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十一章 终于……

和丈母娘共进午餐,她要我陪她去健身房跑步,我哪有那份兴致,打个车把她送到健身房就分手了。一个人悄悄来到杭州市人才市场,溜进去转了一圈。
得,这个是大本,那个是硕士,个个嫩得出水,看过去没有超过二十五岁的,老子高大的身躯更突出一张苍老的脸来,何必在此抢这些可怜的学生来之不易的求职机会。只好走人。
还是回去看报纸广告吧。
楚月这会不是在电脑前编那些风花雪月的棉花故事就是在床上看女性杂志,这丫头除了给自己造梦啥也不会,就算知道我失业了也不会关心我一下,最多说一句:“哦,失业了,再找吧”就差后面没带上一句:别少我一月四千就行了。
养吧,养女人吧,你也很想是不是?老子以前比你还想,但是现在一点也不想!
就是养兰姐也比养这种废柴好,至少兰姐还懂得操持家务。
老子这人从小到大比谁都倔,偏偏在丈母娘那儿硬不起来,她跟我说什么都是对的,事实也证明她的预言有多准确。
唯一的错误就是楚月。
我当初就不该听丈母娘的话娶楚月做老婆,她说我和月月一定会幸福,我他妈的就不该相信!
我知道她为什么急着让我娶楚月,我他妈都知道。
楚月大学里跟一富家公子哥儿纠缠不清,毕业后本来要去另一个城市生活,她死活不同意,硬逼楚月回杭州,严厉禁止楚月和那小开来往。
她还怕我越陷越深,怕她身份不合适,怕我老爸老妈埋怨,怕这个、怕那个、什么都怕,就不怕她自己孤单一辈子。
她知道我的初恋比撕心裂肺还痛,却错误地把她女儿当成了我的伤药,而不是她自己。
我就这样做了她的女婿。楚月压根对我没感觉,我对她又何曾有过感觉?两个人心里头都有疙瘩,都藏着事儿,这婚事就是硬凑的。
事实证明,硬凑的婚姻就他妈失败!
老子烂人一个,烂命一条,没啥好说的。就是替楚月不值,你不是爱得死去活来么,你不是最向往完美无瑕的爱情么,你不是把感情当作生命的唯一么,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坚持到底?你不耽误我也别耽误你自己啊!搞得现在老子看你横竖不顺眼,你看老子左右不是东西,这他妈的又何苦来哉!
靠!不想了,老子回家打求职电话去,赚钱才是正道。
慢慢步行回小区,一路上抽了四根烟,哼了五首歌,多久没这么悠闲了啊,惬意啊。
才下午两点,楚月肯定想不到我会回来,她就怕我看她电脑上的那些棉花文字,没准还会把书房门关上不让我打搅她。嘿嘿,老子就是逗小猫也不要看你那肉麻文字,半年前早偷看过了。
吹着口哨进电梯,正好楼上住的一小妞跟我同乘,电梯上升时还用眼睛余光扫我几下,嘿嘿,女人就这虚伪劲儿。我冲她耳朵吹了声口哨,吓得她直往角落里躲,正好到搂层,我大笑着走出电梯。
打开房门,脱了鞋子,悠哉悠哉走进家,大客厅里没人,卧室里也没人,书房门关着,里面居然传来强劲的电子音乐。
我靠!楚月转性了,怎么听这音乐?
我推开书房门,眼前的一幕让我以为走进了发廊包厢:
楚月一丝不挂仰躺在书桌上,张开双臂,张开双腿,挥汗如雨,摇头晃脑,神智不清,嘶声大叫。腿间站着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四眼田鸡,埋头苦干,一往无前,挥汗如雨,摇头晃脑,神智不清,嘶声大叫。
男人随着强烈的电子乐大叫:“我爱你!我要你!我只爱你!我只要你!我们永远在一起!”
他妈的,跟唱歌似的。
女人双眼瞪着天花板,就好像在看一个触手可及的梦想,发了疯一样大叫:“这才是我要的感觉!这才是我要的生活!这才是我要的生命!我要的啊”
奶奶的,跟念台词似的。
我好像看戏一样看着这对疯狂大动的男女,没有表情,也没有行动。
头前十妙,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出轨了,终于还是出轨了
中间十妙,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你轻松了,我也轻松了
后面十妙,我心里是这么想的:我是应该愤怒,还是不该愤怒
再后来就没机会想了,因为楚月看见我了。
她呆了三妙,然后尖叫起来:“啊!”
那四眼田鸡也看见我了,吓得失声惊呼,浑身直发抖,连忙脱离出来,手忙脚乱四处找裤子。
瞧那小东西,细得跟筷子不,简直跟牙签似的,居然成了楚月的梦想,嘿嘿嘿
我差点笑出来,随即想到:不行,这时候该表示一下愤怒。于是我顺手拿起旁边一张小凳子,上前三步,狠狠砸在那小田鸡背上。
小田鸡正在弯腰穿裤子,这一记挨得不轻,当场跪倒在我的电脑面前,背对着我惨叫一声。
我又是一记狠狠砸下!
这下不止小田鸡,连桌上赤身裸体的楚月也惨叫起来。
嘿嘿,很心疼是吧,继续叫。老子再一记、再一记、再一记
小田鸡痛得差点没昏过去,整个人趴在地上,嘴里鬼哭狼嚎,白花花的屁股一个劲地哆嗦。
楚月终于放声大哭:“住手!快住手!许岚你不要打了!我求求你!是我的错,不关他的事!你住手!住手啊”
住手就住手,老子用脚!
我对准小田鸡左边腰子部位狠狠一脚踢去,他居然没吱声,我再一脚、再一脚、再一脚
小田鸡不再惨叫,改为低沉的哭声,整个身子剧烈抽搐,缩成一团。
楚月跳下桌子,也顾不得穿衣服,一把抱住我的腿,大哭道:“许岚你打我吧,踢我吧,都是我不好,你别打他,会出人命的,求求你,我求求你啦”
我连忙抽出我的腿,往后退开几步,她身上都是小田鸡的汁水,可别染上我身子。
奇怪的是,此时楚月哭得声嘶力竭,我却连说句话的兴致也没有,看着她抱住小田鸡拼命地哭,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我突然感到一阵凄凉。
月月啊月月,其实是老公我耽误了你,离婚吧,什么也别说了。
我离开了书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