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八十一章 小雀从良

傍晚时分,我、吕纹、白筠三人在西湖边一个餐厅里共进晚餐,不咸不淡地说笑几句,随后白筠打了几个电话,说要去解决几件事,吕纹也跟了去,多半和那王登宇有关。吕纹让我回别墅等她,白筠记下我的电话,两人就此离开。
我没回老别墅,一人在西湖边闲逛,走着走着发觉不对劲,我只穿了件衬衫和西装,还是没领子的,外头冷得要死,我实在呆不下去,只好找了家茶室坐进去,随后给几个哥们打电话,约大家过来碰头。
地雷和小波首先赶到,老董和阿猫在家陪老婆,老宋和女友梅梅随后到来,接着是上楼这小子,身边的女友已经换了人,不是上回的小燕子,我也不认识。七个人坐下,小雀却迟迟没过来。
我说:“最近有什么新闻?我难得回来一趟,跟我说说吧。”
小波笑道:“许哥你不知道吗,小雀快要订婚了。”
我立马来劲了:“有这事?女方是谁?”
地雷老宋上楼三人相视而笑,神秘兮兮的,就是不开口。小波笑道:“许哥,说出来一定笑死你。”
我忙问:“怎么回事?快说快说!”
上楼笑道:“老许,其实这事我们早知道了,可小雀不好意思跟你说,嘱咐我们别告诉你。现在让小波说,我们没开口,小雀也怪不了我们。”
我对小波说:“快告诉我,究竟什么事!”
小波咯咯一笑,说:“许哥,小雀要做招赘女婿了。”
什么?!
我傻了眼,半晌说不出话来。
小波笑道:“小雀最近在忙一个工程,那个工程的甲方就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呵呵,许哥你知道吗,小雀找的这户人家可不得了,是杭州最富裕的城中村里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城中村?”我奇道,随即明白过来,“哦你说的是不是四季青那边的几个村子?”
小波点头说:“没错,小雀找的正是四季青定海村里的一户千金小姐。”
杭州有许多城中村,这些村子原本属于郊区,后来随着城市扩大,渐渐变成市区,定海村原来在四季青镇管辖内,后来随着四季青服装市场和一些建材市场的红火发展,四季青镇变成了街道,定海村周边越来越繁华,也就成了一个城中村。那个村子名气可大了,有自己的产业,用村里的土地造了个大型建材市场和高档宾馆,还有自己的房地产公司,村里许多干部是公司董事,个个身家千万,村民们每年靠出租房子可以挣几十万,每人有近十万的年终分红,富得流油。这一类村子在杭州还有很多,许多男人为了少奋斗几年,专门去这些村子里找独生女相亲,甘愿做招赘女婿,儿子跟女方的姓。
其实这也很正常,这年头什么都要钱,为了图个好生活让儿子改姓娘家也不稀奇。我就是觉得奇怪,招赘女婿不是穷人家的男人没办法生存才干的事吗,小雀他老爸好歹也是千万富翁,干嘛委屈自己做上门?这小子以前在我们这儿是一溜一溜吹得牛气,说他怎么怎么大男子主义,女人怎么怎么为男人服务,这下倒好,他第一个低声下气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多寒碜啊,是个男的都受不了,他小子怎么就能接受?
小波见我一脸愕然,笑道:“许哥你还别惊讶,这事儿也不奇怪,小雀他家虽然挺有钱,可人姑娘家比他还富得多,而且做人女婿以后业务不断,他岳父大人是那村子房产公司的股东,扔给他的业务足够他消化好几年的了。这不才决定订婚人家就给他一个大工程么?呵呵,很正常的事,儿子跟女方姓也没什么,小雀他老爸老妈都答应了,许哥你还不能接受呀?”
“我靠!”我笑骂道,“这小子转性了?居然肯让儿子跟老婆姓,他也不怕我们笑话?”
