶亲。”
  
  古人早婚,小弟张文宇已二十好几。因祖母卢氏临终前嘱咐不可随意安排其亲事,张家这两年又水涨超高,一时便耽搁了这婚事。张曦君想起母亲李氏每次来信时多有对张文宇婚事的担忧,自己便在齐萧面前曾说过一两回,难道是齐萧有了合适人选打算赐婚?可怎么也不同自己商量一二,万一不合适怎办?
  
  这样一想,张曦君只恐齐萧乱点鸳鸯谱,顾不得母亲和长嫂在此,忙对齐萧道:“皇上。阿弟心性不定,此事不急。”
  
  “朕看他性子倒是沉稳!”不关朝廷之事,齐萧多是相让于她。不想这会儿竟一再罔顾她意。张曦君一怔,就听齐萧话锋一转,竟似察觉了张曦君的心意般,又道:“夫人若有中意的闺秀,就让皇后指婚便是。”说着又看向李氏,意有所指道:“令小郎温文尔雅。长安城里倒有几家诗礼传家的书香门第,想必所出闺秀也都是知书达理,和令郎颇为匹配。”
  
  话是让张家自行定夺,可言语之间分明是已定好人选,李氏婆媳也不是蠢人。当下明白齐萧的意思,又听齐萧属意人家。是再好不过的门第,最是清贵不过,哪还有不满意的,又是最心疼的小儿子的婚事终于有了着落,还是齐萧金口玉言,心下一喜,面上已感激道:“皇上说得是,臣妇回去就未小儿相看!”
  
  不想幼弟如此草率决定婚事,奈何母亲李氏欣喜若狂的应下,这所选的人家又的确对张家有宜,而且以张文宇的性子,这样的大家小姐想必也是他所属意的,张曦君无奈住口。
  
  齐萧却是微微点头,满意之意不言而喻,随即又道:“听闻夫人的娘家内侄七年前嫡妻难产后,一直未再娶填房,膝下留有一稚儿无人照顾。”说着,轻叩食几,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若表兄弟二人都结下良缘,可是双喜临门。”说完手上动作一停,忽然抬头看向张曦君,面含笑意,却是目光深沉似海,“皇后您说可是?”
  
  闻言,张曦君一愣。
  
  一直沉默不语的陈氏却是突然抢话道:“其实李家表弟他已经订了亲事,只是前些年女方家中有事,一直拖着尚未成婚。”急忙说完,又觉不够,忙补充道:“对了,他们马上就要成亲了。”
  
  言毕,见齐萧的视线投了过来,心头一跳,慌忙低下头,又似想到什么一般,猛地起身,匍匐在地,“皇上恕罪,臣妇一时……一时情急……”
  
  “今天不过是一家人闲谈,没有那么多规矩,张夫人起来吧。”话语囫囵,正着急的想着如何解释御前失言,齐萧已知她尚未出口的话,更大为宽宏的不予计较,一时心中只道果然是不快李武仁与张曦君的传言,又不由庆幸自己及时出言遮掩,心头瞬间一宽,只唯恐婆母李氏怨她御前抢话。待到从地上起身,齐萧不过片刻便许她与李氏告退,心头最后一丝犹豫已去,一心只盘算着回府商讨李武仁定亲之事。
  
  一时之间,在座之上只剩张曦君与齐萧相并而坐。
  
  张曦君挥退一众侍人,望着齐萧良久,目光似有黯然神伤之色,“皇上太让人失望了。”说罢,不等齐萧回应,独自拂袖而去。
  
  “失望什么?”才及起身,齐萧高大的身影便倾俯过来,随即将她转过身,专注地看着她,黑眸注满笑意,“失望被我看破了?”
  
  “你……”张曦君倏然瞪大眼睛,不明哪里露出破绽。
  
  齐萧笑而不语,只牵起张曦君的手,徐步走向殿外,方道:“才当皇后胆子就这么大,朕还真怀念您刚嫁朕的时候。”
  
  自齐萧登基以来,也许是他并不喜“朕”的自称,在她的面前从不自称为朕,倒是偶尔闲暇的玩笑时,称过一两回。
  
  不再去想齐萧如何看出破绽,张曦君仰头同样笑道:“臣妾也不知道皇上如此小气,先是赐了宗室女去边外和亲,这会儿又关心起臣妾的表兄了,真是让臣妾刮目相看。”说时立足脚步,站在廊下,定定地看着齐萧。
  
  一众侍人见状,悄无声息的敛目退下。
  
  齐萧抬手,拂过张曦君鬓间染上的雪花,笑道:“谁让朕的皇后仁慈,又是为王氏罪女求情,又是安妥照顾身怀六甲的冯夫人,朕当然要投其所好,也做一回好人。”
  
  没想到拿这茬打趣,张曦君无奈笑道:“冯夫人不是诊脉出来了,怀得是‘女儿’,多照顾一些,还不是为皇上的名声。至于凌云……”张曦君笑意一止,认真的看着齐萧,“不是我心善免了她宫奴,让她以庶民回到金陵,而是这样一个女子在身边,我不放心。”
  
  齐萧笑了起来,揽过张曦君的肩头,一同看向廊下白雪皑皑的冰封尘世。
  
  “不放心,就一直这样缠着我吧。”
  
  张曦君不语,只靠在齐萧的胸膛,微笑的看着外面的茫茫白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