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一百十五章 武大郎之怒

忙活到傍晚,我们总算把熔炉拆了下来,随后就要分解熔炉,这是个细致活,不是专家干不来,我让老李带炼铜厂工人分解熔炉,我和矿厂工人负责拆厂房。吃完晚饭,大家继续开工。我拿来矿厂的大铁锤,带头开砸,伙计们跟着动手,“乒乒砰砰”声不断,硬生生把一面墙壁给推倒在地。
直到半夜一点多,我们总算拆了厂房两面墙,整理干净地面,腾出一块空地,明天可供货车进入。我见大伙儿都累了,就让大家去休息,回到房间匆匆洗一个澡,也没工夫和人说话,直接倒头大睡。
第二天继续开工,中午时分,熔炉被老李他们拆解了一半。这时候罗美君的电话来了:“许岚,我在环山。”我大喜,忙说:“美君姐,你沿村道开下来,经过环一村往内十里路,就是我的厂子。”罗美君说:“好,你等着,我就到。”
我命令伙计们把第一批零部件堆起来,没多久就看见前方出现一辆大切诺基吉普车,后面跟着四辆五吨载重量的黄河大卡车,大切在我院子门口一停,下来两位美若天仙不、没那么美,就是这会儿看着特别美的巾帼女英豪,正是乐于助人、品德高尚、豪气干云、慷慨侠义的罗美君、罗美娟姐妹。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迎上前去,忍不住紧紧拥抱姐妹二人,颤声道:“美君姐、美娟姐,我谢谢你们了”
罗美君笑道:“别客气,以后我们有难处也要找你帮忙,同行之间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
我真惭愧以前我觉得她们两个特别难看,还说她们是俩黄脸婆,今天我悔恨莫及,她们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女,她们比谁都漂亮呜呜呜,老许我真是瞎了眼了
罗美娟说:“阿岚,废话少说,赶紧上货吧,我看你这儿机器不少,两趟也未必搬得完。”
我上午接到吕纹的电话,她给我联系了两辆重型卡车,就是那种集装箱车头加一个超长平板车身,一趟可以拉走一个熔炉,这四辆黄河车两趟能拉走一个熔炉,基本上没多大问题。于是命伙计们装车上货,又给黎芳打个电话,让她不用联系了,这六辆卡车已应付得过来。
随后我就投入到劳动中,继续挥汗如雨拆房子,罗家姐妹也不走开,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我们。
他妈的,上回砸丁木根厂子,老子是兴奋得险些走火入魔,今天砸自己的厂子,老子手里挥着铁锤,心里却在流血,这都是钱,白花花的人民币,还要炼多少粗铜才挣得回来啊
我噙着眼泪,放声悲呼道:“人民币你去去就回来我在这里痴痴等待你再见啦!”
“轰隆”一声响,随着我们齐心合力一记重击,厂房最后一面墙壁轰然倒塌,炼铜厂就此成为一堆废墟。
“装车!他妈的,全部装车!”我一边擦汗一边大叫,“不准少一颗螺丝,给我把熔炉原封不动搬到江南镇去!这都是钱都是他妈该死的人民币啊!”
伙计们笑着搬运起来,熔炉被老李他们分解成几大块,四辆黄河车只能装半个熔炉,忙到午饭时分,总算装进车子。我让地雷开桑塔纳在前头引路,带四个司机去江南镇,老李和八个伙计跟车同去。
我走进罗家姐妹,说:“两位好姐姐,这就跟我吃饭去吧,我要好好谢谢你们。”
罗美君说:“你的机器太沉重,装卸不方便,估计这趟回来就天黑了,下一趟可能要到明天,四个司机的住宿问题就交给你了。”
“这好办,我安排他们住环山招待所去,”我说,“走吧,我们去吃饭。”
三人钻进大切,我先让罗美君带我去一趟后山,来到老屋前,只见老蒋和阿明一帮人也已把我那厂子拆得四分五裂,露出里面的熔炉来,不过阿明技术不如老李娴熟,熔炉还没完全分解。我探出头冲老蒋叫道:“哥,跟我吃饭去,上车。”
老蒋朝我们走来,罗美娟两眼发光,喃喃道:“哗,好一条壮汉”
我笑道:“美娟姐,这是我哥蒋凯,出了名的威猛强壮。不过人有老婆了,还是个天仙大美人,嘿嘿。”
罗美娟笑道:“阿岚,跟你一起就是有乐趣,你和你哥都不像本地人,一个比一个高大壮实,以前我很少见到你们这样的男人。”这时老蒋钻进车子,她立即凑过去说,“你好,我是阿岚的朋友,幸会幸会。”
“你好,”老蒋笑着点头,对我说,“阿岚,这个熔炉可能要等到明天才能搬,阿明还没拆完。”
我说:“放心,我都安排好了,明天还有两个特大货车,一趟就能拉完。”给他介绍了两位女侠,对开车的罗美君说,“美君姐,你开去环山,我们上那儿吃饭。”
罗美君开车来到环山镇上,正好经过于兰珍的摩托车店,我隐约看见店里好像有人在吵架,就让罗美君停车,和老蒋走进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一个背朝我们的男人大步冲向前方站着的于兰珍,“啪”的一下,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
“喂!”我大吼道,“你他妈找死啊!”大踏步冲上去,一把抓住那人后领,狠狠一肘子打中他背脊,他痛得大叫起来,转回脸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小胡子村长吴建韬。
我见于兰珍捂着脸哭泣,心疼之下哪里还管得了许多,冲着吴建韬屁股上又是一脚,骂道:“你他妈算什么男人?打老婆很威风是不是?我操你妈!有种的再打一下试试!”
