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十五章 推油

上班去也,哈哈哈!
老子就这点好,跌得倒爬得起,没那么多工夫牢骚抱怨,有时间还不如多挣俩钱。这年头还有啥比钱更靠得住?当然,老爸老妈和楚玉除外。
来到公司,二话不说先去看房子,我得安顿我的小猫。
还行,就是小点,一室一厅一卫,客厅归小猫,房间归我,卫生间共用,厨房堆杂物。
一回公司我就带上资料出门跑业务去了。这家公司做建筑幕墙玻璃,还有钢架结构,我那个老爸是千万富翁的哥们就做这个,他老爸是一建筑包工头,现在年纪大了,还要包二奶三奶什么的,就把公司交给了他,其实也不大,在建筑行业算是中等规模,不过能给我做笔小生意也不错,让我来个开门红。
打电话过去,这小子果然没干好事,大上午的居然跑浴室去了。
浴室叫“天上人间”,名字俗得慌,不过里面的小妞还不错,服务质量一流,有阵子我常去。我打车来到天上人间,走进包房,那小子睡眼朦胧的,原来昨儿一宿尽跟这呆了,压根就没回去。
他叫孙亮,绰号小雀,至于为什么叫小雀,嘿嘿,鸟儿太小当然这么叫了,还是老子叫出来的,从高中一直喊到现在,十多年了,喊得这小子自个儿都麻木了。
“老许,”他使劲搓一把脸,说,“公事先别说,咱俩先推个油,小姑娘还不错。”
成啊,上班时间来按摩推油,老子别提多乐意了。
我二话不说就上旁边那浴室洗澡去,洗完披件浴袍出来,小雀早就给我喊了按摩小姐,长相挺好,穿一件小汗背心,下面一条超短裙,露出两条雪白的腿,对我一个劲地甜笑。小雀早趴着了,腰上坐了一个大胸脯小妞,正给他按背脊。
我脱了袍子,只穿裤衩趴在旁边那张床上,那小妞在我头前站好,给我按摩起来,我见她两条美腿在眼前晃,两个手就忍不住伸了过去,小妞嘻嘻一笑,也没反对,我立马跟进,两手直接往短裙里面摸了进去。
小雀说:“老许,推完让她给你乐乐,我请客。”
我说:“一个不够啊,你再请一个吧。”
小雀笑道:“你小子就他妈贪,两个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让我在边上瞧着,你敢不敢?”
“靠!”我说,“有什么不敢,就怕自卑死你。”
我越摸越深入,那小妞又嘻嘻一笑,上床骑上我的腰,给我正式推油,我也没得摸了。
没得摸就只能说话了,我对小雀说:“我刚进了一家建材公司,做幕墙玻璃和钢构,你看着办吧。”
小雀想了想,说:“有是有,但是量不大,回头给你介绍个大包工头,他那儿业务量挺大。”
我说:“也行,不过你这儿的量得先给我,大概多少预算?”
小雀说:“也就三五十万吧,小工程而已。”
我说:“就这么定了,我全包下。”
小雀说:“没问题。我再提供你一个发财的消息。”
我笑道:“你小子不会还想玩股票吧?老子可不陪你疯。”
小雀骂道:“他妈的,别提我伤心事!我说的是正经来钱的活儿,就是要吃苦。”
我说:“老子什么苦没吃过?说来听听。”
小雀说:“富阳那边有个小镇,镇下面有几个村,村里不少人都在炼铜。你也知道,富阳的支柱产业是造纸和电缆,造纸对环境有污染,现在被叫停了,电缆光缆那玩意里面就是铜芯,需求量特别大。那村子附近有个铜矿,村民自己开矿,炼成粗铜卖给别的大型冶炼厂,赚了很多钱,其中最富的都成亿万富翁了。上回那个富翁来找我们造房子,乖乖,他一个人就要住五千平方的房子,八层楼高,带电梯,据说每一层都要住一个老婆,一共八个老婆。他妈的,你说炼铜这玩意来不来钱!”
靠!五千方,八层楼,八个老婆,这是老子的梦想啊!
我就差没流口水了:“怎么说?你有渠道?我干!不干就是傻蛋!”
小雀说:“这年头就是能源产业特来钱,挖煤都能挖成亿万富翁,别说炼铜了。我听那款爷说,他有个同村老乡也办了个小炼铜厂,但是产量不大,位置也偏远,在一个深山坳里,他家孩子生了大病,把挣来的钱都填进去了,还差十五万,现在急着转手那厂子,但是他一年只能做二十万业务,别人看不上,又嫌地方太偏僻,谁也不愿接手。你想一年挣二十万,又不怕去山里吃苦的话,就拿十五万出来,我帮你联系。”
靠!去深山里挖矿炼铜,还只有这点钱,我还以为玩这个的都能赚几百万一年,老子不干!
我说:“我们自己不能去开个厂子炼铜么?干嘛花钱转别人的?”
小雀说:“炼铜厂也是重点污染单位,现在早就不批执照了,那些村民前几年办了执照,也没人管。那人转让的其实就是一本执照,让你可以合法炼铜。真要那么容易开厂,谁都去干这个了,那丑八怪怎么还能挣到八层楼!”
我摇头说:“那就免了,我这人就爱玩,让我去深山里闷着,还不得把我憋死!一年二十万又不是赚不到,我讨那罪受干什么!”
小雀说:“我就知道你不乐意,这事儿谁也不乐意,要不然我早去了,也就这么一说。”
推完油,我身上那小妞就剩下一条小三角,别的都让我给卸下了,小雀比我更彻底,那大胸脯全身上下就剩脖子里一条项链。我和小雀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就准备来一场计时赛。
双双就位,蓄劲待发,正要开始比赛,突然,该死的电话声响起。
我那小妞腰骨好,在我身上一个仰身,拱成半圆形,伸手到茶几上给我拿电话。
我接过电话:“他妈的!谁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焦急无比的哭声:“许哥!许哥不好了!你快来!快来市一医院!”
我听着不对劲,连忙问:“你谁?什么事?”
“我小波啊!”那女的大哭,“你快来市一医院,越快越好!”
小波是谁?哦,不就是地雷的马子么我靠!不会出什么大事了吧?
我忙说:“小波你别哭,出什么事了?”
小波哭道:“地雷被人捅了五刀!现在急救!许哥你快来啊”
我脑子里嗡嗡直响,眼前一片乌黑!
“我马上来,你等我!”
我推开那小妞,一骨碌起床穿衣服。小雀问道:“什么事这么急?不能打完炮过去?”
我一把扯开大胸脯妞,吼道:“打个卵!地雷挨了五刀!赶紧去医院!”
“我操!”小雀骂一声,赶紧起来穿衣服。
匆匆穿上衣服,身上的油还没洗掉,滑腻腻的难受死人,管不了那么多,我们扔下钱一溜烟走人。
地雷,你小子给我撑住,否则老子要你的命不、呸呸呸!你欠老子的钱不用还,这总好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