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彻底完蛋

现在回想起来,我堵上这口气恐怕不止是因为吕纹的几句话,而是长久以来积累的一股无名恶火。
从我第一天走上工作岗位时起,我就梦想做一个有钱人,我吃过不少的苦,干过各种各样的活,我像一头牛似的生存在这社会中,我知道我文化程度不高,不是那种玩知识经济的人才,我只有吃苦耐劳勤勤恳恳,才能变成同类中的佼佼者。
本来这也正常,很多没文化的人都像我这样在社会上混,可谁叫这头牛渐渐有了思想呢。我接触的人越来越多,看到的诱惑也越来越多,我渐渐不甘于做一头勤恳的牛,我想用脑子来赚钱。于是我就慢慢伸展手脚,把我的许多念想付诸实现。
可是牛终究还是牛,就算比一般的牛有思想,也只是一头聪明的牛,它变不了狐狸、甚至连老鼠也不如。
我看见了梦想,看见了希望,看见前方有许许多多的机会和许许多多的人民币,我一下子被迷花了眼,我不知道我是谁了。我以为我快要跻身上流社会,我以为我即便做不了上流人士至少也是个下流暴发户,我以为我前程似锦好运不断,我愣是把我自己看成了一号人物。最后才知道,我他妈压根儿就不是什么人物!
最后才发现,我非但不是一头聪明的牛,简直就是一头最蠢的牛,别人都把我当蠢牛耍,我他妈一个劲地把自己往高里看,现实却一个劲地把我往下面压。压啊压,压啊压,他妈活活压得没一点高度!
我对自己真失望,我现在谁也不怪,不怪黎芳欺骗我,不怪老顾找人堵我,也不怪吕纹小看我,因为连我自己都小看自己,我长久以来不变的强烈自信心,他妈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我还能怎么办?走人呗!我自个儿闯去,不求啥大事业,不要啥大前途,就给自己找一台阶下,慢慢地下,直到最底层,再满怀留恋地看看上面,对自己说:上面有啥了不起的,我也去过!
是不是?看见了吧,老子就是这么虚,连这时候都还心存幻想,还不服气,还指望能回到上面去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要懂得反省,要脚踏实地稳稳当当,我一个劲地做发财致富梦,还没发财我就趾高气扬不可一世,这一跤跌下来,它不得不痛。幸好我皮糙肉硬,不然就得跌个半死不活。
为什么我现在还有幻想?我到底还在指望啥?
小长安车一路开到杭州,直至钱塘江边,我突然明白过来,原来我确确实实还有一个指望
两百万!
我回忆起狗儿说过的话:老许,我现在只缺两百万,你如果拿得出来,我半年后把它变成一千五百万,其中我要百分之二十,就是三百万,剩下一千两百万都是你的
我明白了,终于明白了,原来我不死心的原因是这个,我还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于兰珍和兰姐就在旁边看着我,我让她们休息一会,随后开始长时间思考。
现在我卡里还有三万二,就是过年时十六万分红里剩的,十万给了黎芳,两万八给楚玉买了条项链。其实我还有一笔收益,就是老屋那个炼铜厂,三个月净赚了九万块,除去老蒋他们四成分红,我还有五万四,过年时我给了老爸老妈三万,剩下两万四买了不少年货和礼物,现在还有一万多。加上我银石公司每月五千的工资,我手头还有五万左右,这就是我所有的财产。
五万块钱能做什么?就是开个小店也不够。我现在白手起家,没钱寸步难行啊。
不行!还是得找狗儿,让他先还我十万二十万,应个急再说。
于是我拿出电话,找到沈宇的号码,给他打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呆了一分钟,我连忙打电话给小雀:“喂,小雀,你知不知道狗儿的电话号码?”
小雀说:“知道,我这儿有座机,你别挂,我给他打一个。”
过了一会,小雀对我说:“老许,狗儿换电话了,那个号码是空号。”
我额头冷汗直流,强行保持镇定,说:“小雀,你有没有狗儿父母的电话?或者他家号码?你帮我打一个试试,我有急事找他。”
小雀找了一会,说:“有他家电话,你等着”
过了一会,小雀说:“怪了,他家电话也停了,号码不存在。”
我身子发凉,颤声说:“小雀你记着,如果狗儿跟你联系,你立马通知我。我撂了,回见。”
小雀说:“老许,究竟什么事?你”
没等他说完,我挂了电话。
我尽量不往那儿想,我极力不往那儿想,可我还是忍不住往那儿想
狗儿问我借两百万,我连收条也没让他开,就这么直接给他汇过去,本来还想要是他没法还清,我至少还能找他家去,可是,如果他父母也走了的话
我不敢往下想,幸好我还记得狗儿的家庭地址,对于兰珍说:“姐,开车,我去一个地方。”
天色已黑,我们沿着钱塘江开进市区,直达城东一个小区,我小时候常来这玩,狗儿家就在里面。我指挥于兰珍开进小区,凭记忆找到狗儿家那幢楼,让她们两个在车里等,我一人上了楼。敲开房门,里面是一对年轻小夫妻,客厅里还贴着大红“喜”字,看来刚结婚不久。
我心中涌起极其不祥的预感,强自镇定,说:“你好,我找老沈夫妇。”
那男的奇道:“老沈是谁?”他老婆轻轻提醒一句,他回过神来,说,“哦,你是找这儿原先的屋主吧?他们已经走了。”
我身子晃动,伸手扶住房门,缓缓地说:“他们去哪了?”
那男的说:“不知道,反正就是离开杭州了。他们挂牌卖房子,挺急的,我们正好要买婚房,这房子价钱挺合适,他们又不讨价还价,就很爽快地做了交易。我们住进来已有一个月了,老沈夫妇应该早已不在杭州。”
我强笑一下,说:“好的,打扰你们了,再见。”
小夫妻跟我道别,就关上了门。
我一步一步走下楼,梦游似的来到长安车前,费半天劲居然打不开车门。里面的于兰珍帮我打开,笑道:“你怎么了?连个门也不会开。”
我还没说话,电话响起,是小雀,声音有些气急败坏:“老许!狗儿这小子失踪啦,他爹妈也走了,我刚才调查过,他老爸老妈一个月前离开杭州,不知道去了哪里。妈了个逼!这小子上次问我借五万块,我二话不说就给他打过去,这下全泡汤了!我操他娘,他有种的就别回杭州,否则老子要他的命!”
呵呵,呵呵,五万块?五万块泡汤算什么?老子可是两百万两百万啊
我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片乌黑,身子连连摇晃,手机“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车里的于兰珍惊呼道:“阿岚,你怎么了?”
我缓缓跌坐,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仿佛没了主心骨,只剩下一具空壳。
我怎么了?还能怎么了?我彻底完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