地雷笑道:“他别的不怕,最怕你骂他,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你,只想等下回订婚酒时才跟你说。”
正说着呢,小雀带了一女孩从外面走进来,对我笑道:“老许,回来过年了。”
我没理他,仔细打量那女孩。还真是个女孩,年纪最多二十一二,好像高中生似的,长相还算清秀,就是太斯文,没脱去少女的羞涩,十分怕生,见我盯着她看,悄悄地躲到小雀身后,低下头不敢看人。
“行,”我点头说,“可以,做老婆挺好,恭喜你。”
小雀看看其他人,见大家都在笑,不由苦笑道:“你都知道了,我一直没跟你说。”说着拉那女孩坐下,指指我说,“冰冰,这是许岚,我们的老大,以后你喊他许哥。”
小女孩看我一眼,垂下头细声细气地说:“许哥你好。”
“哎,你好,”我笑道,“什么时候订婚?记得喊我喝酒。”
小雀说:“正月里就把订婚宴给办了,明年五一正式结婚。”见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又苦笑几声,说,“老许,你别笑我,其实很正常,两口子恩爱就行。”
我笑道:“是这个理,恩爱就行,你小子总算明白恩爱这个词儿了。”
这个叫冰冰的女孩温顺地依偎在小雀怀里,呵呵,我还以为招赘人家的千金都是那种没啥文化狗眼看人低的傻妞儿呢,看来这个女孩还不错,至少表面上是个良家妇女。小雀这小子放荡多年,终于找到良伴了。
我又看看地雷和小波、看看老宋和梅梅、看看上楼和那谁,一对对的都挺合适,年纪差不多,长相也般配,文化程度也相近,都是好姻缘。随即我就联想到了我自己
我突然发觉,原来我身边的女人没一个跟我合适,没一个跟我般配,我居然连一个也找不到。
我心里头日思夜想的是楚玉,她跟我什么关系你也知道,不论怎么找理由,我和她就是不合适,哪怕我们再心心相印深深了解,光是身份就注定了我们之间的尴尬。
我身边固定的女人就那么几个,兰姐大我三岁,离异多年,是我的保姆。陈洁大我四岁,是个寡妇。于兰珍大我两岁,有老公有儿子。阿琼小我七岁,家境比我好、文化比我高,还是我前妻的姐妹。今天我又多了个女人,就是四十五岁的吕纹,是个寡居多年的富婆。
反正就是不合适,他妈就没一个合适的!
呵呵,原来老许真的烂到了家,连老天爷都给我安排好了,我就别想找一个合适的,我就只能这么过。
有句名言怎么说来着:出来烂,总是要还的。呵呵,呵呵,呵呵
看着我一脸的落寞和沮丧,小雀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这是在对他感到失望,于是紧紧搂住那个女孩,对我说:“老许,你别想不通,这就跟我变成你们的兄弟一样,本来你们只有七个人,都是从小玩到大的老伙计,后来我加入,我和你们交情不那么深,但经过十年相处,现在也一样是好哥们,大家肝胆相照意气相投。这事儿说来不容易,其实也简单,只要好好相处、好好珍惜,孙亮我就是一个超级烂人,我也能从良。”
我看着他,没说话。
那女孩也误会了,以为我信不过他们的感情,当下抱住小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对他甜甜而笑。
小雀露出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幸福神态,回吻那女孩一下,对我说:“老许,你看见了,冰冰和我情投意合,我们很好,好得不能再好,好到就是让我做招赘女婿我也不介意。”
我明白了,你是真的从良了,你再也不是以前的小雀,你再也不会跟我一起放荡,你找到了属于你的生活,就算外界再多闲言闲语你也不在乎,因为你知道你缺少什么,而她正好可以给你什么。
小雀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意,深深看着我,说:“老许,像我们这种烂人,如果还有一个女人能真心对待我们,难道不值得感动吗?”
我不说话,缓缓闭上双眼。
是的,这是最值得感动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