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九十九章 分红到手

年初三,老蒋一家三口先回山里去了,胡群亚没一个亲人,老蒋还有两三个远亲,近的是于英柱的老婆,远的在富阳湖源山区,他要去拜年。他以前在湖源那儿造了座房子,造一半停工了,我让他尽快把那房子脱手,反正以后我到哪儿他们一家也到哪儿,再不用回山区,那房子就不要了。老蒋被我说服,带着妻女直接回湖源山区,说定正月十五再见。
随后我就颠儿颠儿地跑吕纹家去了,干什么?当然是拿我的红包啊,还有什么比这更诱人?
走进老别墅,嚯,真热闹,一堆老娘们在这聚会,吕纹和白筠在喝茶聊天,陈洁也来凑热闹,跟三个老娘们坐一桌打麻将。嘿嘿,都是寡妇,老许我闯进寡妇窝了。
我跟陈洁她们四个打完招呼,直接坐到吕纹和白筠中间,伸手搂住吕纹,笑道:“亲爱的,给你拜年来了,有没有红包啊?”
吕纹当然明白我的意思,笑道:“晚上再给你,现在你必须把我这些姐妹们都招呼好喽。”
白筠仔细看看我额角,创可贴已经取下,那条伤口刚结疤,她皱眉道:“这口子很深,那些人也太狠了。”
吕纹笑道:“白姐别担心,你干儿子把人家整个厂都砸烂了,比起来这条疤也不算什么。”
我苦笑道:“弄错对象了,原来找人打我的不是丁木根,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究竟是谁。”
吕纹和白筠立即严肃起来,吕纹说:“有这种事?那会是谁?”
白筠说:“纹纹,你说过上回阿岚在钻石年代和张永刚打架,这么看来,不是王登宇就是张永刚。”
我说:“这人应该很熟悉我的行踪,那天我从这屋子出去,到银行办了汇款,才出门就被堵上。估计这帮孙子早就盯着我了,一直等到我从银行出来才动手。”
吕纹沉下脸,恨恨地说:“我这就去查,只要被我查出是谁,我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嘿这女人,说得让我又欢喜又胆战心惊。我笑道:“没事,那四个孙子也没讨到好,我给一个胸口开了条缝儿,伤势比我更严重。放心吧,老许我没那么容易堵,就是堵住了我也能颠几下,大家一块儿遭殃。”
吕纹伸手摸摸我额角,说:“那也一定要查明幕后主使,不然以后随时可能又有人堵你,我不放心。”
白筠沉吟道:“会不会是别人干的?比如黄坤和钱朔那两个家伙?”
吕纹说:“都有可能,总之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给许岚出这口恶气!”
白筠对我说:“阿岚,我也去查一下,你把那次经过再说一遍。”
成啊,我也想找出这个神秘兮兮的家伙,逮起来暴揍一顿。于是我十分详尽地复述一遍,主要描绘了那四个孙子的形象,都是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口音像华北地区的,其中一个被我用铲子划伤了胸口,那辆路虎越野车号码没记住,反正边门玻璃和后窗玻璃都被我砸得粉碎。吕纹一边听一边记录下来,不放过每个细节,随后就去打电话。白筠也一样,拿出电话连打三个,仔细交代了这件事,让我静等回音。
嘿嘿,有便宜占我就占,富婆肯帮忙当然好了,反正也只要找出元凶,最后揍人出气的活儿还得我自己干。
重新入座,吕纹整个人紧黏着我,脸色又心疼又恼恨,还总是走神,估计正在仔细揣测这个幕后元凶。我笑道:“别想这个,过年就该开心才对。我跟你说个事,我想招两个人去厂子帮我,一个女孩做陈洁的助理,一个男的是我哥们,做我助理。另外我想买个二手普桑,代步用。”
白筠闻言说:“阿岚,二手普桑也太不象话了,我有两部车空着,你拿去用吧。”
这就不是占便宜了,这是原则问题。我摇头说:“不用,三万块买个八成新的普桑,挺合算的。再说山里也不需要开好车,我这人随便惯了,坐好车反而不自在。谢谢白姐,心意领了。”
吕纹微笑道:“白姐,随他吧,他就是这样的。”又对我说,“你决定好了,我没意见,男的三千五,女的两千五,奖金你看着办吧。”
嘿嘿,地雷和小波加起来有六千一月,这下比以前可好多了,我这个哥哥对得起地雷。我笑道:“谢谢了,亲爱的纹纹。”
吕纹站起来说:“白姐你坐会儿,我和许岚去书房谈个事儿。”白筠点头答应,她拉我进了书房。一关上门她就紧紧抱住我,说:“对不起,许岚,都是我不好,害你受伤。”
我抱着她坐下,笑道:“那就快快给我分红,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
吕纹说:“你放心,这事儿没完,我一定要查明白。”说着拉开抽屉,递给我一张纸,上面清清楚楚写着银石公司这几个月来的收益,她说,“这是陈洁帮我算的,我核对过了,基本没错,总体收益减去公司流动金,剩下的你我各一半,你看看吧。”
呵呵,吕纹这点特别好,公事私事分得一清二楚,我就喜欢她这样,她要是把收益都给了我,算作对我的补偿,虽然一开始我能兴奋一阵,但过后一定心理不平衡,她早已摸透了我的性格。我仔细一看,只见纸上列出一排银石公司收入明细,因为矿厂正式运作才两个月不到,收入大多来自炼铜厂,净利润是三十二万,我和吕纹五五开,各得十六万,这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我以前在普天创意一年薪水收入也只有十五万。
我笑道:“辛苦三个月,挣来十六万,嘿嘿,还挺合算。”
吕纹说:“这钱已经打进那张卡里,密码还是我的生日。”
我心里大呼侥幸,那张卡自从汇出两百万后,我失落得差点把它扔西湖里,后来碰上四个孙子才忘了这事,一直放在皮夹里,不过吕纹的生日我已经忘了,这会儿可不能说,回头再仔细找找。我亲亲她的脸,深情款款地说:“亲爱的,谢谢你,你是最好的。”别忘了那个小商铺,别忘了我背上的伤
吕纹还有点心神不宁,喃喃道:“会是谁呢?究竟是谁呢?”随后问我,“许岚,你认为谁的嫌疑最大?是王登宇还是张永刚、或者别人?”
我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管他是谁,狭路相逢烂者胜,老子不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