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一百零三章 谈谈

套套老先生坐了半个钟头,不咸不淡说笑几句,中途接了个电话,说有事要办,就告辞走了。
吕纹笑靥如花,开心的不得了,不再跟姐妹面前装矜持,一个劲地抱我亲我,甚至主动约我等会陪她回家,说要好好表扬我。嘿嘿,她连这种话都敢直接说出口,可见我的表现实在令她满意,为了顶级小商铺,老许我当然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我正想提议离开,眼神往上一抬,咦?月月咋不见了?上面就剩下武云和两个帅哥。我再转头一看
靠!楚月正向我走来!
她来了!越来越近了!靠!怎么办?老子心跳加速!
嗨,谁怕谁啊,老子又不欠她什么,不管了,来就来吧。
我嘴里叼着烟,怀里搂着吕纹,一个脚搁在世邦老儿坐过的沙发上,半靠身子,看着楚月向我走近。
楚月来到我们身边,两眼红红注视着我,沉默无语。吕纹、白筠、陈洁愕然向她看去,又向我看来。
“许岚,”楚月终于开口说,“我想和你谈谈。”
真见鬼,老子怀里抱个女的,你身边坐个男的,都这样了还谈个毛!
我继续抽烟,吕纹说:“这位小姐是?”
楚月看她一眼,又对我说:“许岚,我们谈谈。”
吕纹、陈洁、白筠三双眼睛都在看我,楚月也在看我,二楼的武云和俩帅哥也在看我,老子一个光头愣是成了七双眼睛的焦点。得,谈就谈吧,反正也就那几句客套话。
我对吕纹三女介绍说:“楚月,我前妻。”
吕纹她们纷纷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楚月指指远处一张小桌说:“我们去那边谈。”说完顾自走了过去。
“谈谈,”我对三女说,“就谈谈,很快回来。”
这儿挺热的,我脱下外套,就穿着那件长袖厚t恤,拿了烟和火机走过去。他妈的,怎么还是觉得热啊!
两人面对面坐下,楚月怔怔看着我,眼神复杂,良久无语。
我笑道:“很久不见,近来挺好吧?”
楚月点点头,又摇摇头,笑一笑,又不笑了,看看旁边,又看着我,就是不说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确实挺好。我笑道:“好就行,我也挺好,呵呵,都挺好。”
她就是不说话,我也没话说,只好转动脑袋看四周。舞台上那美女歌手正在唱外文歌曲,跟我对视一眼,笑着冲我竖起大拇指。嘿嘿,这丫头还以为我的歌声吸引来了美女,正向我致敬呢。我冲她挤眉弄眼飞一个吻,逗得她险些唱走音,这才继续抽烟发呆。
楚月终于说话了,看看那边的吕纹,说:“她就是云云说的那个地产界女富豪吧?”
“对,没错,”我点头说,“地产界女富豪,还是能源界女富豪。挺好,挺好。”
楚月看看我额角的伤疤,说:“兰姐说你被人打了,严重吗?”
“严重我就不跟这儿坐了,”我笑道,“没事,我伤啊伤啊也就伤习惯了。”
我说得没错,这段日子我确实伤啊伤啊不断地伤,胸前背后肩膀脑袋几乎都带了伤。可是女人吧,她特别细腻,愣是把我这皮外伤听成了别的伤,还以为我另有所指。楚月俩眼一红,那副悲情模样又浮上了脸庞。
“别!别!”我忙说,“没别的,你千万别误会!我确实受了几次伤,都是皮外伤,跟你没关系!”
楚月一脸哀怨,说:“你不用这样,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你剃个光头,意思是你现在的生活就像坐牢,对不对?是我把你送进了监狱都是我做的”
晕倒你说女人怎么就那么爱联想啊!老子剃个光头都成了她的错,还蹲监狱?我靠!老子现在春风得意前程似锦,这要是个监狱老子宁愿判无期徒刑!
于是我就语重心长地教育起来:“月月,你听我说。我和你吧,这虽然离了婚,可我从来就没怪过你,你一点错没有,要错也是我的错。所以你根本不用胡思乱想,我现在这样一点也不差,我喜欢这种生活,去山里开矿非但不是蹲监狱,还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因为我找到了心目中的桃花源别墅不!不是别墅,就是桃花源,你别往那儿想!咱们两个吧,从此以后就各过各的生活,不存在谁错谁对、谁欠谁。我过得好你就替我开心,你过得好我也替你开心。比如上面那傻逼不不不!上面那成功男人,他就很好!是吧,这种好男人上哪儿找去?你得抓住这个机会,争取你未来的幸福生活,这没有什么不对的。我完全支持你,一点不带别的心眼,你能过上新的生活,我别提有多高兴了!”
