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九十一章 失控

一百来人骑着四十多辆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浩浩荡荡进入环二村,穿过小街,来到丁木根老头的旧屋前。他的八层楼还在装修,一家人就住老屋,屋后不远处是他的炼铜厂,这个炼铜厂规模巨大,是环山最大的厂子,里面足有八个熔炉,近百工人,年产量几乎等于环山所有炼铜厂的四分之一,当初我咬咬牙给他断了货,白白损失一大笔矿石收入,想想还是挺肉痛的。
我和老蒋走进屋子,屋里只有几个佣人,见我一脸凶相,吓得大叫道:“你干什么?!”
我喝道:“丁木根在哪里?快说!”
佣人结结巴巴地说:“老爷一家人去杭州别墅了,三天后才回来。你你有什么事?”
操!原来个老不死的躲在杭州遥控操作,同时把我和老蒋毒打一顿,他妈的!老子这口气没地儿出,那就只好冲他的厂子出气了!我对老蒋挥手道:“我们走!”
走出院子,两个佣人战战兢兢地看着我们,见我们骑车离开,才如释重负关上门。嘿嘿,您就跟家呆着吧,老子没完,这就砸厂子去。老木根想夺人老婆,我就让他没熔炉炼铜、没钱可挣,我他妈烂人一个、我他妈损人不利己、我他妈地痞流氓,你能拿我怎么招!
气势汹汹跑到五百米外的巨型炼铜厂,我暗叹一声,想到这个规模巨大的炼铜厂即将被我砸得稀巴烂,不由有些心疼
那也要砸!靠!
老子出招断你的矿石,你他妈竟敢找人打我兄弟俩,那就别怨老子还招太狠,都是你自找的!
我冲进大门,对伙计们大吼道:“给我砸厂子,有人反对就打人,直到砸烂八个熔炉为止!不出人命就行,给我狠狠地砸!”
伙计们齐声大吼,顿时兴奋起来,停下车潮水般冲了进去。
一看门汉子见状惊叫道:“你们干什么?你们”
没等他说完,我狠狠一巴掌抽过去,“啪”的一下搧他脸上,他惨叫一声跌开。我见传达室里有一个小型扩音喇叭,一把抓起跑进厂区,对着喇叭大叫道:“里面的人给我听着!丁木根老头跟我作对,我今天要砸烂他的厂子,你们识相的就给我滚开,我只砸熔炉不砸人,要是谁敢动手,我连他一起砸!”
厂子里大约有五六十个工人,见我们一百多人冲进来,吓得惊慌失措,我这么一通喊,他们又安静下来,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我指着一个没有运转的老破熔炉,吼道:“给我砸!”
老李就是干炼铜的,对这些机器最熟悉,当下拿起一根铁杵,大叫一声,狠狠往熔炉肚腹薄弱部位插去。只听“喀喇”一声响,那熔炉被他活活插出一个大洞来。
我大喜,对着喇叭叫道:“全部动手,先熄火、再浇水,然后给我狠狠地砸!上啊!”
一百个伙计都是矿厂工人,个个身强力壮,厂房里又有许多铁杵大棒,当即围着六个开动的熔炉忙活起来,先关电源再灭火,然后冲水冷却,也不等熔炉下面的煤饼和铜汁儿完全凝固,就学着老李的样砸了起来。
那些工人心疼得连连大叫,可又不敢上前阻止,只好干瞪眼。我看见旁边还有个闲置的老破熔炉,也来劲了,抓起一根大铁棒狠狠砸去,三下两下捅出一个大洞来。可我身上还有伤,接下去我就没了力气,只好停手看伙计们砸。这时厂房里满是“砰砰啪啪”的响声,六个新熔炉和两个旧熔炉边各围着十来个人,大伙儿齐心合力使劲砸,场面乱哄哄的,热烈之极。
哈哈哈!丁木根老龟蛋,今儿老子让你知道,你不是土皇帝,只要有老子在这里,你他妈就别想逞威风!
抢人老婆吧,包九姨太吧,找人暗算吧,你他妈很能耐是不是?老子要你悔恨终生!
人有时发起性来会做许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我现在也是这样,脑子里满是教训丁木根的念头,还想砸完厂子再去砸那八层楼,甚至还想一把火烧了他全家其实谁都这样,我也不例外,只是我想着就干了,别人想着未必敢干,就这点区别。
他妈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丁木根新旧两个家都砸了!以后要让我知道他杭州的家,我还砸!老子让他除了钱啥也没有,他买什么老子就砸什么!奶奶的,这就是跟老子作对的下场!