吴建韬略有有些害怕,随即又直着嗓子吼道:“这是我的家事,不要你管!你走开!”
“他妈了个逼!”我一把扯住他胸口,怒喝道,“她是我姐,我姐挨打怎能不管?你敢动她一根毫毛老子就要你的命!”
于兰珍大哭道:“阿岚你放手,你让他打,打死我好了我跟这种人过日子,还不如死了的好!”
“闭嘴!”吴建韬骂道,“谁要跟你过日子?你这种老婆只会拖后腿,一点屁用没有,离了算了!”
老蒋冷冷地说:“建韬,兰珍辛辛苦苦替你管店,连工资也不拿,回家还要照顾儿子,无论如何也对得住你,你别不识相,否则我跟你不客气。”
“这是应该的!”吴建韬大声道,“老婆给老公管店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她现在做了什么?啊?她居然和她弟弟联合起来反抗我,他们姐弟两个准备独吞我的炼铜厂,她还要把我这家店盘给别人,有这样做老婆的吗?你们说说看,她该不该打?!”
于兰珍大哭道:“我辛苦赚来的钱都让你拿去养女人了,我干嘛不能盘了这家店?这是我开的店,从头到尾都是我做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不是想离婚吗,我明天就跟你离,只要这店子的钱归我,让我活下去就行!”
我见她哭的声嘶力竭,心里怒火腾腾,一把推开吴建韬,上前拉起于兰珍就走,说:“姐,别在这受气,跟我吃饭去,让他一个人发疯去吧。”
吴建韬也是气晕了,上前拦住我喝道:“许岚,你少管闲事!你已经自身难保,随时都要完蛋,别把人家扯进来陪你受罪!你给我滚蛋,这是我的店,我不想看到你!”
于兰珍大叫道:“这是我的店!是我的!跟你无关!你给我滚蛋!滚蛋”
好嘛,外面的百姓都围了过来,小镇就是这样,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起轩然大波,店门口顿时挤得人山人海,老百姓就像观众一样,舞台上是吴建韬和于兰珍两个主角,还有我和老蒋两个配角。
随后龙套也来了,只见罗美娟走了进来,说:“阿岚,带你姐姐走,我们吃饭去。”
我走近吴建韬,狠狠盯着他说:“你给我听着,我不但不会自身难保,还会飞黄腾达,你想和丁木根联合起来整我,那是做梦!别忘了我的矿厂不在环保整顿范围内,老子还能继续开矿,以后环山的财政收入有一大部分要靠我,丁木根除了造房子啥也贡献不了。你要是个聪明人,就该明白谁比谁重要。”
吴建韬吃了一惊,不过他也在气头上,随即冷笑道:“你打错算盘了吧,你以为我稀罕环山这个小地方吗?实话告诉你,这次行动结束后我就去富阳市委上班了,这里的一切再和我无关!”
我还没说话,于兰珍已哭道:“是啊!和你无关!你最好和我离婚,去富阳光明正大陪你姘头,是不是?没关系,我可以跟你离婚,但你必须给我放血,否则我让你过不了一天安宁日子!你等着瞧!”
老百姓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吴建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嘶声大叫道:“好!离婚!这就离婚!你跟我走,我们去办手续!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除了儿子我都给你,这样你满意了吧!走啊!”
“走就走!”于兰珍叫道,“谁还想跟你过日子谁就是神经病!”说着看我一眼,转身走了。吴建韬跟随在后,两人骂骂咧咧一路往家走去。
我擦一把汗,喃喃说:“敢情这武大郎还挺有火气,西门庆愣是震不住他”
老蒋没听明白,问:“什么?”
罗美娟拉起我们往外走去,笑道:“我离婚那会儿比他们吵得还凶呢,不过挨打的可不是我。”
我和老蒋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紧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