楚月阻止我继续长篇大论,怔怔看着我说:“云云对我说了那天的事,她告诉你这个人的实际条件时,你表现得很愤怒,后来就直接跟人打架。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这都是我不好”
得,费半天劲没一点成效。我说:“月月,你又想歪了,我就算愤怒也不是为了这个人,这里面因素很复杂,当时我挺冲动,因为看见太多的富豪,我心里有点不平衡,不是因为你。其实要说我对你的感受吧,就跟你说句大实话,我对你从来没有责怪,只有内疚,这内疚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人,就为你跟我这两年活得不痛快。其实真要说到谁辜负谁、谁耽误谁,那也是我许岚耽误了楚月、辜负了楚月,你从头到尾都没错,就算有错也是被我活活逼出来的。月月,我这人真的挺差劲,就一无可救药的烂人,咱们离婚这事儿,撇开别的具体原因不说,它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就是注定的事!”
我跟这口沫横飞手舞足蹈,她还是没怎么听进去,说:“你为什么要把自己说得那么差?你想让我心里好受一点是不是?可这样我反而更难受”
我简直拿她没辙,笑道:“月月,你也把我看得太伟大了,我一西门庆愣让你说成了武大郎。两口子好就一起过,不好就分呗,这哪有什么谁对谁错的?你老是揪着这点不放,没事给自己增加压力,那你这心胸怎么能开阔?怎么能迎来新生活?你也不小了,已经二十六了,你该为自己谋划美好的将来,主动出击,你不能等着未来挑选你,而是要主动挑选未来。嘿嘿,我今儿说话怎么就那么有哲理,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对不对?有道理吧!你老是想着别人,怎么不想想你自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管人家怎么想,只要你过得更好就行!”
楚月注视着我,说:“许岚,你去乡下这些时间,不止人黑了、瘦了,也变了。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你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
“嘿嘿,你也觉得我升华了吧,这是好事。”我说,“咱们都是成年人,做事不能像那种小孩子,就应该实际一点。活得不痛快就要换一种活法,不能勉强自己继续不痛快,更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月月,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飘忽,没个定性。我不反对你有梦想,但你不能让梦想干扰了现实生活,你脑细胞发达是好事,同时也要让你的行动更符合实际。现在你跟我在这谈谈,要是顺着你原先的思路,结果咱们还是什么也没谈,反而让你增添许多不痛快。我作为你前夫,就得阻止这个情况,我要让这次谈话变得有意义。我就一个观点:从今以后,你再也不要想什么你错我对,再也不要想什么谁欠谁,你就过好你自己,快快活活过每一天,再不是这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成天春风满面喜气洋洋,这就对了!好吧?”
楚月看着我,点头说:“嗯,我尽力,谢谢你。”
我心里浮起一丝温柔,忍不住轻轻拧了拧她的脸,笑道:“小丫头片子,不教育你一下还真不行。”
这是我们以前常用的称呼,她小我六岁,我从来把她当成小孩,没事就喊她小丫头片子,她管我叫老先生。
楚月勉强笑了笑,随后伸手捂住鼻嘴,两个眼睛一片晶亮湿润。
我不看她,转开头笑道:“好了,谈到这儿吧,我该走了。”脑子里突然想起楚玉冷淡她的事,就对她说,“你妈那儿我给你说说去,你放心,她还是一样宠你,从来没变过,过几天就没事了。”
楚月沉默良久,说了句不相干的话:“你刚才那首歌唱得很好。”
我笑道:“嘿嘿,很久没唱了,其实还能唱得更好。”
楚月深深看着我,说:“许岚,为什么你以前从来不把你的优点展现给我?你是故意的吗?”
我摸摸光头,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优点,看来看去都是缺点,呵呵,呵呵。”
楚月凄然一笑,说:“你知道吗?以前我看你浑身上下都是缺点,现在却都是优点为什么我直到现在才发现?为什么没有一个机会让我继续发现”
你别问我,我知道个毛!我心里渐渐变得沉郁,站起身,拍拍她的肩膀,想说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挥挥手,走了。
吕纹、白筠、陈洁,还有二楼的武云和两个帅哥,六双眼睛依然在看我。
我再也没有呆下去的心情,伸手拉起吕纹,把钱包交给陈洁,说:“姐,帮我结一下帐。白姐,我们走。”
吕纹拉住我不说话,白筠微笑着点点头,陈洁拿着钱包去了收银台。我一手拿起外套,一手拉着吕纹,和白筠一起向外走去。很多人都在看我,谁叫我刚才出了那么大的风头。我两眼直直向前,不带一丝歪斜,就这么走出酒廊。
以后我要是再来这家酒廊,我他妈就是孙子
嘿嘿,亲爱的小伙子们、小妹妹们,看在我连续五更的份上,给个票吧。
人家也是烂小说,我也是烂小说,人傻逼主角随便一划拉就招来万儿八千个票,我这傻逼主角不要那么多,您看过就投一票够了,就这点小要求。
您没啥损失,又不要钱,给哥一点儿动力,啊,谢谢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