我像个癫痫病人似的全身发抖,兴奋得呲牙咧嘴手舞足蹈,伙计们还在使劲地砸,我站在旁边看着,握紧拳头喃喃自语:“对就这样砸给我砸他妈狠狠地砸”
突然一双有力的手紧紧拌住我肩膀,老蒋黑黝黝的脸蛋出现在我眼前,沉声对我说:“阿岚,你醒醒。”
醒醒?醒醒?
哦醒醒,醒醒。
我甩甩头,脑子清醒许多,问道:“老蒋,我怎么了?”
老蒋关切地看着我,说:“你刚才的样子很不对劲,好像走火入魔一样。”
嘿嘿,走火入魔?走火入魔走火入魔!走火入魔!!
谁不走火入魔?活着就是走火入魔!
你他妈的走火入魔!我他妈的也走火入魔!!每个人都他妈的走火入魔!!!
老蒋可能真觉得我不对劲,死死抱住我,大声道:“阿岚!阿岚你听见没有?你到底怎么啦?”
我怎么了?我他妈不是走火入魔了吗?我他妈受刺激了!我他妈火大了!我他妈要让全世界都走火入魔!
我全身发抖,嘴里喃喃有词,两眼圆瞪,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
老蒋越看越担心,索性一把将我扳倒在地,用力按住我,叫道:“阿岚!阿岚你看着我!我是老蒋,是你哥!你怎么啦?你干嘛这副样子?快醒醒啊!”
我嘴里呼呼喘着粗气,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我没老蒋力气大,愣是挣不脱,只好躺在地上低吼:“他妈的!有钱人该死的有钱人!都他妈该死该死该砸砸光!老子灭了他们!全部灭光!”
就是这样,我的情绪再度暴发,我成了一头野兽。
要说突兀也挺突兀,要说正常也挺正常,情绪这个东西本来就是突如其来的,控制得好就能压住,不好就只能暴发。你以为那个富豪会所对我没产生影响?你以为那帮暴发户对我没产生影响?你以为老色鬼这个巨型厂房对我没产生影响?你以为吕纹对我没产生影响?你以为武云那番话对我没产生影响?你以为四个孙子的拳头腿脚对我没产生影响?操!影响大了!大到我失控、大到我走火入魔!
这几天我连续受刺激,也连续动粗撒野,但我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泄,我心底里那股郁闷只是暂时退下,现在它又汹涌彭湃席卷而来。
为什么?别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就因为眼前这巨型厂房、因为眼前这八个熔炉。
前几天只看到人,没看到物品,上流也好、下流也罢,那也只是几个人,是人就有缺点,哪怕比我矮两公分、抽的烟不同,都能成为我轻蔑鄙视的理由。可是现在我眼前没有人,那个丑八怪老头不在这里,这里只有一个巨型厂房,厂房里只有八个熔炉。这是实业,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是人家最强有力的资本!
我可以诋毁人,说人矮小、说人丑怪、说人傻逼、说人苍蝇,可我没办法诋毁东西,这八个熔炉就是硬生生的铁证,告诉我人家再矮小也比我富、再丑怪也比我富、再傻逼也比我富、再苍蝇也比我富,人家就是比我富!
比我富就能无法无天,就能随便抢别人老婆,就能随便给女人诱惑,就能让人美梦成真,就能找打手堵人,就能他妈让我走火入魔!
这几天我结了许多仇撒了许多野,本来主要是图那两百万人民币,只要钱不到手,我还可以忍耐,但现在钱到手了,又不见了,我整个人空荡荡的没了依托,几天来积蓄的火气就又涌了上来,看着眼前这硬生生的铁证,想到有钱人为所欲为的德行,我就再也按捺不住,只想把这一切砸个稀烂!
我想到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的父母,想到绞尽脑汁为我谋划未来的楚玉,想到老实憨厚全心相待的老蒋,想到所有不能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人,最后一切交集起来,变成一种莫名其妙的仇富心理。我不能仇视所有富人,我还没丧失理智,但我至少可以仇视跟我作对的富人,我至少可以冲着这八个熔炉撒气!
“砸!全部砸光!通通砸烂!”我嘶声大吼道,“什么也别留下!全部砸烂!烂!烂!烂!烂啊”
老蒋死死按住我,见我越来越失控,脸上露出坚毅之色,咬咬牙,对准我脸面猛地打来一拳。
“砰”的一声,我眼前金星乱舞,脑中轰鸣,就这么晕了过去。
也醒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